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一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32

当晚靳月瑶在ae出了点丑。

原本是想看顾声闹笑话, 让她礼服被泼脏下不来台,没成想却是她自己的脸灼痛难忍,最后控制不住地夺门而出,让周围人都瞠目结舌。

这是主编亲自办的盛典, 当然不希望出什么纰漏, 当晚就对靳月瑶印象很差。

不过主持人控场能力很强, 很快让大家掠过了这个小插曲。灯光秀继续正常表演。

顾声只是踩了闻衡一脚的功夫, 再转头看,刚才那个端酒杯的侍者就已经隐没在人群中找不到了。

而她仔细一回忆, 竟然完全想不起来那个人的长相,看来的确是有备而来。

顾声眯了眯眼,这水深的娱乐圈, 果然是她熟悉的味儿啊。

看来要多加留意了。

宴会厅的霓虹光怪陆离, 配合着场内的几何艺术布景, 看来很有魔幻的时尚气息。在这种光线中人脸明明灭灭,身上的礼服造型反而不再那么重要,身材和气质更加能凸显出来。

最后ae的专业摄影师给来宾们拍摄了照片。按照以往惯例, ae官微会逐条发出照片, 粉丝们各自做自己正主的数据,所以每条微博之间的差距非常鲜明。像普通小明星不过几百转评赞,国际名模也没什么粉丝做数据。

郑导他们当然也知道自己一个人拍照怕是没人看,于是拉着ae主编和时尚集团董事,和闻衡还有顾声站在一起照的。

大咖和流量站在一起,相得益彰。顾声在其中也毫不突兀,笑得十分漂亮。

这条图博一发出来,粉丝瞬间蜂拥而至。

【闻衡太帅了!感谢ae邀请[心][亲亲]】

【啊啊啊顾声好争气,这照片就问谁不羡慕?】

【谁能不爱和帅哥美女合影呢呜呜呜呜】

其他家确实又酸又慕, 评论区不乏一些针对顾声的酸鸡评论和人身攻击,但很快就被回声们举报拉黑一条龙,淹没在粉丝的评论中。

当晚这条照片被ae官微置顶,为三年一度的时尚庆典划上句号。

各大时尚博主娱乐营销号都在扒这一晚的红毯造型,闻衡和顾声都属于赢很大的那一拨。毕竟路人眼睛雪亮,所有“更喜欢哪个造型”的投票里都是闻声票数高。

而靳月瑶家原本想趁着今晚狠狠拉踩一波,抬一抬靳月瑶的气。

可惜靳月瑶后半场直接没了踪影,当晚明明出席了活动,却连一张照片都没留下。

最后网络上众说纷纭。



工作顺利结束,常岩接他们回去。

顾声稳稳当当地在业内初次亮相,红毯惊艳,还拓展了交际圈,这一次出席得很有价值。

就是闻衡中间的那个举动有点匪夷所思。

刚才没来得及细想,现在工作结束了倒是有功夫细品了。没记错的话,闻衡这是第三次出现bug,并且他那边的情况,自己这边的系统是不得而知的。

从一开始疑似用头发当替代品,到最近两次卡bug无痛过关,顾声模模糊糊有种感觉。

她问系统:“你是唯一的系统吗?”

系统道:「当然,宿主~您和男主是我在本世界发现的最适合成为绝美cp的对象!」

顾声摸了摸下巴,但她总感觉男主那边像是有系统在运转一样。

——可是也不应该啊?穿书的人才会有系统才对。

不过她记得系统也说过,男主意志会和系统对抗,产生一些效果。

顾声觉得,闻衡对抗着对抗着,精神好像出了大问题。

——他好像企图勾引她似的?

顾声捏了捏拳头,心想:这狗男人不会还觉得我爱他吧?所以才勾引我,好更方便地解痛,真是居心叵测,不择手段!

闻衡察觉到了顾声不友善的目光。

他默默往旁边挪了一点点。

谨防突然的攻击。

不过其实,被顾声踩了一脚,闻衡也不生气。顾声那点气力,比系统随机给他的痛感低多了。

而且他甚至觉得,顾声这样对他“动手动脚”,其实比平时冷淡不熟的样子更好。

有一种……莫名的亲密。

顾声用一种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闻衡。

闻衡垂眸任她打量。

他摆出了一副虽然你踩了我但我并不觉得有什么的绝佳风度。

然而顾声从他惯常淡漠的表情中什么也没看出来。

……可恶。

她想:还想来一脚。

闻衡大概读出了她眼里的意思:“……”

他沉默两秒,道:“回家吧。”

痛已经解了,该受到惩罚的人也受到惩罚了。

常岩看看他们俩,慈爱地点头,“回家回家!”

