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你的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36

顾声摸着墙壁慢慢往前走。

闻声夫妇分开行动, 观众们纠结了半天,最后看了眼还撑着墙思考人生的闻衡,然后一大半都选择放大顾声的直播窗口。

【对不起了闻哥,我先跟你老婆走了】

【反正闻哥肯定也会来找老婆的】

【是的是的谁不想看勇敢声声呢[awsl]】

最后只留下恒星们陪着闻衡思考人生,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闻哥到底在思考什么。

现在是凌晨三点多。

整个翡翠庄园被雾气包围。

回廊里一片漆黑, 前方只有隐隐约约诡异的声响。从观众的夜视视角下, 只能看到顾声一道孤零零的身影。

【声姐真的太勇了】

【呜呜呜有声姐这样的朋友再也不怕密逃鬼屋】

当然, 顾声虽然因为“勇敢的心”而不害怕,但此情此景确实也让她觉得很刺激, 肾上腺素飙升心脏砰砰直跳。

她一路敲着墙壁,敲到几扇门,但推开之后并不是出口, 而是逼仄昏暗的房间。这感觉就像拆大型盲盒一样, 房间里边有可能就蹲着伺机而动的npc。

顾声两次推开门, 直播里的观众们都跟着屏住呼吸心跳加速,看导没有npc,再把心放回去。

再继续往前走, 回廊里开始出现一些散落的物件, 顾声弯腰,捡起了一支画笔。

“唔。”她有点明白了,这是推她走剧情呢,再往前肯定有东西。

前方——npc们整装待发,兵分两路。

一波去另一边,那边是那个特别帅的影帝,他已经在原地站了好半天了,他们要去让他动一动。

一波去那个“最胆大最好看”的女明星那边,他们内部交流过了, 之前她一直在自己老公身边,现在自己一个人说不定已经害怕了!

他们惊悚npc必须维护自己的面子!冲!

于是顾声听见不远处响起沉沉的、拖在地上的脚步声,她还没啥反应,观众们先急了:“卧槽姐姐快跑!!”

顾声像是能猜到观众们的反应,她对着最近的镜头挥了挥手,笑了一下,“别担心,我不害怕。”

直播就是这点好,能很直接地和观众们互动。这一下,回声们可兴奋了,在弹幕上疯狂和姐姐招手,哪怕她看不到。

顾声顿了顿,笑得更灿烂一点,“又不是一个人,你们陪着我呢啊。”

回声们:【啊啊啊啊啊啊】

——教科书式的营业!简直是取向狙击啊啊啊!!

cp系统:……我觉得她单人营业比cp营业积极多了!

顾声迎着脚步声就上去了。

对面的四五个npc们浑身涂着血浆,还有绿幽幽的荧光粉,走过来的时候像是一蹙一蹙的鬼火,看着十分渗人。

观众们夜视下看得清晰,但身临其境的两方其实都看不太清对方。

npc只能搬奇行种状一直往前走,直到他们都开始困惑怎么还没碰到人的时候,才听到自己跟前响起一道清亮好听的声音:“请问管家在哪?”

顾声自认十分讲礼貌。

然而npc“卧槽!——”一声,连连后退,四散要走。

顾声:“哎别走——”

npc们:算了!这个女人是真的不害怕!

他们还是去吓那个影帝吧!!

顾声看他们要走顿时很慌乱,在黑暗中一通乱抓。最后抓住了个头最小的npc,听声音才发现是个小妹妹。

她笑眯眯地搭上对方肩膀,“来来来,我们去扒管家的老底。”

小妹妹脸红红地在顾声胳膊底下连连点头。

【啊啊啊顾声放开她!搂我!】

【老婆请你停止释放美丽!不要再男女通吃了!】

顾声不知道自己的小回声们都叫成了什么样子,但是她蛊惑着这个小npc,成功让她带自己找到了正确的出口。

“谢谢啦。”顾声眨眨眼。

npc小妹妹:“没事的!”

姐姐也太飒了呜呜呜回去她就要加入粉丝团!

顾声推开这扇门,果然有了光线——是残破玻璃外的惨白月光。

这里似乎还是一个房间。顾声走出来一回头,才发现自己刚才站的位置是一个衣柜。她推开的门原来是衣柜门?

