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象劫主 > 第三十八章 白袍将军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 白袍将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月色越来越沉了,众人皆回到木屋里睡下。

  顾晨躺在床上,思绪飘得越来越远,心中久久不能平复。

  自己还真不是个合格的上位者啊,顾晨心里想道。不过也没关系,还需要时间成长,前世本就是个普通人,确实还做不到天骄的心态。

  想不通就先放在一旁,何必苦苦庸人自扰呢。他当即放空心思,停下了思考,心念一动,出现在意识空间。

  “吾王,您来了。”莱奥俯身欠礼道。

  “嗯,把博汉斯喊过来,等一下我有事问他。”顾晨点头道,然后迈步走上王座。

  魔兽已经袭击一次了,下一波的攻击随时都会到来。他现在手里却没有可以保命的底牌了,须弥值之前一直是归零状态,此次进来主要是看看杀行山鼠的奖励能不能换些好东西。

  “使用知识宝库抽取机会。”顾晨默念道。

  星图闪烁,一个小星脱颖而出,落于顾晨眼前。

  【瑞特魂晶】

  类别:战将

  等阶:玄徒三阶

  界域:古兽界

  简介:古兽界为万界中兽族最大的栖息地,综合实力强大。古兽界本在万界序列中,但目前已叛离。该魂晶为天灵鼠一族族长,擅长侦查与藏匿,召唤复生需要大量鼠类生物的血肉。

  战将魂晶?时隔这么久,又一次抽到了魂晶。顾晨仔细地查看着简介,这个瑞特应该是个实力强大的战将啊。

  召唤所需大量鼠类生物的血肉?怎么会这么巧呢?他们刚刚杀了一波行山鼠,就抽到一个天灵鼠的族长?

  “莱奥,问你个问题,为什么我刚在外界击杀了一波鼠类的魔兽就会抽到与之相关的战将魂晶?”顾晨转头看向莱奥,问道。

  “尊敬的吾王,是这样的,这也与上次的更新有关。”莱奥恭敬地解释道,“与兑换推荐一样,在知识宝库的抽取中,也会根据您当前情况进行分析,抽取范围会相对减少。”

  “也就是说,您抽取到的物品会最大程度上帮助到您。”莱奥细心地讲解着。

  难怪如此,看来知识宝库的更新会对他产生更大的帮助。这套体系还是挺完善的,提升实力解锁更多功能,助益将会越来越大。

  还是实力啊,还是要更快些,实力的增长才会触发更新,必须要抓紧时间修炼了,顾晨暗自点了点头,心中对实力的渴望更加强烈了。

  “吾王,博汉斯来了。”莱奥挥了挥手,博汉斯的灵魂从远处飘了过来。

  “尊敬的王,您有什么疑惑需要我解答的。”博汉斯伏在地上,低声说道。

  “博汉斯,我想问问你关于恶魔心脏的问题。”顾晨整理了一下思路,将这次陷入疯魔状况的情况和他讲了一遍。

  博汉斯抬起头,思索了一会,谨慎地说道:“您陷入那种状态应该和恶魔心脏关系不大,主要问题应该是出在您的心理上。”

  “嗯?为什么?”

  “恶魔心脏在您战斗中跳动地更加频繁,这是件好事,也正说明了其强大的能量产出,支持您力量上的消耗。”

  “恶魔虽然是邪恶的生物,但极少会出现丧失理智的情况,相应的恶魔心脏也不会影响到您的神志。”

  “我倒是曾经去过一个界域,那个界域主导的是人类,而且大多数都是炼体的疯子,他们每当身处险境的时候,自身意志就会有相当大的波动。虽然实力会有一个跨度的增长,但会陷入疯狂之中。”

  “他们称那种状态叫入魔,情况应该和您的状态差不多。”

  顾晨听了博汉斯的话,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真是如许褚所想那般,出现心魔了啊。

  “那个界域的人是怎么恢复正常的。”顾晨想了想后,问道。

  “这我倒是不知道,因为他们开启那种状态后的实力也没有我的恶魔军团厉害。”博汉斯脸上带着骄傲,回答道。

  “吾王,您也不用太过担心。如您所说,您是因为侍女的呼唤才清醒过来,想来她可以制止住失控的您,如果您下次再发狂的话,只要她在身边,就不会有太大问题。”莱奥在一旁,缓缓说道。

  “那就先这样吧,下次战斗如果还是这样,那就必须要从知识宝库里找找消除心魔的办法了。”顾晨盘算了一下剩下的须弥值,只有仅仅五十点,还是先留下来备用吧。

  顾晨起身点了点头,退出了意识空间。

  “博汉斯,你做的很好。”莱奥的声音异常冷漠。

  “是,主人。可您为...”博汉斯有些疑惑,不知为什么莱奥之前会那样嘱咐他。

  “没有为什么,想复生就老老实实地把嘴闭好。”莱奥没有让他继续问下去,转身走向王座下的阴影。

  博汉斯当即不敢再说话,飘起来飞向了远处的角落。

  武晓帝国南部境内,距离陷落的南疆要塞五百里外,茫茫一片行军营帐驻扎在这里。

  主账中躺着一位威武华贵的男子,正是那武晓大帝顾宏宇。

  他已经昏迷了两天一夜,现在大军是由大皇子顾阳主持着大局,五皇子顾轩与众位将军从旁协助。

  昏迷中的顾宏宇眉毛皱了皱,眼皮轻微地颤抖,似是在想起一些烦心事,随后猛然坐起,大喊道:“晨儿!晨儿!”

