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7

「叮——恭喜宿主, 爱的15次解痛成功√」

「随机掉落奖励:一次【载入史册名场面】——」

顾声趴在闻衡身上,听见系统提示音。

她冷静地问系统:“现在这个社死场面还不够被载入史册吗?”

cp系统:「够了,太甜了,呜呜呜。」

顾声:“……”

此刻水晶吊灯下, 女人发丝铺散, 暗红裙裾与男人黑色西裤下修长的腿交叠。其实这一幕并不搞笑, 甚至透出一股高级感的暧昧意味。

摔下去的那一刻闻衡主动护住顾声,给她当了肉垫, 在场所有人看得清楚。

豪门圈里遍地贵妇阔少,一个个都觉得自己金贵得很, 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举动的。看来虽然这两位是明摆着的协议夫妻, 而闻衡又是出了名的淡漠,但确实对这个妻子……不一般……

顾声确实气消了不少, 但低头一看, 这狗男人一副被砸昏了的样子,顿时令她很没面子。

“哎, ”她细白的指尖戳了戳闻衡的脸, “醒醒了喂,你这样显得我很重的样子!”

顾声的发尾扫过他的眼皮, 闻衡睁开眼。目光所及是她红润唇瓣, 优美的下颌线, 雪白的脖颈,和v领之下……

闻衡眼睫轻轻一颤,连忙坐了起来。

顾声也十分不满地从他身上爬起身,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

侍者适时地过来扶起他们两个,“闻少,夫人, 你们没事吧?”

顾声瞪着闻衡,而闻衡一脸平静地整理好衣领和袖口,又扫了眼顾声身上没有什么不妥,才淡道:“——没事,我们在开玩笑。”

侍者专业素质非常强地淡笑应下,心里想的却是,闻少爷在他们心里都是高攀不起的神,这还是头一次当众失态,被一个女人压着摔在地上。

“请两位跟我来,闻先生有请。”

顾声看了闻衡一眼,闻衡垂眸,把自己的臂弯给她。顾声撇了下嘴,然后把手搭在了闻衡的臂弯。

两人上了大宅的二楼,绕过雕花扶手梯,过了门厅,看见楼上坐着几个闻家的人。

闻家家主闻岳松——也就是闻衡他爹坐在正中,面容冷肃,颇有点上位者不近人情的样子。从这点上看,闻衡也算肖似其父。

父子俩的关系向来如履薄冰,听见刚才楼下的声音,闻岳松掀起眼皮对着闻衡道:“你还真是孝顺,一来我生日宴就要搞出点动静。”

闻岳松这话只对着闻衡,并不对着顾声。原主这个公公其实对顾声一直还可以,原因也很简单,长子喜欢的东西他看不上,所以闻衡不喜欢的,闻岳松倒是会格外高看两眼——就比如他以前十分排斥的协议妻子。

闻衡并不答话,表情非常淡漠,眼见气氛要僵,一道声音适时地出来打圆场:“阿衡好久没回大宅了,一回来果然热闹许多。最近工作很忙吧,我听青见说你正筹备一个爆款ip,真不愧是现在的顶流,事业蒸蒸日上!”

顾声抬眼向说话人扫去。那男人已是中年,但面容尚算年轻,穿戴讲究。原书里对闻衡的家族关系着墨不多,主要涉及的就是闻顾两家联姻,顾声猜测,这人应该是闻衡长姐闻宛的丈夫,李牧泽。

此人城府深沉,善于钻营,在闻岳松身边呆了多年,倒也在闻氏站稳了脚跟。虽然他和闻宛一直没生出孩子,但显然小舅子的婚姻更加不顺利。只要李牧泽能熬下去,他的后代一定能继承闻家家业。

所以他现在说这话,表面上是在夸闻衡事业有为,然而闻岳松向来不喜欢亲儿子在娱乐圈的超绝地位,果然,听完就是一声冷哼。

闻衡面无表情,并不怎么在意他们的态度,像是多年来早已习惯。

因为闻衡不给面子,李牧泽略略有些尴尬,于是有意无意地提起了另一个话题:“你们那个夫妻综艺也很火,阿宛在家都会看呢。”

这一句就把众人的关注点聚焦到了闻衡旁边十分安静的顾声身上。

李牧泽是一直关注着刚才一楼大厅动静的,看到姜家那丫头和顾声对峙起来的时候,他还十分期待,却没有想到,向来抗拒联姻的闻衡,竟然当众表示不离婚?

