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离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46

【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这是什么绝!美!画!面!】

【酸鸡看看这特么是要离婚的人吗!闻哥太爱声姐了吧呜呜呜】

【闻声永远的神啊啊啊!】

顾声站在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看着曾经不可一世的男人在她面前低头。

——清晰的喜欢,明确的动心。

顾声心里咔嚓一下,觉得完了。

为什么偏偏是在他们马上就要离婚的时候, 闻衡放不下了呢。

薄唇贴合掌心,有微微的凉意。

顾声却觉得更烫了。

闻衡眼里有很多她看不懂的东西,让她整个人都烫, 以至于指尖微微蜷缩。

“知……知道了。”她头一回生出退缩之感。

闻衡没有为难她, 片刻后就克制地放开了顾声。然后转身,拜托场外的编导们去找消肿的药膏。

“啊没问题没问题!”

“呜呜呜我们这就去找!”

最后, 田地里这一幕,还是在《幸福四定律》的最后一期爆成了一个经典名场面。

导演四周全都是嗑疯了的声音,他本人一直在围观, 看了眼爆炸的线上弹幕,再看一眼凭着自然热度就冲上去的热搜。

顿时感激涕零:谢谢谢谢,谢谢闻声!

希望你们永远甜蜜蜜!

顾声拿到了药膏, 自己往手掌心里涂。

刚才干活太上头, 确实没注意手都快破了, 这时候涂上药膏凉丝丝又火辣辣的。

她一边涂一边偷偷看闻衡。

闻衡除了在掌心那一吻,没再有其他动作。

男人眉眼轻垂, 看起来像是在思考什么。

——闻衡在接收脑海中混乱动荡的信息。

这些过去还是不完整的, 在他确认自己和顾声曾经认识,甚至有可能曾经相爱之后……更多的迷雾笼罩在身上。

他消失的记忆去了哪里, 为什么顾声也全不记得, 他们去过哪里, 发生了什么……太多未解的谜。

而在短短几次震荡之中,闻衡已经模糊察觉到了危险因素。系统的电流声像是某种警告,暗示着他不要向前。

但是——向前是这个人。

闻衡压着光的瞳孔落在顾声身上。

他知道她现在并不喜欢他, 其实也并不喜欢任何人。对她而言婚姻关系的解除是得到自由,能更好地沉入事业之中。

但如果……

在离婚之前,如果他能找到答案。

这一次他们可以……不掉眼泪地在一起吗。

可以吗。

-

一天的劳作之后,到了晚上节目组再也不敢亏待嘉宾——当然,本就是整季最后一顿饭,节目组还是要做个人的。

嘉宾们各自用劳动成果换来了丰盛的食物,而顾声因为干活太认真,以一己之力感动了全村,父老乡亲们又给他们送来了很多吃的。

篝火晚会的地点就在村头空阔的晒谷场上。节目组用木杆子搭支架,垒成一个垛,在底下放着易燃的稻草。

等嘉宾们到齐之后,就把火点燃,让他们围坐在火堆后,节目组和一整排摄影师在他们面前。

托闻声夫妇名场面和热搜的福,《幸福四定律》最后一期热度再次飙升,大量观众都来围观。虽然闻声夫妇离婚的消息还是在网上疯传,但是看样子他们依然是最热cp。

村中炊烟袅袅,有些早早吃过晚饭的村民,就远远地围观他们。

这顿“散伙饭”的确丰盛,不仅有鱼有肉,连于山北没能掏到的鹅蛋也送上了他们的餐桌。硬菜就是烤鱼,很乡野地被夹在木棍上,撒了各种佐料,香味弥漫在整个村里。

四组夫妇们就围坐在篝火旁,边吃边聊。点点火星飞扬在空中,还有飞虫不停地扑。他们面对着和远处的池塘,吹着秋日的晚风,看夜色一点点浸染下来,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呜呜呜现在是真的感觉要结束了】

【我不听我不听,还有表演没看呢!声姐闻哥冲冲冲】

“嘉宾们的节目准备好了吗~在本季的末尾,希望大家能给观众留下美好的印象~”

顾声和闻衡其实没准备好。

经过白天掌心那一吻,她莫名有点不知道怎么和闻衡交流。

不过表演个节目倒也不难,所以顾声决定先观望其他嘉宾。

要表演节目,山路夫妇肯定是最积极的,他们俩本来就是爱豆出身,随便唱跳一个就能引起粉丝们的尖叫。但是今天他们俩不打算唱跳,毕竟在之前几期里边已经展示过,总是唱跳也没意思。

所以他们俩从昨天晚上合计到今天,决定……给大家说一段脱口秀!

