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毕业后我继承了道观 > 第13章 二月二,降灵胎

我的书架

第13章 二月二,降灵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们去到时,老鸠那无处安放的大长腿正交叠坐着,眼神深邃,五官立体,高冷强大的气场很逼人。

和谢黎这个温润贵公子比起来,他更加像个总裁。

然而···很多时候都不能以貌取人,就比如说老鸠,看见陈短,瞬间化为了憨憨。

他冷如雪的线条融化了几分,“陈哥,你的咖啡已加三颗糖。”

“谢啦。”陈短比了个手势,坐在老鸠旁边,而对面则是段英和谢黎,阿保很自觉的走到陈短身边守着。

看到谢黎,老鸠就是微微皱眉,语气冷漠,“你怎么在这里。”

“很奇怪吗。”谢黎微微颔首,嘴角含笑,“反是没有想到,你这个冷脸怪,居然也会有朋友。”

而且还能让齐云鸠屈尊降贵喊陈哥,他现在对陈短愈发好奇了。

听着谢黎的打趣,齐云鸠选择沉默以对,那就是一个笑面虎,耍嘴皮子的能力,他自认为比不上。

陈短左右看了看,“你们认识?”

谢黎轻笑,“一个大院出来的,死对头。”

说是死对头,不过他眼里倒没有那种敌意,相反笑意潺潺,只是想看两厌而已,毕竟有时候看着对方就好像在照镜子看自己。

齐云鸠微微颔首,没有反对谢黎的话,只是拿了份厚文件递给陈短,“所有在这段时间里失踪女子的资料都在这里。”

“你看的时候,有什么发现。”陈短打开资料,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少女利索短发图片,笑得很阳光明媚如四月花,模样隐约和段英有点像,且名字叫段茗。

他看出生年月日,确实是农历二月初二,陈短又快速往后翻开每个人的信息,同样都是农历二月初二,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想。

齐云鸠说道,“她们每个人的出生日期,年数可能不同,但月和日都是农历二月初二,而且在过往历史中,都是未婚单身女子,没有过男性朋友。”

提及正事,所有人脸色都严肃起来,连谢黎也没有和齐云鸠作对,微微嘁眉,“这不像巧合,而是刻意挑选,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有关联,而且很大。”陈短快速看过一遍,将所有信息记在脑海里,这才将资料推到了段英面前。

“这其中关联是什么?”谢黎好奇问道。

齐云鸠也是想知道,求知目光看着陈短。

虽然他们共同开有灵异侦探事务所,可他并没有陈短的本事,事务所里其他人连同他,也只是有点不同于普通人的小能力而已,开这间事务所最初目的就是像让他们这类人群有个集合地,所以涉及面并不广。

“二月二,龙抬头,万物苏,降灵胎。”陈短简言意骇的道了句令众人满头雾水的话,可他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而是端着咖啡杯喝了一小口,随即对齐云鸠伸出大拇指,笑嘻嘻的,“不愧是老鸠点的咖啡,果然符合我的口味。”

阿保抓了抓头发,皱巴巴着圆脸,陷入了深思,“二月二,龙抬头,万物苏,降灵胎……这话听着有点耳熟,可就是想不起来了。”

他懊悔的敲着脑袋,觉得疼了又改成摸,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这次回去后,他肯定钻到书里刻苦学习!

段英看完资料,又结合了陈短的话,他脑海里闪过了某个想法,段英唰一下抬头望着陈短,震惊得手指都颤抖了,“陈道长,对方这,这…莫不是想要……”

这里还有普通人,后面的他没有说出来,而且实在是太过违背天道人常,这可是禁术啊!

“看来段前辈也想到了。”陈短笑了笑,两人意会在不言中。

这对话神神秘秘的,让还是搞不懂的剩余几人那心里就像被挠痒痒一样,秘密就在眼前却不得知。

“唉,都怪我学艺不精,居然没能第一时间发现,差点错过了如此重要线索。”段英长叹了声气,他如此愚笨,也怪不得其他道友都不愿靠近,也就陈道长没有嫌弃,反而是认真帮忙。

如果单是靠他自己,就算榨干了精血也无法将侄女救出来。

段英是真的很勤奋,可收获却不成正比,陈短提点了句,“道这一门,并非是刻苦专研经书就行,闲暇时间也可以多看看杂谈野史,对你会有帮助。”

