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DNF之异界召唤师 > 第七章 我被掳走了

我的书架

第七章 我被掳走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瑟恩也是心乱如麻,一天的时间都过去了,敌人还没来,但是外面的舆论都闹翻天了!

  凯尔文也着急,他不相信【灰烬】组织会放过这样一个亡灵法师,除非他们知道瑟恩并非亡灵法师。

  但是目前知道的只有朱莉祭司、布鲁诺以及他和黑夜骑士露西亚,为了谨慎起见,这个事情甚至连他的队友们都不知道。

  而且这波诱饵行动看起来十分草率,实际上他们是故意让【灰烬】看出来瑟恩是个诱饵,而且是他们无法拒绝的诱饵,只有这样才能让【灰烬】的人敢于行动。

  一直到晚上,教会的人都没有看到有人来动手,这让他们有些怀疑是不是【灰烬】的消息滞后了。

  黑夜教会那边也是一样,早就在黑暗中盯着魔法师协会了,而且黑夜骑士露西亚·克里斯汀也亲自在协会外隐藏。

  不知不觉,已经八点了,幽幽的月光升了起来。

  这时候,一个夜隐剑士跳到露西亚面前。

  “骑士大人,我发现魔法师协会外有可疑人员在接近!”

  露西亚内心微微一惊,握紧了别在腰间的黑色长剑,语气森然地问道:“你为什么不跟着他?”

  这位剑士愣了一下,说道:“我不确定是否是敌人,如果是正常人,想问问靠近协会后是否驱逐。”

  露西亚想了一下,现在这个样子,也没什么好遮掩的,就是明摆着告诉了【灰烬】,我就是要蹲你,你可以不来,但是亡灵法师你也别想要!

  “驱逐吧!”

  “是!”

  这位剑士刚想退走,露西亚又喝了一声:“等等!”

  “怎么了?骑士大人?”

  露西亚盯着他,说道:“揭开你的面具!”

  黑夜教会的人,这次行动都戴上了面具,这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防止【灰烬】组织针对个人报复。

  “骑士大人怀疑我吗?”

  “揭开面具!”

  这位剑士老实地揭开了黑色面具,露出一张普通的脸,额头上有个刀疤,这是比较显眼的特征。

  “没事了,你去驱赶人员吧。”

  这个人确实是黑夜教会的夜隐剑士,露西亚对这张脸还是有印象的。

  “属下告退!”

  这位剑士重新戴上面具,转身的时候,面具下的脸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然后大摇大摆朝着协会门口走去。

  露西亚现在的位置是能看到魔法师协会大门的一座建筑。

  而门口确实一些人在游荡,但是那些看起来都只是普通人。

  魔法师协会的主事者,其实就是朱莉祭司,她同时也担任这里的会长,这里除了几个负责转职的法师外,也没有太多的人手。

  协会毕竟只是个交流地,在这里晋升的学徒都没有义务为协会做什么,所以不会有人来镇守的。

  露西亚看着刚才那位夜隐剑士到协会门前,跟那些人交涉,然后那几个在门前徘徊的人就散了。

  “【灰烬】的人还不来吗?”

  露西亚看了一眼周围,依然没有什么动静,那些人如果不强行进攻的话,会怎么做呢?

  她闭上眼睛,把自己代入灰烬组织。

  “在面对敌人布好的陷阱,我绝不会正面进攻,会找机会偷偷潜入协会里,但是面对被敌人围得水泄不通的建筑,我需要换个方式进入,该怎么办呢?”

  “混入敌人里,然后趁机进去!”

  露西亚立刻睁大眼睛,再看向门口,刚才那位夜隐剑士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本能地觉得不对劲,可一时又找不到不对劲的地方。

  忽然间她心头振动:“不对劲!刚才那个人不对劲!每个人都是自己找位置进行监视的,我这里也足够隐蔽,他竟然能直接找到我!”

  想通后,露西亚头皮发麻,脸色大变,急忙跳了下去!

  “希望凯尔文那个蠢货能有点意识!该死的,差点就被骗了!”

  ……

  为了逼真一点,祭司甚至把瑟恩关在了一个牢笼里。

  这时候,一个戴着面具的夜隐剑士走了进来。

  祭司皱着眉问道:“什么人?”

  “祭司大人您好,奉黑夜骑士大人的命令,我来带走这位亡灵法师。”

  祭司有些怀疑,说道:“不是要靠他来引出【灰烬】组织吗?为什么要带走?”

  “骑士大人说,亡灵法师关在这里,或许谨慎的【灰烬】组织不敢进攻,所以需要带出去创造机会。”

  瑟恩开始慌了,这是要带自己出去了吗?

  他摸了摸怀里揣着的魔法卷轴,这东西让他有那么点安全感,可惜是一次性的。

  现在他要装作一个受害者形象,这是祭司之前交代好的,除了耀光骑士和黑夜骑士,有其他人在的时候都要这么装。

  所以他现在蹲在笼子里,看起来像个自闭儿童一样。

  “露西亚不亲自来吗?”

  “骑士大人要在外面亲自监视。”

  祭司想了想,就打开了笼子。

  “既然是露西亚小姐的命令,那你带他出去吧。”

  “谢祭司大人配合。”

  夜隐剑士,将瑟恩双手拷住,然后捉着他走出了大门。

  离开了祭司姐姐,瑟恩忍不住回头传递了一个委屈的眼神。

  祭司心有愧疚,朝他做了个心安的动作。

  “你真的亡灵法师吗?”

  瑟恩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跟他搭话,于是也委屈地回答:“我说我不是,可你们不信啊。”

  看到瑟恩委屈的眼神,隐藏在面具下的脸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太简单了!这任务太简单了呀!

  但是当他带着瑟恩到门口的时候,穿着漆黑铠甲的露西亚和一群同样戴着面具的夜隐剑士正拿着黑色长剑指着他。

  露西亚冷笑道:“呵呵,我就知道你们是不会放过一个亡灵法师的,差点就让你给骗了!”

  瑟恩大惊,看了眼押着自己的面具人,可恶啊,原来自己已经被俘了啊!

  这位“夜隐剑士”发出了“嘿嘿嘿”的怪笑,然后摘下了面具。

  瑟恩惊恐地发现,这张脸竟然开始逐渐扭曲了起来,脸上长出了一颗颗恶心的肉芽,然后形成了一张比死侍还可怕的脸,而且脸上挂满了血渍。

  这给二十一世纪涉世未深的乖巧青少年带来了极大冲击!

  这就是奇幻世界吗?爱了爱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