而且说是闻宛每次都看,实际上他才是期期观察。闻衡连他的姐姐都全然不亲近,可在这两期直播里,闻衡并不抗拒顾声……甚至有好几次主动靠近顾声?但是凭闻衡以前对顾声的态度,怎么可能突然就喜欢上了?

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

顾声抬眼的时候,敏锐地察觉到了李牧泽眼神里的探究。但她不动声色,只是迎着闻岳松看过来的目光,略带拘谨地喊了声“爸。”

闻岳松神色一缓,道:“我知道你们那个综艺,声声,你一个豪门千金也跟着他瞎胡闹。”

作为身价百亿的大财阀资本家,他的言辞间的确充满了对娱乐行业的不屑,完全看不起演戏唱歌跳舞的职业。顾声忽然间有些理解闻衡的感受,哪怕在自己的领域做到顶,对他的父亲来说也只不过是瞎胡闹。

顾声语气温和,但话语清晰:“倒不是胡闹,挺有意义的。”

闻衡微微一怔。

闻岳松看她一眼,倒是忽然觉得这个儿媳妇稳重了不少。他略一思考:“要是想玩玩,你可以签到闻氏名下,有好的资源会向你倾斜。”

听起来非常诱人,但顾声见过多少大风大浪,内心完全不为所动。

而且可算了吧——在原书剧情里,闻氏手下可是有几盏不省油的灯。

一旁的闻衡蹙起眉,声音冰冷:“不要轻易画饼。”

闻岳松顿时冷哼:“我也就是让顾声体验体验,说到底你们这行不过戏子,顾声要真做这个,以后可能饭都吃不上!”

闻岳松当年在闻衡初出茅庐的时候,就曾经断言闻衡混这行迟早要饭。作为男主他爹,金口玉言,反奶一级,以至于闻衡从出道就红,到今天也还是红得没边。

现在闻岳松说她做这个以后也吃不上饭,顿时让顾声的心情十分舒畅,大感自己前途光明。

顾声真诚地说:“知道了,爸!”

这声爸情真意切,叫得比刚才真挚十倍。

闻衡:“?”

半晌后他似是反应过来,看着顾声认真的眼神,没忍住笑了。

……

见过了闻岳松,顾声和闻衡这趟基本也就完成了义务。

走的时候那个李牧泽还在用一副探究的眼神看着他们,顾声不由地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虽说她不怎么待见闻衡这个狗男人,但对李牧泽这种靠钻营上位的人当然更没好感。

不过,他探究就随他探究,总归也探究不出什么。

顾声和闻衡从二楼走下来,原本想离开,迎面却遇上一个梳着背头、尽管西装革履看起来也十分不正经的男人。

那人一见他们,顿时眉飞色舞,“哎呀,闻哥!嫂子!——”

闻衡看起来挺想无视他,但碍于顾声在场,还是给她介绍了一下,“齐青见。”

顾声微一挑眉,刚才李牧泽也提起过这个人,这是闻衡的表弟,签约在闻衡公司的音乐制作人,也是闻家亲族里唯一和闻衡有工作上往来的人。

顾声挥了挥手,淡笑:“你好。”

齐青见十分风骚地对着顾声眨了眨眼,“嫂子真人比电视上好看多了!你们俩演的那个小片段,都把我看哭了呜呜呜。”

他这种浮夸浪荡的风格和闻衡完全相反,三两句之间就好像已经和顾声很熟的样子。

闻衡蹙着眉,声音微冷:“有事说事。”

顾声借机道:“你们聊正事,我去一趟洗手间。”

等顾声走了,齐青见收回目光,对闻衡道:“你是不是想签下嫂子?”

闻衡看他一眼,点头:“嗯。”

齐青见揪着头毛点点头:“可以理解,长成这样很难不想拴在身边。”真人真是太美了卧槽。

闻衡皱眉道:“我看重的是实力。”

齐青见:“拉倒吧哥,你这些年总共签过几个人?签上了还不是重点培养——正好那什么,傅山新歌缺mv女主,需要演技好的,又不要知名演员,又要好看——你懂吧,他走的是那种压抑伤感风,需要演员能演得出‘伤痛’,嫂子的哭戏确实很可以。”

闻衡闻言,冷笑一声。

伤痛?

有多痛?

“mv拍摄周期也短,你就让嫂子跟我走一两天就行……”齐青见继续逼逼叨叨,见闻衡不说话,道:“怎么,舍不得啊?分开工作几天而已,能咋样嘛?”