【笑死,一整季过去,北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11终于还是被他带入了沙雕的深渊】

顾声盘腿坐着,看着他们俩站起身走向前,还挺期待。

俩人对于这次的表演节目是真的花了些心思的,虽然一整季下来他俩的狗粮没撒多少,但是收获确实很多,所以在他们俩的段子里边讲的都是这几期下来他们遇到的一些趣事,其中不乏顾声闻衡的一些名场面。

荒野别墅、影视基地的唐城、海滨莲城、盘玉山村、翡翠庄园、梧州大学……许多录制中的趣事被拿出来重新回味,但并不煽情。

于山北表情生动,肢体夸张,用全身每一个毛孔带动着全场的气氛,顾声看得乐不可支。

她想以后《溯回》剧组拍戏的时候,有于山北这个人在,应该会很有意思。

等了俩人讲完响声下来的时候,现场和线上的气氛都非常活跃,现场嘉宾们也非常给面子的为他们俩疯狂鼓掌。

他俩就坐顾声旁边,坐回来之后眼巴巴问:“声姐我们俩演得咋样?”

顾声毫不吝啬夸奖:“很不错很不错!”

路依依期待地问:“那你和闻神要表演啥呀!”

她还没见过声姐的其他才艺呢!好期待!

顾声沉默了一下,偷偷看了眼闻衡。

是啊,他们俩能表演啥?总不能真的演段戏吧。

下一个到王鹤和吕玉卓夫妇表演节目,他们俩合计过后决定给大家唱一段京剧。

虽然可能和年轻人们的节奏不太相配,但是两个人站在一起凝视对方、一唱一和的时候,也莫名有种安宁悠长的甜。

【呜呜呜这就是恋综的意义啊!】

【看王老师夫妇总有种看父母爱情的感觉,希望我的cp也能一直这样甜到老!】

再往下只剩晴天夫妇和闻声夫妇还没有表演节目。

宋晴栀主动问:“顾老师、闻老师你们要表演什么?”

顾声头皮一紧,不得不低头和闻衡商量:“我们表演什么?”

对面的导演笑了:“两位不会还没商量好吧!”

闻衡看着顾声眼神躲闪,有一点想笑。

他其实还没真正表达过,可顾声已经开始躲了。

闻衡点点顾声的手背,让她看向自己,然后道:“你来,这次我不影响。”

顾声一怔。

火光中,男人冷白的皮肤也被映照出暖色。

他眉眼松散,含着一点只有彼此心知肚明的意味。

顾声知道,他是在说上一次——她本来要才艺展示,结果因为闻衡随机的痛感失去行动力,然后搞砸了。

现在闻衡猜出了痛感和她有关,所以也知道她会懂。

顶流不需要展示自己,他更想看她表演。

顾声撇撇嘴。

“闻老师要不给大家唱个歌吧。”她说。

“闻老师不了,”闻衡笑起来,“顾老师唱吧。”

他很期待。

【呜呜呜不知道为什么,听他们俩互称对方老师好甜啊】

【谁唱都行!给我唱!呜呜呜】

于山北在旁边看乐子,以为闻哥声姐都不会唱歌,嘎嘎大笑:“没事!我们不会嫌弃的!”

宋晴栀也挺好奇,顾声这人怎么着也应该有个短板的吧?总不能什么都会吧?

顾声这人有没有短板不好说,但她最不能被人不看好。

于是她从地上坐起来,拍拍屁股,走过去站在麦架后。

“那我给大家唱首歌!”顾声清亮的嗓音从话筒里传过来,荡在火光四映的晒谷场上。

“好!加油声姐!”

“别紧张放轻松!”

