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叛逆的血龙族 > 第十章:狼妖之祸

我的书架

第十章:狼妖之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邪一队四人回到天龙城已经是快晚饭的时间了,去任务大厅交了任务,领取了奖励,却好像没什么心情去大吃大喝,四个人草草吃了晚饭便各自回家休息。

  第二天四人在3号训练场和慧心老师碰面。

  月龙慧心在原地来回踱步的讲课。

  “炼体境界--炼气境界--御气境界--武王境界--武圣境界--武神境界,这是众所周知的境界排序,每一个境界的真气值是恒定的,但是同境界对抗上却无疑的会有很大差距,大家说说是为什么呢?“

  ”我认为是技巧上,同样的招式,在对的时间,用对的招式,能发挥出更大的效果。”轩秀如此认为。

  ”我认为肢体力量的控制上也会产生极大的差距,肢体力量加上真气才能爆发更强的杀伤力。”山雄如此认为。

  “我认为同境界的人在速度上占优的赢面会更大。唯快不破,再强的杀招打不到人也没用。”巧荷如此认为。

  “小邪,你对此有什么见解吗?”月龙慧心看向小邪。

  “我觉得他们三个说的都对,同时还有一点,那就是经验。经验能让人本能的不经过大脑就做出快速的反应。”小邪思考了一下后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对,技巧在于不断施放技能,熟能生巧。力量和速度则在于真气值的大小以及肢体的控制,真气值这个要循事渐进没办法更快速的提高,所以这时候就要更严苛的锻炼肉身。至于战斗经验,当然没什么比实战来的更有效更快捷。”

  月龙慧心一边解说一边掏出一张8强的宣传页看着。

  “离8强竞技还有两个月,这期间还够你们做好几次任务的。我现在给你们布置每天的肢体锻炼任务,就算在任务途中也要每天完成这肢体锻炼,明白没有!”

  “明白!!!”四个小家伙大声回答。

  “8强竞技其实也没什么,虚名而已,大不了小邪就弃权了。有实力的人不需要这些虚名。”那月龙慧心满不在乎的说。

  “报告!慧心姐姐,8强竞技今年第一和第二名有100军票!”轩秀大声报告。

  “报告!慧心姐姐,8强竞技今年第一名还会额外获得天龙酒坊友情赞助的三桶果汁酒!”巧荷大声报告。

  “是大桶的那种!!”山雄补充了一句。

  “小邪,8强竞技你一定要加油拿第一,为了荣誉,为了证明你自己的实力,你明白吗?”月龙慧心突然双手搭着小邪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到。

  小邪直翻白眼,三个损货加一个为老不尊的导师则一脸的坏笑。

  这几天每天都是肢体训练,武技训练,月龙慧心可以说教导有方,四人在她的教导下获益匪浅。

  晚饭都是一起吃,每天月龙子璇也都会带着她小队的人来一起凑桌。

  小邪和子璇奖励的军票已经被这些蹭吃的吃掉了一半,不过两人也不介意。

  “子璇,怎么没见过你老师和你们一起吃饭的呢?”巧荷好奇的问。

  “我们老师要回家吃饭的,他家里还有师娘在。备孕期顺便做导师两不误。呵呵”子璇说到备孕期的时候脸红了一下。

  “是啊,可不像一些单身的人整天跟我们混搭在一起,呵呵。”山雄傻傻的一说,果然月龙慧心揪住了他耳朵,山雄立马大声求饶。

  这天月龙慧心又拉着小邪他们四个来了任务大厅,这回老奶奶态度很好,热情的帮他们填好表格后把任务卷轴给了小邪。

  四人即刻出发,去领白纹虎的时候,白虎厩的老爷爷这次倒也习惯了,没太惊讶。把白纹虎交给他们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刚出天龙城没多久,他们就从白纹虎身上下来,开始跑步,月龙慧心布置的任务每天要跑30公里,还有其他各种的肢体训练,仰卧,单手立体等等。

