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象劫主 > 第三章 青梅竹马

我的书架

第三章 青梅竹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缓缓睁开双眼,顾晨茫然地往向四周,入眼是一间简朴的木屋。木屋的另一边有一个残破的屏风,屏风后似有雾汽弥漫。

  顾晨轻手轻脚地坐起,探头向屏风后看去,才发现现在时间已经入夜,可木屋之中就只有一个小灯盏,昏暗的情况下,实在无法看清屏风后是什么。

  一念至此,顾晨放轻动作下了床,走向屏风。待走到屏风前,顾晨向屏风后望去,所见竟是一女子在木桶中沐浴。

  女子似有感应,回头一看,正与顾晨目光相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子受惊大叫起来。

  “别叫别叫,我不是有意的!”顾晨慌乱的伸手捂住了女子的嘴,“冷静冷静”

  女子瞪大了双眼,望着顾晨,眼神从最开始的惊恐变为诧异近而演变成欣喜。猛然拉下顾晨的手,高兴道:“四皇子,您又醒了!”

  顾晨尴尬地笑了一下:“对,我又醒了,你先洗,我再去躺会。”

  女子面颊瞬间红透了,颤颤地说:“好...好的。”

  顾晨转身走向木床,暗道这小姑娘还挺有料的。坐到床上,稳定了一下情绪,控制自己的目光不要往屏风处飘。

  心念一动,手中出现战将魂晶和纹龙佩,把纹龙佩挂在腰间,手中摆弄着战将魂晶,心想到不知虎痴许褚来到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的。

  顾晨正沉浸在思绪之中,屏风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声,随后那女子低着头走出屏风,蹑着步子向顾晨走来。

  “洗好了啊妍儿,”顾晨已经从四皇子记忆中得知此女身份,顿了顿继续道,“刚才实在不好意思,别介意,我刚苏醒过来脑子有点昏,没想到是你在屏风后沐浴。”

  “没...没事,四皇子,妍儿本来就是您的人。”妍儿头都快要扎到胸里去了。

  “咳,咳咳。好好,妍儿,说正事吧,我昏迷了几天了?”顾晨差点被妍儿的话呛到。

  “四皇子您已经昏迷了十一日了,”妍儿说着,忽然抬头诧异地看着顾晨,“四皇子,您...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妍儿是在奇怪我怎么不痴傻了是吧?”顾晨笑道。

  “您正常了阿?”妍儿满脸喜悦道。

  “是的,可能因为跳崖的时候磕到头,磕好了吧!”

  “太好啦!”妍儿突然扑到了顾晨怀里,“四皇子您不会是像以前一样只是暂时清醒了吧?”

  顾晨拥住了妍儿,感受着怀里的温度。思绪陷入到四皇子的记忆之中。

  妍儿和四皇子同岁,从5岁开始便安排在四皇子身边,说是贴身丫鬟,实际上和青梅竹马的玩伴一样。

  都说女子成熟的早一些,在帝宫之中,妍儿照看着四皇子,至今已有10个年头。当初的小丫头也长成了出落的少女。

  记忆中,除了大帝和已故的帝后,就数这小丫头对他最好,所以接收了四皇子记忆的顾晨对妍儿有一股莫名的亲近感。

  如此想着,顾晨抬手抚摩着妍儿未晾干的青丝。顾晨似乎从妍儿身上感受到前世来自妻子给予的温暖,那是一种发自心底的牵挂。

  “不会的,妍儿,放心吧。”

  “太...太好了!”妍儿颤颤巍巍地说着,竟然藏不住欣喜的情绪,低声抽泣起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不痴傻了不应该是开心的事情吗?”顾晨笑着捧起妍儿的脸庞,抹去她眼角的泪痕轻轻道。

  “四皇子,我当然很开心了!”妍儿说着,忽然感觉顾晨在摩挲着她的脸庞,不禁心跳加快,面颊猛地变成绯红,“您清醒了就学会占妍儿便宜了,哼。”

  “哈”顾晨忙收回双手,尴尬地笑了笑,急忙转移话题,“妍儿,跟我讲一讲我昏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吧?为什么帝都没有派人来搜寻我们?羽四羽五两人在哪?他们情况怎么样了?”

  妍儿恋恋不舍地从顾晨怀抱中坐起来,整理了下眉间掉落的青丝,想了想说道:“四皇子,我们这次猎杀魔兽遭遇了五十年一次的大兽潮,本来出发之前大帝与众臣推算过兽潮来袭的时间,按推算来说,兽潮应该发生在5个月以后,不知为何这次的兽潮竟然提前了。遭遇兽潮后,卫队被冲散,我与几位羽大哥被逼至断崖,羽一羽二羽三断后阻挡兽潮,羽四羽五护您跳下断崖。”

  妍儿说着,想到断后的三人恐怕是凶多吉少,眼泪又在眼眶打转,强忍着悲伤继续说道:“落进这崖底后,您便陷入了昏迷当中,羽四羽五也受了轻伤,现在他二人伤势已经养好,轮流在附近搜寻着食物。但是并没有找到这崖底的出口,羽四推测,这个崖底应该是封闭的,唯一的出口应该就是上方的断崖。”

  “也就是说,只能从崖壁爬上去?”顾晨诧异道。

  “是的,四皇子,羽四羽五已经探寻了多次,并没有任何其他出口,好在这个崖底水源充足,有一些野果与不入阶的魔兽,足够我们坚持一段时间。”

  顾晨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什么,看着妍儿问道:“羽四羽五不是玄兵阶的玄修吗?不可以借助玄气向上攀爬吗?”

