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DNF之异界召唤师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被困住的城市

我的书架

第一百九十八章 被困住的城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于院长的警示,瑟恩只是留了个心眼,但是他实在想不到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反正待在学院里,总不会出事吧?

  这时,杰伊忽然跑过来兴奋地跟瑟恩说道:“师兄,我过了第四层了!”

  瑟恩挑了挑眉:“哟,可以啊,打了多少次了?”

  “简简单单,也就两百多次吧!”

  “......”

  不过瑟恩倒是回忆起了自己之前打第四层的时候,那是他遇到的第一个难关,当时就是从那一层获得魔力馈赠,然后突破到四阶的。

  “你获得了什么能力?那位前辈好像元素印记跟你一样哦。”

  杰伊挠挠头,嘿嘿笑道:“是木元素魔法,橡树守卫。以后俺也可以说自己是召唤师了。”

  “就是那个傻木头啊。”

  “虽然傻,但能打啊。”

  “加油,魔法之塔里面绝大多数的前辈都是元素法师,对你的帮助非常大。”

  杰伊也兴奋地点了点头,实际上,自从和瑟恩做完任务回来后,杰伊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差距,所以回来后非常努力地修炼,然后通过魔法之塔来锻炼自己的实战水平。

  虽然两个月了,他才通过第四层,但是与瑟恩这种开挂选手不一样,他是依靠自己的能力,在经过不断的失败和不断的总结后,才以非常勉强的优势战胜的。

  通过了第一层后,杰伊就尝到了冲塔的甜头,于是对这个事情就越来越上心,两个月能打到第四层,已经是很棒的水平了。

  虽然说瑟恩如果真的想要冲的话,直接喊斯皮兹来就可以嗷嗷乱杀,但是那样的话,对骨狱息和尼古拉斯就没有意义了。

  “哦对了师兄,你刚才为什么一脸愁容啊?我刚还看到尼克斯老师从你这里出来,是不是被批评了?”

  瑟恩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就是提醒一下我,让我最近不要离开学院。”

  “那些可恶的吸灵怪又对你动手了?”

  “有这个可能,不过我只要不出去就没事。”

  杰伊想到了上次遇到的那个八阶吸灵怪托拉基,顿时吓得脸色稍变,急忙说道:“那师兄你可要好好待着啊,那些吸灵怪对你的重视程度可不低啊,上次派八阶的吸灵怪没成功,下次可能来好几个八阶的,到时候你就算有斯皮兹也打不过的。”

  “我知道的,咱们现在可是有后台的人了,怕他个卵!”

  ......

  希尔顿王都。

  今天的王都,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气息,一层诡异的灰色气流笼罩着整座城市。

  海琳娜祭司看着门外的世界,脸色非常的苍白。

  从昨天开始,那股窒息感变得越来越强烈,她觉得自己可能心神稍不留意就失去意识了。

  而且这股感觉就是从协会这里传出去的,仅仅只是一天的功夫,整座城市都被这股诡异的气息笼罩了。

  这股危机,海琳娜祭司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源头,但是昨晚向女神祈祷后,她得到指示,那就是离开这座城市!

  “离开这座城市就能活吗?但是这么多人,想要迅速撤离,谈何容易?”

  昨晚,她已经秘密告诉王室还有黑夜教会和圣光教会,这座城市将要面临史上最恐怖的危机,希望所有人都尽快撤离。

  但是让她绝望的是,大多数议员都不愿意离开这里。

  多年的基业,不是说想放弃就放弃的,甚至有人觉得海琳娜祭司在危言耸听,小题大做了。

  不过最配合的还是圣光教会和黑夜教会和圣光教会,两个教会紧急开始动员群众撤离,但是这个也很难做到。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听话的,哪怕是他们动用武力威胁,很多人仍然是不肯离开。

  因为希尔顿王国现在发展正蒸蒸日上,特别是出了两个阿布维尔魔法学院的学员之后,以后这座城市必将会成为各种贸易中心!外边可一直有其他国家的人想来这边安居,所以这些原居民根本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家。

  “哪里有什么危险?我觉得自己过的非常好!”

  “什么?你说有不舒服的气息?你当我傻吗?”

  “是不是想占了我们的房子?你们没有邪神信徒打了就没事干了是吧?”

  “我不管!我可是堂堂三阶魔法师,我什么都没感觉到,你们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

  总之,如果是有明确的,让群众能看得到的敌人还好,但是偏偏这个危险是潜在危机,不亲眼看到,群众们根本就不会相信他们的话,而且作为官方组织,王室都没有发表声明,这就让群众们更加不会相信了。

  今天早上,很多人都发现了空气中的异样,而且每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

  “怎么了?是雾霾吗?”

  “我怎么有种晕乎乎的感觉?不会真的有什么危险吧?”

  “......”

  发现这个原因之后,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因为他们发现不只是自己,几乎所有人都有头晕脑胀的症状,说明肯定有某种未知的东西,正悄悄影响着他们。

  “不好,快离开王都!”

  “该死,竟然真的有危险!”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慌乱中背着行囊朝城门方向涌去,但是当他们走到那边的时候,却发现有一道看不见的屏障阻挡了他们的离开。

  所有人都开始慌乱了起来,这种未知的,突如其来的危机,实在是令人太恐惧了。

  “谁把我们关起来了!”

  “教会呢?王室的人呢?快来把这个屏障弄掉啊!”

  “我的头好晕啊,我是不是要死了......”

  ......

  在空中,罗厄和阿尔文正面色平静地看着这所有的一切。

  阿尔文脸色止不住地难看了起来,他看到着一座城市都将会毁灭,内心已经开始颤抖。

  罗厄嗤笑一声,说道:“知道为什么昨天让你通知那几个黑夜教会的人吗?因为即使那些人知道了又怎样呢?懦弱的人类,总是喜欢依仗上位者的保护,但是威胁到他们利益的时候,却又不听上位者的劝告,昨晚一晚上我都没开这个护盾,但真正离开了的人有多少个呢?呵呵,竟然不到一千个。这么丑陋的种族,你竟然还他们当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