但还没等她细看,就听见房间里传来了其他异动。

房间的另一边,在一张破旧的画板前,坐着一道佝偻的背影。她的头发长得垂地,打结而布满灰尘,身上的衣服破败,手中的笔却在一下一下戳着画布。

这就是管家说的“主人”。

edwina,她是个女人。

顾上环视四周,明白过来,原来她穿过那个衣柜来到的是阁楼内部。怪不得白天她和闻衡找猫咪的时候,看阁楼那扇门像是八百年没打开过的样子,原来是根本就不需要走门。

【声姐这是触发了隐藏剧情吗】

【太刺激了啊啊啊闻哥你快来看啊!!】

女主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顾声的存在,又或者,顾声也不能确定她是真人还是假人。而在这个尘封的阁楼里其实到处都是线索,只不过嘉宾们不敢进来而已。

顾声翻到了女主人的日记,泛黄的纸张上颠倒地重复着“猫咪”和一个人的名字,很显然那就是管家的名字。

而翻到最后,又是一幅画,一个头发垂地的女人像怀抱婴儿地抱着一只猫,而她的背后——是一只巨大的、像怪兽一样的巨猫,神情冰冷贪婪。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散落的账单、收据,显示着edwina的画作被卖出多少价钱,而这些全权由管家经手处理。

主人的猫咪在哪里?在画上,是管家。

管家的身份是什么?并不是恋人。

结合edwina所处的环境,这剧情也就明晰了:管家是主人孕育出的“猫咪”,而猫咪长大之后却成了主人的禁锢。把她困在阁楼里,只能不停地画画。

管家其实是主人的“主人”。

顾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心想:行吧,也算合情合理。

问题的答案有了,这一趴完全结束了,她打算回去找闻衡。

没想到一回身,却见阁楼尘封的木门打开了,一道阴冷人影堵在那里。

【啊啊啊卧槽!】

【虽然知道是演的但还是好吓人】

【闻哥快来啊啊啊啊!】

顾声挑眉:“管家同志?”

管家勾起血红的嘴角,脸上的白粉簌簌往下掉,他僵硬地笑起来:“我说过不能打扰主人休息,而你偏要打开阁楼,发现我的秘密……”

顾声心想这不是你自己带的路吗,我要是不帮你圆剧情线你还少一场戏份呢。

“你的丈夫已经被我……”管家桀桀笑起来,他一把滴着血的刀,场面阴森恐怖,“客人,您后悔吗?可惜已经晚了……”

场面过于逼真,弹幕直接吓得瑟瑟发抖,大半夜的观看人数都爆了表,越害怕越想看。

管家一步步逼近顾声,手中刀猛地挥了下去!

弹幕满屏的“啊啊啊啊”。

顾声也“啊啊——”了一声,然后配合地躲到了椅子后边。

管家npc也愣了愣。

他竟然吓到这个女人了?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职业达到了巅峰。

另一边,闻衡隐约听见了顾声的叫声。

闻衡也顾不上思考人生了,只能拖着“如芒刺背”的身躯往那边走了过去。

【是什么让闻神动了起来!】

【是老婆的声音!】

【呜呜呜呜呜我又嗑到了】

阁楼里,顾声正隔着椅背和管家大眼瞪小眼。

顾声是觉得,大家都是半夜三点出来打工,还是得配合一下。而且这属于她自己开出来的剧情,管家演得挺好挺认真的,同为演员她得尊重。

管家迟疑地看着顾声。

他好像吓到顾声了,但又没完全吓到。

看这场戏像是演完了的样子,顾声才从椅子后边走了出来,和管家没拿刀的那只手握了握。

管家:“?”

顾声给予了她同为演员的尊重,然后按照自己事业批的内心,对着墙角的摄像头真诚地说了句:“导演,记得给人家加钱啊!”

观众呆了呆,然后才彻底回过神。

【我刚才竟然真的跟着害怕了,是我太天真】

【笑死加钱可还行这是要片酬吗哈哈哈哈】

导演:“……”加不了!

这一趴在最初的设计中,原本是留给胆大的男嘉宾带着女嘉宾来闯的,夫妇合力揭开管家npc秘密,管家退场,留给夫妇互相安抚,从阁楼最高点俯瞰翡翠庄园的美景。

谁能想到,开播以后变成了顾声单枪匹马勇闯寂静阁楼,完全不需要老公陪同——于是一颗大糖变成顾声主场solo。

导演叹了口气,但是看一眼远超预期的在线观看人数,和大半夜也在疯狂刷新的弹幕。

他觉得……也行吧!

