首页 > 叛逆的血龙族 > 第二十二章:最强之争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二章:最强之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天这一场最强之战,大家觉得应该不会很有看头。

  苍龙小邪和月龙子璇两人的亲密程度,大家都是知道的,总该不会真的下重手吧。

  不过说是这么说,会场今天还是人满为患。

  “对自己媳妇不要下那么重的手啊,不然以后没好日子过的,你懂吗?小子。”月龙慧心语重心长的说。

  ”哥们你平时聪明绝顶,但是有时候你蠢的跟猪似的,你媳妇喊你认真,信不得,打疼了以后哄不好的。”苍龙山雄语重心长的说。

  “不管谁输谁赢,今晚我们都好好地庆祝一番,别太较真,万一你们随便有哪个被打伤了那今晚还吃不吃啊。”月龙轩秀语重心长的说。

  “该说的都说了,点到为止,太放水蒙脸妹会很没面子的,太拼命伤的是自己媳妇,好好把控哈。”月龙巧荷语重心长的说。

  在会场中心的比武台上,月龙子璇很恭敬的双手抱拳,她的表情很认真。

  “请全力以赴”她说的也很认真。

  小邪愣了一下,然后他也双手抱拳。

  ”决战,开始!“裁判大喊一声,手中的红色小旗子从上往下一挥。

  ”我X这小两口不对劲啊!“看台上的几个损货齐声大喊。

  两人在那一声开始的瞬间,就冲杀在一起,剑影闪烁,兵刃的撞击声此起彼伏。

  别说放水了,台上这两人的打斗程度,简直就是生死互博。

  不一会功夫,两人身上都已经挂了彩。

  “浮光遁影!”突然月龙子璇往后一跳,化成一道黑烟就消失了。

  是完全消失不见了,随后突然出现在小邪右侧肋骨处,双剑直刺。

  小邪早有准备,子璇出现的瞬间就向左侧跳跃。小邪暗自庆幸还好狐妖之战那时候见过她施展,不然可能还真的有危险。

  一击不中,子璇再次化为黑烟消失。

  然后又出现在小邪的上方,单手举剑就劈了下来,小邪抬起长剑举过头顶挡下一剑,身子一侧闪过她踢来的一脚。

  接着她又再次消失,几个回合下来,子璇不断换着位置攻击小邪然后又消失,但是全部被小邪格挡了下来。

  月龙子璇双剑拳脚并用,搭配的非常好。

  小邪估准了一次月龙子璇的位置,手中长剑回旋一斩,刚现身的月龙子璇猝不及防。

  躲已经来不及,她举起双剑要格挡这一击,但是小邪的劲道太强,虽是挡住了但是人还是被震得腾空往后弹了出去。

  半空中一个优美的翻滚落地,然后滑行了几米才站稳。

  月龙子璇双手快速结印,然后瞬间她的周身围着黑色的真气,滔天的战意像火山爆发一样喷涌而出。

  “哇!真气环身!她武王境界了!”

  “厉害啦,这一届新兵刚入伍一年就有人武王境界了。”

  “指挥官有麻烦啦!”

  会场看台的人不断惊呼。

  “真气环身!”小邪把长剑往地上一插,双手结印,白蓝色的真气也开始环绕着小邪周身。

  “这下疯了额,这届新兵有两个武王了,嗷嗷!”

  “指挥官威武!”

  会场的看台上再次沸腾。

  “他两口子想干啥!比武还是拼命啊!”山雄坐不住了。

  “嚷嚷什么?人家两口子自有分寸。”巧荷一把把站起来的山雄给拉回位置上坐好。

  武王境界后,可以真气环身,将身体的力量和速度提升数倍。

  场上的两人现在的打斗,比刚才更快,更狠。

  剑划破空气发出刺耳尖锐的声音,兵器猛烈撞击发出清脆响亮的声音,拳脚带着真气碰撞后发出沉闷的碰撞声。

  两人开始不断受伤,但是两人的脸上却始终洋溢着微笑。

  “寒月斩!”月龙子璇双剑平划,两道薄如纸片的剑气切割着空气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飞速的向小邪扫了过去。