  那两只白纹虎在他们前面一摇一摆的,偶尔还回头看他们一眼。

  “我怎么感觉前面那两货回头看我们的眼神满是鄙视啊?”巧荷边跑边说。

  “我也觉得,虽然说不出为什么,但是我就是觉得那眼神很是鄙夷。”小邪也略为不满的语气。

  “你两个跟白纹虎叫什么劲,跑吧跑吧,30公里而已。。。。”山雄其实开始感觉有点累了。

  “咱跑十公里就不跑了谁知道啊?”轩秀坏笑的说了出来。

  “不可以!!”另外三个却异口同声的喊。轩秀听着两手抓住自己的头啊啊大叫,然后大家一起开心的笑了起来。

  经过两天的路程,小邪一行人离目的地还有半天路程,中途在一个小镇的茶馆喝茶休息。

  “离太师生辰还有十几天啦,官老爷忙着准备礼品,让我们十几个人去山上找红血石来做砚台,哎哟可折腾死人了。”

  隔壁一桌子的几个人在那聊天,小邪刚好听到这么一句。

  “可不是,当朝太师那可是两代大王的老师,德高望重,这次70大寿可是当朝大王下旨说要大办寿宴的,现在所有官老爷可都在较劲脑子找新奇的礼品。”

  小邪听着觉得甚是稀奇,八卦的巧荷和轩秀也是举着耳朵听着。

  “哎哟你们听那么入迷干什么,世俗的事情让人家折腾去嘛,咱赶路吧。”山雄不以为然的喊大家起身。

  四人起身坐上白纹虎就走,本来给的茶钱那小二和老板硬是死活不收,丢在桌上他们也是跪着求拿回去,无奈只好作罢。

  又赶了两个时辰的路,他们总算到了地方,乐旬县。

  乐旬县的龙剑司总捕头和几个捕头在县口驿站恭候着,不同的是这次县令居然也在。

  看到小邪一行四人,果然又是很惊讶的表情,毕竟这么小的血龙使者很少见,当然也没人敢质疑什么。

  假扮血龙使者必死无疑,何况那白纹虎也只有血龙族才有。

  “下官拜见血龙使者,尊使的到来真是令本县蓬荜生辉。。。。“那县令一脸献媚的说着,还没说完就被小邪打断了。

  ”长话短说,任务我看了,各位捕头跟我说下详细情况吧。“小邪没有理会县令,直接问几个捕头。

  ”好的血龙使者,我是本县的总捕头夏侯安国。“只见那捕头相貌堂堂,一脸正气,跟县令那种献媚不同,他看小邪他们的时候眼神里满是敬重却没有别的阿谀奉迎的态度。一身修为丝毫不比小邪差,也是御气中期。

  虽说年纪19岁御气中期在血龙族并不算什么,但是在人族中是绝对出类拔萃的了。否则也不会19岁就做了总捕头。

  夏侯安国开始说起这整件事情的经过。

  以前从来没听说过山中有妖族,但是三个多月前,在山中开始偶尔有人说远远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怪人。

  大家也一直没当回事,毕竟也没有谁受到过什么伤害,不过山里的猎物开始越来越少,猎户们都开始打不到猎物了。

  接着近两个多月以来,镇上偶有家畜丢失,猪甚至是牛,大家却也没往妖族这面想,倒一直以为是哪里流窜来的小贼干的。

  但是本月月初三日晚上,打更的路过镇北边缘的地方,却是亲眼看见那狼妖在啃食镇民养的猪,他看到后惊慌的喊不出话,手中打更的用具掉在地上弄出了声响。那妖族发现了他后把他打晕了,第二天早上被镇民发现他晕倒在镇北边缘的地方,把他抬到龙剑司,唤醒后一个劲的喊见了狼妖。

  核查确实发现少了一头猪,养猪的地方多有血迹,龙剑司的捕头们料想这妖族应该还会再来,就把镇上的猪牛都集中在一处,做了不少陷阱。几日下来却毫无建树,没见那狼妖前来,倒是那鸡鸭又丢失了些。