顾声想了想,选了一首很慢的抒情歌,点了吉他伴奏。

她开口,嗓音清越,旋律轻柔。女人尾音婉转,明显是很会唱,像带了小钩子,磨得人耳尖发痒。

她扶着立麦,微微阖着眼,身子轻微晃动。声音里的音符浮动在夜色之中,就连月光都变得柔和。

一曲终了,大家没什么反应。

“咋了,是不好听吗?”顾声抬手蹭了蹭鼻尖。

于山北路依依都呆呆的,宋晴栀虽然酸,但也说不出话来。

最后还是闻衡先回过神,鼓掌:“……不是。”

真的很好听。依稀是他听过的。

其他嘉宾这才反应过来,也跟着鼓掌,王鹤说:“没想到顾声唱歌也这么好啊!”

于山北哀嚎:“不是,姐你一个演员为什么唱功也好,让不让我们活了!”

路依依托着脸:“呜呜呜更爱了!”

【呜呜呜姐姐太棒了真的什么都会】

【好好听啊啊啊老婆好好听】

【声姐活该是顶流啊啊啊啊给我红!】

顾声这才放下心,她还以为太久没唱太拉胯了。

其实跳舞她也会,但是肯定比不过当了那么多年练习生的北子和依依。所以她换了条赛道——在演员里比唱歌,这就比较能展现优势。

看起来效果不错√

场外的团队及时跟进,常岩已经对他们声声的任何技能都不惊讶了,就是优秀!没有办法!

回神们也相当惊喜,觉得宝藏声声越追越爱。

顾声唱歌好好听 被粉丝们推上了热搜。

背后是篝火,静谧的山村,她的声线和月色融合,非常美好。

常岩看着网上各种“卧槽”“绝了”“逃不过这个女人的坑”,一边高兴一边感叹。

他想就算节目结束,签了离婚协议,顾声独自发展,也一定能发展得很好。她本来就是不是靠炒cp起家的那种人,她肯定能成为巨星。

而他“为娘”的私心是——

等到顾声耀眼的那一天,他家两个艺人在顶峰相见。

如果缘分未尽,希望那时候「闻声」的糖,都是真的糖。

能甜哭全世界那种!

……

顾声唱完歌之后,晴天夫妇来表演。因为山路夫妇没有唱跳,所以他们给大家表演了双人舞。

他们俩作为一整季撒糖的主力军,虽然始终没掀起什么水花,但一直坚守着恋综的主旋律,秀恩爱一直到结尾。

一整季的时光就这样在温馨中慢慢推向尾声。

篝火稍微弱了些,夜风吹起来有点冷,于是节目组给大家温了一点酒,想让大家吐露心扉,给节目升华一下感情。

当然,导演还是特意画外音提示:“未成年人不能饮酒哦~”他们安排的是当地特色的果酒,度数很低,可以当饮料喝。

顾声抱着杯子一点点喝,神情餍足。

又是一个工作要结束啦。

“我们《幸福四定律》的录制也来到了尾声,一整季过后,相信大家对于爱情、婚姻都有了更深刻的思考。”

隔着火光,导演那狗贼的脸都不是那么狗了,堪称温和:“在节目的最后,不知道大家能否回答得了我们最初的那个问题——幸福,是否真的有定律?”

众人凝神思考。

线上的弹幕也在激增:

【救命啊我到这一秒才意识到没办法每周嗑我cp了!】

【闻声cp粉不要怕!我们到溯回那里去!气死传离婚的黑子!】

【呜呜呜呜真的好舍不得】

【一般恋综会有特辑的狗节目组我劝你不要不识抬举!】

……

幸福,爱情,婚姻,其实没有标准范本。

他们的爱都是由他们的经历造成的。

嘉宾们就着夜色交谈着感悟,顾声捧着杯子没有说话。

半晌后手中的杯子被人拿走,她猝不及防地转过头,对上闻衡的双眼。

“凉了。”他说。

顾声眨了下眼,“哦。”

其他嘉宾们都在升华上价值,他声音很低,视线却专注,好像把他们两人单独隔离在了静谧的角落。

【呜呜呜有人看到闻哥声姐悄悄话吗】

【谢谢让我在最后还是嗑死了!我永远喜欢闻声!!】

【传离婚谣言的看看好吗!就算闻声离婚也是独一无二的美学!我他妈嗑一辈子!!】

闻衡在夜风里看着顾声。

顾声没有心,可那一刻在其他人探讨“爱情定律”的背景音里,好像也看懂了他的眼神。

——如果爱真的有定律。

——我希望是你。

……

《幸福四定律》正式收官。

当晚节目组推上了四五个热搜,全季度数据分析还在进行中,但结果其实显而易见。

闻声夫妇cp粉从无到有,超话增粉几十万,发帖近百万。节目期间连上无数热搜,爆梗、名场面、出圈神图无数,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顶流cp。

最让cp粉高兴的是,两位正主还将在剧组延续合体,这意味着他们还能再嗑很久很久!

