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茉江皓 > 第58章 Chapter58

我的书架

第58章 Chapter5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23:06。

江皓第八次摁亮手机看时间。

四月的夜晚不算冷, 他直接坐在院子里的空地上,两条长腿盘起, 右手搭在膝盖上,指间夹了一支烟。

那烟剩下半截,在黑沉沉的夜色中亮着一点红光。

最开始,番茄他们还担心粉毛会出什么事,在门后小心翼翼地盯着, 结果看了半天, 发现他只是在那里安静地抽烟,一句话也不说。

番茄想过去安慰, 被爱妹拉住, “让他一个人静静吧,别打扰了。”

番茄只好作罢。

江皓确实是想一个人静静,他现在脑子乱,头也疼,胸口还憋住一股火, 从上到下,不断翻滚。

——他会被禁赛么!

一想到这里,他狠狠地抽了一口烟,还是咽不下那口气。

实在太气了。

他脚边散了一地的烟头。

一阵风吹过,烟头在地上滚来滚去, 角落里的野草也跟着晃动,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江皓仰起脖子看了看黑漆漆的天空,又低下头, 再次摁亮手机,23:15。

时间过得太慢了。

他眉头皱紧,目光移到基地的大门口,死死地盯着,似乎要看出一个洞来。

她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江皓的心里莫名的烦躁,已经这么晚了,她为什么还没回来。

他也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可只要一想到她去见那个阴险的男人,他就无法忍受,心里像被一块重重的厚石板堵着,喘不过气来。

一根烟又抽完了,那点火星灭了。

烟盒里还有最后一支,他拿出来,点上。

……

陈茉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院子里没有开灯,漆黑一片,高大的男孩子坐在阴影中吞云吐雾,看不清表情。

她快步朝他走来,看到一地的烟头,心里一疼,“阿皓?”

江皓抬头看她,夜色下,他的轮廓格外深,一双眼睛黑的发亮,哑声问:“……你回来了?”

“嗯。”她蹲在他的身边,“你怎么坐在这儿。”

他将叼在嘴里的烟拿下来,在地上弹了下烟灰,没说话。

他想一个人静一静,也想等她回来。

“不冷么?”

江皓摇摇头。

陈茉下意识看向他的衣服,发现他还穿着比赛时的那身队服,胸口间印有IZE的队标,十分刺眼。

她嘴唇微微颤抖,心底那种酸涩再压抑不住,伸出手臂,紧紧地搂住了他。

这一刻,她太心疼这个男孩子了。

他真的是吃了太多太多的苦——

从进入青训队开始,到被俱乐部挂牌出售,再到拼命还清债务加入了IZE。

他以为这是崭新的开始,终于可以离梦想近了一点点。

父母却始终不理解,家里又出现那样的变故。

等他孤注一掷地再回来,只离冠军一步之遥时,又落得被禁赛的下场。

陈茉越想鼻子越酸,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只能用力地、深深地拥抱他。

江皓浑身一僵,随即放松下来。

她的怀抱十分温暖,让他想起了夏日清晨的阳光。

他的手臂也环住她的腰,紧了紧。

不知何时,风停了。

刚才树叶被吹的沙沙作响的声音也没有了,耳边只剩下她轻微的呼吸声,还透有一点湿意。

陈茉发出一声极轻的叹息。

江皓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脸。

他能感觉到她在为自己难过,可他……却不舍得让她这么难过。

他调整下呼吸,语调尽量变得平静,低声说:“我没事的,禁赛就禁赛吧,大不了就再熬个一两年,真的,我还可以的……”

江皓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有一滴液体“啪嗒”落在了他的脖颈间。

那滴液体湿湿的,热热的。

她在哭。

江皓的心瞬间被揉成一团,又是怜惜又是愤怒,双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脸色沉了下来。

——他气自己为什么会被禁赛,气自己为什么不争气,气自己为什么会惹她哭。

好半天,他才冷静下来,说:“真的,我就是运气比较背么,我再等等的,也没什么关系,我会继续努力的。”

他努力克制着语气,倒安慰起她来了。

陈茉将头往下低了低,埋进男孩子结实的胸口。

她平日里不是个会哭的人,可今天也不知怎么了,就是特别难受,特别心疼。

江皓越这样说,她越心疼。

可她这样,他也心疼。

江皓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的动作很温柔,而在温柔之中,还隐隐透有一种力度。

那力度让陈茉觉得有点陌生。

陈茉想起上次他父亲出事,他是那么需要她的安慰和陪伴,害怕一个人——那时候的他,就是个脆弱无助的小男孩。

可这一次,他彻底长大了。

仿若一夜之间,他褪去了少年人的青涩和稚嫩,染上了风雨带来的锋利和坚韧。

他是个男人。

他要一个人来扛。

“阿皓。”她轻声说。

“嗯?”

