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象劫主 > 第二十四章 中州来人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中州来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行军帐外,一个身着华贵黑龙袍的男子负手站在半空中,浑厚的声音振聋发聩。

  他来了!顾宏宇内心一惊,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那幽云大帝徐君雄!

  强压着悲痛,顾宏宇推开跪伏着的将军们,迈步走出行军帐,抬头望向半空。

  “徐君雄,好久不见!”顾宏宇咬着牙,运了一口气,大声喝道。

  “哈哈,你我二人当年一别,如今已有快三十年了吧。”徐君雄呼啸着从半空落下,稳稳地落在顾宏宇面前。

  顾宏宇身旁围着的将军与士卒顿时如临大敌,围护在他身前。

  “退下!”顾宏宇低喝一声,拨开人群,走向徐君雄,在他面前站定,对着他说道,“堂堂幽云帝国的大帝怎会玩些偷袭的把戏。”

  徐君雄听后双眼一眯,嘴角挂上一丝邪魅,慵懒地说道:“宏宇兄,你也不用耍些激将法,今天我的目的很简单,取你性命!”

  武晓的将军和士卒听完此言,皆是大惊,纷纷抽出了手中的兵器对着徐君雄。

  顾宏宇背对着他们,挥了挥手,洒脱地说道:“众将士不用紧张,朕倒也是想领教一下他的本事,看一看这玄宗阶的手段是否真是如世人所说般强横!”

  “你那三儿子,还真是遗传了你这不怕死的性格!”徐君雄眼中精芒乍现,慵懒的神色瞬间消失不见。

  “多说无益,请赐教!”顾宏宇听了此言,心中的怒火好似要从眼里喷出,死死地盯着徐君雄。

  话音未落,徐君雄悍然发动了攻击,袖口一抖,一把通身黝黑且细长的剑落在他手里,抬手划开一道锐利的剑气,直直刺向顾宏宇胸口。

  嘡啷一声脆响,顾宏宇手里凭空出现一把金黄大刀,举刀后撤,弹开了他的攻击。

  可徐君雄却未停下攻势,贴身而上,手中细剑频繁刺出,目标直奔致命处,显然是想致顾宏宇于死地。

  顾宏宇不再迟疑,大刀附上一层更加璀璨的金色,强烈的金光照得一旁观战的武晓众人几乎睁不开眼。

  接连弹开几次攻击,他心知如果不能反守为攻,迟早要被耗光体力,而之前本就气血攻心,实力只有全盛时期的八成。

  “武晓耀天!”顾宏宇沉喝一声,他的脸上瞬间布满诡异的金纹,仿佛天神下凡一般全身散发着金光。

  徐君雄身形一顿,见顾宏宇全身金光的模样并没有意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似嘲笑般说道:“看来你也是老了啊,以前年轻的时候你可不会这样急躁。”

  “以前你也没本事见到我这武晓秘法。”顾宏宇忽略了他言语中的嘲笑,脸上带着一丝缅怀,轻声说道。

  “我看你可以虚张声势多久!”徐君雄周身黑色玄气凝结成了一幅战甲,身形一动,凌空高高跃起,手中细剑挽出一朵剑花,强大的气势自剑尖凝聚,直奔顾宏宇胸口处刺去。

  只见顾宏宇也不慌乱,沉稳地举刀斜劈,锋利的刀口与细剑的剑尖相撞。一股猛烈的气潮爆发,瞬间向四周扩散而去。在一旁的武晓士卒皆站立不稳,凌空被荡出数米,摔落在地。

  二人的战斗可谓是惊心动魄,顾宏宇凭借着武晓秘法与徐君雄战了个平手,可他心里最清楚,徐君雄根本没有用尽全力,只把境界实力保留在玄王十阶与他相斗。

  顾宏宇心中微微泛苦,正是因为徐君雄没有使出全力,他才会感觉无奈且屈辱。说好听点,自己是他的对手,说不好听的,自己就是用来稳固他实力的垫脚石。

  正如顾宏宇猜想的一样,徐君雄刚刚突破不久,境界还未彻底稳固,这茫茫北域只有顾宏宇具备与他一战的实力,这也是他急于开战的原因之一。

  而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则是......

  还未等他多想,顾宏宇猛然抽身战团之外,距离他有十数米,右手攥着的金色大刀斜立在地上,左手遥遥一指,气势冲天地说道:“徐君雄,我知你所想,今日你我就做个了结吧!”

  徐君雄眯着双眼,嘴角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我也玩够了,这最后一剑,便送你上路!”

  天空中飞过几只墨黑色的乌鸦,呀呀的叫声似乎预示着祸事将要发生。

  “九幽玄杀!”

  “武晓耀天!”

  两人的气势皆攀上了顶峰,嘶吼着冲向对方,仿佛准备一击定生死!

