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烂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16

心心相印?

闻衡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物理层面的心心相印, 就是……心连心?

心口碰到一起?

系统补充提醒:「本次止痛时长:3秒。」

只需要接触3秒。

但是。

……这怎么接触?

闻衡从第一次疼到现在,都在尽可能避免被顾声发现这件事。虽然中间尝试过谈合作,但也以失败告终,不了了之。这十几次以来, 即使迫不得已需要止痛, 他也基本都没有让顾声发现端倪。

但这次难度系数显然……高了很多。

非常多。

——「本系统是在您作为主角的意志下合理衍生出的产物, 主要负责通知、提醒,并在您的意志引导下寻找新的可能。这次的止痛要求就是这样的, 请您加油!」

系统说完就不再响了。

留下闻衡一个人陷入沉思。

……

第二天。

顾声发现闻衡不太对劲。

他的眼神似乎欲言又止,一边忍痛, 一边又带着某种困惑。

顾声怀疑, 是这次的「心如刀割」太疼了。原本闻衡有通告要去隔壁市,但也因为身体不适, 无奈推迟了时间。

——这时候就体现出了顾声的远见卓识, 假如当时闻衡来谈合作的时候她跳坑了,那她作为“血包”肯定要配合顶流的工作, 被带着到处跑。

闻衡和常岩打电话的时候顾声刚好听见, 心想:恐怕闻衡身体无碍是暂时的,“身体不适”才是永恒的。

——哦不, 也不是永恒的, 99次就到头了。

常岩老妈子十分担忧, 想让闻衡再去一次医院,“你身体总这样也不行啊,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大概是哪儿都出了问题。

闻衡又用欲言又止的眼神看了一眼顾声, 然后对常岩说:“我会解决的。”

说完挂断了电话。

房子偌大的客厅一下子重回安静,顾声随手打开了电视。

常岩是个不错的人,在《幸福四定律》拍摄期间他接到的对顾声的工作邀约, 已经全部转告给了顾声本人,并没有因为她还不是自己的艺人而有所保留,或者移花接木给自己其他艺人。

顾声当然也没闲着,在家查了不少资料。要在圈里闯,经纪公司确实是必需的。杜彦知他们公司的确做得很大,旗下既有杜彦知等知名演艺人,偶像部门也做得很好,像于山北路依依都是新生代里比较火的爱豆。也就是说他们公司开发方向比较全面。

相比较而言,闻衡的不闻工作室主要投资、监制影视作品,和她以往的整体发展不太对路,但却是她一直想要冲的方向。

哪个演员不想往影圈奔呢?她穿来之前才刚上映了第一部一番电影,还没等到年末的评奖就来到了这个世界,总归是个遗憾。

在真正做出决定之前,她一定会慎重考虑好。

至于同一屋檐下的另一个人在干嘛……大概是在忍痛吧。

此时的闻衡捂着自己的心脏部位,对着电视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超清超大电视机过了一会开始重温经典,放了首乡土老歌:“抱一抱那个抱一抱……”

闻衡微微一震,想到了什么,表情若有所思。

顾声听了两耳朵,道:“这都什么年代的歌了?”

她随手换了个台,主持人十分欢快,背景音乐放的是热门通俗歌曲。

“你总是痴心妄想!痴心妄想——”

闻衡:“……”

闻衡扶着墙离开了客厅。

-

隔天就是闻父的生日宴会,会址设在闻家大宅。

顾家没人管顾声,在两家联姻之后父母兄长全都忙着发展家族企业,对恋爱脑的原主并不多过问,问了也怕糟心。这次闻父过生日,顾家在生意场上送了大贺礼,人在外跑项目回不来,所以顾家只有顾声出席。

临去之前,顾声还收到了家里人叫她别惹事的严厉短信,足见原主嚣张跋扈的性格有多深入人心。

不过以原主个性,在这种场合的确会隆重出席,力求高调。什么超季、高奢、拍卖珠宝全往身上放,一身珠光宝气,生怕别人看自己顺眼。

顾声打开衣柜,最后挑选了一件简单大方的暗红色v领礼服长裙——又不是走红毯,舒服和好看都要兼顾。这条裙子很抬气场,配她过于明艳的五官正合适。v领设计并不夸张,恰好露出白皙肩颈和一双精致锁骨。腰线极细,向下是开叉裙摆,纤细小腿若隐若现。