“我陪着你。”

江皓的手一顿,没有答话。

他并不傻,刚刚那些话纯粹是在安慰她,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这种恶性事件很可能会被永久禁赛。

陈茉抬头,轻啄一下他的嘴唇,又重复,“无论怎么样,我都陪着你。”

江皓像是一瞬间哑了。

如果被永久禁赛,他这一辈子都会与电竞无缘,没有比赛,就等于没有一切。

再往现实点儿说,他没有钱。

他甚至能不能直播都是个问题——不会有网友再支持他的。

可除了做这个,还能做什么呢。

他的嗓子梗住,不想让她跟着这样的自己,侧过脸,眼神黯然。

陈茉的目光却十分清明,像能看透他所想的一切。

她用指间轻挑他的下巴,定定看他,说:“不管多久,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不要担心。”

“……”

他的喉咙动了动,却还是没有答话,像是丧失了语言能力。

“阿皓。”陈茉又轻唤一声。

江皓低头看向陈茉,淡淡的月光撒在她的脸上,肤色呈一种清透的象牙色,瞳仁黑漆漆的,眼圈却泛了红,鼻间也泛了红。

说这话时她的神情很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江皓叹了口气,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嗓音极低,“茉茉。”

“嗯,我在呢。”

他心情复杂,沉默半晌,还是转了个话题,“要不……我们回去吧。”

陈茉一顿,答:“好。”

江皓点点头,一手搂过她腰,一手放在她腿窝处,将她直接横抱了起来。

陈茉“啊”了一声,但也没挣扎。

她太瘦了,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轻。

像是风一刮,她就会突然消失一样。

江皓抱着她走上楼梯,也不顾及番茄他们吃惊的目光。

他心酸地想,反正过两天他就要走了。

这些也无所谓了。

他推开门,将陈茉放在床上,松开手。

陈茉却没有放开他的意思,两条细白的胳膊还挂在他的脖子上。

江皓没动,要是以前的他,绝对会兴奋的跳起来,拼命地想和她亲近。

可是现在,他真的犹豫了。

他这么糟糕,事业上简直是一团乱麻,怎么还能和她在一起呢。

他曾经一直幻想等拿到世界冠军,就向她求婚。

可现在……

陈茉却是打定主意要留下他。

她好像也是第一次发觉,自己原来是这么喜欢他的。

喜欢他的坚强,喜欢他的真实,喜欢他的率性……喜欢他大大咧咧的外表下那颗细腻又柔软的心。

陈茉闭上眼睛,将他拉得更靠近一些,温柔地亲吻他的嘴唇。

女人身上的香味飘了过来,像夜色中静静绽放的茉莉,清淡,却诱人。

江皓头有点晕,站不稳。

陈茉用手指扯住他的衣服下摆,一用力,一把将他拽到了床边。

“茉茉……”

那股香味更重了,从鼻尖灌了进来,简直让人迷醉。

室内的温度也一点点升高。

下一刻,陈茉翻了个身,坐在他的大腿上。

“阿皓。”她声音轻飘飘的,像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不怎么真实,“来。”

江皓周身猛地一震,眼神微变,晃了晃脑袋,好像理智又回来些。他攥住她纤细的手腕,要把她从自己身上拉开。

就在这时,一个湿漉漉的吻落了下来。

江皓的动作一滞。

紧接着,是她温热的泪水,一滴一滴,啪嗒啪嗒。

痒痒的,还带有温度,从他的脸颊顺着流进了脖子里,再缓缓地流进心底。

……

世间一瞬间又变得安静,似乎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屋内没有亮一盏灯,只有窗外撒下的清浅月色,勾勒出模糊的剪影。

黑暗中,他只能听见她剧烈的心跳声,怦怦怦的,格外清晰有力。

陈茉俯下身,指间一点点抚摸过他的脸,从眉峰,到鼻翼,到嘴唇,再到下颌。

线条利落,棱角分明。

好像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稚气未脱的美少年了。

她侧过脸,竟发现他的肩膀也很宽厚,像一座山一样,能把自己整个儿遮住。

他真的是长大了。

江皓的目光很沉,伸手握住她柔软的小手,贴在自己唇边,印上了一个近乎虔诚的吻。

作者有话要说:粉毛长大了,文也没有剩多少了,谢谢支持,双手比心。

好久没厚脸皮求求求作者收藏了,目标是666,还差五十多个(T_T)。

再求求求新文预收,戳进专栏可以看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