-

闻衡依然小心注意着没有碰到顾声。

这次10级痛“焦头烂额”的止痛时间是20秒,小心谨慎一些,一直撑到下次痛感到来不是问题。

于是隔天。

痛到昏厥的李牧泽戴着口罩墨镜,和同样全副武装包得严严实实的靳月瑶,在私立医院皮肤科猝不及防地相遇了。

两人震惊地一对,发现他们身上竟然出现了同一种惨痛的症状!而同时接触了他们俩的,只有那晚伪装成侍者的那个下人——

李牧泽当即就叫人把他抓了回来,忍着痛,怒气冲冲地盘问:“是不是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靳月瑶都快疯了,她这张脸绝对不能出问题!于是她也尖着嗓子问:“是不是你,把那药水用在我们身上了!

那人:“不是,怎么可能啊?!”

他被来回逼问,最后崩溃了:你们俩自己有病、关我什么事啊?!

李牧泽和靳月瑶问不出结果,差点抱头痛哭。

一时间倒是因为同病相怜,前所未有地情比金坚!

因为李牧泽几天没出现在闻家公司,忙事业的顾松也就不用再对着他那张虚伪的脸,倒是见了两次闻宛。

这是个事业型女强人,非常干练,干练得经常让人忘记她和顶流长相有几分相似,也是很好看的一个人。

闻宛提起李牧泽,也是并不太在意的口吻,“李牧泽不重要——但他们家需要盯着点。我们闻家人都很自负,而我父亲尤甚。他不觉得李家能对闻家造成什么危害,但吸血虫哪有准呢?”

闻宛扫了顾松一眼,“当然,我是拿你当亲家看,才跟你说这些,你懂吧。”

顾松喜欢聪明人,他略一点头,没有多说。

“——下次我也去看看我弟,和你妹妹。”闻宛转身走了,“他们最近可真火啊。”

顾松随手叼了根烟。

然后他出了闻家公司大楼,开车前往华庭悦府。

——找他妹算账去了。

五千万还一毛都没动,是不是看不起他这个哥哥??

门铃响了几声,来开门的竟然是闻衡。

四目相对,两个身量都很高大的男人气场相撞,最后是顾松往里看了眼:“我妹呢?”

闻衡侧身给大舅子让开门:“在家呢。”

顾松“啧”了一声,怎么这就是顾声家了,这妹夫不也没在华庭住过几个月吗?

顾声知道顾松要来,正想着怎么应付那张银行卡的事。她还不是人家亲妹妹,最好别让人发现什么破绽。

没想到一看到顾松,她油然而生一种亲近感。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并不在她的记忆里,而且还桀骜不驯十分不好惹的样子,但顾声不自觉地就笑了起来,“哥。”

顾松愣了愣,几秒后,竟然是不好意思地别过了脸,咳嗽两声:“嗯。”

闻衡的视线在他们两人之间逡巡,以前没听说顾声和她哥关系好?

顾松不自在了一会,就调整过来,张嘴就问:“你怎么不花——”

顾声立刻道:“我去给你倒茶!哥,普洱你喝吧?”

——这都是闻衡这个老干部在家喝的东西,她嘴快说出来了,倒是有点担心顾松这个拽少不喝茶。

没想到顾松点头:“喝,都行。”

他妹真的变了。

顾松竟然觉得感动。

闻衡:……没人问我,算了。

顾声离开后,客厅里就剩下闻衡和顾松。

两人年纪相仿,在各自的领域都有成绩,而且都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个性。

顾松平时蹲他们那个综艺直播,除了能了解闻衡这个人,其次也感受到了顶流的超高人气。粉丝们喜欢他这张高岭之花的冷脸,但天天放在家庭里头谁能受得了啊?

闻衡和顾松不熟,毕竟他以前和顾声都不熟,不过他还是简单和顾松寒暄了起来。

“顾家二老身体还好?”

“挺好,忙着赚钱想不起来儿女。”

顾松扫了闻衡一眼,倒是意外这高岭之花竟然还能关心一下他爹妈?

