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象劫主 > 第四十一章 毋分你我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毋分你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请输入正文

  注意:严禁上传任何情色、低“跪下!”阴冷的声音从王座后传来,莱奥细长的身影慢慢走出。

  博汉斯大惊失色,似是被莱奥的气势胁迫,黑雾幻化出的恶魔身躯猛然摔落在地。

  “你...”随着莱奥走近,博汉斯看清了他的模样,忽然记起些什么,惊慌失措道,“你是他的仆人!执掌奴役法则的莱奥!”

  “我让你,跪下!”在顾晨面前一直保持着恭敬谦卑的莱奥此时变得有些陌生,浑身煞气地低吼道。

  博汉斯寒毛乍起,爬起身毕恭毕敬地跪了下去,颤颤巍巍地哀求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您也看中了这具身体,求求您不要灭杀我的残魂!”

  “放肆!”莱奥训斥一声,死死地盯着他,“吾王尊贵的身躯也是你这种低等生物可以觊觎的?”

  “对不起,别杀我,求求您了。”博汉斯被彻底吓破了胆,不是他懦弱,而是他实在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心思。

  数亿年前,他曾是深渊里三十三位大领主之一,麾下直属五支万级恶魔军团,军团中恶魔最弱的也是领主级。受他辖制的区域辽阔且富饶。

  某一天,恶魔心性作祟,他带领着麾下所有恶魔去到一个低阶界域里掠夺资源。也许是因为他得罪了幸运女神,竟然碰上了正在游历的万界之主。

  结果不言而喻,还没等他召唤出深渊裂缝逃离,恶魔军团被莱奥一个人全部消灭。而他,被另外一个身穿金色战甲的男子一击挖出了心脏。

  自始至终,那个高高在上的万界之主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他甚至连屈辱都还没感觉到,躯体便消亡了,仅留下一缕残魂附着在心脏上。

  如今,这个凭借一己之力覆灭恶魔军团的莱奥又出现在他眼前,虽然和他一样都是残魂状态,但他不敢有一丝不敬。

  “哼!”莱奥冷哼一声,淡漠地说道,“想活下去就要证明存在的价值。”

  “我...我的恶魔天赋是伪装,理解的法则也与伪装相关,我可以掩盖这个小子...”还未等他说完,莱奥的面色变得十分愤怒。

  “放肆!那是吾的王!言语上如再有一丝亵渎,”莱奥声音愈发高亢,全身杀机弥漫,“你得死!”

  “是...是是,我可以掩盖尊敬的王身上沾染的恶魔气息。领主级以上的恶魔无法感知,只会有一些极其弱小的恶魔从深渊裂缝中召唤出来。”

  “你获得了活下去的机会。”跪在地上的博汉斯听到这句话,暗自松了口气,但莱奥紧接着说道,“听说恶魔都是极其狡猾的生物,为了保证你以后不会生出二心,我需要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

  说罢,莱奥根本不给博汉斯反应的时间,抬手甩出一道星芒,瞬间射入他的额头。

  “这是奴役印记,你应该明白这个印记代表着什么。诚心地为吾王服务,表现好的话,你将会有复生的机会。”莱奥冷漠地说道。

  博汉斯心中一惊,感应着源自于灵魂上的印记,跪得更深了,认命地说道:“是!请主人和尊敬的王收下我全部的忠诚!”

  “下次要将尊敬的王放在前面。”莱奥转身走到王座下方的阴暗里站定,空洞的声音继续响起,“不要靠近王座,滚去角落里修复灵魂,印记里面附带着魂力。”

  “是!主人!”博汉斯惊喜地喊道,连滚带爬般跑去到了远处的角落。

  “哼!”莱奥的冷哼回荡在混沌的黑暗中,不知多久,顾晨的意识空间逐渐沉寂下来。

  跳丸日月,稍纵即逝,转眼五日时光悄然溜走。

  过去的五天里,顾晨进了意识空间一次,博汉斯看到他后仿佛像老鼠见了猫一般畏畏缩缩,也就放下心来没再理会。

  随后博汉斯施展了恶魔天赋,将他身上的恶魔气息伪装起来。

  他从莱奥口中得知,尽管伪装了气息,还是会有一些极其弱小的恶魔降临,对此也有了心理准备。

  身体情况方面,他已彻底适应了恶魔心脏。此时他肉身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境界,只是流失的玄气需要重新修炼,目前跌落回了玄徒一阶。

  许褚和典韦也先后吃下培元丹,身上再无任何伤势。反而实力有些精进,距离突破玄徒七阶只差临门一脚。

  妍儿并无大碍,只是身子有些虚弱,玄徒八阶的境界也无损失。

  几日里她一直陪在顾晨身边细心地照顾着,一股淡淡的情愫在两人心底酝酿。

  这日清晨,顾晨正围着木屋慢跑,许褚和典韦二人在不远处的空地上持着战兵对练。

  “吃饭啦。”妍儿娇声招呼众人过来吃饭,三人皆停下动作,围了过来。

  顾晨伸手抄起一大块兔肉便吃了起来,这几天他的食量突然增加了许多,想来应该是受了恶魔心脏的影响。

  “您慢点吃,别噎着了。”妍儿急忙端来一碗水,递给顾晨。

  顾晨接过碗,喝了一口,抬头看了看许褚典韦,问道:“你们的伤势恢复了吗?”