  “也...也不是不可以”妍儿面露难色,顿了顿继续道,“羽四羽五可以借助玄气攀爬崖壁,如果只携带您攀爬,他二人轮流倒是可以将您送上去,但...”

  妍儿说着,突然跪倒在地,抽泣道:“妍儿恳求四皇子不要丢下妍儿。”

  顾晨瞬间明悟,看来羽四羽五只能救一个人上去,况且上面兽潮是否退去还未知,贸然攀爬上去恐怕是祸非福。

  顾晨急忙扶起妍儿,拥住还在抽泣的她,说道:“说什么呢,傻丫头,我怎么会丢下你呢,要走一起走,走不了就在这崖底度过余生。”

  听着顾晨温柔的声音,妍儿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紧紧抱住了顾晨,抬头看着顾晨深邃的眼眸,一时间竟然呆了。

  顾晨也望着妍儿俏丽的面庞,心想这丫头越看越耐看,放在前世绝对能出道当个一线明星。况且这才十五岁,再过着几年,绝对是祸水级别的。如此想着,一阵旖旎的气氛在木屋蔓延开来。

  正巧一个压低嗓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打破了屋内两人的暧昧气氛。

  “研儿丫头,我刚才听到你的惊叫声,发生了什么吗?”

  妍儿听到屋外的声音,急忙从顾晨怀里抽离开,整理了一下衣服,慌张道:“羽四大哥,四皇子醒了!”

  “真的吗!”羽四急忙推开门,进到屋内,看到站在床边的顾晨正望着自己,猛地半跪“参见少主!太好了!您终于醒了!”

  “好了,快起来吧!”顾晨快步走到羽四身边,扶起羽四,“羽五呢?”

  “四皇子稍候,老五在崖底另一边寻找食物,我这就去喊他!”说着,羽四站起身,便要跑出去寻找羽五。

  顾晨急忙拦住羽四,劝道:“不要折腾羽五了,夜也深了,明天再商议如何离开这崖底吧。”

  羽四站住脚步,心想也是,点了点头,随后忽然抬头看向顾晨,惊喜道:“四皇子,您...”

  妍儿走了过来,说道:“羽四哥,你想的没错,四皇子的病好了!”

  “天佑武晓!天佑四皇子!”羽四听到妍儿的话印证了自己的猜想,欣喜若狂。

  顾晨看着二人,感动地笑了笑,心想这都是真正关心自己的人啊,另外一个世界的妻女知道自己在这里能被诚心相待一定会高兴的吧!

  “羽四哥,你先去休息吧,四皇子刚刚苏醒,身子还很虚弱,让四皇子好好休息一下。”研儿轻轻道。

  “好!少主,属下告辞。”说罢,羽四便走出了木屋。

  顾晨看着羽四离开的背影,一时间心绪万千。

  刚来到这个世界,便感受到了真挚的情感,相较于前世人与人之间的麻木,这方天地对他这个外来者,还是很友好的。

  至少没让他穿越成乞丐,士兵等等。尊贵的身份,真切的感情,让他对未来充满信心。

  妍儿看着顾晨呆呆的出神,打断道:“四皇子,您刚刚苏醒,还是要多休息,别长时间站立了。”

  “好好,你也休息吧,妍儿。”思绪神游的顾晨被妍儿拉回了现实中,说着便回身向木床走去。

  妍儿低着头跟了过来,没等顾晨躺下,便站在木床前,颤抖地解着自己衣裙的扣子。

  “妍儿,你干什么?”

  “四...四皇子,我...我陪您休息啊。”

  顾晨诧异地看着妍儿羞红的面颊,突然想起四皇子的记忆中,关于帝宫中贴身侍女的说法。

  每一位皇子自出生起便会有与之相配的贴身侍女,此贴身侍女在皇子成年以后,将用于辅助皇子修炼玄气。

  每一位贴身侍女都是上好的修炼炉鼎,皆于帝国境内寻得,自幼送入帝宫中,照顾皇子生活起居。

  “哈”顾晨尴尬地笑了笑,挠头道,“妍儿你别多想啊,我不是让你跟我那个,就单纯地休息。”

  不说还好,说完以后妍儿面色红的仿佛滴出血来,随即掩面逃似得跑出了木屋。

  “这事闹的!”说罢,顾晨苦笑了一声,躺下一会便沉沉睡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