  当时夏侯安国很是恼火,下令把所有家畜都围在镇北的广场,日夜蹲守,不出几日,果然那狼妖就出现了。

  但是没料到,几十个龙剑司的捕头,都拿不下这狼妖,那晚伤了十几个捕头,还是被狼妖从镇北方向逃了,还带走了一头猪。

  当晚,夏侯安国就起草求援天龙城的信件,不过写的是普通的求援,因为毕竟妖族还没有主动伤人性命。

  没曾想第二天居然发现镇北方向的山林里死了两人,死的那两人其中一个是县令手下的仆从,另外一个是县令上个月新纳的小妾。

  提刑官的报告写的是被狼妖所杀,于是当天求援就改成了红色紧急,果然,才过了两天血龙使者就到了县里。

  ”那两人的尸体可还在?“小邪问夏侯安国。

  ”县令说妖族所杀的人晦气,已经火化了。“夏侯安国回到。

  ”夏侯捕头你先跟我过来。“小邪拉着夏侯安国走的离人群蛮远的地方,然后才压低声音开始问。

  ”那尸体你自己可有看过?“小邪觉得有点奇怪,这种尸体一般会等血龙族的人来查验过的,因为要从尸体上的伤口估计妖族的种类,大小,兵器等等。

  ”那天一早我还在查看受伤捕头的伤势,提刑官查验过后,县令就下令火葬了,我也觉得奇怪,不过提刑官的报告,还有县令自己查验过,想来也没什么问题吧?“

  夏侯安国自己刚说完然后就皱起了眉头。接着居然有点冒冷汗的样子。嘴里喃喃的说着不会吧

  ”你先和我说下这北面深山怎么好像黑乎乎的样子。“小邪没理会夏侯安国不正常的紧张样子。

  “哦,血龙使者您有所不知,三个多月前,深山那边爆雷引发山火,烧了整整三天,县里组织去救火但是火势太大了灭不了,还好第三天的时候下了场大雨,不然估计还要再烧下去。”那夏侯安国定了定神回了小邪的问话。

  “我们现在就上山,你们不要跟着,这里应该还有你要做的事情。”小邪转身就回到队里的三人那边去。

  小队人商量了下就骑上白纹虎,准备往山上走。

  ”夏侯捕头,有些事情,觉得不对劲,就去查查。“小邪突然对夏侯安国说了句。

  ”我明白,多谢血龙使者,祝使者早日斩杀山中妖族。“夏侯安国对小邪抱拳说到。

  ”血龙使者大人,额。。能不能斩杀狼妖后把狼妖尸首带回这里?下官感激不尽啊,呵呵。“那县令突然跑过来说。

  小邪看着那县令没说话。

  ”要不下官派人远远跟着血龙使者,他们到时候抬回来也可以呀,哈哈。“那县令又讪笑着说。

  ”你想要狼妖皮是吗?“小邪突然问,那县令一愣。

  ”不是不是的,血龙使者您误会了,这不下官是为了让县里的百姓知道狼妖已除,好让大家安心嘛,呵呵。“那县令极力否认着。

  小邪没再理会他,就直接骑着白纹虎向山林那边走去。

  小邪他们很快从镇北方向进了山林,骑着白纹虎寻着狼妖的气味一路往深山走,这里三个月前刚被山火烧过,听不到什么鸟叫,更看不到有什么小动物。

  那白纹虎一路闻着狼妖的气味,追到一条小溪边,味道就断了。

  看来这狼妖还蛮聪明,知道过水掩盖气味,用寻妖虫。”小邪转头跟山雄说了句。

  山雄打开慧心老师给的小盒子,这里面装的是寻妖虫,他们找到妖族后会发出尖锐的叫声。

  这是血龙族培育来找寻妖族踪迹的灵虫,非常好用。

  打开了盒子,上百只寻妖虫飞了出来,向林子各个地方散去。

  “分头行动,白纹虎就留在这吧。”说着小邪过去拍了拍白纹虎的头,和它说了几句。白纹虎通人性,从小接受血龙族的训练,能当坐骑,能上战场,能追踪猎物,能追踪妖族。除了血龙族其他人靠近它是很危险的。

