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那年校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77 那年校园

“闻衡同学!这、这是我亲手做的礼物, 希望你能收下。”

高中校园门口,一个女生拦住了身穿白衣服的清冷少年,一脸娇羞的把手上的粉红色纸盒递了上去, 仔细看盒子底下还压着一个信封, 看起来像是情书。

四周有不少人都偷偷停了下来,悄悄看着情况。因为, 被她拦下的那个少年实在是过于瞩目。

——闻衡, 全校校草。

不仅长得像明星一样好看, 而且家世好,学习又好, 几乎是所有人理想中的男神。女生们私底下都说,闻衡这张脸就应该去演电视, 肯定会很红。

少年黑发松散, 眉骨高而瞳孔深邃,五官如精雕细刻的完美雕塑。他垂下的视线如深湖般平静, 并没有因为眼前的女生表现出任何一丝波动。

但尽管闻衡从未对哪个女生表现出兴趣,前赴后继想要对他表白的人还是很多——因为校草虽然冷淡,却很有礼貌, 即使拒绝也不会让人过于难堪。

果然, 一只肤色冷白、骨节分明的手伸了出来, 用一根手指把粉红色的盒子推了回去,生疏且礼貌:“谢谢你的礼物,还是自己留着吧。”

被拒绝的少女难掩失望,但是近距离看着闻衡的脸和她说话, 心跳又不自觉地加快。她想,至少她在闻衡心里应该留下了一些印象吧?

“珊珊,他说什么?”

“啊啊啊他好帅啊——”

闻衡没什么表情, 绕过围观群众,转身走进学校。

迎面,却看到了十分类似的一幕。

“顾同学!你刚来学校对四周也不熟悉,不如我带你去转转?”

校园里的小道上,一个身形单薄的少女被男生拦了下来。

男生对她发出邀请,不远处还站着几个朋友,正嬉皮笑脸的看着这边。

从闻衡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瘦削的肩膀和高高的马尾,在秋风中微微晃动的发尖。

虽然有点巧合,但闻衡对此并不感兴趣。无论是礼貌拒绝,还是欣然接受,都和他无关。

他正要转向一边,就听见少女开口:“滚。”

声音清亮悦耳,说的话却很凶。

闻衡微怔,忽然感觉自己刚才的礼貌,和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原来有人拒绝别人,是这么拽的。

那男生被毫不留情地下了脸,掩饰尴尬似的嬉笑着回到了自己朋友那边。

少女看也不看,绕过他们直接就往学校里走。

“哎哟真高冷啊,看来咱们都入不了人家的眼!”

“不是我说,她摆什么臭架子呢?不就是长得好看点吗——”

“真是,我看就她这性格,以后学校谁也不会搭理她。”

闻衡缓缓蹙起眉。

他好像忽然明白了那个女孩为什么会这么直接、不留情面地拒绝这个人。

因为她感觉得到……这些人的接近并不是善意的。

-

顾声很烦躁。

这都是什么人,这到底是哪儿啊?

她莫名其妙被传送到了这个世界,对周围的一切都不熟悉。在这里,她是一个刚刚转到新学校的转校生,连朋友都没有,没有爱她的爸爸妈妈,也没有无限疼她要捧她做大明星的哥哥,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个莫名其妙的系统,跟她逼逼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十几岁的少女,烦躁,又有些惶然。

还能……回去吗?

难道她就要孤独地在这里活下去了吗?

还能见到爸爸妈妈哥哥吗?还能完成梦想吗?

顾声满心不为人知的糟糕情绪,绷着一张小脸走进学校,到了老师的办公室。

班主任对于这个过分好看的转班生还算和气,听说她以前成绩也不错。眼下顾声还没有正式开始上课,今天是周一,他要把她带到班里跟同学们做自我介绍,然后就正式融入这个班级。

“顾同学啊,感觉有没有哪里不适应的?”

顾声听到这个问题,甚至有点委屈,低下了头:“哪里都不适应。”

班主任干笑了两声,感觉这小姑娘看着情商不高。

他道:“待会儿老师会带你进班选座位,你看看是想坐在前面还是后边?”

顾声还低着脑袋,踢了踢鞋尖:“都行。”

她希望自己不会在这里待多久,所以坐在谁旁边,认识谁,都无所谓。

穿着学生制服的少女,懒懒散散地跟在班主任身后,穿过走廊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看她。

“转校生?”

“她、她好漂亮——”

当班主任带着顾声走进教室时,吵闹声瞬间停了下来。

这两天学校都在传,高三转来了一个特别好看的女生,比校花还好看,但没想到——竟然是转到他们班?!