好久没穿礼服,顾声看了看镜子,对自己十分满意。

走出房间,隔着走廊看到了也刚出来的闻衡。

他脸上带着郁色,像是大病未愈。

但这并没有影响闻衡的美貌,甚至还加重了这人身上独有的脆弱精致感。闻衡穿着自己代言的高奢送来的定制西装,最简单的黑白配色,被他穿出了随时都能上红毯的感觉。

确实帅。

而闻衡也正定定看过来。不远处的女人眉眼张扬却平静,仿佛能照亮整个走廊。他的心口莫名地、轻轻地动了一下。

……然后,他的心脏更疼了。

——「请您尽快止痛。」系统适时提示。

“……”闻衡按住自己的心,抬眼看着顾声,“走吧。”

-

因为是私人行程,来接他们的是闻衡的司机。

出于礼貌,顾声还问了闻衡要不要准备礼物,被闻衡摆手拒绝。

他已经给两人准备好了礼物,顾声还挺感动。结果看一眼他交给司机放到后备箱的礼盒,东西虽然是好东西,但因为放置太久都有些积灰了。

……不愧是大少爷回家,真是够敷衍。

但他的态度也影响了作为妻子的顾声。于是放平心态,轻松赴宴。

闻家大宅占地面积极广阔,坐落在a市近郊,是一幢富丽豪华的别墅。

豪门圈来了不少人,长辈们在谈合作,年轻人们就聚在一起聊天。

“薇薇,你今天也太美了!”

“刚才闻伯父都夸你了,你就是全场最美的!”

姜璐薇身边围绕着几个朋友,都是豪门里从小玩到大的。蒋正、陶子文这几个人小时候还是闻衡身边的跟班,但是从闻衡投身影视之后,这些年也只能从大荧幕上看到他了。

但他们依然一致认为,姜璐薇才应该是成为闻衡妻子的人。

人群里不知谁提了一句,“顾声会不会来啊?”

那综艺两期播完,现在顾声的热度都赶上明星了。而且,她那脸是真的……

“闻大少不会带她来的,网上的人不认识顾声,咱们还不清楚她?到时候现场撒泼怎么办?”

“有道理哈哈哈——”

嬉笑声还没落下,闻家大门被佣人打开。

闻衡和顾声就站在门口,瞬间成为全场焦点。顶流的出现,让整场宴会都变得不一样了。

那两人身高差极为舒适,两张顶配神颜,竟是无比的般配。

姜璐薇的脸色变了变,没想到闻衡竟然就这样把顾声带在身边。

然而她仔细一看,闻衡的脸色并不好看,甚至缠绕着某种郁气——姜璐薇确信,闻衡肯定不是自愿带顾声来的!

她的朋友们对视一眼,也看到对方眼睛里的讯号:今天一定要给薇薇找回场子,让顾声摆正自己的位置!

顾声一进去就看到了那群人。

但是敌不动我不动。闻伯父还在和人应酬,他们一时也不用过去祝寿,于是顾声就找了个地方喝饮料吃点心。

结果刚咽下一口,宴会厅里就响起了姜璐薇那首《经年不变》。

当初在节目上导演介绍过,内容是少女爱慕,又写着“经年不变”。顾声用脚想都知道这是姜璐薇写给谁的,这会儿放出来,就是在故意激怒她,等她撒泼惹事。

然而顾声原地不动,就像聋了一样,甚至还招呼闻衡也吃点东西。

闻衡脸色发白,捂着心脏:“谢谢。”吃不下。

眼看这首歌被循环了一遍又一遍,被表白的当事人和当事人妻子都没有任何反应,对面有点着急了。

终于,闻家世交的长辈来把闻衡叫走,闻衡略带迟疑地看着顾声:“我很快回来。”

顾声浑不在意地挥挥手。

等闻衡一走,一群人立刻簇拥着姜璐薇过来了。

“哟,顾大小姐!”

“这当明星了心情就是不一样!”

“刚才闻少在你旁边脸色好难看,你自己是不是看不到呀?”

顾声笑了。

废话。

8级痛,忍两天了,能不难看吗?

闻衡还能直立行走都算他是个硬气人物。

“看来你绑着闻衡炒cp的红利要珍惜喽,不然——”

他们阴阳怪气地提醒着顾声要记得自己只是闻衡联姻的妻子,过不了多久就不是了。

姜璐薇居高临下地看着顾声,很满意眼下的状况——顾声在这里孤立无援,而她自己被众星捧月,对比鲜明而惨烈。

顾声慢条斯理地吃完自己盘子里的点心,优雅地擦了嘴,然后看着姜璐薇:“——姜小姐,你喜欢闻衡?”