闻衡以前的确不会关心。

他不在意任何人,没有多余的感情,也不需要伴侣。

原本婚姻对他来说就是忍耐闻家对他的安排而已。

——忍耐两年,就算对闻家尽了长子义务,然后离婚了事。

但现在他遭报应了。闻衡想。

顾声端着茶杯走进来,因为用了人家的茶叶,她还是很有礼貌地给闻衡也倒了一杯。

顾松拿起妹妹亲自倒的茶,喝了一口,赞道:“好茶。”

闻衡神色淡淡:“我给你拿点茶饼带走。你们先聊。”

他一走,顾松开始了对顾声的全方位教育。

“你在家不干活吧?对——千万别干,你就干你自己的事!平时想买什么买什么,我给你打的钱你倒是用啊?又花不垮我……结个婚不能把自己结委屈了,你在她那儿是妻子,在家还是孩子,知道吗。”

顾声生平最烦别人絮叨,但听她哥在这儿逼逼这些,竟然一点没觉得烦。

甚至有点羡慕起原主来。

她一门心思追着男主跑,却疏远了这么好的家人。

顾松唠叨了一通,然后说到了重点:“所以你俩这协议结婚怎么想的?快到期了吧。”

顾声点点头,“现在还有工作,有点麻烦。”

顾松也理解,“嗯”了一声。

客厅外,闻衡靠在墙上,唇角轻轻翘起。

顾声的话,听起来像一个借口。

没想到下一秒,就听见客厅里的女人道:“等工作结束就好了。”

顾声心想,《溯回》都还好说,但《幸福四定律》毕竟是夫妻恋综。其实闻衡心里肯定也想离,就算暂时不想离,也是因为系统牵制,狗男人怕自己疼死。但不管怎么说,协议结婚肯定会结束的。

闻衡:“……?”

顾松来的目的达成了,十分欣慰:“你真是长大了!别担心,我身边好多帅哥,家里有钱自己有本事,还不混娱乐圈——没啥别的意思,就是告诉你一声。”

顾声:“嗯嗯嗯。”

闻衡:“………”

他的危机感,陡然加重。

-

闻声cp粉并不知道自己cp正在经历严峻考验,但《幸福四定律》第四期正片还是如期而至。

本就等了好多天,上期直播结束时导演还放了个“亲密爱人”的钩子,观众们早就心痒难耐。

后期组剪辑得很专业,把直播里没什么起伏的地方都删减掉,保留下来的全都是精华。

第四期除了嘉宾们的游戏环节、在山上抢物资的过程,重要看点当然是三晚上的换房。

嘉宾们各自在直播,也是现在才能看到其他嘉宾的状况。

节目组当然没有把顾声两晚上的虎狼之词减掉。

第一晚:“你怎么像个尸体一样?”

第二晚:“闻衡!不许发骚!”

观众直播的时候是一天一天蹲着看的,现在被精华剪辑到一起,效果更炸,直接笑尿。

顾声本人看到这里,直接捂住了脸。

卧槽,救命,好社死。

闻衡侧脸向她望去,倒是没忍住笑了。

虽然……情况不是观众们理解的那个样子。

嘉来。

于山北笑得滚到桌子底下:“哈哈哈哈这世界上敢这样对闻神的是不是只有声姐一个人哈哈哈哈——”

他们在嘉来的休息区窝着,路依依也在旁边乐。她觉得他们这节目能爆,绝对是多亏了她的大美人姐姐。

晴天、山路等其他嘉宾也在奋力提供糖点给观众们嗑,最后,节目组把闻衡和顾声第二晚在守林人王叔家没被拍全的镜头放了出来。

只有一点点侧拍素材,没有声音,但是也能还原出原貌。节目组后来还给王叔打了电话询问这件事,闻衡留下的律师联系方式很有用,甚至没到打官司那一步,工头就怂了,把拖欠的工资都打给了工友们。王叔的儿子很快就能来看他了,他还让节目组转告顾声,那两瓶辣椒酱他们肯定好好吃完。

这个细节除了大晚上也不睡还在守直播的少量粉丝以外,其他人都不知道。这样放出来之后,观众一片“呜呜呜呜”。

【闻声夫妇神仙cp,我太爱了】

【路转粉,顶流和声姐也太好了[大哭]】

【这种不是作秀的细节真的太打动人了5555】

路依依和于山北也感动得不行。当初第一晚是他俩住守林人的房子,就知道傻跳舞,但是给老人家带来了多少热闹,他自己一个人就有多寂寥。

幸好闻哥和声姐看得周全,想得周到!

“神仙夫妻,呜呜呜!”

