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忧伤别来无恙 > 第二十九章 挚爱吾妻(大结局)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挚爱吾妻(大结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个周末,在五星酒店四季酒店里,一场订婚礼正在举行。

准新郎傅公子带着自己年迈的父亲前来,老父亲自然高兴不已。而准新娘邹月,她穿着同样简约的白色婚纱,长发被盘起,公主即将出嫁,一脸的幸福喜悦。

可是偏偏,邹非池一想到这场婚事是如何促成,越想就越生气。

他恨恨找到那个罪魁祸首,是人群里正陪着那个傻傻憨笑女人的聂思聪。

聂思聪不是没有接收到邹非池的注目,倒是大方的回敬了一个微笑。

但这在邹非池看来,简直如同得逞后的挑衅!

“邹少,木已成舟,您就认了吧。”周晓光的声音恰好响起,邹非池冷冷瞥了他一眼,“你这条船,倒是又进了聂氏的港湾!”

“……”周晓光被揶揄一句,也是回不了话。

就在他和言舒敏牵手去拜年后,聂思聪就直接一道圣旨将他召回聂氏复职,美其名曰亲债还钱,还不了钱那就用身体来偿还。至于这身体,就是一纸合约将他绑在了聂氏。

周晓光是知道聂思聪的手段的,要是不听从,没准以后又生出幺蛾子,于是只能签字答应。

言舒敏知道后,背地里谈起聂思聪,也只道他太狠。明知道现在言氏也是在用人之际,可聂思聪来话了,说什么恋人之间需要保持新鲜感,早见晚见容易审美疲劳。

见鬼的审美疲劳!

周晓光当然不信,从前那会儿沈斯曼还不是天天在他眼皮子底下。

可聂总浅浅一笑说:所以,我现在让她回家当大小姐了。

周晓光彻底没了声音,言舒敏也甘拜下风。

现在这位罪魁祸首正走过来,周晓光赶紧退开了,聂思聪走近后道,“邹总,今天大喜的日子,怎么就好像闷闷不乐?要是实在不满意,现在取消订婚还来得及!”

邹非池还真想来这么一出,但瞧见邹月和傅公子浓情蜜语的样子,想想也是算了。待他再一回头,就瞧见沈斯曼拉着傅公子的父亲在说话,她一开口就让人称奇,“亲家公公……”

亲家公公?

这是哪里学来的?

“她最近在看电视剧。”聂思聪及时为众人解惑。

原来是学了电视剧,沈斯曼俨然是那位放心不下妹妹出嫁的家姐,“以后我家月儿嫁到你家里,她要是顽皮,你千万要多包容一些,有您这样的亲家公公,是我家月儿的福气……”

这左一声右一声“亲家公公”都喊的顺溜,这门婚事也是逃不掉了,等到司仪一喊吉时到,就立刻举行。之后的事,自然是水到渠成。

等到仪式散了,周晓光走近邹非池,瞧见他正望着聂思聪像是护崽一样护着沈斯曼离开,他不禁问道,“邹少难道就没有动过心?”

邹非池扪心自问,他不是没有对沈斯曼动过心思,所以才迟迟不愿意对外揭开,他们是继兄继妹的事实。可他后来终于认清,有些人,注定不属于自己。

就像是沈斯曼远居村落那几年,他命人送琴给她,好让她打发时间。

但是沈斯曼只弹奏过一曲,那是惊为天人的一曲,却在弹奏后让她落泪。

那是得了失心疯后的沈斯曼,第一次有了情绪,她终于会哭。

是因为想起了谁,才会让她伤了心。

除了那个男人,还能有谁?

爱一个人,就算想要忘却逃离,却已经深入骨髓,试问还要怎么去争去得。

最终,邹非池放手了。

……

沈园里的家用们发现,自从邹家小姐订婚后,自家少爷就开始诱惑着沈斯曼小姐也一起办婚礼。但是可惜,小姐压根就不理他。

那婚礼还办不办?

汪管家小心翼翼问,唯恐惹了少爷烦恼,却听见自家少爷说,“办!”

可要怎么办?

结果也没有对外大肆操办,沈斯曼喜静,人太多也会惊扰到她。于是聂思聪就命人请来知名设计师定制喜服,才请化妆师来化妆。

“少爷,您这是?”关戎看不懂了。

聂思聪回了一声,“拍婚纱照!”

“……”众人方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拍婚纱照啊!

都说女人对婚纱这些格外热衷,毕竟是心中神圣的向往,但是到了自家少爷小姐这里,就全都乱了套。成天就看见聂思聪追问着进度,这个婚纱合不合身,这个相框要选什么材质。

而新娘子捧了半只西瓜,满院子的跑,追也追不上。

好不容易追上了,聂思聪就拉着沈斯曼回屋子里去,沈斯曼直接拿了勺子去敲他的额头。

“哎哟,小姐,可别砸了!”张婶急忙喊,简直是一个冤孽!

等到一套婚纱照拍好,众人就瞧见自家少爷身上零零散散不少淤青。园子里的人都瞧了心疼,但一想到少爷从前是如何待小姐的种种事情,也就觉得不算太冤。

小梅叹息,“我们小姐的病什么时候会好呢?”

谁也不清楚,只瞧窗外春来冬去几回,直到有一日小梅朝张婶惊奇说起昨夜里,少爷和小姐吵架了!

张婶可不信,只有小姐闹脾气的时候,少爷怎么会?

“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小姐突然要走,少爷就不给她走!他们闹了好半天……”小梅也是因为担心,所以在房间外面偷听了半天。

张婶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少爷说,小姐要是真的想走,别忘了把他也带走!”小梅认真回想昨夜的一切道。

张婶细细一想,也有些狐疑,“难道是小姐的病好了?”

究竟好没好,谁也不知道。

总之最后,小姐没有离开,所以少爷也没有被带走。

但是小姐还是和从前一样痴痴傻傻,快乐的像只小鸟。就是有好一阵子,少爷都被踢出房间,不准同床共枕。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概有几个月,再有一天,家庭医生突然宣布了一件大事,“小姐怀孕了!”

喜讯一出,园子上下都沸腾了,而少爷再也受不住冷落,像是找到了一个好借口,推开房门又躺在那张主卧的床上,只为了在睡前给她暖被,在半夜里给她盖被子。

小梅去收拾房间,书房的书桌上,瞧见昨天少爷带着小姐练字的帖子,写了几句抄录的句子,大概又是从哪本书里随意摘抄。

可是小梅再细细一瞧,却发现每一句的开头都被用红墨特意圈出。

小梅一个字一个字念着,顿时羞红了脸庞。

那是——

挚爱吾妻。

(全文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