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茉江皓 > 第24章 Chapter24

我的书架

第24章 Chapter24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茉见他脸色一变, 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笑问:“现在明白了?”

“明白了。”江皓的声音十分沙哑, 目光还停在别处, 不敢看。

“好看吗?”她轻笑一声, 又问一遍。

“好看。”

陈茉满意地“嗯”, 看到男孩蹲在那里不动弹了, 又问:“你不脱了吗?”

“啊?”他浑身僵硬,话说得磕磕绊绊, “脱、脱什么?”

“这一只。”

陈茉晃了晃右脚, 调侃道:“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哦。”江皓松了口气, 平复下心情,不知道是失望还是别的, 伸手,将那只高跟鞋小心翼翼地脱下来。

指间不小心碰到她脚背的皮肤,细腻白嫩, 留恋般想再摩挲一下,却又不敢。

脱下那双尖头高跟鞋, 陈茉只感觉自己彻底放松了,一整天的疲惫都挂在脸上, 再没平日里的伪装, 把酸痛的腿放到床上, 整个人往后躺。

江皓眼疾手快地把枕头给她摆好。

她躺下, 一转身, 黑色裙子细细的肩带就往下滑, 露出大片胸前的肌肤。

隐约还能看到蕾丝文胸的边缘。

房间很小,窗户紧闭,一条缝都没有,白色窗帘遮得严实,气氛越来越热。

江皓舔舔唇,瞥开眼,心里纠结复杂。

最后,他还是伸手推开房门——不能在这里再呆下去。

趁人之危这四个字他还是明白的。

“我不能睡觉。”陈茉后脑勺黏在枕头上,慢慢闭上眼睛,忽而又想到什么,“噌——”地坐起来,揉揉自己光洁的脸庞,“我还没有卸妆。”

江皓的手停在门把边,转过头。

陈茉从工作以来,就活得就特别精致,一周三次的面膜,补水、抗老、深度清洁,每天化妆前的步骤也很多——从水到乳,基础护肤至彩妆,一个都不落。卸妆自然也是如此,几年下来,早就养成习惯。

她不能接受不卸妆睡觉,这感觉像在谋杀自己的皮肤。

男孩完全不能理解她这种执念,看着她站起来,把两边的头发别到肩后,扶着额头,往卫生间摇摇晃晃走去,眼看就要撞到门框。

江皓无奈,搀住她的胳膊,往里扶去。

陈茉的目光地从镜子旁边一整排护肤品中一一扫过,最后拿过一个蓝色透明瓶子,打开盖子,往手心里倒了一点。

她胳膊被他撑着,站得还算稳,轻轻揉搓着眼部,又用温水清洗。

她一低头,脑后的头发就散了下来,遮住脸颊。

江皓帮她把头发理到肩后,怕被水弄湿,动作温柔。

陈茉一直把妆卸得干干净净,这才抬起头来,从镜子中认真打量自己。

她用水洗了脸,整个人清醒了一点,瞄到旁边的男孩,忽然睁大眼睛。

“怎么了?”江皓以为她酒醒了,认出自己,往后一退,”我一会儿就回去。”

陈茉拍拍自己的脸,又转头瞪大眼睛看他半秒,摇摇头,小声自言自语,似是感叹:

“我居然在帅哥面前素颜,真是没救了……”

“这样子你也很漂亮。”他笑了,“真的。”

眉清目秀,干干净净,有一种别样的温柔。

陈茉笑笑,觉得这话有些耳熟,像是有人刚跟她说过。

江皓垂下眸,用手指擦拭了一下她脸上的水珠。

陈茉也没拒绝,揉了揉还有些晕的额头,见面前的男孩子始终盯着自己,抬起脸来望向他。

她睫毛纤长浓密,嘴唇柔软娇嫩,可能是喝醉的原因,眼神却透露着几分迷茫。

江皓也微微俯下身,凑近她的脸,“茉茉?”

“你长得很可口。”她忽然来了一句。

“啊?”

