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求姻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斗地主终于赢回一局, 看着金豆蹭蹭往上涨,陈短心情大悦,踢了踢旁边的阿保, “准备有客人来了, 你去门口接一下。”

阿保双手托腮, 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瞌睡, 忽然被陈短叫醒, 他揉着迷茫双眼, 左看右看连只蚊子都不见, “这中午静悄悄的,有谁会顶着大太阳爬山啊, 观主你在想什么呢。”

陈短低头,开始在抽屉里翻找, “阿保啊,我之前准备了不少禁言符,也不知道有没有失效, 要不你来试试?”

“我马上去!”阿保立马清醒,蹭地站起来, 眨眼间已经飞跑到了门口, 路上还在嘀咕着观主太坏的背后小话。

然而刚去到门口, 迎面走来为首的男子身穿僧服, 光头无发, 眉间红艳朱砂很像圣洁佛子, 可他后面却跟着一群保镖,看着就像要上门挑事。

阿保面露警惕,“你们是要来上香的?”

梵尘合掌行礼,声音清冷, “贫僧来找你们观主。”

他即便出了大恩寺,可端的依旧是佛家礼仪 ,连僧服都未曾换下,似乎由此来提醒自己要保持禅心平静。

闻言,阿保敲了敲脑袋,原来观主没有耍他玩啊,还真有香客上门,只不过这几个香客还挺奇怪的,不是像坏人就是和尚。

好奇扫了几眼僧衣和尚身后面露凶煞的保镖,阿保侧开身子,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几位请进,我家观主已在客堂等候。”

闻言,梵尘眉尖微动,脚步加快了许多。

人未到先知来,净空师父让他来三清观解惑,想来道理匪浅。

众人还没有跨进客堂门槛,甚至不知道有多少人,陈短那懒洋洋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有事相求的人独自进来,其他人在外等候,阿保也是如此。”

阿保轻轻哦了声,乖乖收回已经跨进去的脚,转身往角落拿扫把去清理院子落叶,最近落叶堆积得很快。

虽观主说也不用打扫太勤快,偶尔“坐看云起品香茗,落叶萧瑟画美景”岂不快哉,但阿保觉得他达不到观主看啥都是大道的境界,还是打扫干净,保持道观整洁,心里才舒坦。

“少主。”几名保镖拿不定主意,抬头看着梵尘。

“你们在外面等候。”梵尘跨步走了进去。

然刚一进去,两扇雕花檀木门自动关闭,微微砰一声隔绝了外人窥探。

“少主!”不能确保人在安全视线范围内,保镖心急想推门,在院子里扫地的阿保见此,从他们头顶凌空一跃落至门前,伸出扫帚阻挡了他们冒然打扰的行为。

阿保单手负在身后,微微抬着下巴,圆润润的身材很有福气,此刻倒有几分气势,“既然是来观里求看,还请各位善人尊重道观里的规矩,不要打扰观主,免得惊扰各路神灵。”

众保镖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由为首的保镖出言解释,“小道长息怒,我们只是想确认少主的安全,别无他意。”

“你家少主是巨婴吗,走到哪儿都需要人跟着。”阿保深觉无语,见着面前几人还忧心忡忡,他收回扫帚,轻哼声说道,“放心好了,这里可是三清观,你以为是什么地方?不管是人是鬼,是妖是魔都不敢来放肆,你家少主安全得很。”

“可是……”保镖头头面露迟疑,最后还是放弃推门而入,他双手贴合裤侧,九十度弯腰,“小道长所言极是,我们几个心急了 ,还请见谅。”

他们是担心则乱,想来以少主的本事,也确实极少有人能伤得了他,反倒是他们冒然推门,如若惹得少主生气,被关进刑堂责罚,保证会脱层皮。

确定他们不会再随意推门,阿保手上耍着扫把玩出花样继续去扫地,不过目光时不时瞥向寸步不离守在门口的几个西装保镖,他又是无语地撇了撇嘴,那个什么少主,莫不是易碎玻璃?