  四人分开向不同的方向查找狼妖,小邪找了一个多时辰,发现有一个洞穴。

  他正走到洞穴附近还有十几米,突然那洞穴里钻出一个身影,正是一只狼妖。

   2米5左右的身高,是只成年的狼妖,爪上的利爪闪闪发亮,小邪看见它的时候它也已经发现了小邪。

  那寻妖虫也飞了一只过来,发出了刺耳的响声,被那狼妖一爪扫成了碎片。

  “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之前从来没伤过人,这次真的不是故意伤人的!放过我,我马上离开这里!”那狼妖突然开口。

  小邪一愣,他倒是没想到狼妖会跟他有所交流,本来他打算就举剑冲过去了的。

  他正想怎么回答的时候,一支箭快速的射向狼妖。那狼妖爪子一扫把弓箭扫开,这时候山雄也赶到了。

  山雄举盾就一个直线冲刺向狼妖撞了过去,那狼妖被撞的退了两步。

  反手一爪扫在盾牌那里,那力道很强,把山雄扫的连人带盾扫出几米远。

  狼妖正打算追击山雄,轩秀几箭射过来,它不得不左右闪躲。

  巧荷也赶了过来,四人一起冲向狼妖。

  经蛇妖一战后四人的配合炉火纯青,狼妖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没多久时间,狼妖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它突然全身蓄力,大嚎一声一股强劲的妖气把四人震出几米远。

  ”等等!求求你们,放我离开,我的宝宝快出生了,求求你们。呜~!呜~~!“它突然哀嚎的哭了起来。

  ”我真的不是故意伤人的,而且他们也没死不是吗?求求你们可怜可怜我肚子里的孩子。“它竟向着四人磕头。

  四人面面相觑顿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看那狼妖的肚子鼓鼓的还确实是有了身孕,而且眼看就要生了的那种。

  “小邪,心软不得!放走狼妖,神族怪罪下来我们都要坐监,甚至是死罪啊!!”山雄急急的说到,他看出小邪眼里的犹豫。

  “可是,它现在有身孕,这。。。”那轩秀眼里满是不忍。

  “是啊,就算是人族的罪犯,也要等生了孩子才处决的。”巧荷也很迷惘。

  “我问你们,放跑它怎么跟任务大厅交代?就算我们说已经杀了它,魂魄呢?你们下不去手,这坏人我来做!”那山雄很焦急,突然他举起手中短斧就冲过去,小邪一闪身拦住了他。

  ”山雄!要是现在那里坐着的是个人族,甚至个血龙族的女人,她怀着身孕!你下的去手吗?你现在能下的去手只因为它是个妖族!它是妖族就该死吗!?它生为妖族是它能选的吗?“小邪大声的质问山雄。

  ”好好好!你们都有良心,就我TM的没良心,你们以为我是坏人,做这种事情天打雷劈的!“山雄把手里的斧头丢出老远。

  ”你们说!回去TM的怎么办?“山雄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走,往深山里走,别再下来!趁我们还没改变主意。”小邪突然大声的对那狼妖说。

  “多谢几位恩公!”那狼妖对着四人磕了几个头,然后站起来就要走。

  “这些药你拿着,你受伤不轻。”那巧荷突然拿了一瓶血龙族随身带的疗伤药丢给狼妖。

  “大胸妹你够啦!这些药连人族都不能给你给妖族?啊!!气死我了。那那那,血龙族的辟谷丸,十颗,够你几个月不吃东西也饿不着了,好了吧!”山雄丢了一个印有血龙族标记的精美盒子给狼妖。

  “大恩不言谢!我就先告辞了。”那狼妖拿了东西迅速的就往深山那里跑去。

  “好了吧?各位大善人,然后怎么擦屁股?说说吧!”山雄没好气的喊着。

  “妖已经杀了,吸魂珠。。。碎了。。。魂魄没了”小邪突然拿出吸魂珠就摔在一块大石头上,顿时吸魂珠裂成两半。

  “这谎我这么蠢的都不信!听天由命吧!走了走了,在这等吃饭那?”山雄没好气的就骑上白纹虎。

  巧荷去帮山雄捡回了斧头,帮他拎着然后也骑上了白虎。四个人一路无言的就往山下去了。

  在洞穴门口旁边的一棵大树上,站着一个人,正是月龙慧心。

  她看起来很高兴。

  “非常好,非常好!哈哈哈!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们。”

  说完人一瞬间就从树上消失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