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你再躲试试 > 第66章 番外二(9)这是我和你买的……

我的书架

第66章 番外二(9)这是我和你买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把钥匙被放在口袋里这本身不奇怪, 很有可是门之后顺手放进了口袋。

可他们这个屋子是智指纹锁,根本不需要钥匙不说,就算需要, 钥匙也应该在外出所穿的衣服裤子口袋里, 而不应该出现在睡衣口袋。

更何况这个钥匙还被叶遥贴身携带。

这个钥匙和叶遥相处的时间,可比他跟叶遥相触的时间都长。

陆寻冷着脸, 把钥匙抛到了叶遥这边的床头柜,过了分钟又把钥匙拿回来,塞进叶遥衣服口袋。

以叶遥的格,这个钥匙对应的大概是关着贵重公司资料的锁, 毕竟叶遥是那么直的一个人。

不让叶遥现他偷偷地动这些东, 否则叶遥可会生他的气。

睡在叶遥枕头上抱着叶遥的衣服,陆寻陷入焦虑当中。

他和叶遥当了那么多年朋友, 早已融入到彼此生活的方方面面,对于三十多岁的叶遥而言, 这份友情可已经转为了亲情。

面对认识越多年越熟悉的人,就越难产生爱慕。因为彼此之根之底有了新鲜感,也就有了脸红心跳的刺激。

他该怎么做才有可跟叶遥情相悦, 把这份友情变成爱情?

抱着叶遥的衣服, 陆寻烦躁的翻到了往常自己所睡的那一边。

这十年来他都不曾参与,而他甚至变成了会偷偷收藏那样无聊透顶书籍的人。

想到那本书陆寻就心烦,他从床上起身出了卧室直奔书房, 从书柜里拿出那本书,下到大厅,把这本书交给了在打扫卫生的家政人员。

“扔了,尽快。”陆寻冷声说道。

“好的陆董,稍后我就交垃圾带出去处理。”家政问, “您还有什么他要扔的吗?”

陆寻皱起眉。

当在家里现一只蟑螂时,隐秘的角落里可存在着一千只蟑螂。

同理,他书柜的角落里藏有一本书,那么他隐蔽的角落,也同样可藏着肮脏不堪的东。

让家政人员先把这批垃圾处理掉,陆寻始趁着叶遥不在家,翻找他的隐蔽角落。

因为叶遥不会擅自翻动他的东,所以可疑物品一定是藏在属于他的空间,而非共用空间。

这个房子里独属于他,不与叶遥共用的地方,实不多。

陆寻来到了衣帽间。

因为要出席各种高端场合,他拥有很多私人定制的衣服,叶遥同样很多。

一个的衣柜当然装不下这些衣服,所以他们的衣帽间很大。

衣帽间里有一部分『乱』七八糟的挂着他和叶遥的衣服,个人的衣服融为一体,要穿的时候还得分辨一下。

另一部分,一头单独放着叶遥的装衣服,一头单独放着他的装衣服,免得在重要场合他们真的穿错衣服。

这就是属于他的私人空间,反他不信叶遥会翻他那边的衣柜。

陆续缓缓拉不被之前的他所关注的角落衣柜门,看见了各种整整齐齐挂着的装外套和衬衣,一切看起来毫无异样。

陆寻将目光向下移,看向叠好摆放整齐的裤子。

他毫不犹豫的伸出手,将那一堆布料精良的裤子掀。

整齐常的表象被破坏,『露』出下所隐藏的真相——在一堆经的装裤当中,夹杂着好条看起来根本不符合他尺码的贴身衣物!

陆寻的拳头在这一瞬间握紧,怒火如同焚烧着他的五脏六腑,他砰地一声狠狠的关上了衣柜。

不要了,这里面的所有衣服连同这个衣柜都不要了,太脏,也太恶心。

到底是基于什么想法才会做出这样的事,他不理解,也永远不会理解。

强烈的反胃和恶心感涌起,陆寻深呼吸离这个角落,来到叶遥的衣柜前。

他把叶遥的衣柜门打,探进去呼吸里边属于叶遥衣服的香气。

心里那股强烈的恶心感在这样的香气包裹中逐渐抑制住,陆寻努力冷静下来。

他得去他地方寻找,看看他角落是不是也有同样恶心的东,如果有,他要把这些垃圾部清理干净,一个不留。

拿着叶遥衣服很吸了下,陆寻从衣帽间回到卧室。

卧室是他和叶遥一起睡的卧室,属于他的个人空间同样很少。

陆寻目光来到属于他的那半边床。

他把床单掀起,有现可疑物品。床垫和枕头掀起,同样一切常。

陆寻迅速将注意力转向床头柜。

这里百分百的可疑,上一次,他就现这个抽屉被锁住了。

他和叶遥一起住的地方,问心无愧的情况下,有什么理由要把抽屉锁住?