班主任带着顾声走到讲台上,面向全班鸦雀无声的同学们,轻轻咳嗽了两声:“给大家介绍一下新同学——来,顾声,做一下自我介绍。”

这个年纪的学生们,带有青春期的躁动。面对一个过于好看的新同学,大部分人其实都是非常兴奋的。

然而少女没什么多余表情,道:“我叫顾声。”

说完,她就转向了班主任,问:“我坐哪儿?”

进班之后总共就说了两句话,八个字,拽得上天入地。

班里同学过了兴奋劲,开始不爽了。

“靠,这谁呀?也太拽了吧。”

“可别坐我旁边啊,就算长得好看,也忍不了这样的人天天坐自己旁边啊!”

教室里一片嗡嗡的声音,班主任觉得有些棘手。

他放眼望去,全班的空座位也没有几个,而空座位旁边的同学明显都一副不太乐意的样子,有的正在和前后桌窃窃私语。

顾声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被人嫌弃过,整个人更加难受,干脆把书包一甩,直接往两个座位都没人的那个地方走了过去。

“等会,她怎么坐那儿了!”

“那旁边是——”

“我靠我也想坐啊!”

周围各种各样的窃窃私语,像潮水一样涌入顾声的耳朵。

她旁边的座位似乎是有人的,桌上有一支黑色的笔,其他空无一物,非常整洁。

但顾声已经不想关心同桌是谁,她在椅子上坐下,放好书包,掏出两本书垫着,直接趴在了桌子上。

困。

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就没怎么睡好觉。

等闻衡回到教室的时候,全班的目光齐刷刷地投放到他身上。

闻衡微微抬起眼睛。

他看到自己旁边的桌子上趴着一个少女。

高高的马尾,瘦削的肩膀,似乎……有点眼熟。

班里的人都在等着看闻衡的反应,因为他们都知道闻衡有洁癖,一直以来身边都是不坐人的。

但闻衡看着那少女趴在桌上单薄的身影,静了几秒,然后平静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上,甚至没有打扰到她睡觉。

随便吧。闻衡想。

她拒绝别人那么酷,多半也不会影响到他。

“卧槽?就这么让她坐下了?”

“闻哥不知道她性格,以后肯定会忍不了她的,等着看吧。”

……

顾声整整睡了两节课。

班主任这时候也发现了,转校生可能确实不是个好学生,颇为无奈但是又没办法,毕竟是新来的,也不好一上来就对人家严加管教。

铃声响过一遍,又是一遍。

顾声终于醒了,晃了晃脑袋,支棱着肩膀,看样子准备起来了。

闻衡写字的手微微一顿,然后又继续了下去。

顾声揉着眼睛坐正了,忽然闻到一股很清冽的味道,萦绕在鼻尖,有点好闻。

她还没来得及探究,一道声音突然向这边传了过来。

“闻哥!练习册能借一下吗?”

顾声下意识看了过去。

脑袋一甩,身后的少年就险些被她飞扬而来的发尾甩到。

闻衡往后仰了仰:“你——”

顾声顿时又回过了头。

两人猝不及防,目光相撞。

那是那一年,闻衡第一次见到顾声的正脸。

他就那样直直地,撞上一双茫然却清澈的桃花眼。

少女脸颊白皙柔软,眉眼生得极明媚,美得甚至有些嚣张意味。

闻衡微微顿住。

顾声头发睡得有些乱了,眼睛揉得有点失焦。

她对于这个坐得太近的男生有点不满,皱着眉问:“你谁啊?”

周围人都傻了,同学们在心里大喊:那是闻衡!是我们学校的校草!!

而且不是你自己坐下来的吗??

被新来的同桌质问,闻衡也怔了三秒。

她……的确有点凶。

像刺猬一样竖起全身的刺,在陌生环境之中保护着自己。

可是此刻,那小刺猬的脸上被袖子压出了两道印痕。

呆而困倦。

那些刺如果只是为了自保,闻衡想,或许摸起来应该是软刺吧。

于是在众人看热闹的视线中,少年轻轻开口,声线平和:“我是闻衡。”

那一年简单的开场白,没有人知道会有那么多后来的故事。

顾声只是愣了愣。

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从一个人身上感受到了某种安定——没有过多的探究,也没有善意或恶意,只是平和。