他又看了眼总监控——所以闻老师呢?咋还没过来?

闻衡老师在赶来的路上。

他遇到了两拨npc。

他们来得一前一后,活脱脱就是“腹背受敌”的真实写照。

……所以他这张弱化卡根本就没用!

闻衡就像是背后插着一把剑穿梭在回廊里,痛感可能降低了一些,大约在8到9级之间,但场面混乱,他也无法仔细感受。

顾声刚才那一声让他辨别了大概的方向,闻衡抿住唇往那边跑了起来。

npc一看这个嘉宾终于能被追着跑了!不会反过来抓他们了!顿时兴奋地一拥而上。

【闻哥竟然跑起来了哈哈哈】

【一定是为了找到声姐!】

很快,回廊的尽头出现一张打开的门,隐约透出一点光亮。

顾声从那扇门里跳了出来。

闻衡一眼就看到了她。

确认她没事,闻衡松了口气。

然后他更清晰地认识到,他自己有事。

背上“插着把剑”跑起来的感觉十分……难以形容。

于是狭窄走廊里,男人奔向女孩。

明明是不对的场景,但因为男女主的神颜,生生让人感受到了一丝好嗑。

【bgm给我起:“我向你奔赴而来!你就是星辰大海!!”】

【看啊!是闻神的单向奔赴!】

【呜呜呜好浪漫啊!】

顾声:“?”

她问系统:“他这么着急干什么?”

系统:「一定是因为分开太久,想你了!」

“我p——”顾声话还没说完,就被闻衡迎面抱了个满怀。

顾声呆了呆。

凑近了,才能感受到他气息紊乱,额角也带了汗,显然不是太好过。

闻衡把人抱在怀里,这才松了口气。

然而,一种比痛感消除更强烈的安定感涌了上来。

闻衡清晰地意识到,他喜欢的并不是顾声在旁边,能消除他的痛。

而是,这个人在他旁边。

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和系统生气了。

npc们看着远处那一幕,纷纷吃饱了狗粮,红着脸退场。

线上的观众全都在嚎叫:【呜呜呜甜死了终于抱在一起了!】

导演欣慰地看着监控器:“这才是他要的效果啊!好甜啊!”

闻衡松开了顾声,转而牵起她的手。

一片宁静之中,顾声开了口。

“闻衡,你是不是害怕了哈哈哈哈——!”

不然为什么跑那么快!他又不痛!

果然他之前都是强撑着在装逼!

闻衡:“……”

她难道真的不知道系统?

沉默了两秒,他才拉着她走出暗道。

“是害怕了,”闻衡无奈地说,“我们快回去睡觉吧。”

……

当晚,顾声勇闯阁楼的时候,住在翡翠庄园里的其他嘉宾们本来也是想出来做任务的。

结果他们试探的jio刚伸出去没多久,就听见了隔墙暗道里咚咚咚的脚步声,一听就像是捅了npc老窝一样。

众人:打扰了,再见。

这样惊险刺激的勇敢者挑战,还是留给闻哥声姐去做吧!

第二天。

嘉宾们在圆顶大厅集合,纷纷问起顾声和闻衡昨晚的经历。

顾声深藏功与名,“也没什么,就是和管家演了场戏。”

傅山因为昨晚被流放而没法参与,此时双眼经量地夸她:“姐姐,你太厉害了!”

不愧是他从小追逐的姐姐,就是这么飒!

顾声笑着摆摆手,把翡翠庄园里的秘密、主人和管家的关系大致和众人说了说,听得于山北义愤填膺,“可恶,我们应该制裁他!”

终于能退场的管家表示:……你们怎么没昨晚来制裁我!

那他的工作体验能好一倍!

管家退场后,贱兮兮的导演从监控室走到了台前。

坦荡地面对着众嘉宾想打他的目光,说:“今天是大家待在翡翠庄园的最后一天了哦,明天我们就要回到喧闹的都市,感受不到这雾蒙蒙的湖光山色了~”

于山北:“本来也没心情感受好吗!!!”