  “住手!”一声怒喝从遥远天边处传来,可二人的冲势已经无法停下,大刀与细剑相接,一阵刺眼的光芒自中心点爆发,观战的人只听见一声振聋发聩的轰鸣,却无法看清发生了什么。

  光芒持续了几息时间,天外一人宛如流星一般砸在地面,脚下的沙尘激起一人多高。

  沙尘沉寂下去,沙尘中缓缓显露出一位面容英俊的白衣男子,但英俊的面庞此时却被愤怒填满,双眼直直盯着光芒处。

  光芒逐渐消散,只见二人身形相错,顾宏宇的大刀定格在半空中,一把黑色细剑自他胸口穿透而出!

  徐君雄双目低垂,慵懒的神色早已消失不见,嘴角留下一丝鲜血。

  “你败了。”徐君雄微微侧头,在顾宏宇耳边低语一声,随后宛如疯魔般大笑起来,直笑地眼泪都要留下,疯癫地说道,“我这辈子终于赢你一次了,哈哈哈。”

  “从你把我当成需要超越的目标起,你就已经是个失败者了。”细剑的剧烈抖动让顾宏宇猛然呕出一口鲜血,声音虚弱地说道。

  “不是!我没有!”徐君雄似是被刺激到一般,面容极度扭曲地大喊,抬手抽出刺进顾宏宇胸口的细剑,挥舞着便要再次落下。

  只见白衣男子身影一闪,凭空出现在二人身旁,伸手抓住细剑地剑锋,一言不发地怒视着徐君雄。

  徐君雄斜目看了一眼白衣男子,忽然嗤笑出声,对着顾宏宇说道:“你真是好本事,把玉儿害成那般模样,她的哥哥还会来救你。”

  “再提玉儿一字,你留不得全尸。”白衣男子还未等顾宏宇说话,声音便幽幽传来,冷得仿佛要凝结成霜。

  “哈哈哈,不用吓唬我了,从你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打算好死。”徐君雄好像失去理智一般大吼着。

  白衣男子伸手支撑住顾宏宇不让他倒下,冷冷地盯着徐君雄,凌冽的威势透体而出。

  “你们都是害死玉儿的凶手!明明我幽云秘法可以救玉儿的性命!偏偏你们要把她交给顾宏宇这个废物!现在害的她...”徐君雄激动的挥舞着双手,胡乱地比划着。

  “住口!”可还未等他说完,白衣男子猛然挥手一掌印在他的胸口,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掀飞数米,砸落在地上。

  “咳咳,我徐君雄凭什么比不过那个废物!我比他更爱玉儿!我想救她!我只是想救她!”趴在地上的徐君雄咳出几口鲜血,歇斯底里地叫喊着。

  顾宏宇松开白衣男子的搀扶,一步一晃地走了过去,待走到徐君雄身前,颤颤巍巍地坐了下去,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对不起玉儿。”

  “当年的一切总会在我脑海里浮现,我有时也会想,如果玉儿当初选择了你,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

  “所以我很自责,每天都在悔恨中度过,可是当我想起玉儿的一颦一笑,我又自私地觉得她只能属于我。”

  “君雄啊,一晃三十年了,那段争强好胜的日子终究还是过去了,但如果能重新来过,我还是会攥紧玉儿的手。”

  顾宏宇的气息越来越微弱,生命力的快速流失已经无法支撑他保持坐立状态,缓缓躺了下去。

  “哼,看来我这次还是没能赢你。”徐君雄翻了个身,艰难地与顾宏宇并身躺下,似是自言自语般说道。

  “我输了,输得彻彻底底。从当年斗到现在,我竟然一次都没有赢过。”

  “玉儿的选择或许是对的吧,也可能是我太过执念了。你做了很多我不敢做或者不能做的事情,有时候我真得很羡慕你。”

  “呵呵,争了大半辈子,最后还要一起上路。不过到了下面,我可不会再输给你了。”徐君雄歪头看了一眼顾宏宇,见他早已没了声息,继而转头望向天空,说道,“你还真是个要强的人啊,连死都要先我一步。”

  “可惜了,虽然你那三子是个忠烈之人,但长子和次子可就...”话还未说完,徐君雄的眼皮便逐渐合拢,嘴角也挂上了解脱的笑。

  “哎。”白衣男子轻叹一声,身形晃动,飘至二人处。

  他早看出两人萌生死志,希望玉儿不会怨恨他吧。

  站定许久,白衣男子抬手挥动,一位武晓的将军还未反应便被吸了过来。

  “晨儿在哪里?”白衣男子冷漠地问道。

  将军不敢有一丝隐瞒,颤抖着将四皇子迷失在魔兽山脉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什么!”白衣男子勃然大怒,身影瞬间消失,只留下声音飘荡在众人耳边。

  “你们最好祈祷晨儿无事,否则,北域的所有活物都要为晨儿陪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