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强化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42

「滋滋——」

系统响起轻微的杂音, 被掩盖在人声鼎沸之中。

这一刻所有人都在嗑闻声。

顾声眨了眨眼,隔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惊诧中想——

闻衡这狗男人, 不会喜欢我吧?

这念头在心里转过一圈, 顾声顿时觉得荒谬——不能吧, 闻衡喜欢他什么?

喜欢她不好好给他解痛?喜欢她动不动给他一拳?怎么可能啊!

所以下一秒,她又冒出一个更合情合理的新念头。

——不对, 这狗男人不会看出什么了吧!

就连系统都罕见地没有鸡叫着嗑cp,刺啦刺啦地运行了一会又安静下来,听起来莫名让人有点不安。

闻衡眼底带笑, 基本确定顾声是知道他经常会痛的。

虽然不一定和系统这些奇怪的东西有关,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是离他最近的人,如果没发现任何异常反而奇怪。

所以她才笑成这样——因为知道他对痛感的忍耐度提高了很多, 所以指压板根本不算什么。

闻衡向来冷漠的心脏微微发软,在当众说出那句话之后,无师自通地想到了更多——其实还有更多细节,虽然好像很荒唐。

但既然连系统都是可能的,换了一个人也不是没可能。

眼前的顾声,这个顾声。

让他很喜欢的顾声。

所以……能不能再等他一下?他已经在学了。

梧州大学的校园里气氛热烈,所有人都被顶流那一句话苏得炸裂。

最后还是导演咳咳着举着喇叭出来控场:“看来,还是闻教授厉害——校霸同学果然不笑了!”

顾声甩了甩脑袋, 凭借强大的专业素养让自己重新回到工作状态。

校霸也没忘自己的人设, 只是大笑变成了挑衅的笑,依旧拽得很——不管闻衡是什么意思, 现在都不能影响工作!

一边的宋晴栀看着顾声再次成为场中焦点,想起闻衡刚才说的那句话,心里一阵酸。

闻衡作为圈中顶流艺术家的代表, 从业多年矜持慎言,很少当众表态——更别说是这种撩人的话了!

宋晴栀捏住了校花裙精致的裙摆,看向一旁像个傻批一样的秦天——为什么秦天就只会说那些油腻的土味情话?看闻神连什么喜欢、爱这种字眼都不碰,效果却比他好一万倍!

宋晴栀嫉妒的目光扫过顾声,心想不行!她一定要压过顾声,出了这期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那么我们的游戏环节马上开始!今日游戏获胜的夫妇,将会获得爱的奖励~同时提醒各位嘉宾,要贯彻自己的人设身份,小心惩罚哦~”

注意人设身份这种命题就很玄学。比如学霸不能表现得太弱智,运动系学长得在运动上表现得敏捷,那校霸……校霸大概就是不能怂?

校花宋晴栀羞涩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地趴到了秦天背上,两人把校园画风给拿捏了一顿,宋晴栀才在秦天耳边小声让他必须赢下爱的奖励。

旁边,顾声活动了一下肩颈,然后轻车熟路地跳到了闻衡背上。

闻衡很自然地搭在她的膝盖窝,往上抬了抬。

教授衬衣底下的肌肉依然结实有力,昨天的“腿脚不便”也已经止痛完成,现在此人非常健全,带着成熟男人的力量感。

校霸顾声想了想,十分大不敬地在他肩头拍了拍,“疼你就喊出来,不用矜持。”

闻衡镜片后的眼底浮起一丝笑痕,“知道了。”

工作人员把四杯水递给了女嘉宾,让他们叼在嘴里。那水都是满满的,就算待会男嘉宾在指压板上不晃,她们叼着也可能洒水。

【笑死,这要是一洒,岂不是劈头盖脸】

【2333这个游戏环节对男嘉宾太不友好了】

于山北愁眉苦脸地对背上的人说:“11,我这发型做好了的,你可千万别给我洗头啊!”

路依依叼着杯子含含糊糊地说:“你唔走唔别晃就好——”

于山北:他也得做得到啊!学霸还得端着学霸范儿,他都不敢直抒胸臆地喊痛了!

还是闻神牛逼,他觉得维持一个教授的风范更难!但闻神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

四组夫妇站到同一起点线上,面朝小竹笋,紧张地等待吹哨。

“那么我们梧大的学子们准备好了吗!”导演举着喇叭问。

“准——备——好——了——”

“那么!比赛——开始!”