顾松也看到了最后一期的“吻掌心”名场面,当时傅崇鹤就在旁边,一个大老爷们都鸡叫出来了——

“卧槽,我他妈看着都想恋爱了!”他捶桌,“你确定他们俩要离婚?”

顾松抱着胳膊叼着烟,两边都谈好了,不离是不太可能。但现在看着,闻衡这个别人口中的“高岭之花”,好像是真的动了凡心。

不过也是,毕竟他妹这么有魅力。

但顾松是完全尊重顾声的意愿的,现在他妹眼看着一心只想冲事业,那劲头让顾松都怀疑以前那个恋爱脑还是不是她——但不爱了就是不爱了,哪怕爱得交错有点可惜,但该离还是得离。

于是顶流cp回到a市后,迎来了两份文件。

一是《溯回》的通告单,过两天就要开机进组。

厚厚一沓通告,上边有按场景编号计划好的拍摄地点,演员列表,剧组导演,还有灯光、服装、道具的要求……顾声一拿到手就觉得兴奋了。

是她的作品!她一定要好好完成!

而第二份文件——

“这是两位的离婚协议书。”

离婚协议结合了两家联姻的许多条款,已经由双方公司法务出面帮忙拟定好,顾松代表顾家为顾声提的要求,也都经过了闻衡本人的同意。

“这离婚协议书二位可以先看着,有任何问题可以联系我们。”

律师也并没有长留,留下联系方式之后就离开了华庭。

奢华的大房子一时有些安静。

顾声的手指滑向桌面,拿起了那份协议。

闻衡的表情也很平静,顾声这才大胆读了起来。

越看协议,越发现闻衡真是吃了大亏。

这怎么好多财产都划分给她了??她哥不愧是个生意人,确实很不厚道。

顾声都有点担心他是想呼唤她的良心来阻止离婚了。

“那个……”顾声想聊聊这个财产划分的事。

闻衡却并不在意协议内容,他侧过脸问顾声:“明天有事吗。”

顾声拿着协议的手一顿,然后才道:“我要亲自去对一下黎霜的服化。”

闻衡点点头,知道她对《溯回》很上心。

“那晚上……早一点回来。”闻衡深湖一样的瞳孔注视着她。

顾声心尖莫名一抖,“有、有事?”

闻衡抬手,在她发顶轻轻一揉,“有事。”

很大的事。

……

顾声事业稳步发展,靳月瑶很焦虑。

她也马上要进组拍戏,等明年定档开播说不定就是和《溯回》对打,这让她怎么能安心?

靳月瑶有种就算防爆也防不住顾声的感觉,哪怕是放出离婚消息,这个女人还是好好地在发展事业!甚至在综艺里唱个歌都能吸粉!?

而且据她的经纪人说,闻声的cp粉在被他们推波助澜用离婚激了一次之后,竟然发展成就算离婚也要嗑,be也是闻声的独特美学——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

李牧泽不让她发照片出来,网上就没有闻声离婚的实锤,眼看顾声就要顺利进组了,靳月瑶越来越不甘心。

在对抗顾声这件事上,兰心彤和她竟然成了塑料姐妹。

“没关系,还没到时机。”兰心彤说,“只要真的离婚,那狗仔也会帮我们扒出来的。”

兰心彤已经渐渐意识到她穿的这本书和她想象的并不一样,想要当上这本书的女主夺得气运,顾声无疑是横在中间的很关键的人。

她现在就在等,男主和协议妻子离婚的剧情到底会不会发生。

“而且你想不到别的手段了吗?”兰心彤捂嘴笑笑,“他们剧组的服化……”

兰心彤被闻衡从《溯回》踢了出来,当然也不希望它爆起来。

防爆一部仙侠ip,服化道具能起到的作用是无穷无尽的。

靳月瑶也笑了起来,“我想起一位老师,可以推荐给《溯回》剧组。”

说不定能帮他们把仙侠变成网红影楼批发风。

……

“叶资平老师?”