节目组也借机上了价值,为盘玉村为代表的西南山村做宣传,同时呼吁大家关注守林员这个了不起的职业。正片放完之后,观众们都没看够。

【呜呜呜,意犹未尽】

【突然发现录制过半了,看一期少一期了啊啊啊】

【姐妹不要把这么残忍的事说出来!】

【不过我家cp出了综艺就进组一起拍戏[嘻嘻][嘻嘻]】

【妈的,羡慕闻声粉丝】

弹幕上七嘴八舌的,而正片结尾,节目组抛出了两个预告。

一片雾气弥漫屏幕,一座隐约的建筑从雾中显露。

“人,会在什么时候,最需要、最信任自己的伴侣?”

“——当你害怕的时候。”

“《幸福四定律》第五期录制地点——x市郊区,隐藏在蒙蒙雾气中的翡翠公馆。当夜幕降临,嘉宾们将会面临怎样的挑战?他们将如何依赖、怀疑彼此?”

【卧槽!卧槽!好刺激啊啊】

【节目组玩大的啊啊啊!】

当然,《幸福四定律》一个恋综是不可能真玩恐怖的,雾气中的公馆这只是本期的噱头,设置的每一个环节肯定还是为了嘉宾撒糖、谈恋爱用的——灯一灭,人一受惊,岂不是搂搂抱抱亲亲碰碰的大好时机?

“所以我们的亲密爱人们,将会有怎么样的反应呢~?相信大家一定非常期待~”

“此外,本期我们也邀请到了两位飞行嘉宾,一同感受翡翠公馆,他们就是——”

于山北戳了戳来休息区看电脑的傅山,“哎,下期你是飞行嘉宾啊,你害不害怕?”

路依依毫不留情地戳穿他:“你自己害怕非得带上别人!”

于山北挺胸:“我一点都不害怕好吗!!”

傅山的视线从电视上的顾声脸上收回,开朗一笑:“我?我可害怕了。”

所以,需要姐姐保护。

……

华庭。

看完预告,闻衡和顾声两人都关注到了飞行嘉宾。

闻衡注意的是傅山,眉心紧蹙。

……这个绿茶,阴魂不散。

而顾声关注的却是另一个女嘉宾——兰心彤。

这是一个在原书剧情里并不炮灰的名字,简单来说,她虽然也不是女主,却有着人见人爱的光环。兰心彤也是电影人,资历虽然远不如闻衡,但也有过一部口碑很好的作品,是男主难得欣赏的女演员。同时,她还吸引了许多优质男配。

原书里兰心彤是在比这更早些的时候来做《幸福四定律》的飞行嘉宾,所以这个人物迟迟没上线,顾声都快忘了。那时候原主在恋综里已是全网黑,兰心彤一上场更是成了强力对照组。

——不过顾声无所谓,见招拆招,都是工作。

就是她扫了闻衡一眼,心想——这婚,真是得离!

这还没离婚呢,就天天招蜂引蝶,不守男德!

闻衡:“?”

他不明白顾声怎么又怒了,不过临行前,闻衡还是做了准备。

他在家庭影院里看了一些恐怖电影,测试自己的胆量,然后发现尚可,于是放下心来。

……毕竟他不害怕的话,就能保护顾声了。

这次的“亲密爱人”,应该能给他一些机会。

——挽回一下自己的太太。

而当晚也想去家庭影院看电影的顾声,听见了里边骇人的惨叫,却心想——

离他远点、离他远点!

他是变态!

cp系统:「……」

这次录制顾声没有带很多东西,毕竟不像在山里那样需要抢夺物资,她只收拾了自己日常要用的东西。

傅山还给她发微信,说正好《溯回》主题曲的demo他写好了,可以先给她听。

顾声全当是工作,当即应了下来。

电视剧的主题曲常常会在剧中一些高光、高潮时刻当做背景bgm来放,提前熟悉好旋律,对她进入状态也有帮助。

能对事业批的工作有帮助的,都是她的朋友!!

傅山看着顾声的回复,笑了起来。

他堂哥也回a市了,傅崇鹤告诉他,顾松是支持闻衡和顾声离婚的。

傅山想了想影帝那张冷漠高傲的脸,心想就算闻衡不欢迎他,也不影响他去。

这可是工作~

于是,各组嘉宾都准备着飞往x市。

临行前一天晚上,顾声拿着团队发给她的一些商务合作品牌的材料在读。

本想着读到困了就睡觉,明天精神抖擞地上飞机去录制。

没想到她的小腹一阵绞痛。

顾声当即就想起来——ae晚宴那天酒水太好喝,她多喝了好几杯特调,都是冰的!

qaq这下遭罪了。

想不到她笑看闻衡痛了几十次,自己也终究难逃一痛!

