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忧伤别来无恙 > 第十三章 我还你一命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我还你一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带她去输血!”聂思聪丢下一句话,就开始呼喊护士。

护士走近急忙询问,“小姐,请问你最近的身体状况良好吗?这次抽取血液的量可能有些多……”

“之前也抽过同样的量,没有问题!”聂思聪直接回声。

那一次是因为言海蓝动心脏手术,沈斯曼抽完血就晕了过去,整整一个月都躺在静养,三个月后才缓过来,简直要了她半条命!

这一次如果再这样抽血,就算她死不了,也真会要了一条命!

“请跟我来……”护士就要请沈斯曼去输血,当下被她狠狠拒绝,“凭什么我要给她输血!我不同意!医院如果强行采集我的血液就是违法!”

“聂先生……”护士惊吓到不敢妄动。

而沈斯曼这一喊,惊动了回廊里驻足的一干人等。

“沈斯曼!从小你就给我姐姐献血,也不是第一次!”后方处,是言舒敏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思聪哥当年会选你,也是因为你和我姐姐一样都是稀有血型!现在再献一次血,难道你会死吗!”

五年了……

五年不曾再见到言海蓝,这让沈斯曼几乎快要忘记,她曾经就是一个血库,她的存在就是为了能够及时供给言海蓝,直至言海蓝成年到了适合动心脏手术的时机,给她随时输血以备不时之需。

在沈斯曼的记忆里,除了居住在聂宅,除了跟随聂思聪一起出入学校,就是来到医院为言海蓝献血。

早不是第一次,从前她来到医院就会直接躺下听从护士开始抽血,但是现在……

“办不到!我不同意!”沈斯曼冷声拒绝。

“你怎么这么狠心!我姐姐现在还躺在手术室里!手术要是出了问题,你就是杀人犯!”言舒敏愤怒指责,更是泣不成声,“你忍心见死不救!”

“她是你的姐姐,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不救她,难道我就是罪大恶极?言舒敏!现在是你求我,不是我在求你!”就在厉言相向中,沈斯曼的手就被人狠狠握住。

聂思聪双眸冰冷切齿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你害了她,你难道还想见她死!我让你给她输血!你听见没有!”

沈斯曼觉得太难过,前来医院这一路上,她都茫然无知,怎么就会变成是她害人?

“言海蓝从小生病是因为我?她现在躺在急救室里也是因为我?我难道可以操控一个人的生死!”沈斯曼更是放声大喊,她不肯移动步伐。

“如果不是你突然从沈园里跑了,又怎么会惊动老太太!”聂思聪的怒斥以惊天之势盖下,漫天的怒气更要将她压垮,“你故意要闹这一出,让老太太来撵走海蓝!你明知道老太太疼你护你,你还偏要做给她看,让她为你出头!”

“你成功了!老太太撵走了海蓝,她离开沈园后就被车撞了!你说这一切不是因为你?”聂思聪这一声声质问来袭,沈斯曼懵住。

她这才知道前因后果,原来是这样,言海蓝才会躺在手术室里……

“我告诉你!沈斯曼!今天就算是抽干你的血,也要救回海蓝的命!”聂思聪狠戾的目光映入沈斯曼眼中,而她只剩下一片空洞。

她真就这么一文不值,那她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这一刻,没有人知道沈斯曼在想什么,就连聂思聪也看不懂,只发现她整个人突然寂静下来,静到好像再也兴不起任何风浪涟漪。

末了,沈斯曼跟随护士而去,走过聂思聪身边时,她才轻幽说了一句,“我还你一条命。”

聂思聪瞧着她沉默的背影消失于眼底,却像是去赴死一样。

……

言海蓝的手术还在继续。

期间周晓光闻讯得知沈斯曼来了医院,所以他也赶到。

护士进出之间告诉众人病情开始好转,“病人终于稳定下来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言舒敏这下子是喜极而泣,“姐姐没事了!”

聂思聪听闻后,也是如释重负得以安心,可他的眉宇还是皱起,他在望着手术室,因为时间紧迫的关系,沈斯曼直接换上了无菌服进入输血,现在言海蓝已经平安无恙,那么她呢?

“还有一个怎么样!”是周晓光急切追问。

“另外一位小姐没有异常情况,只是有些虚弱……”护士如实相告,周晓光这才放心。

聂思聪紧绷的俊彦也好似舒展了几分,可下一秒又有护士冲了出来,“不好了!那位沈小姐突然下身大出血!”

原先就已经因为给言海蓝输血而失血过多,现在又大出血,岂不是有生命危险?

“怎么回事!”聂思聪抢在周晓光前面发问。

护士慌忙解释,“她怀孕了!现在因为意外流产,孩子保不住了!”

怀孕?

沈斯曼怀孕?

聂思聪简直不敢置信,就连周遭所有人都震惊无比,护士又开始奔波疾呼,是临城医护人员送来的急救血袋到了,“快去救人!”

紧接着又是一团乱,周晓光好不容易清醒过来,他走到聂思聪面前问,“你知不知道她怀孕了!竟然让她去输血,你是想要了她的命?”

聂思聪猛一惊醒,那份阴霾更甚,“她怎么可能怀孕!”

“她怀的是你的孩子!你竟然不认!”周晓光怒不可抑,他抡起拳就要揍上去。

但是被关戎眼明手快阻拦,“你敢和少爷动手!”

“医生说过她的体质不易受孕!”聂思聪当下固执到像是千年磐石。

“医生有说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怀孕?难道她就不能有自己的孩子?”周晓光气急败坏,不顾一切往前冲,结果和关戎扭打起来。

言舒敏吓坏了,她一边喊着“周晓光不要打了”,一边开始呼喊“思聪哥饶过他”但根本就没有用……

聂思聪突然想起年少时,那一回远赴北方的城市,冬日里湖面结了冰,他们就一起冰湖上玩闹。可突然湖面碎冰破了一个窟窿,他们一起跌落进去,是他强行拽住她,才没有让她坠入冰湖底。也正是因为这场意外,她的身体落下后遗症。

那时他说:沈斯曼,以后你的命就是我的!

是她欠了他,是她欠他一条命!

此刻,聂思聪想到过往一幕,又想起沈斯曼方才最后对他所说的话语,他突然赤红一双眼睛,是怒是愤是哀是悲,全都道不清,只剩下他冷声朝着紧闭的手术室喊,“沈斯曼!你敢死!你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