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夜之我是林光远之子 > 第四十五章 魔宗宗主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五章 魔宗宗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流逝,转眼间,林昊三人已经来到书院三天了,这期间,林昊也找时间去春风亭鱼龙帮拿到了林府房契,本来林昊打算花钱买的,但是朝小树没有收,直接将府邸送给了他,林昊也没有过多的在意,林府本来就是他的。

  林昊拜托朝小树把林府先重新修正一下,等全部弄好了,林昊三人将正式入驻林府。

  “三师姐,又在写簪花小楷?”这日,林昊来到旧书楼,见到三师姐余帘如往日那般,又在那里静静写着簪花小楷,就出声说道。

  “小师弟,又来看书来了?”余帘看到林昊到来,放下手中的笔笑道。

  “恩,三师姐,其实我觉得吧,无需整日坐在这里抄写簪花小楷,俗话说,心境自然凉,有些东西既然不能放下,就没有必要去强求忘记,那么就去坚持本心就可以了!”林昊看着三师姐余帘,似有深意的说道。

  余帘原本为魔宗宗主,在书院小师叔轲浩然单剑灭魔宗后,因为一些机缘巧合,误打误撞成为了夫子的徒弟,在书院后山一呆就是几十年。

  余帘曾经作为魔宗宗主,修行的功法也是魔宗功法,她的二十三年蝉在修炼成功之后,实力十分强大,甚至可以达到天魔境,但她在修行过程中,却一直存有心魔,这也是为什么夫子让余帘在旧书楼抄写簪花小楷的原因,但20年的簪花小楷都不能够让余帘平复心中的心魔,甚至这份执念越来越深,余帘和夫子在剧中也曾有过关于心魔的对话,但是此时的余帘仍然耿耿于怀。

  三师姐余帘的心魔说起来也比较简单,不过就是因为魔宗不容于世,但魔宗与西邻本是同宗同源,只不过是因为修行功法不同,就成为了的邪教,被修行界的人大肆打压追杀,余帘和夫子的对话中也尽显对于西陵的怨恨,唐小棠性情活泼,且心性坚韧,对于余帘设下下的入门考验都咬牙坚持下来,而且在原著中,精灵古怪的唐小棠修行中总是把余帘逗得很开心,而且唐小棠和陈皮皮两人的恋情公开以后,出生光明的知守观观主之子陈皮皮对身为魔宗圣女的唐小棠也并无不同,这也让余帘放下了对西陵的仇恨,心魔算是解开了大半。

  所谓心中的魔就是指执念,余帘在书院旧书楼抄写簪花小楷二十多年,但依旧心中有执念,她在宁缺去荒原之前就是曾把魔宗的一块玉指环交给了宁缺,后来宁缺被叶红鱼打出血,血液滴落在玉指环上才因此打开了魔宗山门。

  宁缺因此得到了轲浩然和莲生的衣钵,击杀了莲生,这就是余帘这位魔宗前任宗主让宁缺去魔宗的目的。

  夫子让她抄写簪花小楷就是为了去她心中的执念,但是杀父之仇她怎么能不报?魔宗被世人所不容,原本也是光明的传承被认为不容于世,没有为魔宗正名,她如何能够放下?

  所以当夫子说起的时候余帘才会激动反驳,到底世性情中人,曾经的一切怎么可能因为二十年的簪花小楷而全数忘记?

  所以此时的余帘,心中的执念一点都没有减少,心魔也是日益见长而已,簪花小楷虽然具有静心,凝神,不理世事,不问天道,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但是对于她而言也仅仅只能缓解一时,而非一世。

  “三师姐,相信你听过过世间有一种蝉,叫二十三年蝉,生于极西干旱之地,此蝉隐匿于泥间二十三年,待到雪山冰融洪水将至,方始苏醒。于泥水间洗澡,于寒风间晾翅,直至振而飞破虚空。人人世间还有比这更艰难更艰辛的吗?坚持本心,不忘本意,终会达成的!”林昊来到三师姐余帘身边坐下,拿过她手中的笔,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字,然后放下笔离开了,去往旧书楼继续看书去了!。

  现在林昊每日必然前来旧书楼看书,一呆就是一整天,书院旧书楼集齐天下书籍,除了一些隐秘功法和书籍,这里应有尽有,这也就是林昊迫切来到这里的原因之一。

  这里,可以帮他完成佛、道、魔、书院宗派齐修的伟大创举,他要四排齐齐破镜,寻求一种新的修行道路。

  “魔无魔心,魔亦是人;人有魔心,人亦是魔,人魔无别,在于本心”三师姐余帘拿起林昊留下的字条,轻轻的读了出来。

  慢慢的余帘似有所悟一般,眼神变得凌厉起来,随即渐渐舒展开来,心中似乎排出了大鼓怨气一般,空前的舒坦。

  “小师弟,谢谢你,我明白了,无论我是余帘也好,林雾也罢,我都是魔宗宗主,看来,我该回归了!”余帘将纸和笔墨收拾好,放置一旁,从今日开始她不会再抄写簪花小楷了,她已经明白了,她本就无心魔,所谓的心魔也仅仅只是自己的执念而已,只要完成自己的执念,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小师弟,看来你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额!”余帘看向旧书楼说道。

  随即余帘起身离开了旧书楼。

  “哼,这个小十二,就会折腾。”夫子似有不满,随即又说道:“哎,也许这样未尝不是一个办法,你本就不属于书院,也是该回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