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象劫主 > 第四十五章 积累经验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五章 积累经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典,主公应该是被心魔影响了心智。”许褚拉住典韦的胳膊,继续说道,“上次主公吃完那丹药后便是如此,也许同上次一样杀完了这些畜生便会恢复。”

  “可...”典韦欲言又止道。

  “无妨!多日相处,主公的枭雄之相已初现峥嵘,我相信主公不会被心魔彻底占据了心智。”许褚沉声说着,而后看了一眼妍儿所在方向,担心地道,“妍儿身上受了些伤,先去看看她状况如何。”

  典韦点了点头,连忙跟着许褚走到妍儿身边,询问她伤势如何。

  妍儿此时瘫坐在地上,气息紊乱。见二人担忧的神色,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只是有些皮外伤罢了。”

  说罢,她似乎感觉体内紊乱的气息正在逐渐稳定下来,但周身的玄气却愈发躁动,不出几息时间,玄气开始疯狂地汇入她的体内。

  突破?妍儿熟悉这种感觉,之前多次突破早已轻车熟路,当即顾不得身上的伤势,牵引入体的玄气在经脉内运行。

  许典二人在旁边感受着玄气的躁动,也是一惊,相视一眼,二人眼中皆流露出一丝羡慕的神色。

  “妍儿这丫头还真是天赋异禀,这种突破速度你我二人怕是追不上了。”许褚苦笑着说道。

  典韦点了点头,赞许地看着妍儿,说道:“俺老典真是佩服了,女子之身便能如此,若为男儿,也定非池中之物。”

  妍儿的突破过程异常顺利,才刚刚过了一刻钟时间,周身玄气便沉寂下来,已是完成了突破,成为了玄者一阶的玄修!

  感受着体内玄气的质变,她十分高兴。毕竟在她心里,自己的实力越强,能帮到顾晨的地方就越多,自己也不再是个累赘了。

  妍儿望向远处,看到顾晨狰狞的面目,突破的喜悦瞬间消失不见。

  她皱着眉头,紧咬着嘴唇,挣扎着站起身来,颤颤巍巍地走了过去。虽然突破了,但因伤势的影响还是有些虚弱。

  典韦急忙想上前拉住妍儿,但许褚马上拦下了他,低声说道:“妍儿或许可以让主公恢复心智,由她去吧。”

  典韦听后点了点,似是想起上次的情况,也就断了阻拦的心思。

  顾晨还是如疯魔一般轰杀着行山鼠,可行山鼠早已全部死亡了,没有一只存活。但是他却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一拳一拳地砸着行山鼠的尸体。

  “四皇子...”妍儿慢慢地走到了顾晨的身后,望着他的背影,轻声呼唤着。

  可顾晨的动作并没有丝毫迟疑,仿佛像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一般。

  “四皇子,停下吧,妍儿害怕。”妍儿张开双臂,从顾晨的背后环出,紧紧地拥住了他。

  妍儿的声音似乎有种特殊的魔力,陷入疯魔状态的顾晨动作忽然一滞,胸腔内的恶魔心脏也好像变成了乖孩子,逐渐放慢了跳动地频率。

  “须弥任务已完成,奖励50点须弥值和一次知识宝库抽取机会。”

  威严的声音自顾晨脑海响起,他眼中的疯狂渐渐褪去,猩红之色也慢慢消失。

  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好似耗尽了全部力气,双手狼藉不堪,一滴滴鲜血自手指关节处流出,滴落在地上。

  顾晨的意识逐渐清醒,看着满地的残肢碎肉,令人作呕的腥臭味道钻入鼻腔。

  胃部一阵剧烈地翻滚,随后再也控制不住弯腰呕吐起来。

  妍儿连忙松开双手,拍打着顾晨的后背,焦急地回头喊道:“许大哥!快去端些水来!”

  许褚应和一声,急忙跑向远处的水源,典韦则闷哼哼地跑过来扶住了顾晨。

  恶心,这是顾晨现在唯一的感觉,无时无刻地侵蚀着他的感官系统。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不再呕吐,许褚连忙递过来水。

  顾晨简单漱了漱口,抬起头刚想询问妍儿的伤势怎么样,却忽然一阵强烈的虚弱感侵袭而来,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肉体的力量终于到极限了啊。陷入沉睡之前,顾晨如此想着。

  转眼已是深夜,躺在木床上的顾晨缓缓睁开了双眼,望向四周,便看到妍儿趴在床边睡着了。

  真是辛苦这丫头了,他愧疚地抚摩着妍儿的青丝,眼中满是怜惜。

  望了一会妍儿憔悴的面容后,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将妍儿抱了起来放在床上,正欲给她盖上被子,却看到了妍儿腹部的抓伤还泛着血丝。

