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茉江皓 > 第43章 Chapter43

我的书架

第43章 Chapter4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茉茉。”男孩子声音艰涩沙哑, 像一把粗糙的沙子,低声道:“不要走, 好不好。”

陈茉没有答话。

她不太会哄人,平时也不喜欢安慰人,可是看到他这幅颓废样子,心里确实不忍。

而且在这件事里, 她也有错——如果不是她那样想,如果不是她执意要去找他……

“好, 我不走。”陈茉声音温柔的如同一片羽毛, 手臂把他搂得更紧一些。

江皓静静地拥抱他。

她的怀抱十分温暖,让他想起冬日里的阳光。

心一点点变得平静。

刚才的悔恨、恐惧、痛楚都减少了。

屋内亮着一盏昏黄的台灯,把两人紧紧相拥的身影勾勒出来,镀了一层金色的边儿。

江皓将头倚在她单薄的肩上, 闭上眼睛。

那一刻,她是他最温暖的恋人。

许久, 男孩子才慢慢放开她,声音低哑:“谢谢你。”

陈茉笑笑,起身将桌上的牛奶递给他,“喝一点儿吧, 这个对睡眠好。”

他坐在床边,抬眸看向她, 一双眼睛黑黝黝的,脸颊清瘦。

她穿一件白色的针织毛衣裙,圆领, 袖子宽宽松松,露出漂亮的锁骨,细白的脖颈,温柔而沉静。

江皓紧绷的情绪一点点放松,接过玻璃杯,喝得很慢很慢,散发热气的牛奶顺着喉咙流到胃里,暖暖的。

奶香味儿飘散在房间中,很香很淡。

好像刚才痛楚是少一点了。

陈茉从他手中接过空的玻璃杯,放回桌上。

江皓还坐在床边,黑眼圈严重,神情落寞。

“快睡觉吧。”

许久,江皓低声重复:“真的谢谢。”

这是他一个人的错,理应他一个人来承受。

他是真的感激——在这个时候,她能陪在自己身边。

陈茉不语,起身帮他把窗户关好,打开空调,调到最高的三十度。

暖烘烘的风从空调中吹过来,男孩子额前的头发微乱,她伸出手,帮他仔细理了理。

江皓抓住她白皙的小手,小心翼翼地轻吻一下。

“睡吧。”

他眼神一黯,揉揉酸涩发胀的眼睛,明明困倦至极,却还是睡不着。

她拍了拍软绵绵的枕头,眼神温和,“那躺会儿?”

见他没动,她问:“你不困么?”

江皓这才机械地躺下。

陈茉扯过床脚厚厚的棉被,将他整个人包得严严实实。

男孩子乌黑的眼睛盯着她,一眨不眨,“茉茉。”

“我在呢。”

“头痛。”他使劲地捶了捶太阳穴,哑声道:“感觉头……要爆炸了。”

“你那么久没好好睡过觉了,当然痛,要好好睡一觉,知道么?”陈茉俯下身,把他的手拿开,食指摁在太阳穴上,慢慢地揉捏。

他抬眸,牢牢盯着她。

“把眼睛闭上。”

她声音有一种蛊惑人的力量,男孩子乖乖闭上眼,睫毛浓密卷翘,垂下一小片阴影。

陈茉手上力度拿捏得极好,不轻不重,很是舒服;江皓平躺在床上,静静感受着她的按摩。

那种感觉——像是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航行,温和的波浪拍打着他,一下一下。

心里很静。

等待许久,陈茉见他似乎是睡着了,阖着眼睛,紧紧颦起的眉毛慢慢舒展,抿成直线的嘴唇也放松了。

呼吸均匀,睡颜无辜平和。

陈茉放开手,轻轻抚摸他的脸颊。

连续几天的熬夜,又不断地奔波在路上,他的皮肤有些粗糙,嘴唇也干涩无比。

她吻了吻他的额头,把棉被掖好,极轻地推开门,离去。

楼下的训练室中,大家正热火朝天的训练。

刚才的颓然丧气在阿蓝“还有十五局比赛”的安慰下,好了许多。

看见陈茉进来,番茄刚好结束手上的那一局,热心问:“粉毛哥还好吗?”

Dan也跟着停下鼠标,没再开下一局,转过头。

“他没什么事,就是太累了。”

番茄担忧道:“我能去看看他吗?”

