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引魂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然话是说完了,草丛里窸窸窣窣的动静依旧没有消失,就好像有很长一段路在走。

老道长紧紧皱眉,再次厉声呵斥,“鬼鬼祟祟的,还不出来1

蛇妖也是探头望着,它怎么感觉怪怪的呢,不会是草丛里根本就没人吧。

很显然,老道士也想到了这层,他看向蛇妖,“你去前面看看。”

“好的,主人。”蛇妖很想盘踞起来不动,可主人说的话不敢不听,它慢吞吞爬过去。

钻进草丛里面发出了“啊1的一声尖叫,在老道长狠狠皱眉,挥动拂尘戒备时,只见它又爬了出来,而蛇尾还卷这个和人差不多高的草偶人,此刻双脚还在像走路似的前后踏步。

蛇妖回到老道士面前,将草偶人举起来,它仰着硕大脑袋,蛇瞳溜溜转,“主人,原来刚刚是这个草偶人在动,我们好像被耍了。”

它只是在认真跟主人阐述真相,可这明晃晃的话直接挑明活了上百年的道士居然被个年轻后背耍的事实,打脸太疼!

老道士眼神阴沉沉,气急败坏,“废物,用得着你说,难道本座看不出来1

他远远没想到,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而已,居然能够明目张胆的摆他一道,而他居然没有发现!

果然是虚无妄的弟子,和他一样喜欢多管闲事,令人憎恶!

再次邀功不成又被骂,蛇妖缩着脑袋,支支吾吾道,“而且这个草偶人,和主人之前做的一模一样,只不过它好像伸着中指。”

“什么意思?”老道士拧眉,他闭关百年不出山,以为是道门里新的消息传送方式。

“哦,他在骂主人是傻逼。”蛇妖亮了亮瞳孔,它邀功的时候又到了,“主人,我去过人类世界,看到他们吵架的时候,可喜欢朝对方举起这根手指了。”

主人其实也很可怜,每天都不能离开茅草屋,连竖中指都不知道。

不过它也可怜,明明那么聪明,知道人类很多事,可是无法化形,连竖中指都做不到。

老道士气得瞪直了眼,心头那团怒火差点没有抽上来自己把自己憋死。

他有理由怀疑这头蛇妖是故意找机会报复,拐着弯骂他!

“你现在就去地穴守着,不要让他们进入到内墓1老道士拂袖转身,眼不见为净。

“好的,主人。”蛇妖点头,忧心忡忡离开。

它觉得自己的蛇生好难,主人太难伺候了,动不动就发脾气,还搞不懂为什么生气,最主要的是明知道它打不过还老是派它去,真要命。

果然,山外人类有句话说得对,男人心海底针。

老道士可不知道自己又被蛇妖吐槽了彻底,他回到木屋内,走到了窗边花盆前,那朵里面有三片花瓣,外面则七片花瓣包裹的黑色花,就连根茎和叶子都是黑色,招摇又诡异。

他双手捧起来,阴鸷眼神化为柔情,“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救回来。”

似乎在回应他的话,黑色花晃动了几下。

……

用草偶人去引开注意,确实是陈短让阿保去做的事,而这个草偶人也正是他在谢黎办公室里找到的那个。

因为也只有这样,草偶人才能根据气息回到它主人身边。

而借此时间,陈短则是往地穴而去,他还记得照片上的地穴很奇怪,很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既然都在这里了,那么也不着急找到幕后之人,相反只要发现了对方真正的目的,自然能将人引出来。

而这个地穴,或许就是关键所在。

陈短用三头蜃龙身上的血,画了张追踪符,一路上跟着走。

蜃龙最喜欢变出的幻影是燕子这一类飞行物,可为什么偏偏是蟾蜍?他不相信这是变异三头蜃龙的巧合,或许会和地穴里密密麻麻的蟾蜍有关联。

很快,追踪符飞好像遇到了障碍不再能前进,且化为灰烬消失不见。

陈短几人停下脚步,看着前方。

他们果真来到了个山峰地穴前,洞口很大且漆黑,站在外面望进去就好像是无底洞。

段英面露惊奇,抬手指着,“这不就是在我侄女桌子上看到的图片里那个地穴吗,原来还真的有1

“这地穴有什么不同吗。”阿保疑惑不解,他迈开步子想要往前走,可是才走两步就好像碰到了什么坚硬墙壁,被大力反弹回去,段英站在后面伸手扶祝

段英小心翼翼伸出一根手指试探,果然在空气里碰到了力量波动,“好像有自我保护的阵法,看来我们要找对地方了。”

能用阵法专门保护着,里面肯定是有重要东西。

阿保甩着被反震有些发麻的手臂,卖力吐槽,“这到底是什么人啊,居然那么喜欢设阵,外面就有不少,没想到阵里还有小阵。”

“不是什么小阵,这个才是主阵法。”陈短抬头,看见天上星辰已经开始连接,且那些光芒实际上是直直照在地穴上方。

他找对地方了,布局能够做到阴阳交替,斗转星移,看来想要死而复生的人就在里面。

又触及到段英的知识盲区,“主阵法?这阵法,还要分主次吗。”

“当然有。我们进来是看到的只是迷障,之后是三头蜃龙故意弄出来的的幻影假象,而这个才是真正的阴阳爻。”陈短四下寻找东西的时候,还不忘讲课,“你们看周围的水源,还有叶子纹理朝向等等,是不是都向着地穴,这叫表示灵气和死气,都在往这里运输。”

阿保和段英蹲着观察,发现还真如同陈短所说,全都朝着地穴而去,太神奇了,这就是阵法的厉害之处。

“陈观主,我发现跟在你身边这段时间,比我学习了几十年还有用。”段英感慨万千,他终于知道读完全卷书,不如行千里路的真实感受了。

行的前提是读的书要能有用,他读的经书也不少,可一旦出事碰上大事后,能用到的地方就极少。

闻言,陈短笑了笑,并未说什么,每个人的经历不同,他从记事起就跟着师父在外处理各种事件,踏过万水千山,见过神奇体验过颠沛。

后来被师父赶下山即便叮嘱不能随意暴露道士身份和使用能力,不过他依旧是喜欢到处乱窜。

在周围转一圈,陈短终于发现了他想要的东西,在块石头背后独自绽放的娇花,没有叶子,花瓣鲜艳红色极其迷人又危险,而花的外形就像是一只只手掌在向天堂祈祷,期望孤独的人能够再次相见。

“观主,你找一朵花做什么?”阿保蹲在旁边,看见陈短目光盯着花看,他就是很纳闷不已。

段英打量一会儿,想起了什么,“这莫非是…引魂花?”

陈短点头,“嗯。”

引魂花喜欢生在在阴阳交界的阴暗之地,而这里完全符合,况且复活需要引魂,所以他猜测附近应该会有生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