一声哨音之后,秦天率先英勇无畏地冲了出去。

一个健步迈出去,脚底板戳在小竹笋尖尖的头上,他顿时感觉浑身骨头被电打了一遍。

“啊啊啊啊——”

惨叫声直接撕破校园。

“哈哈哈笑死,学长你人设崩了!”

“真的有这么疼吗!”

宋晴栀趴在秦天背上,叼着的水杯直接晃了两下,水不仅滑到了秦天脖子里,还溅到了她妆容精致的脸上!她当场差点气得翻白眼。

然而尖叫声此起彼伏,并不只是秦天一个人发出的。

于山北浑身抖动如筛糠,要不是背着路依依,他可能已经原地跪下了。

于山北抖,路依依叼着的杯子也根本控制不住,一滴一滴自上而下甩在于山北的脸上,看起来就像落泪了一样。

【北子哭了!他哭了!快截图嘲笑他!】

【哈哈哈哈哈我笑死】

“救命啊!!”于山北是真的哽咽了——太他吗疼了!

旁边的王鹤也走得非常艰难,“系主任”艰难地背着自己的妻子,腰已经弯了下去。

指压板游戏最大的看点就是明星们痛苦的表情,他们几个显然也没让观众们失望,现场和线上都变成哈哈哈的海洋。

在一众狼狈之中,闻衡的身影显得如青松一般挺拔平稳。

“卧槽,看闻哥——”

“不愧是苏神呜呜呜呜。”

闻衡背着顾声,面色平静,如履平地。

其实不只是因为他比较能忍痛,主要是闻衡生活作息规律,没有年轻人熬夜、酗酒等等不良生活习惯,身体机能健康,所以踩在指压板上的痛感其实没有那么强烈。

他一边背着顾声走,一边在心里还给指压板的痛感估了一下值。

6级有点高,大概在5级左右吧。

顾声的表现不能输给他,叼着杯子也很稳,一滴都没洒出来。

【啊啊啊不愧是闻声!】

【闻哥声姐永远的神啊啊】

在他们俩的衬托下,其他嘉宾显得更凄凉。

秦天哪有什么运动系学长的尊严,他本来就又高又壮又沉,再背个人,疼得龇牙咧嘴根本没有帅气可言。

于山北也完全忘了自己身为学霸的骄傲,一边哆嗦一边哭喊,好不容易走到一半,突然有工作人员冲上来,对着他的指压板赛道滋水。

——滋的还他妈是泡泡水!

这下他不仅疼,还打滑,整个人在空中跳起华尔兹。

现场同学们看得非常清楚,一个个都笑飞了。

最后于山北还是没能挺住,一个趔趄,双手撑在了指压板上。

路依依叼的杯子里的水直接全浇到了他的头上,瞬间就像是当街啤酒浇头的非主流。

【哈哈哈哈哈哈】

【于山北你还记得你是男爱豆吗!】

场外的经纪人干脆关掉了直播窗口,一脸惨不忍睹,换掉之前的甜蜜热搜备案,开始带着团队准备沙雕热搜。

再看看闻衡和顾声,经纪人恨不得捶桌——为什么常岩手底下就能有俩神仙?!

为什么啊!

闻声这组已经往终点处计量筒里倒过一次水,其他嘉宾还在半道生不如死。

顾声叼着杯沿晃了晃,欲盖弥彰地夸闻衡,“你真厉害啊。”

闻衡把她往上托了托,声音带着很淡的笑意:“有多厉害?”

顾声:“?”

捏马,你当我是真夸你?!

狗男人真的好骚啊!

【呜呜呜呜闻哥真的好撩啊!】

两人绝对领先,回到起点换了新的一杯水,这杯不洒的话,基本就能把细细的计量筒灌满了。

闻衡神色如常地看着其他嘉宾们奇形怪状的姿势,继续往前,就在这时却听到了系统提示音。

「滴——」

闻衡想,他正背着顾声,背脊与她怀抱相贴。

像是藏了个宝贝。

「41:后颈痛。痛感:8级。」

播完,却没停,卡了几秒竟然又弹出一条——

「42:上臂酸痛。痛感:7级。」

顾声也听到了这边系统的提示音,眼睫扇动两下——连着两条?