秦天:“我和栀子连窗户都没打开过。”

路依依和宋晴栀:“……”妈的,丢人。

导演笑着往下cue流程,“由于闻声夫妇完成了勇敢者挑战,所以今天可以不做任务,不参与游戏环节。但是剩下的嘉宾依然需要通过这些来获得用餐资格哦~大家加油~”

顾声顿时爽了。这夜没白熬。

其他嘉宾却全都慌了。

山路两人“哇”的哭出来——声姐和闻哥不参加,那他们更害怕了啊!

当天,顾声和闻衡果真看戏。

管家虽然退场了,但npc们还在蓄势待发——从闻声那对得不到的工作体验,可以从其他嘉宾这里得到啊!

自己不用做任务,的确就有闲心能欣赏翡翠庄园的景色了。

顾声和闻衡非常悠闲地溜达到了外边的花园里,葡萄藤架快倒了,好在秋千还没倒。因为下过雨,看起来倒不脏。顾声用纸把水擦干,然后坐上去晃悠起来。

秋千晃动时传来“吱嘎吱嘎”的声音,不过她玩得挺开心,细白的小腿一晃一晃的。

清冷感和活力感在她身上融合得很好,就像当初顾声刚刚上综艺时就有人说,她身上兼具了少年感和少女感,融合得非常天然。所以她可以很飒,也可以很可爱。

闻衡在旁边看了片刻,问:“我帮你推?”

顾声点点头:“好啊。”

闻衡往后退了退,在秋千落下来的时候,轻轻在她后背推一把。

顾声就“呼——”地飞出去,闻衡眼底带笑。

【呜呜呜这就是爱情的模样吗】

【推秋千什么的也太梦幻了啊啊啊闻声嗑死我了】

旁边的跟拍大哥都忍不住感叹,这一幕简直过于美好。

……只要忽略翡翠庄园里的动静。

嘉宾们的惨叫不时传来,与小花园里静谧美好的一幕形成鲜明对比。

“栀子!快过来!”是秦天的怒吼。

“我倒是得过得去啊!!!”宋晴栀在尖叫。

“救命啊啊啊啊啊!!”于山北和路依依大哭。

【哈哈哈哈这对比太鲜明了】

【是谁在羡慕闻声cp粉?是我】

【妈的我要爬墙我要吃糖】

顾声玩够了,从秋千上跳下来,十分怜惜地看了眼翡翠庄园。

“这说明,人还是应该多多挑战自己。”她说。

闻衡点点头,“确实。”

他昨晚“背着剑”的确挑战极限了。

好在两次10级痛感之后,现在系统应该暂时进入了冷静期。

两人绕过小花园,往其他地方转悠,遗世独立地保持了恋综该有的慢节奏。

节目组怕他们太无聊,甚至还把手机给他俩发了下来。

跟拍搞成了定点,他俩把麦关了,顾声打开手机先看看有没有工作消息。

没想到常岩还真给她发了两条,约莫也是看到了他俩今天的直播比较闲。

[thebeauty的代言被靳月瑶那边截走了,就趁着你们直播这两天不看手机。不过你说得对,这种品味的品牌咱们不接也罢]

[不用担心,他们那边的通稿我会盯着的]

话虽如此,能趁着《幸福四定律》流量最大的时候接下代言,对顾声来说是很有好处的。不管这个代言本身顾声想不想接,靳月瑶这都是在阴她。

而对顾声的“防爆”这才刚刚开始。

闻衡在一边也看到了消息,略微敛眸。

顾声眯了眯眼。自己拒绝商务,和被人截代言,那完全是两码事。靳月瑶在上次ae庆典之后她消停了几日,现在又开始整幺蛾子。

这要是她中意的品牌,顾声一个事业批还真不是能任人抢的性格。

“但这个品牌我功课了好几天,的确是国货顶尖,他们最近主推的那个系列存在过度宣传的水分,”顾声跟闻衡说了两句,“全网营销,风太大了,我怕翻车。”

代言,title,销量,商业价值,这些对明星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指标。

闻衡能看得出来,顾声的事业心很强。但作为一个新人,顾声拥有着难得的清醒。

闻衡在圈子这么多年,知道她这种艺人是真的能往上走,走到顶的。

他看着顾声眉梢飞扬的侧脸,淡声道:“我们这次回去,王导会召集《溯回》的主演开会,回家准备准备。”

顾声的眼睛顿时亮了,“好!”演戏才是她的老本行啊!

而且,最关键的是,闻衡这话的言外之意让她爽到了——

靳月瑶抢了一个她本身就打算拒绝的代言,而她手里的可是靳月瑶梦寐以求的大女主!

