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夜之我是林光远之子 > 第十章 大师好像不懂慈悲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大师好像不懂慈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昊,你可一定要早日安全的回来!”此时,两道靓丽的身影,悄悄的看着林昊离去背影,心情很复杂,有不舍,有担忧,有期待。

  “昊儿,你可一定要安全回来!”

  “四师弟,早日安全回来。”

  整个墨池苑因为林昊的离开,一时之间陷入了低落的情绪之中!

  “叮,恭喜主人获得愉悦值3000。”

  “哈哈,又获得3000愉悦值了,这下终于累计达到10万了。”正在下山的林昊,听到系统的提示音,大笑起来。

  五年里,断断续续,林昊愉悦值一共累计获得了94000,今日临走之际再次获得了3000愉悦值,达到了系统升级三级的条件。

  “叮,恭喜主人愉悦值和仇恨值累计达到10万,系统升级,当前为三级,达到四倍悟性,可每一分钟花费1000点,进入八倍悟性状态。当年愉悦值为60000。”

  “哈哈,八倍悟性,这该是有多么逆天了呀!只有愉悦值才只有6万,仅仅只能进入百倍悟性状态一个小时,看来还需要多多积累一番了!”

  五年来这是林昊第一次离开墨池苑,第一次下莫干山。

  林昊下山后,进入大河国俗世之中。

  说实话,这还是林昊第一次感悟俗世之中的闹热场景呢!

  “你们干什么呀!怎么吃饭不给钱呀!枉你们还是白搭寺的高僧的呀!”此时正在大河国闲逛,感悟这个异世边缘小国的淳朴和宁静,突然风中传来几声闷响,似乎是金属物与某种硬质木材相交的声音。

  林昊随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穿着布袍的老妇人和一名中年苦修僧人,此时那名苦修僧人正在和酒家争执,家具均被摔烂在地,更是出手将酒家震飞在地。

  “哼,你们群弱小的大河国人,我姑姑能来你们这里吃饭,是给你们面子,居然还敢向我们收钱,简直是对我姑姑的亵渎,该打!”那名苦修僧人似乎还不解气,还想上前动手。

  姑姑,被一位月轮国白塔寺的僧人口中称的姑姑,自然便是那位境界高深却蛮不讲理的曲妮大师。

  “哼,原来是你这该死的曲妮老巫婆,今日既然遇到,定要好好的教训你们一番。”说起原著之中,林昊最讨厌之人必然是这个蛮不讲理的曲妮老巫婆了,简直对其深恶痛绝。

  “住手,堂堂月轮国白塔寺的修行者,居然对俗世普通人动手,你们还要一点身为修行者的脸面吗?”见名苦修僧人还要动手,心中不愤的林昊赶紧出声大喝道。

  “那里来的小兔崽子,敢管我白塔寺之事!”苦修僧人看了一眼林昊,见林昊如此年幼,也没有看出林昊有修行修为在身,随即大怒道。

  “什么事情都要讲道理。”

  林昊目光微垂,双手紧握,沉声说道:“吃饭要给钱,就算是三岁小孩子也知道,难道大师不知道?”

  苦修行僧人冷漠应道:“我乃出家人,不知世俗事。”

  林昊调整呼吸,然后抬起头来,明亮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坚毅决然。

  林昊面对这蛮横道理讲不通的苦修僧,已经决定不在浪费口舌,直接出手先教训一番再说吧。

  “什么,你是修行者?”此时见到小小年龄的的林昊,疯狂的调动周围的天地元气,他已然明白,这年幼的林昊居然已经是修行者了。

  苦行僧人注意到林昊的动作,知道对方可能要动用大招,微微皱眉不悦说道:“都是正道中人,难道非要分出个你死我活?实话对你说,我旁边这位正是曲妮大师是是月轮

  国国主的姐姐,也是天擎大德,她在西陵极有威望,你们还是早些让开吧。”

  “曲妮又怎么样?难道天擎大德就能吃饭不给钱?就可随意对俗世之人出手了吗?难道这就是你们白塔寺作风?”林昊大声喊道。

  “这位施主,当心祸从口出。”苦行僧人阴狠的说道。

  林昊冷哼一声,走到店家身旁说道:“你们先退到一边,今日我必然为你们做主。”