道讲究的是灵魂能脱离肉身傲游天地间的洒脱随性,这个基础上就需要脑海里拥有广泛知识,对古今经文杂谈有着深层见解,思维才不会被局限在那几本书上致使修为原地踏步。

有时候读十本书也不如他人一句点醒,段英茅塞顿开,他立马站起来,双手抱歉,朝着陈短恭敬弯腰,“多谢陈道长慷慨指点,段英感激不荆”

这举动,让咖啡厅里其他客人分分侧目,似乎好奇他们在干嘛,还学古人行礼,真是够逗的。

“随便说说而已,担不起指点二字。”陈短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行虚礼,随即仰头一口喝完咖啡,朝齐云鸠伸出手,“车钥匙呢。”

多年好友,齐云知道陈短是要自己过去,就算提出同行也会有无数办法甩掉,“注意安全,有需要就打电话给我。”

“安啦,什么时候跟你客气过。”陈短接过钥匙,拳头相对撞了一下,这才拿着资料离开。

看见他们的关系那么亲近,谢黎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总归是有那么点羡慕的吧,没想到独来独往的冷脸怪,也有铁兄弟了。

谢黎撑着侧脸,无聊地搅动咖啡,“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齐云鸠眉眼冷淡,可眼底却闪着笑意,连话语间都是喜悦,“高中的时候,他救过我的命,也让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拥有与众不同的能力并非是罪恶。”

如果说他以前的生活是在黑暗深渊里,那么是陈短伸出手,将他拉出来,让他感受到了阳光是如此温暖,拥有无话不谈的朋友是多幸运。

齐云鸠的过去,谢黎当然一清二楚,所以脸上笑意更浓了,即便是身穿简单便服,也能衬出贵公子气质,“跟你说件消息,你可能会很高兴。”

“什么?”齐云鸠暗暗戒备,两人一起长大,他太了解谢黎了,笑得越是开心的时候,就是在打坏主意。

“陈短邀请我有空去山上野炊,到时候我心情好的话,可以叫你一起。”谢黎说得那叫一个自然熟稔,可字里行间都是挑衅,将齐云鸠给挤在外边。

齐云鸠紧紧盯着谢黎,脸色冰冷。

同时心里也有点委屈,陈短都还没有约他呢,就先约外人了,所以多年兄弟情会消失对吗?

………

第一次它是去张家,看着张楠逐渐成为背棺人,免得出了差错,可差点被张楠供奉的极阴之地的戚政凛给打伤。

这次是奉命去跟紧警局和那些家庭找人来调查丢失孩子情况的进度,只要查到点苗头就掐断,免得招来不必要麻烦,特别是主人的同道中人。

现在主人布置的任务,连续被臭道士搅乱,蛇妖逃命回来后,不太敢去见主人。

可它身上掉了一枚七魂钉,修为像漏斗似的极速丢失,促使伤上加伤,不得不去。

看着匍匐在眼前瑟瑟发抖的蛇妖,老道士面无表情,他手指一弹,有枚钉子没入了蛇妖身体里,这才补上了空缺,庞大蛇身停止缩校

“多谢主人。”蛇妖松了口气,它开智后就被主人捡回来,尝过修为高的甜头,做梦都想化身人形,自然不愿回到当初。

老道士冷声道,“立即回地穴守着,要是有人靠近,就杀了。”

“主人是说,那个道士会去地穴?”蛇妖不笨,脑子转得很快。

“他肯定发现了可以追踪到本座位置的线索,很快就来。”老道士眼里露着杀意,“三番五次敢怀本座好事,这次就让他有来无回1

眼看临门五福杀局就要成功,可惜最后关头被打乱了,他心中如何不气。

蛇妖低垂着硕大脑袋,畏畏缩缩道,“可,可是……那个年轻道士会压制妖魔鬼怪的太极八卦阵,我不是对手。”

闻言,老道士目眦欲裂,努声喊道,“你说什么!太极八卦阵1

“是的,他会用太极八卦阵,而且运用得很轻松。”蛇妖又是被吓到了,不敢有任何隐瞒。

“难道是他们两个?不,不可能,他们两个在百年前就许下天契,不会插手我的事,否则魂飞魄散,而且有个在上个月就死了。”老道士失神的喃喃自语,眼底闪过慌乱,但又很快恢复了镇定。

见蛇妖还在,他烦躁地挥袖,“那就去守着,有动静就回来通知本座。”

“是。”蛇妖连忙爬出去,主人刚刚太恐怖了。

屋内独剩自己,老道士定定的望着前方,竹窗外光线照进来忽明忽暗,衬着神色很是莫测。

他紧握拳头,头上冒着青筋,“就算是你们来了,我也不会放过1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千年地穴,苦苦等候上百年,说什么都不会给破坏了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