  守在主账外的士兵急忙跑了进来,看到顾宏宇醒了过来,连忙跪在地上说道:“陛下,您醒了,我这就去通知大皇子。”

  顾宏宇点了点头,士兵快速跑了出去。不一会,顾阳带着一众将军进了主账,欣喜地说道:“父皇,太好了,您终于醒了。”

  “朕昏迷了多场时间?现在局势怎么样了?”顾宏宇轻轻地揉着太阳穴,看着顾阳问道。

  “回父皇的话,大军目前驻扎在南疆要塞以外五百里,这里是燕州境内。”顾阳说完,忽然跪在地上,匆忙说道,“请父皇恕罪。”

  顾宏宇的眉毛皱地更紧了,心思敏锐的他感觉现在的气氛有些诡异,沉声问道:“何罪之有?”

  “父皇,先前您陷入昏迷,儿臣自作主张让军队停下驻扎。毕竟南疆要塞陷落,已经没有驰援的必要了。”顾阳低声说道。

  顾宏宇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但幽云来势汹汹,儿臣怕那徐君雄会突然来袭,和众位将军商议后决定请求外援帮助武晓度过难关。”顾阳抬头看着顾宏宇,眼神飘忽。

  “外援?哪来的外援?”顾宏宇眼里的疑惑更加深了,质问道。

  顾阳叹了口气,他也没想到顾宏宇会醒来得这么快,苦笑着说道:“中州,帝后的家族。”

  顾宏宇猛然看向挂在一旁的衣饰,见服带上的白玉已经碎裂,瞬间想通了事情的关键。

  他咬着牙下了床,死死地盯着顾阳,随后抽出手一巴掌扇在顾阳脸上,勃然大怒道:“谁允许你这么做的!”

  顾阳被一巴掌扇出几米远,滚了好几个跟斗才停下。主帐内顿时鸦雀无声,安静地仿佛掉落根针都能听清。

  将军们皆低着头,一言不发,生怕顾宏宇的怒火撒在他们身上。

  顾宏宇扫了一眼众位唯唯诺诺的将军,怒喝道:“谁告诉他的?自己站出来!”

  “大帝,是...是我。”先前告知顾阳的那位将军从众人间走出,跪在地上,颤抖着说道,“属下见情况危急才出此下策。”

  “下策?你也知道是下策?一个徐君雄就把你们吓成这个样子?还未战便想着找帮手?你们不怕丢人,我怕!”顾宏宇歇斯底里地大喊,眼中满是血丝。

  “父皇…是儿臣自作主张,您要惩罚就惩罚儿臣一人吧。”顾阳趴在远处,气息微弱,嘴角挂着鲜血。

  “哈哈哈。”顾宏宇被气的大笑了几声,直到笑出了眼泪,悲戚地说道,“滚!现在立刻滚出军队!滚啊!”

  顾阳还欲说话,但看到顾宏宇眼神里流露出的杀气,身体打了个寒颤,捂着脸跑出了主帐。

  迎面正好撞上赶来的顾轩,顾轩伸手将他拦下,连忙问道:“大哥?你去哪?诶,不对,你的脸怎么了。”

  “没事。”顾阳没有多说,推开他,便跑走了。

  活该!顾轩似是猜测到了什么,心中不免有些幸灾乐祸。这一阵顾阳可是牛气坏了,连对他也是指手画脚的,这下报应终于来了。

  如此想着,顾轩迈步进了主帐,正看到顾宏宇暴怒地训斥着将军们,这样的场面让他心里也有些害怕,不敢出声,只是站在一旁听着。

  “他不懂事,你们也要跟着胡闹?竟然还敢和他说起当年的事情,朕看你们是嫌活得时间太长了!”顾宏宇嘶哑地大吼,杀气越来越盛。

  众位将军心里皆是一惊,连忙跪在地上,头深深地埋着。

  “那令牌是朕最后的念想了…”顾宏宇悲痛地低语着,整个人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多岁,身形酿呛着,眼看就要再次昏过去。

  忽然间,主帐外的天空中传来一声浑厚的男声,气势恢弘,响彻了整片行营。

  “顾宏宇!可敢出来与吾一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