“……”闻衡沉默两秒,实话实说:“能死。”

字面意思的死。

齐青见却是差点把水喷出来。

卧、卧槽!

他哥竟然……这么深情??

一瞬间他竟然嗑、嗑到了。

……

不过,闻衡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影响顾声的选择。

当天从闻家大宅离开,坐上车之后,他还是原封不动地转述了齐青见的话。

顾声听过傅山这个名字,她看过的影视作品里,有几首ost就是这个人创作的,是业内的天才创作者。

对顾声而言,拍摄mv对她来说是有好处的。周期短,而且成品率高,在她在这个世界还没有作品的情况下,是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

不过顾声没有贸然答应,这毕竟是闻衡这边给她带的资源,但顾声还没最终确定签约在哪里,不会那么贪得无厌。

“多谢,我会好好考虑的。”

闻衡看得出来,顾声并不只是在娱乐圈里玩玩,沾染一下花花世界就离开。她的决定非常慎重,并没有头脑发热地选择和不闻签约。

其实闻衡也并不能确定,顾声会不会选择来他这里。

……毕竟,现在是他需要她。

大约是刚刚在闻家的氛围让人不舒服,又或者是她说着“有意义”的时候太坚定。

闻衡第一次认真地对顾声问出了这个问题:“你喜欢演戏?”

很多人或是为了赚钱,或是为了拿奖,才在这个声色的名利场里打转。很多人也不理解闻衡放弃闻家而在娱乐圈从头开始打拼的行为。

但闻衡从很久前就认定了这件事,他没想到顾声会是和他一样的人。

“——喜欢啊,”顾声很肯定地说,“我就喜欢用我的喜怒感染别人的喜怒,让观众为我笑,为我哭。”

就算现在拿不到好本也没有关系,她依然要努力创造出有灵魂的人物。

闻衡定定地看了她许久。

半晌后声音轻轻响起:“我知道了。”

-

在系统第15次特别要求之后,终于又消停了一阵。

最终闻衡以后背多处淤青的代价完成了系统「心心相印」的要求,换得了宝贵的喘息时间,能够正常工作。

顾声发现,他每天都喝养生茶,作息也十分规律,并且健身时间也比以前长了。

她偶尔看到闻衡穿着运动装备,额角带汗,一身精壮腱子肉,就想:懂的懂的,要保狗命嘛!

而《幸福四定律》第二期的正片「你和呼吸一样」也终于上线了。

作为同期最火、屡屡出圈的综艺,《四定律》的观众早就等急眼了,柚子台一上线,在线观看人数就爆满。

【终!于!来!了!啊啊啊等死我了】

【从标题就开始嗑到了呜呜呜呜闻声冲冲冲!】

【闻衡闻衡闻衡闻衡闻衡】

【顾声顾声!你的回声来啦!!!】

当晚,顾声一直在琢磨她的奖励【载入史册的名场面】会出现在哪儿,或许是她翻拍的《与君别》再出圈一次?

结果顾声守着电视看完了一整期,虽然确实被自己的演技哭戏秀翻,但也没看到什么拔高的名场面……反倒是,看到了她和闻衡小学鸡一样的拍摄花絮!!

当时她忙着吵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以第三方视角看,简直是两个小学生。

“你拉我。”

“你这么重我怎么拉你?!”

“回家控制体重。”

“shwiow”

顾声看完自己绝美影视片段的好心情顿时被社死替代,捂着脸关上了电视。

殊不知,观众们却是嗑得满地找头。

【啊啊啊啊救命,好甜!】

【恋爱使人降智我是发现了!顶流也不能幸免!】

【两个人顶着妖孽脸做着小学生的事hhhhh】

最后两期正片的糖点被cp粉们精心挑选出来,做了一个大合集混剪——「在你看不到的时候,你以为你的cp在doi,实际他们——」

在互相伤害!在斗嘴吵架!在让对方睡不着觉!

但同时,他会在深夜轻轻拥住她,会在角落把她困在墙角,会因为吃醋而气抖冷,也会当着千万人说“没有你我不能呼吸”——

这cp!该死的好嗑!

【啊啊啊谢谢太太给的粮孩子吃撑了】

【这是顶流和他老婆吗!我入坑了!】

【呜呜呜嗑死我了】

实时搜索词条里几乎全是闻衡和顾声,「闻声夫妇」已然成为《幸福四定律》的热度保证。

趁着网友热议,导演组放出了一波短视频平台直播预告。这主要是给各位金主爸爸做广告植入,同时也是让各位夫妇近距离地接触节目观众。

“四组夫妇同时直播,观众朋友们自行选择~敬请期待~!”