系统从刚才就不太对劲,提示音都刺啦刺啦的。

“怎么回事?”顾声敲了敲cp系统。

系统:「疑似触碰到其他世界意识,不过已经重新运行,宿主无需在意。」

顾声皱皱眉,什么玩意?

因为他们正贴在一起,所以闻衡很快就达到了止痛时长。

「9秒倒计时结束。41次止痛成功。」

「15秒倒计时结束。42次止痛成功。」

然而接下来,系统竟然又随机了下一个,第43次痛感。

顾声都惊了——怎么回事,系统故障了?

而闻衡听完,脚步却是突然一顿。

再这么随机下去,下一个15次就要到了——

又要部位相抵。

顾声不知道他为什么停下,拍拍他的肩膀,叼着杯子含混地问:“你则么拉——”

闻衡微微走神。

第45次部位相抵,会是……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呼吸微微发烫。

然后下一秒,额头忽然一凉。

工作人员举着一个充气大榔头朝顾声锤了过来,她一躲,就让闻衡冰水浇头了。

闻衡:“……”

不烫了。

浇灭了。

这眼看终点就要到了却功亏一篑,顾声心痛地问:“为什么!”

工作人员笑眯眯:“校霸您表现得太温柔了!”

顾声立刻皱起鼻尖,冲着镜头拽拽点头,“行,我知道了!”

然后再扭过头,她扒着闻衡肩膀,一脸酷炫地往他屁股后边一拍:“驾——!”

闻衡:“……”

现场的同学们顿时爆笑。

【哈哈哈哈哈你声姐使唤老公完全不心疼】

【有生之年能看到闻神被当马骑哈哈哈】

闻衡顿了几秒,然后无奈地笑。

“那你坐稳了。”

说完,托着她继续往前。

现场同学们一致沉默,然后又一致哭了。

“呜呜呜,我被宠到了。”

“我也是呜呜呜。”

“嗑死谁了,嗑死我了……”



这轮结束,闻声组还是凭借平稳的步伐,最快灌满计量筒,获得压倒性胜利。

顾声从她背上跳下来的时候,闻衡的三个随机痛感都已经解痛完。

而连着三发随机痛感的结果就是——

「您好,这边为您争取到了一张转移卡。恭喜。」

闻衡眉梢轻扬。

莫名有种白捡了一张卡的错觉。

「您现在有一张强化卡,和一张转移卡,可以择机使用。」

闻衡:“谢谢。”

他看了眼蹲在一边嘲笑于山北的顾声,心想:希望是对他们有用的。

这是他现在最重要的事。

……

在指压板游戏里,男嘉宾折损四分之三。

所以到了下午分组游戏,女嘉宾也开始动起来了。

宋晴栀已经叫人向节目组打听过,游戏赢了的夫妇可以拍摄绝美校园mv,并由节目组作为宣传片进行宣传,还会一直在梧大正门的led大屏上播放。

宋晴栀觉得这就是给她量身定做的。她身为校花,搭配秦天这个学长,必须要拿下这个大好的宣传机会!

这次的游戏也很简单,在梧大校园就地取材,过校园里的障碍赛道,每组夫妇两人接力,看谁先跑完终点。

下午没课的同学们全都扒在铁网外围观。

顾声晃了晃脖子,压了压腿,她顾校霸今天就要跑个第一。

宋晴栀开场前柔柔弱弱,可是吹哨之后冲得飞快。

奈何顾声一双大长腿,动作又敏捷,跑起来像风一样。

“啊啊啊声姐!”

“姐姐好飒啊啊啊啊!”

四周全是给顾声加油的声音,宋晴栀咬牙跟着她,很快冲到一个斜坡,需要拉着绳子才能往上攀爬。顾声和宋晴栀一前一后地到达这个障碍,但是,绳子只有一根。

顾声先到,已经拽上了绳子开始往上爬。

宋晴栀落后一步,眼珠子转了转,拽着她底下的绳子。

往上爬了几步之后,顾声一个借力,绳子磨着石坡往右边转了转,后边顿时传来一声娇弱的惊呼。

“哎呀——”

宋晴栀像是被顾声甩到了一样,倒在了坡下。

现场同学们顿时被吓到了。

“栀子!!”秦天声嘶力竭地呼喊,然后朝她冲了过来。

这一幕颇为偶像剧,像是生离死别一样。

秦天冲过来把她抱在怀里,然后猩红了双眼,对着站在坡上的顾声道:“就算是为了赢,也不能这样不择手段吧!”