门外动静,门内两人自然是一清二楚。

“请坐。”陈短抬眸看,那瞬间看到梵尘的命理就是朦胧一片,不见任何信息。

出现这种情况,要么他们两个之间是直系亲属关系,要么这个人本身就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受天道约束自然就看不见命理。

梵尘眉眼如画中谪仙清冷出尘,双眸似湖中月光,“抱歉,下属管教不严。”

将疑惑压下,陈短勾唇,笑得随意,“无妨,他们也是担心你。况且有阿保在,他们也进不来。”

阿保对经书却是一知半解,可手脚功夫并不弱,对付几个普通人是绰绰有余。

“看你一身装扮应该是和尚吧,这里是道观,不是寺庙,你确定没有走错路?”陈短好言提醒,此人眉间朱砂圣洁生着佛相,可眼神淡漠无怜悯又似魔相,再加上完全看不见的命理,而且和尚来道观算命,倒是个怪人。

梵尘微微摇头,“并未走错,贫僧此行,就是来三清观。”

陈短好奇挑眉,“你想求什么。”

梵尘垂眸,合掌行礼,“阿弥佛陀,观主,贫僧想求姻缘。”

随后只见他从僧服衣襟里拿出了张支票放在桌子上,一千万元整,数额很是扎眼。

陈短:???

卧槽,现在的和尚富到流油啊!

不对,这和尚也能结婚了?他记得,国内是不允许的吧。

见陈短盯着支票出神,梵尘还以为是嫌少,他清声道,“要是观主觉得太少不够,贫僧还可以再加,一亿,还是五亿?只要观主说个满意的数,贫僧都能给。”

陈短:“……”

我去,这年头还真流行一言不合就砸钱的壕无人性行为啊!

“已经不是够,而是很够够的了。”陈短压着支票,推回到梵尘面前,“但可惜,我们无法进行此次交易,你自行下山去吧。”

“还请观主明说。”梵尘恒古不变的冷清表情,此刻是微微不解拧眉。

佛法高深的净空师父无法给他解答,给提示来到三清观,此时观主也拒绝了请求。

“你的命理完全看不见,就等于说你是个无法窥探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人。”陈短也没有想要隐瞒,“换句话说,其实这是你最好的保护层,生命不会受到威胁,没人可以找你身上作怪,一生富贵平安。”

梵尘眉眼一沉,朱砂痣越发艳红,仙气散去变得有些邪魅,“我不需要这个所谓的保护,我只想要求姻缘找到答案。”

他很不满意陈短的回答,连规戒自己的贫僧自称都改变了。

旁人或许会为梵尘无形中怒火感到害怕,可陈短并未在意,反而双手环胸,撑着椅子在前后摇晃,“可以说说,你为什么会那么执着于求姻缘吗。”

“梦。”梵尘闭上眼睛,稳定好情绪,重新睁开时,眼底又恢复了冷清,“我从到大都在做一个梦,梦里有个女子站在光芒深处,看不清她长什么模样,却能听见一遍遍在呼唤我的名字,净空师父说那是我的姻缘,佛门容不下的因果,所以我一定要找到她。”

他说到后面,抬眸看向陈短,眼神清冽又坚定。

陈短颇为诧异道,“净空师父?你是大恩寺的弟子?”

梵尘点头,“我叫梵尘,净空师父的俗家弟子。”

“这件事,你没有跟净空大师说起过?”陈短并不认为是净空大师能力不够,除非是他不能也不敢解决。

梵尘眉眼平和,缓声解释,“我有同师父说起过,可他从未给出任何答案,只是缄默以对。昨日我离开大恩寺回归世俗时,临别前净空师父说,我还执着于答案,就来三清观找你。”

陈短:……

个个不敢碰的事情都推到他身上,行,推就推吧,可还搞得神神秘秘什么都不说,就让你去猜让你去查,真是头大恼火!

似是知道陈短想去质问净空大师的想法,梵尘垂眸掩盖情绪,冷淡道,“昨天将我赶出大恩寺,并说了提点后,净空师父圆寂了。”

他下山后还自称贫僧,也未脱下僧服,又何曾不是在悼念净空大师。

陈短怔了怔,怎么会那么突然,是岁数到,还是因为泄露了不该说的事?