陈茉踮起脚尖,环住他的脖子,迫使他的脸往下一些,正对向自己,轻声说:“真的很可口。”

江皓整个人僵住,短袖后背都快被汗水浸湿了。

他没有丝毫这方面的经验,只感觉现在这一幕,有点像他硬盘里私藏小电影的开头……

封闭闷热的卫生间,镜子,女人身上的缕缕幽香,酒意。

他被最后的“酒意”给惊醒了。

江皓没敢动,扶她腰上的手猛地松开。

等来等去,陈茉也没有下一个动作。

她身体虽火热,可多日熬夜又让她困倦乏力,疲惫地倚靠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上,一动不动。

“茉茉。”江皓试探性地喊她一句。

陈茉没理,头痛得要命。

江皓低叹口气,最终把她抱起来,推开门,放回床上,也没再敢碰她一下。

可临走前,他心底又后悔了,猛地转过身,快步走到床边,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对对对,这样才不怂嘛。

好歹亲了一下!

他长舒口气,将门“砰”一下关上。

夜里,江皓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隔壁房间的动静,也没再回去ktv。

他现在对唱歌什么的完全提不起兴趣,又点了支烟,坐起来,靠在床边慢慢地抽。

一会儿懊恼无比——就应该再大胆一丢丢强硬地把她搂进怀中,狠狠吻一下。

一会儿又特别乐呵——无论怎么样,他都知道,在陈茉眼中自己是“很可口”的,是很有魅力的!

**

陈茉起来时已经是上午。

金色阳光隔着窗帘透进来,带有夏日独有的温暖。

她头晕脑涨,缓缓坐起身,把被子掀开,看到自己身上还穿着黑色裙子,已经变得皱皱巴巴的,眉心颦起。

陈茉换了身衣服,走到卫生间,对着镜子仔细回忆了一下昨天的情景。

好像是跟朋友们去唱k,好像是有个小帅哥,好像还热情地送她回家……再然后就记不清楚了,大脑一片混乱。

她对着镜子思索几秒,掐了一下没有妆容的脸。

——能够卸妆,证明昨天还没怎么醉。

那为什么完全没有印象?

陈茉洗漱完毕,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坐回桌边,一边喝一边思考。

旁边的手机震动一下,跳出一条短信,“还没起床?(t_t)”

她翻了一下,居然有五、六条未读的短信,全部来自江皓。

最早是两个小时以前的: “茉茉小姐姐,你还没起床吗!(⊙o⊙)”

一个半小时前:

“再不起床太阳就晒屁股咯!你吃不吃早餐,我可以帮你做个鸡蛋饼! (/^▽^)/ 我跟阿姨学的!”

一个小时以前:“那你头很疼的话就再睡一会儿吧,饼我就自己吃了!”

最近的:“还没起来吗?我又给你做了一个鸡蛋饼!”

“好吧,你还没起来,我又吃掉了!(* ̄3 ̄)”

陈茉呆呆地看着这一箩筐短信,可以想象男孩子收不到回复的急躁心情,一条又一条,像轰炸机一样。

还夹杂了无数颜表情。

好像……是有那么点可爱。

她不由弯起唇,揉了揉额头,走到窗户前,把窗帘拉开。

外面的阳光特别刺眼,撒进房间,能看到空气中浮动的细小颗粒。

陈茉眯着眼睛,拿起桌上的梳子,把头发梳理柔顺,又简单化了个妆,这才出门。

“早啊,茉姐。”番茄也才起床,揉揉乱七八糟的头发,睡眼惺忪对她道。

“早。”

番茄往楼下走了几步,又想到昨晚,转过头,笑得别有意味:“不对哦,是中午好。”

陈茉也没在意,只答:“嗯,中午好。”

走到客厅,八八六恰好从训练室出来,看到陈茉,嘴唇扬起,脸上也挂了别有意味的笑,问:“茉姐吃饭了吗?”

“还没有。”

八八六点头,往厨房餐厅的方向指了指,“那快去吃吧。”

陈茉看了下时间,他们平常一点整吃饭,现在还不到十二点。

现在吃什么饭。

“快去吧。”

她又往前走了几步,忽而看到江皓灰头土脸地从厨房中冲出来,一只手端着盘热气腾腾的饼,另只手拿着一杯豆浆。

他盯了她几秒,语气中竟带有责怪意味,“你终于肯起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