“哦……哦。”少女点了点头。

闻衡收回视线,又拿起笔,但一时没有动。

他也……记住她的名字了。

她叫顾声。

-

——闻衡。

有很长一段时间,顾声和这个同桌没什么交流,两个人都高冷。

当然,偶尔会对上视线,但都一闪而过,像是比着不打扰对方似的。

全班人都在在偷偷观察他们,就连外班的人都听说了,那个特别好看的转校生坐在了校草旁边。一开始大家都在等新同学什么时候会和闻衡起冲突,然后灰溜溜换座位。

但一连几周,他们俩竟然都相安无事。

闻衡已经习惯了旁边有人。

而顾声也觉得,闻衡是个可以接受的同桌。因为这个人话很少,而且……确实很好看。

好看到——每天班级后门都外班的人来来回回,扒在门口假装聊天,往他们班里偷看。

当然,一部分是看闻衡的,另一部分是看顾声的。

而因为这两个人的位置在一起,所以他们每天都感受着两拨火辣辣的目光。

顾声虽然从小就想当大明星,但这么被盯着议论还是很烦。

某天下课,她刚想去接水,就感受到后门几个男生在嬉笑着看她,还有几个女生面色不善。

“……”

顾声第一次主动和那个高冷同桌说话:“你——”

闻衡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挺直了脊背,转过头平静地问:“什么事。”

“你要接水吗?”顾声问。

闻衡微微挑眉。

学生时代问你要不要接水,多半就是顺手帮你一起接了的意思。闻衡经常被其他人这样问,只不过他有洁癖,所以并不会让别人代劳。

“我……”闻衡垂眸,看到顾声闪动的眼睛,话到嘴边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可以。”

顾声顿时松了口气。

然后她把自己的水杯递给了闻衡:“那就谢谢了哈。”

闻衡:“……?”

他沉默了两秒,然后突然笑了。

那年他穿很简单的白衬衣,黑发微长,松散地压在眉上。冷感的少年轻微带笑,就像高岭上的雪消融,整个人和煦下来。

和窗外的蓝天阳光正配。

顾声都看得微微一怔。

闻衡笑着说:“好的。”

他的小同桌,好有意思。

那一天,全楼的人看见闻衡手里拿着一个粉色的杯子,神色平静地接了水。

“卧槽,那不是闻哥的吧?”

“肯定不是啊!”

“他给转校生接的??”

“卧槽卧槽……”

……

而对于顾声而言,生活的确有了一点点变化——

从一个杯子开始。到一两道题。到偶尔应付任课老师。

闻衡会帮她。

高冷同桌脸上出现的笑越来越多。

顾声在这个世界的生活里,终于不算完全的孤独了。

而且,似乎还有一些其他变化——

她的大脑开始接收一些莫名其妙的,像是剧情一样的东西。

这件事她却不能和任何人说,因为没有人能理解。

顾声想,所以她大概还是孤独的。

更何况,她好像也没有别的朋友。

闻衡高冷,同学们都把他当做校草男神。而她高冷,大家都觉得她难以接触。

并且对于这个突然出现、接近并且霸占了校草的转校生,许多人都带了一丝敌意。

十几岁的顾声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她只好继续戴上又冷又酷的面具,假装不需要和任何人交流,也不需要融入集体。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学校要考试,又要办话剧节。

话剧节要找人演戏,毕竟是抛头露面的场合,各个班都在挑好看的人。

班长拿着报名表走到了顾声面前,清了清嗓子:“顾同学,你……你对表演有兴趣吗?”

顾声看了眼班长,被她那双潋滟的桃花眼扫过,班长竟然有点紧张。

……顾声虽然性格怪了点,但是真他妈的好看啊。

顾声顺便看到了班长身后藏着的很多双眼睛,还有班外虎视眈眈的其它人们。

于是她恹恹地趴回了桌上,戳着练习册上的习题:“没兴趣,不会。”

班长早料到是这个结果,叹了口气,摇头走了。

闻衡和隔壁学霸一起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

看上去又是顾声不搭理人,班长无奈离开的样子。

“闻哥,”学霸看向身旁的人,“你平时怎么忍受她的啊?”

闻衡的目光落在顾声身上,淡道:“没忍受。”

学霸点点头:“也是。”

闻衡看起来也不想会忍受哪个女生的样子。

闻衡看到同桌戳着练习题,戳得太多次不小心把纸戳烂了,眼底不自觉染上一点笑意。

“没忍受,”他声音很平静,“在享受。”

学霸:“啊?”

他呆滞了好半天,等闻衡走了才转回反射弧:“啊???”

闻衡回到座位上,看到少女的眉头皱出了小山包。

他在她旁边坐下,问:“不会?”

顾声在发现自己好像回不去之后,就开始听课学习了,但显然,没那么简单。

她把练习册往另一边藏了藏:“谁说我不会?”