  “俺现在壮实得很!”典韦嚼着兔肉,含糊不清地说道。许褚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也一样。

  “好,既然大家身体都没问题了,那今天就开始修炼吧。”顾晨心里盘算了一下日子,上次吃下的万法丹药力还有两天时间,可以直接进行修炼。

  “好!”众人赶忙填饱了肚子,简单收拾了一下后,盘腿而坐。

  许褚典韦二人迅速进入了修炼状态,气旋瞬间凝现,疯狂地吸收着周围的玄气。

  “四皇子,您等一下,妍儿有话跟您说。”顾晨正准备感应玄气,糯糯的声音从身旁传来。

  “怎么了?”顾晨扭头问道。

  “您...您来屋里,我再和您说。”说罢,妍儿也不等他回应,转身走向木屋。

  “诶,在这说就行了啊。”他话还没说完,妍儿便推开屋门,走了进去。

  这丫头!顾晨无奈地站起身来,跟着进了木屋。

  “怎么了妍儿?是哪里不舒服吗?”顾晨以为她身体不适,不方便在许褚典韦面前讲。

  “没...没有。”妍儿的神情有些扭捏,结结巴巴地说道。

  “有什么事直接说吧,跟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顾晨也是纳闷,心想这丫头今天怪怪的。

  妍儿面色绯红,忽然猛吸了口气,语气中参杂着紧张,娇声喊道:“妍儿可以与您双修了!”

  “哈?”顾晨被她的话吓了一跳,急忙道,“妍儿啊,这个...那个吧,我...”

  说了半天,他都不知道想要表达些什么。长长地出了口气,定了定神,老神在在地说道:“我觉得这个事情需要慎重,咱们现在修炼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了,要知道修行一道切记好高骛远,应脚踏实地的一步一...”

  顾晨正说着,忽然发现妍儿眼眶泛红,泪珠在其中打转,连忙哄道:“怎么哭了阿,哎哟,别哭别哭。”

  “四皇子可是嫌弃妍儿?”妍儿强忍着泪水,倔强地抬起头看着顾晨。

  “不是啊,你想哪去了?我怎么会嫌弃你呢。”顾晨赶忙解释着。

  “可是厌烦妍儿?”

  “没有呢。”

  “可是不喜欢妍儿?”

  “不是啊。”

  “那为什么不与妍儿双修?”

  “妍儿,你先别胡思乱想了。”顾晨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说实话,妍儿,我很喜欢你。十年来你对我的照顾,我都记在心里。”

  “也许说出来你会不信,我曾经做过一个冗长的梦。梦里的世界和这方世界不同,那个世界没有玄气,没有兽潮与雷劫,更没有刺杀。”

  顾晨的声音顿了顿,似是回忆般,平淡地讲述着梦中的经历。

  “在梦里,我生活了二十余年。身份并不是什么尊贵的四皇子,而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每日需要为了生存奔波劳碌,各式各样的压力落在我的身上,我总感觉自己还活着却早也死了。”

  “麻木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终于在某一天我想要做出些改变,去到世界的各个角落看看。”

  “过程中,我结识了一位女子,她很美丽也很善良。”

  “我们从相遇相知再到相伴,走过了数个年头。我们的感情很好,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就这样,日子又回到以前的平淡,但她和女儿是我内心一直保留着的柔软。”

  “肩上的担子又多了一付,但我不后悔遇见她。相反,如果没有她,我不知道该怎么坚持下去。”

  “过尽千帆,皆不是吾心所爱。弱水三千,只有她知我冷暖。”

  “我原本以为这个梦,会一直做下去。”

  “但没想到的是,一场意外忽然发生,在一个本该团圆的日子里,死神带走了我的生命。”

  “意识消逝,画面定格在她的撕心裂肺。”

  “妍儿,你知道吗。我很怕,我很怕现在也是一场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妍儿此时早已泪流满面,紧紧抱住顾晨,仿佛怕一松手他就消失不见。

  不过是大梦一场空

  不过是孤影照惊鸿

  不过是白驹之过一场梦

  梦里有一些相逢

  有道是万物皆虚空

  有道是苦海最无穷

  有道是人生得意须尽欢

  难得最是心从容俗、涉政等违法违规内容。一旦查实,视情节严重程度全书屏蔽整改起步并取消福利,直至报警处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