节目组还是狗,为了最大程度吸引流量,这样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场线上battle。

顾声想到线上直播要两个人挤在一个小屏幕前,觉得有点麻烦。

而且万一她的「名场面」就是在直播当中出现呢?

顾声顿时觉得顶流十分累赘。

好在,直播当天,闻衡有一个重要的局要去,为此还特意对顾声解释了。

本来档期对不上就是很正常的一件事,顾声大概也能猜到他是去谈《溯回》的事。

于是她毫不遗憾、兴致勃勃地目送他离开,心想这次应该不会再像第一次奖励的「出圈神图」一样,是双人gif了!

——今晚载入史册的名场面她必须独自泳有!(握拳)

-

宋晴栀在直播前接到了经纪人的电话。她说旁敲侧击得到了《溯回》刘制片的态度,对方模糊地给了她肯定。

这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做这行总要牺牲点东西,如果刘制片真的能助她拿下《溯回》的女主,那她的爆红指日可待——毕竟那可是和闻衡搭戏!

她真想知道,顾声要是看到她和闻衡一起进组演戏,会不会原地发疯?

……

此时。

大隐隐于市的茶楼。

曲水通幽,古琴音缓缓绕梁。精舍中内饰质朴淡雅,围着茶座坐着几个男人。

仔细看,这些竟是业内有名的导演、制片和编剧,联手出品过的经典影视剧不计其数,寻常艺人想和他们同坐喝茶怕是要等上个几年。

但在这些年纪不小的人中间,只有一张清冷的、年轻俊美的脸,却是与他们平起平坐的。

冯岩导演笑了声:“我们这种老头子的茶局,年轻人里也只有阿衡能坐得住了。”

闻衡在圈中的地位是不一样的,除了顶流影帝的光环加身,他背后还有雄厚的资本支持。这些年他本人也越发沉淀,除了精于作品,就连粉丝也并不知道,不少爆红影视剧投资资金链里,都有他们哥哥的手笔——包括他们这次监制的大ip《溯回》。

“阿衡不是从早些年就一直这副清心寡欲的模样?不过咱们这局子多少是无聊了点,”刘制片笑着冲闻衡眨了眨眼,“老郑上完你们那综艺,和我说起你太太,明明是个素人演技却很了不得——什么时候带出来见见?”

闻衡轻轻一笑。

原矿紫砂壶在他手中,伴着氤氲茶气,给诸位斟了茶,“所以我们来聊聊《溯回》的事吧。”

作为今年重点立项的大ip影视,《溯回》可是一块多人眼馋的饼。男主已定,影帝闻衡多年之后再拍影视剧,这本身就是个爆点。就是这女主人选,还未能定下。

刘制片轻咳一声:“耀影的宋晴栀,你们知道吧?他们公司主捧,现在还压着一部剧没播,等播了说不定能上一线,我看她不错。”

都是千年狐狸,冯岩顿时就哼笑一声,“怎么看的不错?”

刘制片怒嗔他:“我就是提个人选,这不是定不下来么。”

旁边的编剧也做出推荐:“闻氏旗下华唐传媒有几个不错的人选,其中有个是科班出身的,正经学过表演,风头正盛。”

冯导也趁机吐槽一句:“那正经不错!现在的演员啊,一场哭戏能用三瓶眼药水!还得配音,还得抠图,没办法、台词不过关啊!最后都跟流水线上的一样,开口全是一个声音!”

这的确是内地年轻演员的普遍现状。

精舍里沉寂了几秒,闻衡清冷的声音响起来:“所以,还是试镜吧。”

虽然一开始都说试镜,但在场诸位也都知道,这种爆款ip被盯得紧,各家影视公司都想塞人,最后多半是内定。

可闻衡投资占比高,他的话很有分量。

茶气氤氲中,男人抬起深湖一般的瞳孔:“我也可以参与试镜。”

“用实力说话,不要埋没真正的好演员。”

……

四组夫妇的直播在晚上9点正式开始了。

宋晴栀原本就因为《溯回》的消息而心情大好,在听说顾声直播间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简直达到了顶峰!

直播开始,晴天夫妇穿着情侣装坐在手机屏前,跟粉丝们打招呼:

“大家好呀!”

“好久不见大家,过得好吗?”