线上的粉丝们顿时不乐意了:

【不是,秦天看清楚了没有啊?又不是声姐搞的】

【有病吧自己女朋友没力气就怪声姐?】

但现场观众们都在网子外,一时看不清,真以为宋晴栀是因为顾声摔倒的。

宋晴栀立刻按住秦天,虚弱道:“大家别担心,我只是摔了一下,没什么的。学长,你也别这样说声姐,她也只是想赢。”

顾声挑眉,好家伙。

这熟悉的白莲飘香。

节目组备着的医生已经及时冲上来,一看架势仿佛真的很严重的样子。

这事不管怎么看,处于弱势的那一方先天就会让人产生心理同情。而她们俩的角色又恰好一个是凶悍校霸,一个是娇弱校花。

顾声深知这时候和对方掰扯,吃亏的是她自己,还是安心等医生结果最好。

果然,检查完之后,啥毛病没有。

宋晴栀依然是一副柔弱表情,“谢谢大夫,我真的没事,麻烦您了。”

“有劳大夫。”顾声也道了声。

秦天立刻占据了道德制高点:“顾老师,你是不是应该给栀子道个歉?就算为了赢也不该这样吧。”

宋晴栀窝在他怀里,差点爽飞,她知道顾声现在有多憋屈,还要承受被指责。

顾声挑挑眉,正要说话,肩膀却也被人搂住了。

站在另一头的闻衡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揽着她,目光垂下。

闻衡冷淡的神情中带着明显的不悦。

真当顾声没人了?

秦天质问的话顿时就说不出来了。

这种两对夫妇正面交锋的画面,史无前例,就连导演组都看得呆住。

“自己摔一跤要别人道歉?”

闻衡神色淡淡,嗓音如冰片质地,“——不为了赢,难道为了让你?”

【就是啊!真的乌鸡鲅鱼!】

【啊啊啊闻个实力护妻!我嗑疯了!】

【晴天cp粉看看这才叫护妻好吗!能控控秦天脑子里的水吗!】

秦天和宋晴栀的脸都白了。

闻声和晴天从第一期到现在第一次正面对上。

晴天夫妇惨败。

顾声抬眼看着男人线条冷厉的精品下颌角,心里吹了个口哨。

虽然被闻衡抢走了她自己想说的台词。

但确实帅到她一秒。

……唔,三秒。

-

下午的比赛因为这场意外而中断了。节目组也不想局面太僵,就把后采工作提了上来。

来做后采的编导是他们的老熟人,来华庭都来过三次,顾声一看她就笑眯眯的。

编导让大美女盯得脸红,开始采访他们在校园里的感受。

问题都比较常规,两人挨个回答,最后一个问题,是让他们选真心话或者大冒险。

“那还是真心话吧,”顾声靠在椅子里,“刚才跑累了。”

编导连忙点头,“真心话的问题是,有没有什么想对对方说的话?”

闻衡偏头看向顾声,“有。”

编导连忙问:“是什么呢!”

——是“可以不离婚吗。”

闻衡垂下眼眸。

其实就算离婚,他也会重新开始,把顾声找回来——这个顾声。他重新认识的顾声。

但这话并不适合说出来,如果贸然透露离婚的风声,对顾声刚起步的事业会是一次冲击。

于是闻衡对着镜头,很直白道:“我想说的都不能播。”

编导眨了眨眼,然后脸直接红了。

啊啊啊什么叫不能播啊啊啊请您展开说说可以吗!

我网好!流量够!

顾声也眨了眨眼,然后慢半拍地听懂了。

肯定是离婚的事。

她看着编导兴奋的样子,实在没忍心告诉她残忍的事实。

她的cp是真的会be的,唉。

……

宋晴栀远远看到了编导兴奋脸红,一副被闻声甜到了的样子。

她的焦虑感越来越重,这期难道又要被压?

这已经是《幸福四定律》倒数第二期了!经纪团队最后给他们准备了一次营销,要是再没有火花,她和秦天就要被放弃了!

宋晴栀看着顾声肆无忌惮的笑脸——凭什么她什么都有!闻衡也护着她!

她紧紧捏着手里的手机,就在这时忽然“叮咚”一声,来了一条陌生来件人的短信。

对方发了一张照片,配了几个字:[闻顾离婚]

图片上,是顾声和闻衡两家人的交谈,他们的表情都不见喜色。

宋晴栀的瞳孔猛地一缩,随即感到一阵强烈的兴奋——闻衡和顾声协议结婚的期限要到了!哪怕闻衡现在护着顾声,但塑料婚姻就是塑料婚姻,还是会结束!