  这群该死的畜生!一股戾气散发而出,顾晨一边愤恨的想着,一边掏出一颗培元丹,放进了妍儿的口中。

  似是感觉嘴里有异物,妍儿的眉毛轻轻地抖了抖,缓缓睁开眼眸,入目便看到带着一脸关切望向她的顾晨。

  “四皇子,您醒了。”说完,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连忙想要起身。

  顾晨伸手拦下,抚摸了一下她的脸,轻声地说:“听话,把培元丹咽下去。你受了伤,需要好好休息。我出去走走,透透气。”

  “四皇子,您的身体呢,现在感觉怎么样?”妍儿还是有些不放心,急忙问道。

  顾晨没有回答,起身留给她一个背影,挥了挥手,走出了木屋。

  此时的崖底幽邃且静谧,皎洁的月光从上方撒落,照在空地上。

  他背着手,仰头望着若隐若现的月亮,心情也逐渐放空,整个人的气质愈发神秘起来。

  “主公,精神好些了吗?”许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然后抬手给顾晨披上了一件外衣,“这崖底的半夜还是有些冷的,您别着凉了。”

  顾晨似是知道他会出现一般,没有意外地缓缓答道:“嗯,好些了。”

  许褚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顾晨身后。他觉得,此时顾晨需要的是陪伴,不是主臣间的嘘寒问暖,而是朋友间的相互扶持。

  他,感受到了顾晨的孤独。

  “仲康,你还记得前世的事情吗?”不知过了多久,顾晨终于开口说话,轻声问道。

  “记得。”

  “曹孟德是个怎样的人?”

  “曹公是个英雄。”许褚脸色挂上一丝缅怀,似是回忆着慢慢说道,“世人皆说他是枭雄,是窃国贼子,是携令天下的野心家。”

  “可我从未这样认为过,曹公一生都未曾有过称帝的想法,又何谈窃国?”

  “曹公文成武就,自汉末起,刺张让,讨董卓,迎天子,明法典,平外族,定北方。”

  “天下若无大魏,乱世诸侯迭出。若非刘氏一族腐朽孱弱,曹公又何须脱颖而出?”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顾晨点了点头,语气里带着感叹,“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与他把酒言欢。”

  “我是个怎么样的人呢?”说罢,顾晨回头看着许褚。

  许褚似是早就猜到了顾晨会如此提问,没有一丝迟疑地说道:“主公能让我和老典复生在这个世界,足以证明了您的与众不同。”

  “但是我希望您,不要成为一个英雄。”

  “为什么?”

  “英雄,保护不了自己。您,生来就应该是王。”

  “王者,需要的是一往无前所向披靡。但您现在并不拥有王者的气质,我能感受到您内心的顾虑。”

  “您太过在乎我们的生死了,这也是您心魔产生的原因。”

  “我和老典都是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我们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能为您多一次冲锋陷阵,我们存在的意义便重了一分。”

  “我是羽四,也是许褚。但不管我是谁,我都是您最忠诚的部下,士当为知己者死。”

  “所以,您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哪怕有一天我和老典战死沙场,也是宿命本该如此。”

  “我们是您的战将,生于沙场,死于冲锋,是吾等的荣耀。”

  “做不到。”顾晨仰头望向天空,声音中带着些许感伤,“两世为人,我在乎每一个关心我的人,不希望有人因我而死。”

  “您应该成为一个枭雄。”许褚感动地说道。

  “宁可我负天下人,也不让天下人负我?”顾晨说了一句曹操的名言,然后兀自地摇了摇头,“真的做不到。”

  说罢,顾晨叹了一口气,眼中印着的半个月亮闪闪发光,轻声问道:“我那个时候吓人吗?”

  许褚还没回答,旁边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说道:“嘿嘿,主公,您白天的样子还真吓了俺老典一跳。”

  典韦一脸憨笑,从黑暗中走出,同样站在了顾晨的身后,继续说道:“不过我知道您也不想变成那样。俺老典没他许仲康懂得多,不知道怎么开导您才能让您驱除心魔。”

  “但是俺老典能重新在这世间走上一遭,一定不会再轻易地死去了。俺可是羽五,俺救了您,您也给了一场造化。俺可要好好活下去,还想跟着您一起看看这天玄大陆的风景哩!”

  “我也是。”妍儿站在木屋门口,倚着门框,望着站在月光下的三人,喊道,“您可是答应了妍儿的!”

  一时间,顾晨的眼眶竟有些湿润了,他缓缓地张开双臂,搭在了许褚和典韦的肩上。

  “一起活下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