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茉江皓 > 第47章 Chapter47

我的书架

第47章 Chapter4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回二楼放下包, 看到门底下的白纸时,微微一顿, 捡了起来。

纸条上的字体很丑,但工工整整,一笔一划,甚至有一撇刺穿纸的背面。

看得出来, 写字的人应该是紧紧握着笔杆,用力至极。

陈茉攥紧纸条, 推开房间的门, 沉思半秒,又将那张纸条狠狠撕碎,扔进垃圾桶。

白色的纸屑飘散下来,零零落落。

她坐到桌子边, 打开笔记本,查询今天比赛的相关消息, 看到那一条——“LEFMoe神重感冒全程戴口罩比赛2:0碾压YQ”时,才放下心来。

Moe没有说,无论是什么原因,都令陈茉长长地舒了口气。

那一夜, 陈茉一直都没有睡着,躺在黑暗中, 辗转反侧,大脑一片混乱。

凌晨四点,她听见外面隐隐有动静, 起先很嘈杂,一堆人的脚步声混杂着兴冲冲的说话声。

应该是几个男生训练完回来睡觉。

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压低嗓子:“安静点。”

“怎么了怎么了?”后排的八八六没听到,大声问。

“茉、茉姐肯定睡了,你们别吵。”男孩子的声音十分沙哑,提到“茉”字,更是艰涩。

“怎么成茉姐了?”番茄悄声打趣儿。

再往后的话,陈茉没有听清楚,他们刻意放轻了脚步声和说话声。

但刚那个“茉”字,还是让她的心被揪了一下。

等声音慢慢消失,陈茉再睡不着,随意披了一件外套,轻轻推开门。

隔壁,江皓刚刚躺下,听到旁边房间的动静,猛地跳下床。

但很快,他又想起下午楼梯间的那一幕,左手用力攥紧。

他们那样相配,落在金色阳光中,简直是一双璧人。

“咚咚咚——”

外面的敲门声很轻,一下下击打在他的心上,还有轻轻柔柔的一声:“阿皓。”

他躺回去,将被子一把地蒙过头顶,脑海中过电影一般——周年庆她失神的样子,那天夜里她看的LEF比赛,今天下午她看到纹身时的震惊。

她自己都察觉不到吗?!

……

“阿皓,阿皓。”陈茉又叫了两声,见门内始终没有动静,低叹一声,准备转身离开。

她刚走两步,忽然听到“嘎吱”一声,那扇门开了。

江皓站在黑暗中,后背倚靠着门,低头看她,一双眸子黑而沉,透有一丝决绝的意味。

陈茉垂下眼睫,放柔声音:“今天的事情,我……”

“我们分手吧。”江皓不等她说完,便打断了她。

陈茉愣了两秒,“什么?”

“我们分手。”

他侧过脸,不敢再看她,余光一瞥,她左手上的纹身还是映入眼帘中。

柔软白皙的一只手,手指纤细,指甲透明,像圆润漂亮的小贝壳。可那条藏青色的蛇,就那样耀武扬威地盘踞在她指间。

江皓只感觉自己无法呼吸,胸口烦闷,抿紧嘴唇。

一分一秒都被拉得极其漫长。

许久,陈茉说:“好。”

在惊讶之后,她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回答得干脆利落。

男孩子点点头,一边唇角勾起,像是自嘲,又像是解脱后的笑。

他深深地看了她最后一眼,转身,重重关上房门,发出“砰——”一声。

世界重新陷入漆黑,寂静而空洞。

他听到她的脚步声,竟没有一丝一毫的眷恋。

江皓靠着房门颓然地坐下来,用力揉了揉头发。

地板很冰很冰,他却完全察觉不到了——反正都没有他的心冷。

他能听见,隔壁房间的门开了,门又关了。

那一瞬间,江皓没骨气地发觉,自己居然还在幻想着,她会再来找他,再敲一遍门,再唤一声“阿皓”。

明明知道,那都是不可能的。

可就是克制不住地去幻想。

一边为她心碎,一边奢望她能回头。

**

三天之后。

江皓将白色队服的拉链“唰得——”地拉好,伸手撩了下头上耀眼的粉毛。

昨天,他把头发重新染了回来。

为了赛场效果,他还特意从番茄那里借来一点发胶,想把那缕粉毛竖起来。

“粉毛哥啊粉毛哥。”番茄斜眼看他,“你最近是咋啦?”

“怎么?”他扭开矿泉水瓶,喝两口。

“感觉你又换了一个人。”

“什么意思?”

番茄想想,说:“像是状态调整过来了,但又跟以前不太一样。”

“昂。”江皓随口应道。

“你失恋了,对不?”

他拿着矿泉水瓶的手一僵,“你怎么知道?”

番茄努努嘴,“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

一直以来,粉毛哥对茉姐多好,早餐恨不得亲手送到她床边,每顿饭都给她夹一堆好吃的,天天又是披外套又是热牛奶,简直是二十四孝男友。

但最近,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互动,话也不超过半句,比陌生人还要客套。

番茄还想问别的,被八八六打断:“别闲聊了行不行,赶紧准备,今天打谁你们不知道?”