粉丝们积极踊跃地打招呼,在屏幕上问问题。

“档期问题?对,你们也知道天哥最近进组拍摄,”宋晴栀回答着粉丝的问题,一脸娇羞,“——其实他今天是特意推掉了自己的工作来陪我一起直播的,我都说了不用,但天哥害怕我一个人孤单,所以还是来了。”

直播的评论区立刻沦陷:【秦天好宠栀子】【啊啊啊甜死了!】

粉丝们开始给她刷礼物,屏幕上点满了粉红色的爱心,让整个手机屏幕都透着一种恋爱的甜蜜。

但是很快,就有得意的粉丝开始阴阳怪气。

【某人自己一个直播好心酸】

【要嗑真糖还是我们晴天最真!】

【某人真可怜哈哈哈】

宋晴栀连忙摆手:“我们专注自家,大家不要在意别人啦。”

然而在她似是而非的引导下,还是有不少粉丝跑去隔壁直播间看笑话。

……

华庭。

顾声一身家居服,面对着一小块屏幕,已经适应了直播的感觉。

——就是对着粉丝说话嘛,这活儿她爱干。

“嗯嗯你们好你们好——问我平时在家都干什么?”顾声对着屏幕念出评论,然后回答:“我喜欢看电影看剧呀,你们有喜欢的也可以推荐给我。”

“我平时熬不熬夜?当然熬哇!不熬夜我岂不是失去了好多时间!”

来看直播的不光只有她的回声,还有闻衡的恒星们。虽然此时顶流缺席,但她的在线人数依然吊打其他几组嘉宾。

对着大几百万的观众,顾声完全不怯场,一脸认真眯眯眼读评论的样子十分可爱。

【呜呜呜这声老婆我先喊了】

【老婆好美好美嘴一个嘴一个嘴一个嘴一个】

【起开让我来让我来!!】

当然评论里也在疯狂cue闻衡,比如顾声念着念着念到一个问题。

“——那天和闻神对戏,直面闻神的吐血戏什么感觉?”顾声念完之后忽然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笑死。没人知道闻衡是真吐血。

——我一人死守这个秘密,好痛苦哦!!

她的脸本身就离手机镜头很近,这一笑,贝齿整齐,桃花眼弯弯,瞳孔里碎满了星星一样,近距离的美颜暴击让人窒息。

【卧槽别笑了啊啊啊】

【血槽突然空了,谁懂??】

【妈妈问我为什么倒在了地上,因为这个女人她用脸鲨人了啊!】

其他粉丝都在惊叹顾声的美貌疯狂舔屏,cp粉却又从中嗑到了糖——提起闻衡的时候,姐姐笑了!

这是什么?这就是糖啊啊啊啊——

【呜呜呜好期待你们能有更多合作!】

【多多合体求求了求求了!!】

很快,粉丝们叫她趁着闻哥不在表演才艺,唱歌跳舞或者吃播都行!

顾声跃跃欲试——

一定是我的名场面要来了!!

颤抖吧宝贝们!

她清了清嗓子,十分洒脱地问:“想听什么,想看什么,你们点!”她会的可太多了!

评论顿时刷爆,气氛超级热烈,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

但就在这时,直播间里渐渐涌入了奇怪的声音。

【哎呀,这边怎么是一个人直播呀?】

【好可怜,夫妇直播却是自己一个人独播哦】

【笑死,住这么大的房子,其实还是在守寡吧?】

常岩一直盯着直播情况,顾声这边的氛围本来非常好,他甚至都觉得不靠闻哥顾声一个人也能撑得下来,开始期待看她唱歌或者跳舞的——结果就来了杠精和黑粉。

《幸福四定律》这几对里,王鹤夫妇不是流量,比较太平。山路夫妇那两位,和顾声不撞型,没必要这样,而且私交也不错。

能搞出这种事的,也只有宋晴栀那对了。常岩现在的心情早已和当初不一样,已经把顾声也纳入他的老娘保护旗下。

于是他一边联系短视频平台的管理员,对掐条账号进行封号,一边叫团队引导正面评论。

最后给闻衡发了条微信:[闻哥,聊完了吗?聊完赶紧回来吧。]

茶楼里,几人刚刚敲定试镜的事。

“确实,这么大的ip,也不能砸我们几个手里,演员不行,豆豉上的人还是要骂我们,”冯导叹息着说,“——那就听阿衡的,公开试镜。”

闻衡勾唇,抬起茶杯:“我敬诸位。”

几人纷纷给面子饮茶。

敲定了大事,几个老男人开始拉着闻衡聊闲天。

闻衡一一笑应。

但就在他们又把话题引到他老婆身上的时候,闻衡忽然听到了系统「滴——」的一声。

他的后脊顿时绷紧。

「您将会在20分钟后迎来第16次痛感。请做好准备。」

闻衡:“!”