陈茉摇头:“他睡着了,还是别打扰了。”

八八六和爱妹正在聚精会神地双排,听见他们的对话,皱了下眉。

陈茉坐在电脑前,仔细看后面的赛程,下次比赛是两天后,打得是跟今天差不多的战队,再下次,稍微好一点,听说是来了个新韩媛,再下一场……

陈茉的目光顿了一下,看向噼里啪啦狂摁键盘的爱妹,是NDE。

今年分组抽签,NDE在B组,LEF在A组。

但是无论先后顺序,组内组外,他们都是不可能躲过的。

按照规则,每一场战队都要至少交手一次。

但现在江皓的这个状态,陈茉颦起眉心,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

次日清晨,江皓还在沉睡,冬日的阳光透过蓝色的粗麻窗帘落下来,打在他的脸上。

十多个小时的睡眠,他的脸色看上去好了许多,不再是先前没有血色的惨白。

房间开了大半宿的空调,温暖而舒适。

快到中午,江皓才起床,揉揉眼睛,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下一场比赛在什么时候?!

他颓然地叹了口气,时间紧急,自己怎么可以睡这么久……

江皓立即翻身下床,步伐还有些虚浮,到卫生间洗漱一番,往楼下跑去。

此刻,陈茉下楼也没多久,她昨晚睡得也不太好,大脑昏昏沉沉的,有些困倦。

她从厨房的壁橱里拿出一条速溶咖啡,倒进杯中,在饮水机中接了点热水,搅拌均匀,坐在沙发上,慢慢地喝。

速溶咖啡的味道并不好,苦涩中还发着酸。

可在**的刺激下,她精神终于好了一点点。

Tim听到声音,从训练室出来,坐在她旁边,扶扶镜框,欲言又止。

陈茉抿了一小口咖啡, “怎么了?”

“我有事要问你。”

“什么事?”

“江皓是怎么了?”

陈茉没答,这涉及到他个人的私事,确实不便回答。

“他家出事情了?他生病了?”Tim看着陈茉的神色,胡乱猜测。

“……”

“算了,我也不问了。但是阿茉,我不管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Tim说到这里,重重地敲了下桌子,说:“他最近状态真的是不行,而且说句实话,他最近在基地好好训练过几天?要是一直这个样子,我觉得我们应该,不……是必须尽快找到一个替补,替他上场。”

陈茉神色微微一变,将咖啡杯放在桌上,坐直身子,“我们的名单报上去了,这个是不能替换的。”

“有特殊的重要原因是可以的。”

“Tim,每个选手都有状态差的时候,这是肯定存在的,你当时也有过。”

“所以替补才非常重要!!”

Tim的语气有些激烈,甚至是刻薄了,“他昨天在赛场上那是什么发挥?随便一个青铜水平的都玩得比他好吧。你在现场是没看见,最后我去跟人家教练握手我都不好意思了,彻底没有脸了!”

陈茉一顿,她下午没有在现场看,晚上回去后第一时间看回放,想找一找问题,结果……问题真的太多了。

一次两次是叫失误,但无数次失误,确实不再是失误了。

男解说的那一句:“看得出IZE中单今天状态不佳。”真的是太给他们面子了,他哪里是状态不佳,分明是没有状态。

Tim继续道:“现在是春季赛,阿茉,你应该能明白这对IZE的重要性,王老板那边也是……”

“可是Tim,这个LPL名额就是他打出来的。”陈茉打断他,狠不下心。

Tim胸口不断起伏,最后说:“所以我没有说换掉他,只是应该找个替补。这样的话,他也可以有时间好好调整调整。”

陈茉叹了口气,也觉得有几分道理,权衡再三,“行,我会好好考虑的,再看看,再等几天,如果还是这样……”

她也十分无奈,用力握紧咖啡杯,妥协道:“那就……找替补吧。”

陈茉的声音并不算大,但在楼梯间站着的江皓,仍是听得清清楚楚。

他双手插着兜,低下头,侧脸沉在一道阴影里,显得有几分阴郁。

因为想争分夺秒地训练找回手感,江皓直接套一件大卫衣,随便穿了条牛仔裤就往下冲。

结果冲到一半,听到楼下的“青铜水平”“替补”时,他心里一惊,猛地站定脚步,认真分辨——

是提莫大哥和陈茉。

他们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扎进了他的胸口。

楼下还在说什么,他不想再听,可每一个字都拼命往他耳朵里塞。

替补……又是替补……

这两个字简直就是灾难。

江皓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忽的,他肩膀被拍了一下,身后传来番茄担忧的声音,“粉毛哥,这么早啊今天?”

江皓猛地一震,浑身僵住。

坐在沙发上的陈茉和Tim也愣住,齐齐转过头,望向他。

目光相遇时,陈茉像触电一般,下意识转开。

江皓盯她几秒,自嘲般勾了下唇,手从裤子兜里抽出,往楼下走,步伐沉重却坚决。

只剩下只有鞋底擦过台阶的声音。

番茄不明所以,但他心思细腻,也看得出来不太对劲,没再说话。

气氛很微妙。

江皓路过他们时,只说了一句“中午好”,便往训练室走去——

除了努力和坚持,他再没有别的选择。

作者有话要说:(T_T)蓝瘦香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