然看着梵尘冷清表情下,有着细微可见的悲伤,他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陈短单手撑着脸,心里反复推敲信息,“如此说来这个困扰你二十几年的梦,可以是前世回忆,也可以是未来预兆。除了梦之外,还有什么提示吗。”

“有。”梵尘解开僧衣带子,将衣服脱下露出胸膛,他穿衣时身形显瘦修长如可望不可及的天上谪仙,却没想到藏在僧服下的身材这般健美,秀色可餐。

陈短是个真爷们,对男人身材不感兴趣也懒得欣赏,况且腹肌而已嘛,谁还没有个八块了。

他在意的是,梵尘胸口处居然长着白色鳞片!

“你这些鳞片,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陈短脸色肃然,猛地站起来时椅子后推在地面化响很是刺耳,他双手撑在桌子上,目光盯着那三瓣鳞片看。

梵尘垂眸,修长手指轻轻摸着略带温度的软鳞片,“小时候,有一次被家族对手抓住,这里受过枪伤,我父母曾说子弹射入心脏医生判定救不活,可很快又心跳复苏,我醒来后就长了三瓣鳞片,将我的心脏护住,此后就开始做梦。”

也就是在那之后,他就去了大恩寺,小时候是要去习武,后来长大了就想要寻找答案。

似是在回应,陈短能感觉到手臂鳞片在发热,他抬眸看着梵尘,目光深邃,“我要找的东西,极有可能和你梦里的女子有关,顺着线索查下去,就能找到答案。”

同样都是鳞片,即便颜色不同,可他直觉里面肯定有联系,且很深很深。

但现在所有事情都像迷雾,他得到的线索还太少了,不足以查证情况到底是如何。

“要找什么。”梵尘穿上衣服,慢条斯理系着带子。

“铁盒子。”陈短昨晚为了打开,已经将铁盒子完全破坏了,所以只好拿过毛笔在白纸上将铁盒子的形状画下来,一模一样像打印似的,连复杂纹理都相同。

墨迹很快就干,梵尘拿起图纸看了会儿,将图案记在脑海里,“我会派人去寻找。”

只要能解决他这个姻缘困惑,找什么都不介意。

陈短提点道,“私下进行,不要大张旗鼓,这个铁盒子,我猜测也有人在疯狂寻找。”

铁盒子里面都是结晶灵石,只要有人做就会有人知道这里面是无法估量的宝贝,自然就有同道中人大力争夺。

梵尘折叠好,转身离开,“有消息,我会联系你。”

净空师父让他来三清观求问姻缘,应该是知道些什么。可惜,师父昨天已经圆寂,很多问题无法得到解答。

“行。”陈短单手撑腮,转着毛笔,垂眸陷入深思。

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居然有个同样长鳞片的人出现。

阿保将这批怪人送出门,抬头望着天空明媚烈日,已经是大中午,肚子开始咕咕叫。

“昨天将后院的朝天椒给收了回来,那就做一盆辣子鸡 。”

擦了擦嘴角边可疑口水,阿保快速去往斋堂。

可是才靠近厨房,就听见里面有说话声“哇喔,这好吃,还有这个这个,我全都要吃光!”,不会是今早上来的香客没走,躲在里面偷吃吧?

阿保小跑上去打开门,画面戛然而止,双方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尸鬼怀里抱着小蒸笼,嘴里塞满了早上剩下的肉包子,两边脸颊鼓鼓的,而蛇妖则是将阿保带回来的香辣虾仁酱全部倒进米饭锅里,尾巴卷起饭桶举在眼前,拿出来的蛇头上都沾满米粒。

“嗨,小胖子,好久不见。”蛇妖眨了眨眼,将香喷喷米饭咽下去,下意识友好打招呼,然而晃动尾巴时饭桶砰落地,它的毒牙吓得差点咬到蛇信子,自己把自己给毒死。

尸鬼歪头,空洞眼睛看着阿保,脸颊快速蠕动吃完,又连续塞了两个肉包子,鼓得像仓鼠。

阿保:……

这尸鬼和蛇妖是怎么上山来了?

不对,这两饿货居然偷吃他的食物,还把厨房搞得一团糟,锅碗瓢盆满地是!

连他最心爱的小熊围裙都被扔在地上,满是脚印。

阿保气得扭曲,指着门外,“你们两个,都给我滚出去!!!”

怒喊声直破云霄,震得房子都在颤抖。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求支持,比小爱心~感谢在2021-01-25 20:47:24~2021-01-26 23:16: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公子不嫁 6瓶;风吹陀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