  “裂空剑气!”小邪手中长剑斜劈而下,也扫出一道凌厉的剑气。

  武王境界之后,打斗不再限制在贴身的格斗,他们已经可以使用更高阶的武技。

  三道剑气碰撞在一起,发出爆裂的轰鸣声,然后在碰撞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大坑。

  “浮光遁影!”月龙子璇再次化为黑烟消失。

  小邪双手持剑,闭上眼睛,感知着周围的一切。

  突然在他的后方一道寒光闪过,他身子压低躲过,然后回身就是一剑扫了过去。

  “噹!”他的长剑猛烈的撞击在月龙子璇的双剑上,巨大的冲击力把月龙子璇弹了出去。

  但是半空中被弹开的月龙子璇把双剑掷了出来。

  “游龙双剑!”两把剑交叉盘旋带着滚滚真气朝小邪冲击过来。

  小邪举剑劈向双剑,却见月龙子璇还在半空双手一开,那两把剑竟是瞬间从交叉盘旋的状态分离。

  长剑一剑砍空,两把短剑划过小邪的左右胳膊外侧,顿时鲜血直流。

  半空的月龙子璇刚刚落地,小邪已经从原来的位置对着她跳了过来。

  双手持着长剑,从上往下,带着强大的真气砸了下来。

  “开山一剑!”这一剑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威力。

  月龙子璇双剑交叉,运足真气格挡。

  一声巨响,长剑砸在双剑交叉的中心位置,气浪从两人的位置呼的向周围狂刮。

  这一剑的劲力压的月龙子璇一边脚半跪了下来,嘴里一口鲜血喷出。

  小邪原本持剑的右手抽出,凝聚真气,带着呼啸的拳风照着月龙子璇的左脸打了过去。

  “裂空拳!”小邪大喊。

  月龙子璇留左剑挡着长剑,几乎在小邪抽出右手的同时抽出右剑,对着小邪的肩膀刺了过去。

  小邪的拳停在距离月龙子璇那张细嫩白皙的脸边,只差毫厘却没有再进一步。

  月龙子璇的反手一剑却刺中了小邪的肩膀。

  那一剑刺的颇深,几乎刺了个对穿,鲜血开始一个劲的往外涌,一滴滴的开始向地上滑落。

  她放开手中的剑愣在当场。

  “这么漂亮的小妞哪里下的去手打在脸上,呵呵。”小邪满脸微笑。

  子璇还在发愣,但是眼泪已经开始从眼里往外涌。

  “我知道你刚才想什么,但是不需要的,你根本不用证明什么。你一直都很优秀呀,以后别那么傻好吗?”小邪举着的拳张开,手抚在月龙子璇的脸上。

  月龙子璇很感动,她想什么,小邪是知道的,他在陪自己胡闹而已。

  这一刻她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感情,张开双手就要去抱小邪。

  突然一个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闪到两人旁边然后一脚把小邪踢倒在地,子璇的双手抱了个空。

  月龙子璇当场懵了,好不容易鼓起勇气。。。。。

  “娘*个西皮的的有没有考虑过单身狗的感受,一个劲的在公共场合撒狗粮,有没有公德心啊?小的们!把这两个撒狗粮的抬去医务室!”蹦过来的正是月龙慧心,然后山雄一把扛起地上的小邪,巧荷和轩秀则架着月龙子璇,开始往医务室那边走。

  “本场平局!!”裁判大声宣布。

  会场周边开始爆发热烈的掌声和呼喊声。

  这是一场异常精彩的对决,尤其是最后那一下狗粮撒的让人很感动,当然也有极其少数单身的对此抱有极大的不满,比如说凌空一脚踢倒小邪的慧心战神。

  ***********************

  这世界上有一种人,跟你关系很好,好到可以掏心掏肺一起上刀山下火海的那种。但是他们有时候又很可恶,可恶的让你很想把他按在地上一顿毒打的那种程度。

  这种人一般统称为知心损友。

  毫无疑问,苍龙山雄,月龙巧荷,月龙轩秀就是属于那一类知心损友,哦,现在还加上一个月龙慧心,为老不尊跟着瞎闹腾,当然她才25岁,本也说不得是老,但是毕竟是当老师的,本该有老师的模样。

  然而她并没有,一点都没有。此刻四个损货像刚发了横财的土匪一样正在饭堂大吃大喝。

  小邪在医务室的床上,已经全身被包扎,现在动弹不得。

  月龙子璇也在医务室的床上,全身也被包扎,现在也动弹不得。

  原本两个人在不同的病房,但是现在两张床却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对,贴,就是两张床合成了一张床那种,有人把他们两个的病床推到了一起。

  这让两个人有点尴尬,有点羞涩。

  推床的人当然是那几个损友了。

  一个武修运行真气疗伤,加上血龙族的灵药,这点皮外伤一天就能好个大半,但是刚开始治疗还是要包上纱布,为了让皮肤更好的吸收药物,同时也为了不留下疤痕。

  两个人像躺在一张床上一样,月龙子璇的手慢慢的伸了过来,握住了小邪的手。

  然后她闭上眼睛,甜蜜的笑着,不一会就睡着了。

  小邪也羞涩的握着这因为受伤带点冰凉但是细嫩的手,不一会也睡着了。

  大战过后,两人确实也已经精疲力尽了。

  第二天小邪和子璇就可以下床了,然后他们发现自己衣服里的军票各被拿了6张。

  里面有张纸条:

  双人床甜蜜二人世界项目服务费:军票12张,谢谢惠顾

  署名:月龙慧心,苍龙山雄,月龙轩秀,月龙巧荷

  横字:专业源自用心。

  小邪看完纸条后一边手捂着额头,不知道是羞涩还是愤怒或者别的什么情绪,总之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香蕉个巴拉的。。。。”小邪最后吐了这么一句,字面是狠的,但却是笑着说出来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