谢谢谢谢,她又好了:)

闻衡静了片刻,又说,“代言被人截也没关系,你可以相信我的能力。”

这次顾声却没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她单打独斗惯了,抬眼问:“为什么?”

闻衡垂眸,瞳孔漆黑宁静,“因为我是你老……”

顾声眨眼,桃花眼清澈见底。

“……板。”闻衡说。

顾声眨巴两下,一副“我知道啊你在说什么屁话”的表情。

“……”闻衡顿了顿,“……回去吧。”

“好的老板。”

“……”

-

闻声夫妇悠闲了一天,其他嘉宾生不如死。

入夜后再集合,众人都是一副被折磨到了的样子。看着一身干干净净、风轻云淡的闻声两人,纷纷露出幽怨的目光。

顾声笑眯眯地向他们发出问候。

结果下一秒就笑不出来了——

狗导演又搞骚操作!

“最后一夜,考虑到大家都很疲惫,我们的抢房大战也不搞什么紧张刺激的游戏环节了。”导演贼笑着说,“今晚我们直接票选,每组夫妇和搭档单独面对镜头,写下自己最不希望被流放的夫妇,和希望流放的夫妇。”

顾声:“?”

闻衡:“。”

观众:【导演你死了!】【你就是故意的!!!】

惊险刺激了两天两夜,果然还是回归综艺的本质,开始搞撕逼争议点了!这种嘉宾互投向来容易引发粉丝之间的撕逼,是综艺当中历来非常考验情商的环节。

但经过一天的强烈对比之后——

顾声已经能想象到今晚的结局了:)

果然。

山路夫妇对着镜头对对手指:“闻哥很好,声姐很强,那就送他们俩去湖上吧。”

晴天夫妇对着镜头友好一笑:“我们觉得只有闻老师和顾老师可以真正欣赏到湖光山色。”

飞行嘉宾比较会做人,兰心彤和傅山都没选闻声,反而选了自己,理由是他们已经有了一晚的经验。

等到闻衡和顾声投票的时候,票已经追不回了,顾声索性道:“我俩弃权。”

——“那么今晚被流放的就是我们闻声夫妇咯~友情提示,今夜没有雨,湖面风平浪静,很适合睡觉呢~”

导演搞这一趴虽然的确是为了制造争议点,但他同时也觉得:天地空旷!二人独处!这绝对是制造大糖的机会啊!

顾声:呵呵。

当晚,由退场的管家亲自送他们到岸边。

顾声发誓,她绝对从管家脸上看出了幸灾乐祸。

顾声:……可恶。

“客人们晚安。”管家微笑着,说完就走了。

跟拍大哥也把摄像机定点放到岸边,然后离开了。

这下子山水之间又只剩他们两个人。

这船虽破,但容量倒是很够。是偏向于西式的帆船,虽然没有船舱,但节目组好歹给安了顶,里边铺了挺厚的床铺,睡两个人的地方也足够。

他们俩登了船,缓缓飘到了湖中。

月夜的确很宁静,今夜的雾气都少。

湖面平阔,只有轻柔晚风。

闻衡回到船里,看见顾声对着镜头小声说话。

“你们不用担心,这船还行,第一次在船上睡觉还挺新鲜的。”

粉丝们也在直播窗口上给她回应。

【知道啦!姐姐晚上好好睡觉】

【姐姐今晚还会踹闻哥吗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今晚再踹五脚船会不会翻啊!!!】

顾声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她知道她的粉丝们一定在看着,所以报备一下让他们放心。

闻衡静静看着她和粉丝互动,出了会神。

最初顾声想上这档恋爱综艺是为了他。但现在显然不是,或者说,她整个人都和当初完全不同了。

现在她在意自己的粉丝远胜于他,她很看重自己身为明星的事业。

半晌后闻衡出声,忽然问她,“为什么想当明星?”