众人见他忽然起身,纷纷惊诧:“哎,阿衡,怎么了?”

闻衡当机立断,起身道别:“我得……回家见我太太了。”

“哎哟!”

“好家伙啊——”

几个大老爷们愣是被他秀了一脸。

这几个人也不是老古董,等闻衡匆匆离开后,打开手机刷刷微博,也懂了。

这是赶着回去和老婆一起直播吧。

“网友都问顾声为什么自己直播呢。”

“他这是撑场子去喽——”

此时顾声的直播间里粉黑正在大战。

面对外敌,在线的恒星和回声空前一致地对外,开始一起怼黑粉。

【贱不贱啊?跑别人直播间秀存在感?】

【滚回你自己主子那里!】

【说我姐可怜?是是是,住着几百平的大平层,浴缸都比你家大,人又美老公又帅,真的好可怜呢嘤嘤嘤】

【闻哥就算不来我们也愿意看美女!酸什么酸?】

而此时,闻衡其实已经到了华庭地库。

车程在安全范围内被他缩短到最快,从茶楼到地库共计花了18分钟12秒。

他略微松了口气,离某个人越近,他的安全感也渐渐回到体内。

闻衡下了车,走向电梯,摁下按键,电梯缓慢向上爬升。

就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系统「滴——」的一声长鸣。

「首先恭喜您,本次痛感:3级。」

闻衡终于松了口气。

而于此同时,直播中的顾声也得到了系统提示音。

——「爱的16次痛:高位截瘫。」

顾声:嗯???

闻衡:“……”

操。

直播间的吵架已经渐渐收尾。

【笑死,说到底不就是眼馋我们的热度吗?】

【你蒸煮十个放一起也打不过闻声,认清现实很难吗?】

【真懒得打理你们,赶紧滚,别影响我们看美女!】

【姐姐唱歌吧唱歌吧!】

【嗷嗷嗷期待!】

在粉丝和常岩团队的共通努力下,黑粉杠精的话被淹没在正向评论里。粉丝们纷纷叫顾声不要影响心情,继续表演才艺。

顾声其实确实不在意,而且两家粉丝联手可是太能打了。现在看粉丝们心情稳定下来,她于是咳了咳,说:“那我给大家表演一个——”

可话没说完,刷刷的评论陡然变了画风。

有粉丝惊恐地告诉顾声:

【姐姐,你们家有鬼啊!!!】

【姐姐回头看!不对别回头看嗷嗷嗷——】

【啊啊啊啊卧槽那儿有只手啊你们看到了吗!】

同一时刻,数以万计的观众同时看见一只苍白的、毫无血色的手从地上抬起,伸向顾声,还在轻轻颤抖——像是有鬼在朝她爬过来!

顾声直播间的热度瞬间呈指数爆掉,全网千万用户都汇集于此,看着眼前的灵异事件。

【姐姐!快跑!!!】

【啊啊啊啊我要吓哭了!】

【卧槽卧槽见证历史了吧?直播见鬼!】

然而就在此时,那双手艰难地往旁边挪了一点,露出闻衡苍白的半张脸。

“顾声,”闻衡说,“……给我你的手。”

万千网友像是被同时掐住了喉咙。

【???】

【……???】

【………啊???】

唯有顾声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身后的热搜、实时广场、热门话题、各大论坛,全都爆炸性地讨论着这旷世纪的一幕。

顾声知道自己【载入史册的名场面】是什么了。

“……尼玛。”她说。

……

后来。

坊间盛传,顶流闻衡。

——在家喜欢爬着走路。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啦!

感谢大家的资瓷!我继续给你们创造欢乐~!

-

预收也是沙雕文麻烦大噶给个收藏靴靴qaq

《龙傲天男主非要攻略我》

时颜是一本起点文里身负机缘的女配。

所有修行者、觉醒者、穿书者得到消息:得时颜者可飞升。

男主·龙城首富长子找到她,故意让时颜看到自己御剑飞行。

龙傲天居高临下、淡淡一笑:我能保护你。

时颜拨打110 :您好,这里有奇怪的人。

那一天,所有人看着少年龙傲天被带上警车,无能狂怒地喊: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警察:是不法分子。

而时颜站在警察身后,偷偷御剑,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大的“sb”。

龙傲天:“……!!!”

-

终有一日。

我傲视天地,却对你低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