顾声撑着腰,走去厨房倒热水喝。一大杯热水下肚,她感觉稍微好一点点。但小腹外还是凉凉的捂不热,绞痛也没停止。

顾声额角出了层虚汗,平常红润的唇瓣也白了些。好在她知道自己一般就疼一会儿,只有凉的吃多了会这样,平时一般不严重,也很少需要吃止疼药。

但她一边从厨房往自己房间挪,还是忍不住问系统:“你就没有什么止痛功能吗?”

系统遗憾道:「系统对您的生理痛并不奏效,但我觉得您可以叫男主过来陪您~」

顾声疼得发虚,声音却相当理智:“他过来是能替我疼还是怎么的?”

系统温情道:「他能给您爱的呵护!!」

顾声:我呸!

闻衡那个冷漠自大鬼,能给她鬼的呵护。

没想到闻衡刚好走了出来,看到她靠在沙发背上休息,微微弓着身子,眉心一折:“怎么了?”

顾声倒也没藏着掖着,蔫答答地说:“痛经。”

闻衡脚步一顿,“喝热水了吗?”

顾声直接一个白眼,心想:你看!你看!狗直男果然就只会这一句多喝热水!

“喝了!”顾声没好气地说。

闻衡转向厨房的鞋尖又转了回来,走到沙发旁,让她坐好。

“干嘛?”顾声正疼着,最烦别人摆弄她。

闻衡伸出手,淡淡道:“给你揉肚子。”

顾声一呆:“啊?”

系统直接嗑死:「啊啊啊啊啊啊——」

趁着顾声愣神,闻衡的手落了下来。他的掌心贴着顾声衣料下平坦的小腹,是滚烫的,刚好熨帖了发凉的小腹。

顾声还没回过神,心想闻衡这又是在勾引她?

……还挺温柔。

夏夜的风静静地吹,房间里一片静谧,闻衡不知道顾声在想什么,只是垂眸给她揉着肚子。

时间早就过了20秒,承受着“焦头烂额”的人现在应该已经恢复了,不过闻衡不是很在意。

他更在意顾声此刻的感受——

「预警。您将在三秒后迎来第32次痛感。」

闻衡:“?”

不知道是不是痛过太多次,他好像都能猜出来这次是什么了。

三秒一晃而过,顾声也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

「爱的32次痛:痛经体验。」

「痛感:9级。」

顾声:……系统,真有你的。

系统正嗑得上头:「虽然对您没有止痛功能~但是系统贴心地让男主和您感同身受,值此温情时刻,增进彼此的感情~」

顾声低头看了眼闻衡落在自己肚子上的手,怒道:“可是他摸着我不疼的啊!!”

系统:「阿巴阿巴?」

闻衡听到自己这次果然随机到了痛经,意料之中,不过因为触碰着解药,那种痛感并没有袭来。

他叹了口气,心想,痛经体验竟然能达到9级。

闻衡含着某种不足为外人道的心酸,对顾声隐晦地说:“其实我很……理解你现在的痛。”

顾声:???

你踏马摸着解药说这话你良心不会痛??

系统嗑得不行了:「呜呜呜,他是在心疼你!!」

顾声怒了:“我呸!!”

闻衡拍了拍顾声的肚子,语重心长:“我都懂。”

这一句话火上浇油,顾声气得肚子更疼了。

她伸出手,一拳直捣他腹肌!

“你根本不懂!”

你肚子又不疼!

闻衡猝不及防挨了一拳:“噗——”

好的。

……现在懂了。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去给大家发红包!

呜呜求一波作者收藏tvt !戳我专栏点点收藏~啵啵大家!

-

感谢在2021-09-26 00:35:57~2021-09-27 00:35: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阿fanfanfan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玄冬、阿fanfanfan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荒芜淹没海洋、林鸢、与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吃番茄的弋弋 99瓶;白日梦想家 60瓶;guixin、可口可乐可爱多、-95-37- 30瓶;26705993 20瓶;斯芬克狮 19瓶;卿瑶 18瓶;东走西顾、lllllll、諾諾、白干子、、林鸢、求生的衰小孩、yeah、hel lo 10瓶;小恶魔 6瓶;长安故里、遗忘的angel、星愿、44457328 5瓶;嘟嘟嘟、周予雨 4瓶;想要甜甜的恋爱 3瓶;箬笙、玖壹、黑寡妇、万年小说迷、饭富贵、夕夕朝朝 2瓶;copydh、努力去见他、我看的文必须甜、西柚の秋千m0m、民政局、啵啵团儿、40413343、哇咔咔、萌哒哒的喵大王、yuzupooh、玖、lywswd彤彤、追连载追得神志不清、阿准、不知琐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