顾声一怔。

这个问题从她在那个世界就被问过,其实有很多标准答案。

比如想发挥社会影响力,引导正能量,或者喜欢表演,想拥有好作品……但其实回到最初,顾声似乎从很遥远的记忆里就…想要做一个明星,想要发出些光亮。

没有原因。不记得原因。

【来了来了,真情问答环节,向粉丝告白】

【我赌必有热爱!影响力!正能量!】

然而顾声开口却相当坦诚:“不知道,你呢。”

闻衡看着她,也很坦诚,“我也不知道。”

他从十几岁忽然做了这个决定,不被闻家理解,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原因,却很想把这件事做好,做到最好。

【好家伙,你俩还要再老实点吗】

【哈哈哈哈闻声:我没有梦想,但我就是做得很好】

顾声和闻衡同时听见了隐约的电流声。

像是某种信号的互通,如石子投入湖水中泛起的波纹。

闻衡似有所感,忽然道:“你知不知道——”

话音未落,系统就很突兀地“滴滴”了两声。

「36:腰酸痛。痛感:6级。」

闻衡:“……”

他本来想试探一下顾声对系统的了解,但他现在,忽然不希望顾声知道了。

他的腰没有任何问题。

从前没有,以后也没有。

顾声脸色微妙。

她假装毫不知情,看向船外:“……睡觉吧。”

闻衡也道:“好。”

他起身,把船舱里的摄像头挡住,然后关麦。

观众们急了:

【啊啊别关啊!怎么不让看了!】

【气氛才刚起来!闻神怎么回事啊啊啊!】

然而留给他们的只剩湖边定点,只能远远看着他俩的船。

在湖面上静静飘着。

【算了算了,今晚不蹲了】

【呜呜还以为能嗑一口糖再睡觉】

有cp粉不信邪,一直蹲到后半夜,突然!

他们看到那艘船晃了起来!

这、这这这!

是我们想的那个意思吗!

当夜,闻声夫妇cp超话就炸了。

第二天清晨。

闻衡一夜被踹五脚,面色冷沉,走出船舱的时候不自觉扶了一把腰。

cp超话又炸了。

——闻哥真的用腰了?!

——你们!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零点前更啦

立一个flag,明天20点更

去给大家发红包!

-

感谢在2021-09-30 16:33:17~2021-10-01 23:59: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阿fanfanfan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6980402 2个;是猫饼阿、17325161、顾纳言、姒姒、花花花花花椒鸡、yy、荒芜淹没海洋、浅梦丷墨汐°、5022463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感叹号店长 97瓶;姜月玖 90瓶;不要香菜不要葱 80瓶;再吃一个泡芙 70瓶;一列小火车 65瓶;江澄与狗对愁眠、中二少年的日常生活 60瓶;大魔王 59瓶;七天 57瓶;米粉、delicate0703、不太喜欢吃糖 50瓶;怂怂 46瓶;赫拉诺夫巴拉饼冰巴拉 41瓶;eve 40瓶;张千军万马 32瓶;-95-37-、41674164、楚狂人 30瓶;木家小少年 25瓶;千纸鹤 21瓶;柳ac、想看星星的兔子、巨根少女、叶知南、云间月、amicopet、一只柠檬c、司马撒娇段老狗、南方有大萌 20瓶;goodvibesonly 19瓶;试图翻个身的咸鱼 16瓶;甜米酒好喝 15瓶;人形猫薄荷君、似见川 12瓶;毛毛的暴发户、kathetine、橙小晨呀、yu0917、偶尔躲躲乌云、22938387、lynn、tomatojy、36980402、loleere、奶殊、。。。、拉拉、lily得了长肉症、时遇、灰咂!、吃个橘子吧、浅俞、杨杨、幽雪喵酱、致爱丽丝、懒人丙、鈺娢、墨染 10瓶;闲鱼 8瓶;江淮 7瓶;木子、君竹、黑寡妇、封闭货车 6瓶;老杨家的羊肉崽、渡江、三青、长崎、素年锦时、草莓泡芙、明河、□□卿、代号811、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好、薄凉、爱云雀的并盛、二次元与三次元的区别、院墙边的小可爱、元气打烊、crossrainbow 5瓶;不是鱼、嘿嘿苹果酱、文刀刀、、初阳 4瓶;宝宝心里苦、……、祉、春困秋乏夏打盹冬眠、在等月亮和千玺、jetitae、liu 3瓶;霊 2瓶;迟、南风解我意、顺顺、gzcyyds、清水凉风、民政局、阿准、犬来八荒、鹤唳纵鹤归孤山、marguerite、梦瑾忆昔年、玖、喵喵、粥粥粥、公主殿下、村长小寒、大脸猫不吃鱼皮皮皮皮、斯人不复、沐小秦、李子不甜、六元老婆、无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