“谁能不知道。”番茄翻个白眼,在这里都能听见那群粉丝的狂呼,“LEF。”

江皓不语,用右手揉了揉左手的手腕,活动手指。

上场之前,陈茉站在门口,对他们每一个人说:“加油。”

看到江皓,她脸上的微笑有些凝固,声音低一些,“加油。”

“你放心。”男孩子笑了一下,眼底却没笑意,“我会加油。”

音乐声四起,鼓点密集,旋律振奋人心。

IZE一行人上场,江皓走在队伍中间,干净简单的白色队服,头顶上竖起的那缕粉色头发耀眼夺目。

像一棵粉嫩嫩的信号树。

舞台另一侧,五个身穿黑色队服的年轻男人朝他们走来。

Moe同样位于中间,双手插兜,步伐沉稳,气场十分强大,胸前印有龙飞凤舞的“LEF”三个字。

底下的观众近乎要喊破嗓子,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横幅和海报:

“LEF,LEF——”

“Moe神,Moe神!!”

Moe将手从口袋里伸出来,轻点一下头,神色倨傲。

几分钟后,江皓走进亮有红色光芒的“蛋壳”里,坐下,仔细检查设备。

忽然间,不远处有一道目光向他射来,笔直锐利。

他指间一顿,抬起眼眸,毫不畏惧地望向那个男人。

Moe的眼神中透有轻蔑,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左手拿过耳机戴在头上,调整耳麦。随之他的动作,指间缠绕的藏青色的蛇型纹身似乎动了起来,耀武扬威。

江皓有一瞬的失神,但很快便反应过来,勾起唇角,朝他露出个笑。

灯光下,男孩子的银色耳钉闪闪发亮,脸上的笑容漫不经心,又透有一缕邪气。

只在他漆黑的眼底,燃烧着一丛火焰。

灼热、滚烫、气势逼人。

——完全不怕,也不在意,甚至还有些不屑。

Moe全然没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略微一愣,用手揉了下那天被打的左脸,嘲讽一笑。

现在充什么梁山好汉。

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台下的观众继续狂呼,甚至有无数人站起来,“Moe神,Moe神!!!!”

江皓眯起眼睛,往观众席的方向扫了一眼——

没有一个人在为他们呐喊,没有一个人在为他们高呼,没有一个人看好他们……

甚至在观众眼中,IZE就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战队,只要Moe动动小手指,他们就会滚下去,继续五连败。

是的,这只是LEF又一场的表演赛罢了。

这一刻,江皓的世界十分安静,静得只能听见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鼠标点击的声音。

那些痛苦的回忆、折磨的心病、糟糕的一切,都再也不存在了。

只剩下了敌人,和队友。

Ban/Pick结束,绚丽的舞台灯光不断变换,一束刺眼红光闪过,又朝旁边散开,变作无数道彩色光束。

游戏开始。

解说的声音透过耳机传来:“阵容上LEF是他们一贯的风格,爆发高,伤害非常足,节奏很快。”

而针对他们,只有淡淡一句:“IZE的阵容也很不错,没什么大问题。”

江皓也不在意,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

中路对线。

Moe选得是诡术妖姬乐芙兰,爆发极高,位移技能也多,相当灵动。

江皓选的则是岩雀,这个英雄最近是大热门,后期团战能力很好,但前期容易形成被动局面。

特别是遇见妖姬这种线上强势、单杀能力强的英雄。

Moe的操作自然没得说,游刃有余。

江皓在兵线后面,不急不躁,很是沉稳。

“粉毛,Moe的妖姬非常凶,你只要看见被他技能标记,就赶紧往塔下回,别浪,千万别想着反打。”

“Moe妖姬玩得太6了,什么王者操作都见过,手速和反应不是你能想象的。比NDE的中单强太多,NDE就靠他们ADC吃饭——咳,跑题了……反正你不要有杀心,就稳住跟他耗,等后期咱们打团。”

开始比赛前,爱妹语重心长对他传授经验。

江皓抿了下唇。

果然,三级之时——Moe的妖姬使用Q技能,破碎法球猛地砸过来标上印记,W位移瞬间近身,又抛出一条魔法锁链。

妖姬的身影如鬼魅一般游走在小兵之中,速度极快,江皓躲闪不开,血量骤减。

那条锁链紧紧地缠住他——如果1.5秒内没有挣脱,会被再禁锢在原地1.5秒,第二段伤害也会打出来。

他往兵线后退,距离拉长,勉强躲开。

在S比赛中能单杀大魔王两次的第一中单,确实不是浪得虚名。

Moe看着电脑上的岩雀,极轻地嗤一声,嘲讽道:“被拴住的小麻雀。”

LEF的打野正在往下一个野怪跑,画面移到中路,刚好看到这一幕,也将耳麦移开,小声附和:“Moe哥,被链子拴住的怎么会是麻雀哟。”

这话只有他们几个队员能听到。

Moe冷笑一声,没说话。

——当然不是麻雀,是狗。

解说继续: “Moe中路今天打得很凶啊,IZE这边一直处于被动,被打了一套,血量有点危险——”

江皓深吸口气,冷静补兵。

还好,两人的补兵相差得并不多。

陈茉坐在最前排,抬起头。

大屏幕的右下角,江皓的粉色头发遮住眉骨,神色异常严肃,眉心拧起。

他的额间还挂有细密汗珠,脸色苍白,下颌收紧,令人心疼。

陈茉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没有移开,紧张而专注地望向他。

加油啊!

作者有话要说:(T_T)谢谢留言谢谢撒花谢谢不给我寄刀片么么哒么么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