陆寻再次拉了拉抽屉,不出意外的有拉。他们房子里的所有家具和摆设都是用的最好的,这个床头柜也有半点偷工减料,木料厚重坚硬,不是普普通通就凭借暴力打。

陆寻深深的皱起了眉,他需要一把钥匙,来打这个被锁上的抽屉。

钥匙有可藏在什么地方?老实说他来到这里这么久,就有见过那个地方有放钥匙,上一次看到钥匙还是在叶遥口袋里——

陆寻微微蹬大了眼,他的绪在此停顿片刻,猛地站起身迅速拿过叶遥睡衣,在口袋里拿出那一枚的钥匙。

如果这个钥匙真的是用来打他抽屉的,那么为什么会再叶遥衣服里?

疑『惑』涌上心头,陆寻手上不停,将钥匙『插』/入钥匙孔内。

严丝合缝,半点不卡,异常顺利。

……他即将看见被锁起来的秘密。

他会看到什么?

合照,和那个人互相送出的贺卡,那个人贴身佩戴着的首饰?

这把钥匙放在叶遥身上,那里边有有可是叶遥想要送给他的秘礼物,只是见他受伤不适合送礼,就先把抽屉锁了起来?

各种好与不好的念头交织,陆寻缓缓拉抽屉。

看清楚里边东的下一秒,陆寻脸『色』铁青。

强烈的恶心感将他笼罩,比之前看见衣柜里的那一幕时更甚。

这种东怎么会放在床头?是不是叶遥不在家的时候,三十岁的他就会把那个情人叫到家里,在这张属于他和叶遥的床上翻雨覆雨?

怪不得,怪不得他醒来见到叶遥第一面时,叶遥表情那么的冷淡。原来叶遥已经现了,那又怎么可还对着他摆出好脸『色』!

是多年的友谊让叶遥选择隐忍和包容,给了他再来一次的机会,甚至决口不跟他提这件事情,还处处夸赞他,维护他的形象。

陆寻忍无可忍,重重在实木坚硬的床头柜上捶了一拳。

手上的疼痛丝毫无法抵消心中愤怒,反而让怒火更甚。

属于他和叶遥的专属空间,就这么被破坏了。

如今变成这样,他还怎么好意追求叶遥?叶遥值得最好的,但他已经不是最好的。

呼吸沉重喘不过气,这些东他只接受和叶遥一起使用,但这不可。

叶遥那样的人,纯无瑕的高岭之花,跟这种事情压根扯不上关系,更不可使用到这么多,他甚至认不出是什么的工具。

更何况叶遥是个直男,怎么可会和他用这样的东?

凭什么?

虽然陆寻检查身体时各项指标都问题,但顾及到陆寻脑子还有完好,叶遥在以最快速度解决工问题后,推了各种邀请饭局,急匆匆的赶回家。

他这一趟的速度还算快,这短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

叶遥把车停好,进了屋门。

屋子里静悄悄,陆寻有在大厅里等着他回来。叶遥想了想,直接上楼前往卧室。

也许是在休息,毕竟一套检查做下来也挺累,睡到现在还起床再常不过。

叶遥放轻脚步不影响陆寻睡眠,他到卧室前,看见卧室门半掩着。

叶遥半侧着头,从着的缝隙中往里看——和刚好到门口,面无表情,眼阴冷的陆寻对上视线。

这未免太突然,叶遥冷不丁的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房门被从里边打,陆寻抓住他的肩膀让他稳住身形。陆寻脸『色』依然极不好看,但依然努力的对他缓和了脸『色』。

“吓到你了?”陆寻声音很沉。

“。”叶遥视线向下移,看见了陆寻手里拎着一个不透明的黑袋子,他不由得疑『惑』道,“你拿什么东?”

陆寻冷笑了一声。

“我本来想拿着去门口等你,跟你说完这件事后,直接把这些东扔进垃圾桶。”陆寻说,“想到你回来得这么早。”

这些话听起来哪都奇怪,叶遥心里的警报疯狂跳动,但表面还是如常的对陆寻说道:“什么东要扔垃圾桶,我们卧室不是一直很干净?有这么大一包垃圾啊。”

陆寻看着叶遥,他想伸手『摸』『摸』叶遥脸颊,又在半途收回。

他最终有多说什么,垂下头,对着叶遥打了手上的袋子。

里面各种让人眼花缭『乱』的东,叶遥往里面瞥一眼,感觉自己要晕倒了。

这个怎么会被陆寻现,陆寻从哪里『摸』出来的钥匙?

失忆回十八岁,居然无师自通的领悟了闻他衣服的喜好吗?

“恶心吗?我也觉得恶心。”陆寻轻声说道,“我不想帮以前那个我说话,也不想帮那个我隐瞒事情,所以这些东我都会告诉你。”

陆寻把袋子又合起来:“我先把它拿去扔了,然后我们再讨论接下来的事。”

叶遥头痛欲裂。

扔?扔去哪里,他在里边还看见了他和陆寻的结婚戒指啊!

叶遥一把将陆寻拿在手上的袋子抢过,所幸现在的陆寻已经现自己弯了,叶遥深吸一口气,尽量用最轻柔的声音,委婉说出事实。

“不用扔,这里边的东,都是我和你一起买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