顾声站在导演办公室里,微微蹙眉。

“本来我们是有美术指导的,叶老师在国外拿过很多大奖,他来帮忙指导,是件好事。”王岩抱着茶缸,对顾声和颜悦色地说。

以叶老师的资历,能指导《溯回》是给他们添光的事,海报上也会做出宣传。

顾声很快翻到了这位老师的资历,的确很牛,是业内领军人物——但是以她的眼光,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他对仙侠古装的设计过于艺术化和“创新”。

披散的长发甚至刘海,淡色服饰和淡系妆容,长坠耳饰——有些造型甚至换件衣服就能拍现代剧。

王岩导演对剧情把握到位,但审美确实不行。顾声是不能让这种审美毁了她的作品的。

“这样吧,您把联系方式给我,我约时间去谈。”

王岩愣了愣,“你觉得不行?”

顾声点头:“是的。”

王岩下意识道:“要不和阿衡商量商量……”

毕竟闻衡是投资人和主演之一,和他商量过后也好定夺。

顾声态度不卑不亢,“我会和闻衡说明,但这件事我也会亲自去谈。王导,我爱护《溯回》正如您爱护它一样,有时候突如其来的“好意”并不一定能锦上添花,我们都希望它能在各方面完美呈现给观众,不是吗?”

王岩又是一愣。

虽然顾声的演技有目共睹,但长久以来大家都还是以“闻衡的妻子”来看待她。

这一次,他却看到了顾声独当一面的能力。

果断,认真,又谨慎。

“好好,你想聊,就去聊聊,”王导感受到了她的态度,“毕竟你是真的要穿这些衣服在身上的人。”

“谢谢王导,”顾声笑了一下,然后又想了想,坦诚道,“为了不影响往后的工作,我也得告诉您一声,其实我和闻衡马上就要签离婚协议了。”

王岩这下吃了一大惊,差点被茶呛到。

就算他不怎么关注网络,也知道闻衡和顾声现在很火——这怎么就真的要离婚了?!他之前还听场务说他们俩的cp粉要在溯回拍摄地外边包月蹲点拍图呢!

工作的事聊完了,顾声绷着的那股劲儿也就松了下来。

王岩试探着问:“晚上有事吗?要不问问阿衡有没有空,一起喝个茶?”

他怀着一种长辈的心情,还想着能不能从他这边撮合两句。

“下次吧王导,”顾声低头看了看时间,“我今晚……得早点回家。”

闻衡说他有事。

而她有种即将面临大考,十分紧张但又不得不考的感觉。

顾声婉拒王导,说了剧组见,然后离开公司,让司机驶向华庭。

王岩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琢磨了半天。

最后不甘寂寞地约老朋友们出来,顺便还打听:“阿衡这几天都干嘛呢?”

“你不知道?这小子不是叫人空运了半飞机的玫瑰来?”

“阿衡这人平时看着冷,玩起来是真太浪漫啊!”

王岩一边咋舌,一边更看不懂了——

这到底是离婚,还是求婚啊!

-

顾声坐在车子里,手机加上了那位叶老师的微信,然后闭目养神。

她和闻衡要离婚,以后肯定分局,但是还有随机痛感没解决。

好在马上进组,她和闻衡都是能在剧组超长待机的演员,所以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解痛应该没有问题。

算算日子,痛感刷得已经过半,在剧组期间应该能刷完99次痛。

到时候闻衡也就自由了。

车子进了地库。

此时闻衡站在华庭的落地窗前,看见保姆车开进来后,视线放远,俯瞰整个城市的夜色。

身后已经布置好,他深吸了一口气。

空气中满是玫瑰的清甜。

是告白,也是剖白。他想。

离婚协议书就压在烛台下,但在最终决定之前,闻衡想把他所知的一切告诉她,然后尝试着揭开更多谜底。

虽然有未知的风险,但他想试试看。如果他和顾声是命定的两个人,那他们能不能携手一起走出那谜团。

……然后再次相爱。

顾声刷指纹走进来之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房子里全是玫瑰,盛大而妖娆。

烛火微荧,满地玫瑰之中,男人从夜色中转过身。

他的眉眼依旧英俊如雕塑,只是这雕塑如今不再清冷,眼底映出火光,和她的脸。

“你这是……”顾声半天才挪动脚,感觉心脏跳得过快。

闻衡走到她面前。

“试试看,”他垂眸看着顾声,瞳孔深黑,“——试试看有没有宿命这一说。”