虽然不知道这暗中的人是谁,但此时此刻,明显就是来帮她的!

这个消息但凡透露出去一点,不仅会直接引起恋综里的海啸,对顾声的事业肯定也是巨大打击!

毕竟她现在最重要的工作不就是《幸福四定律》和《溯回》,全都是和老公捆绑在一起的——

宋晴栀整个人都不焦虑了。

等结束采访后,她不慌不忙地走到了顾声身旁。

顾声一挑眉:“来道歉?不用了。”

宋晴栀顿时咬牙:“谁说我要道歉了!”

顾声还敢这么嘚瑟?!

现在就是在校园里,来来往往都是学生,只要宋晴栀把这个消息说出来,立刻就能被传到网上,引发震动。

宋晴栀顿时不气了,她得意洋洋地打开手机,把那张照片给顾声看了一眼。

顾声一挑眉,心想宋晴栀这是怎么了,一天要把所有妖都作完?

宋晴栀简直快要压不住自己的得意,捂着唇道:“你和闻老师都要离婚了,还炒cp,不好吧?”两人之间,肯定是顾声舍不得这个流量,绑着闻衡继续炒cp。

顾声很快就淡定了,作为一个新星起步,必然会受到各方防爆。

离婚的消息的确会对她的事业造成一定冲击,但如果顾声顾忌这个,她也就不会执意离婚了。

她从来都不是靠炒cp起来的那种人,也不怕cp粉离开她这片墙头。

顾声能在以前的世界里走上顶流,也会在这里凭本事再次走上去。

宋晴栀笑着说:“顾老师,要不你给我道个歉吧~我就不告诉周围这些小朋友们了~”

顾声也笑了:“无所谓,你可以去——”

——“我有所谓。”

清冽的声音插了进来。

闻衡扫过宋晴栀手机上的照片,眸光微动。心里已经对拍这张照片的人有了人选。

宋晴栀有了把柄,对上闻衡也不虚了。

刚才闻衡那么打脸他们晴天夫妇,现在宋晴栀终于爽了回来,她笑盈盈地说:“闻老师,你看,我也不想咱们闹成这样~让顾姐姐给我道个歉就好了~”

闻衡觉得,她真是蠢得可以,被人当枪还洋洋得意。

恰好此时系统随机到了下一个痛感——

「滴。」

「44:涕泗横流。痛感:2级。」

闻衡皱起眉,睨着一脸兴奋觉得自己马上就能绊倒闻声cp的宋晴栀,忽然道:“转移给她。”

系统:「您是否确定?这次痛感只有2级。」

闻衡:“然后叠加强化卡。”

系统:「……好的。」

不用担心男主,他玩得太明白了。

顾声还有点担心,怕这种被人挑衅的时刻闻衡突然落泪,场面会有点尴尬,打算伸手拉一把闻衡。

然而下一秒,就见宋晴栀的表情突然变了。

不仅变了。

还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和气味开始传播。

顾声:“?”

十分钟后。

救护车驶进校园,拉走了宋晴栀。

闻衡背起手。

在45次痛感到来之前,他不会让44次止痛的。

全校都在围观,宋晴栀躺在担架的白布底下,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顾声:??她到底怎么了。

「第44次痛感已强化。」

「由“涕泗横流”强化为“屁滚尿流”。」

「痛级由社死程度决定。」

闻衡:哈。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真的忙tat 来晚了现在去发红包

(大家好强!猜的有对有不对~不过还没有人和觉的脑洞撞上,我放心了哈哈哈

-

感谢在2021-10-07 00:22:16~2021-10-08 01:10: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55174529、倾禾禾、橘子汽水、、vante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蜜桃乌龙气泡水 40瓶;我佛不渡哈皮 30瓶;22247552 20瓶;athenaa 18瓶;烦恼少不了 12瓶;冏囧、fyq8445、天上有牛、jessica 10瓶;siren、不喝白开水、滴,下班卡~、逗豆驴、贰贰叁 5瓶;努力去见他、乐安 3瓶;妖女、黑寡妇、今天我的肚肚瘦了没 2瓶;喵喵、民政局、万年小说迷、凉笙、清水凉风、顺顺、狍狍、无澈、我看的文必须甜、哇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