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求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短带着阿保在外面玩了大半天。

这小胖道士,早上还说不喜欢凡尘俗世,觉得过于喧嚣,可现在都不想回去了。

不过在回到山下岔路口时,有个灰尘扑扑,看起来颇为狼狈的道士在等着。

见他们两个回来,他连忙迎上来,双手作揖,很是恭敬,“想必两位就是三清观观主,还要道童了。鄙人三元观观主段英,前来拜访。”

他还不知道陈短和阿保的各自身份,所以也就笼统称呼,免得得罪人。

“早上,净空大师已经将你的事情跟我说了。”

陈短一出声,段英就知道,他是三清观观主了。

虽然看起来还是个少年,但在他们这一行,最忌讳以貌取人,实力强弱才是决定地位的关键。

“那不知观主的意思是···”段英有些捉摸不定。

“回观里聊吧。”陈短说道。

“好好好。”

坐在院子里圆桌上,段英无心闻着茶香,双手紧握,表明很紧张不安。

几次想开口说话,可陈短没有出声,他也不好喧宾夺主,更何况还有求于人,就显得越发小心翼翼。

"我们都是道友,无需拘谨。"陈短心想,他看起来有那么严肃吗,还是很平易近人的。

不过知道段英心急,他也开门见山说道,“你在信中,并没有说明,是因为什么事而求助。”

“是这样的,我的侄女,最近失踪了,怎么找都找不到人。”段英舔了舔干涩嘴唇,“如果是普通人将她给劫走,这点我能够算出来。但如果是···你也知道,不是每个道士都是好人,也会有作奸犯科之类。”

陈短好奇的是这个,“以你的能力,无法解决?”

“解决不了,我连人都找不到。”段英苦涩。

“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或许她已经···”陈短的话没有说完,但彼此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会的,她没有死1段英果断摇头,“我用自己的一滴心头精血推算出,她还活着,还等着我去救。”

就像医生,可以救遍天下人,可唯独难以救治自己。

他们修道之人也是一样,无法算出自己和亲近关系之人的命运。

如果要强行违背天道规则,那么就要付出一定代价。

陈短面露诧异,精血对修道之人很重要,他不相信段英不知道。

可是为了找到自己的侄女,仍然义无反顾的用了。

这个人,很重情重义。

“你调查了那么久,有什么线索。”陈短拧眉,就连段英用精血都无法找到位置,那么极有可能是被串改了生辰八字,不过这个很难,几乎做不到。

还有种可能就是在一个磁场很乱的地方,能够扰乱了天地间气运,自然也就找不到了。

但是这种地方,也很少见。

“完全没有头绪。”段英摇头,他下巴满是胡渣,黑眼圈很严重,好似要陷入了绝望,“我从侄女的朋友口中得知,那天她们出去玩,然后我侄女说要去上厕所,之后就失踪了。”

他抹了把脸,继续沉声道,“我去到现场查过,没有任何阴灵或者其他妖类的气息留下,而且我侄女身上带着不少护身符,普通异类根本无法靠近。”

“人为的可能性也很大,很多罪犯的作案手法确实高明。”陈短脸色凝重,这听起来确实很诡异,但也无法排除是被人谋杀。

“我起初也是这样认为,可追查了好几天,没有任何线索。”段英沉沉叹了声气,“后来我在警局发现,有好几个家长前来报案说,他们家的女儿也不见了,而且还是突然失踪,且全部都是十七八的妙龄少女。”

他抬眸,看着陈短,“我不甘心,又用了一滴精血,这次终于查到侄女的大概位置。我连忙追过去,发现里面有个极其可怕的地穴,而且完全进不去。”

“之后我想在周围守着,看看有没有人进出,接到你的消息,就回来了。”段英知无不言,没有丝毫隐瞒。

人最多就有三滴精血,少一滴就等于减去十年寿命。

现在段英为了找到自己侄女,毫不犹豫就用了两滴,也没有说谎的必要。

段英眼神恳求,“我已经没有办法了,这才想起当年我师父和三清观道长有过一点交情,所以这才厚着脸皮来请求帮忙。”

“陈观主,请你帮我救救我侄女,就算做牛做马我都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他也是走投无路,只能腼着脸找上门。

可找不到上山路的时候,也想过要不要去找其他道观帮忙,可他属于半路入行,根本不受待见,更别说会有人同意帮忙了。

“这样吧,你先在我这里住一晚,该怎么做,明天再一起商量。”陈短这番邀请,就等于会考虑。

段英顿时欣喜若狂,他站起来,抱拳弯腰,“多谢陈观主。”

“客气了。”陈短偏头吩咐道,“阿保,去收拾一间客房被段观主祝”

“好。”在扫地的阿保,放下扫把,去了偏房。

他们三清观虽然看起来是挺破烂,但该有的也不少。

安排好段英,陈短还坐在院子里,喝了一杯又一杯的茶水。

广告刚摆在路口,钱是没有赚到几块,可麻烦却接踵而来,而且还都是熟人带来的问题。

这让陈短有种,师父生前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然后故意安排似的。

但师父已经去了,他的想法也无法证实。

“观主,你还在纠结要不要帮忙吗。”阿保又拎来一壶热茶,为陈短斟满。

陈短端起茶杯,吹了吹热气,“你觉得呢。”

“这还用想吗,观主肯定会帮的。”阿保直接道。

“你那么确定?”

阿保重重点头,“当然了,观主虽然嘴上得理不饶人,还经常嫌弃麻烦,可还是热心肠的好人。”

“好人?”陈短怔了怔,随即轻笑一声,“好人这个词,太难定义了。”

“既然难,那为什么还要老想着去定义它?问心无愧就好了。”阿保脑子单纯,不会去想那么多,他认为是对的就是对的,比较一根筋。

他握着拳头,气愤道,“再说了,不管是普通人还是道士阴灵之类,拐走那么多年轻生命,本来就是罪大恶极,该抓出来教训。”

“会的。”陈短笑了笑。

看来明天得加点价钱了,不然这缘分也太容易招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