顾声一怔。

她还是懵的,没想到闻衡会这样做。

而脑海的最深处,有种隐约模糊,好像也也曾经历过相似的事……很遗憾的事。

她脑海中的cp系统没有声响,即使在这样浪漫的场景下,也依然一片死寂,像是避免触碰它所说的未知后果。

顾声有种直觉——如果再往前,会变得危险。

可就在这时,系统提示音突然在两人之间炸开。

「滴!——」

大概是气氛和夜色烘托到位,两个人猝不及防,同时一怔。

「爱的49次痛:掌心穿刺。」

「痛感:9级。」

闻衡眼睫轻轻一颤,呼吸顿时乱起来,是在忍痛。

这痛的吸气声在鲜花烛火中显得过于残忍,顾声晕头转向中下意识拉住他,掌心不期然交握,“你还好吗——”

这一下,却是终于暴露无遗。

顾声也有系统,知道他的痛点,在闻衡视野之中再无遮挡。

这是闻衡一直在探究的,但他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而这次,痛感消除之后,他的系统发出了更多讯号——

「确认。触碰到其他世界意识。」

「刺啦——刺啦——」

……

「试图融合。失败。」

「世界之间有被丢失的您的东西。」

……

「恭喜。已掉落。」

闻衡瞳孔缩紧,下意识紧握住顾声的手腕。

像是一颗被遗忘的彩蛋,骤然被打开。

陈旧的信息扑面而来。

系统最后声明:「注意。请时刻警惕风险,不要重蹈覆辙。」

闻衡只是紧紧握住顾声的手,收获了一颗完整、沉痛的彩蛋。

……奇怪的相遇,只有他懂她奇怪的话,一起在世界中不安地生存。

爱意偷生,告白,泪水中分离——

都是他们。

闻衡终于明白了因果,原来横亘在他们中间的不是消失的某段时光,而是整个世界的错位。

他暗自策划了很久的告白,却像是被某个按键重重地摁在了原地。

顾声察觉到了某种不安的气氛,她一无所知,却觉得眼前人的视线黑得可怕。

很久后她才整理好思路,掐了掐掌心让自己冷静下来。

“是的我确实知道,”顾声也坦白,“你以后也可以找我止痛。但是闻衡,你知道我其实不会爱人……”

闻衡长久地看着顾声。

你曾经会的。

走进那团迷雾的方法比他想象的简单,而他却……不敢让她也走进来了。

在交错的世界中相爱的人,还是会被世界绞杀那根感情的线。

然后……再次离别。

那他停下来。至少现在他还在这里,还能看见她。

“闻衡,我不会爱人,”顾声觉得艰难,但还是艰难地说了下去,“所以我们还是——”

口腔弥漫苦涩,闻衡攥紧拳头,终于点头。

不要让她爱我。

不要让她不幸。

“……离婚吧。”

最后是他说出口,舌尖已经咬出了血。

作者有话要说:  稳住,我们是甜文!

(因为卡来晚了,自罚50个红包!明天一定不熬夜了救命!!

-

感谢在2021-10-11 01:16:11~2021-10-12 01:46:4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40938379、荒芜淹没海洋、阿fanfanfan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楚 2个;哟哟鹿鸣、l、aning、小吖嘛小二郎、jun叆嬗、顺顺、4093837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温澜 30瓶;陈果 20瓶;南音 19瓶;lamlam 15瓶;花粥、星愿、guixin、被窝里的维c本c 10瓶;姬姬 9瓶;子衿 6瓶;玺玺睡吧、和颜、夏瀅 5瓶;pluto 4瓶;lesley、一颗橘子糖、喜舟儿、黑寡妇 2瓶;六元老婆、西柚の秋千m0m、42894060、庭有枇杷树、(o_o)、顺顺、胖胖的肥兔子、无澈、是猫饼阿、龙、我就是丁丁叮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