  说完这句话,林昊缓缓走上前去,看着那位苦修僧清声说道:“墨池苑林昊请大师赐教。”

  林昊此时不再隐藏,而是再次疯狂的调动天地元气,几乎一念之间,这些天地元气,就凝聚成了一道剑影。

  苦修僧人表情微显凝重,右手向前伸出,那串乌黑色的念珠缓缓转动起来。

  “哼,今日就让我教教你们,什么叫着礼貌吧!”林昊恨声说完,只见那道天地元气凝聚成了一道剑影,快速的向苦修僧人疾驰而去。

  以一种一往无前之势,带动他小小的身躯,瞬间掠过二人的间的距离,伴着嗤嗤剑气斩向僧人的身躯!

  苦修僧促不及防,闷哼一声连连退后,他的微黑双足在石板地上上蹬起无数碎石,右手那串乌黑色念珠飞至胸前呼啸旋转起来。

  淡青色光泽一现即敛。

  苦修行僧探手抓回乌黑色念珠,坚硬的念珠表面出现了一道道刮痕。

  他身上的棉布僧衣被剑锋划开了一道极深的口子,棉花绽开,隐有血痕。

  如果林昊这一剑送的再深一些,只怕这名僧人当场便会被开膛剖腹而死。

  林昊胸膛微微起伏,明亮的眼眸里满是兴奋神情,这是他第一次与人正式战斗,没有想到仅仅一击便取得了胜利。

  苦修僧人低头看了一眼胸口上的剑痕,如石般的下颌惊怒地微微颤抖起来,冷冷盯着林昊寒声说道:“一个墨池苑的小子,居然如此心狠手辣。”

  月轮国僧人轻宣佛号,念力疾出,身周的天地元气受到感应开始聚集,地上的碎石开始簌然飞舞,他手间那串乌黑色念珠呼啸而飞,欲砸向林昊的小脸。

  林昊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劲风,看着瞬间逼近的乌黑念珠,瞬间反应过来,只见他轻轻对着空中随意画出几笔,一道神奇的符阵出现在二人之间,将所有碎石挡落在地。

  “什么,你是符阵师?”苦修僧人惊呼,随即一动,继续操控着那串念珠。

  此时那串呼啸高速旋转的念珠,仿佛有灵性一般,在空中骤然变形,避开符阵,向着林昊的头高速撞击而去。

  这要是被念珠撞击到,林昊必然身死道消,这苦修僧人俨然是动了杀心,欲要致林昊于死地呀!

  “我佛慈悲!”

  苦修僧人厉声喝道。

  “本来只是想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既然你如此狠毒,今日必然不能轻易放过你了!”见到苦修僧人完全就是一副要致自己于死地一般,他真的动了怒气了。

  便在这时,一道呼啸剑鸣骤然惊破众人。

  一道剑影像闪电般从林昊这里射出,准确的在极小方寸间射中那串乌黑色的念珠!

  嗡鸣振响声中,剑影将乌黑色的念珠射落在地,狠狠射进了地面的石板之内,乌黑念珠颤抖的更加厉害,却根本无法逃脱。

  突如其来的变化震惊了所有人。

  月轮国苦修僧感应到自己的本命念珠所遭受到的攻击,心中生出极强警意,然而这位惯经厮杀的僧人,没有理会林昊,暴吼一声双手持杖,再次向着林昊砸了过去。

  “你找死!”林昊冷喝一声,那刚刚绘出的符阵狠狠的撞向苦修僧。

  僧人毅然弃杖,疾退。

  剑影更是不退,疾进,破其袖,割其肩,最后冰冷地悬浮在僧人面前,搁在咽喉之上,更是留下了一道血痕。

  似乎只要再进一分,就能要了这狠毒苦修僧的性命。

  僧人双手下垂,不敢有任何动作。

  林昊一脸冷漠的,看着剑影之下下的僧人,说道:“大师好像不懂慈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