闻衡没忍住笑意,轻声道:“我教你啊。”

顾声从练习册里抬头。

少年背靠着窗台,垂眸在笑。

这一秒钟很像电影镜头,有种名为青春的氛围,轻轻在心口撞了一下。

顾声眨了眨眼,莫名有些别扭地别开头。

“我自己可以学会的。”

“好,”闻衡含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声线干净,“——你可以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种莫名的确信。

眼前的少女做得到很多很多事情,只不过她藏起了秘密,也裹紧了自己,哪怕他并不知情。

……

话剧节的报名,班长还来问了闻衡。

——虽然他知道闻衡也并不会参加这种活动,但是没办法,他们班最好看的两个人就闻衡和顾声。

说白了,以他们的颜,只要能上台就赢了一半,根本也不需要什么演技啊!

闻衡却看了看顾声,“你想参加吗?”

顾声扫他一眼,“问我?”

“嗯,”闻衡点点头,神色随意,“你参加的话,我也可以。”

班长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顾声顿了顿,伪装的冷酷表情下终于露出了一点真实的活泼,笑着骂他:“才不要,你自己决定,别赖我!”

闻衡看着她唇边的笑,不自觉也跟着笑了。

班长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感觉自己受到了冲击。

于是这个消息在全校传遍了。

闻衡竟然有可能和顾声那个转校生一起在话剧节表演?!

他们关系都这么好了吗?!

顾声明显感觉到学校里对她的关注度又上升了一些。

她原本还没在意,直到在学校里被人拦下,才发现对方来者不善。

几个女生和男生一起堵着她,为首的就是之前给闻衡送粉红色礼物盒被拒的女生。

顾声皱起眉。

珊珊瞪着顾声,不想承认这个人确实过于好看,语气很不友好:“听说你要和闻衡一起表演?!”

顾声看着她:“和你有关系?”

珊珊一噎,确实和她没关系,闻衡整个人也和她没关系。

但以前,大家都离闻衡很远,现在却有个人走到了他身边!而闻衡向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闻衡竟然也默许了??

珊珊心里很酸,往她面前走了两步:“就你这脾气,闻衡到底为什么对你不一样?!”

顾声气笑了,讥笑回敬:“可能靠人格魅力吧,羡慕吗?”

珊珊表情难看:“你!”

她带着几个人,原本就是要吓唬顾声的。眼看就要起冲突,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

“想知道为什么,不会直接问我?”

几人一愣,猛地回头,看到闻衡结冰一样的视线。

“闻、闻哥……”

他出现得非常及时,一切冲突顿时偃旗息鼓,珊珊已经想跑了。

顾声却觉得,没劲透了。

这是英雄救美吗?

为什么她成了被救的那一个?

被扔到这个世界,承受一些恶意,是她的错吗?

闻衡神色森冷地处理眼前这几个人,而顾声已经转头就走,不想被人看到。

某种被压抑了很久的委屈感正在一点点漫上心头,眼看就要决堤。

十几岁的少女,失去一切庇护,在陌生世界里承受孤独。

凭什么啊?她做错了什么?

顾声越走越快,走到一根老旧的路灯底下,抽了抽鼻子,一脚踹在了灯杆上。

然后她缓缓地,缓缓地蹲了下来。

抱住了自己的腿。

路灯的光晕从头顶落下来,洒了她一身,在此刻像种陪伴。

但是很快,她头顶投下了一片阴影。紧接着阴影下落,他也蹲在了她面前。

此时的闻衡并不知道,有些事情,一次就已经注定。

此后的一生,他还会无数次地在她面前屈膝。

但这一刻,他只在意她偷偷掉的眼泪。

顾声带一点鼻音:“你走吧。”

闻衡没有回答,只是默默陪她。

两个十几岁的少年,抱着膝盖,看着彼此。

“你不要靠近我了,对这个世界来说,我确实很奇怪,”少女埋着脑袋,“反正不会有人懂的。”

闻衡却奇异地觉得,他或许是这世界上唯一能懂的那个人。

他也被“选中”,听到了一点世界的秘密。

揭开,靠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是——

“你可以说,”他伸出手,落在少女柔软的发顶,“我试着懂。”

顾声抬起脸。

软嫩的脸蛋又被袖子压出了一点红痕,像闻衡第一次见到她时一样。不安,委屈,又极力掩藏。

眼前的少年却很笃定,神色是罕见的温柔。

“你怎样来,怎样出现,为什么难过。”

“只要你说,我都想听。”

作者有话要说:  闻哥行的,少年时就已经能搞到老婆了!

-

今天太晚了,定个点明天尽量22点前更。先睡了,等爬起来给大家发红包!晚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