突然的一记直球,把圈子里心照不宣的秘密直接摆到了台面上。

姜璐薇怔愣过后,出于不能在情敌面前被压制的念头,她咬牙承认:“是又怎么样?”

说完,不待顾声反应,她继续道:“顾声,你不会真以为闻衡喜欢你吧?你难道没想过闻衡一个顶流、为什么要和你上那个恋爱综艺?凭你的路人缘,在节目里被骂得越惨,闻衡越好离开你,你懂吗?”

顾声心想,她这点说得倒没错。原书里的闻衡就是这么操作的,在原主被全网黑、甚至已经影响到闻、顾两家生意往来之后,他也终于得以提出离婚。

然而顾声对这个剧情并不在意——她和闻衡当然会离婚,但她可不能受这些小鲨比的气。

顾声清清嗓子:“可是姜璐薇,我不相信你是真的喜欢闻衡!”

姜璐薇心中顿时讥笑,看!顾声还是急了吧?

这边的争执被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这正中她的下怀。以顾声在圈子里的名声,谁都会觉得是她吃醋惹事,是她占了闻衡妻子的名头还得理不饶人。

闻衡也注意到了被包围的顾声,他眉心一蹙,大步朝这边走了过来。

然而下一秒,就见顾声超大声地说:“你要是喜欢闻衡的话,当时为什么要在机场揍他?”

众人:???

顾声何等演技,瞬间声泪俱下:“你知不知道,你那一拳,差点把闻衡打趴下!”

正往这边走的闻衡:???

这突如其来的转折,让整个宴会厅都懵逼了。

还是姜璐薇的朋友最先反应过来:“你胡说!薇薇怎么可能——”

顾声打断他:“这件事闻叔叔和姜叔叔都知道!”

——毕竟还是两家联手压下去的呢。

此时闻家姜家长辈都在,众人纷纷看过去,一见他们沉默不语的脸色,顿时明白了顾声说的竟然是真的。

为她辩护的朋友脸也被打烂了,“薇薇,你、你怎么……”

怎么会打闻衡啊??难不成因爱生恨??

姜璐薇万万没想到顾声会把这件事拿出来说,简直是当众社死。

顾声看了眼走到近处的闻衡,一把撕开姜璐薇最后的遮羞布:“闻衡,姜璐薇喜欢你。虽然她在机场揍你,以后也有可能家暴你,但她还是想等咱们离婚和你在一起!”

一番话拳拳到肉,把她动手打人加介入别人婚姻的事全点了出来。姜璐薇根本说不过,顿时哭出声来,梨花带雨地看着闻衡。

宴会厅所有人都看着。

闻衡太阳穴直跳,感觉心脏疼到极限了。

众目睽睽之下,闻衡深吸一口气,拉住顾声的手。

“姜小姐,请你自重。顾声是我的妻子,我们不会离婚。”

面容冷沉,语调清晰。四周一片哗然。

顾声:??

这次换她懵逼了。

cp系统却在大喊:「啊啊啊啊啊嗑死我了!」

整个豪门圈第一次直面闻衡的态度,才发现原来闻衡竟然是护着顾声的!

姜璐薇的希望被彻底地当众摔碎,面子里子全没了,再也绷不住,哭着离开了宴会厅。

……

闹剧结束,顾声这时才从系统的鸡叫中反应过来。

不是,谁说不离婚了???

谁说的??

这狗比男人用她来挡桃花?那她以后的桃花怎么办?!——

啊啊啊她要气死了!

闻衡低头,看见她怔愣的样子,尽管此时还是“心如刀割”,但唇角却忍不住勾了起来。

只是陈述事实而已,她有这么感动吗?……

闻衡仔细看着顾声。

其实所谓心心相印也很简单,只需要一个拥抱。

但闻衡从来没有主动亲近过任何人。

更是从来没想过亲近眼前这个……曾经被他讨厌的人。

但此刻,痛感忍到了极致,又或许并不是因为痛…闻衡竟然鬼使神差地揽住她,微微弯腰。

男人西装笔挺,勾勒出修长背影和宽肩窄腰。随着低头,他几缕黑色发丝落在冷白额角,轻轻垂眸。深湖一样的瞳孔静静看着某个人的时候,会让人产生他很深情的错觉。

然而顾声心里燃烧着一团火!

怒火帮她免疫了这个男人的蛊惑性!

怎么着,狗男人还想抱她?!

——拉我挡枪还想解痛我看你是想!屁!吃!!

顾声当机立断,高跟鞋跟往下重重一踩。

闻衡下意识后撤,结果一不小心踩到了顾声的裙子。

“!”

“!!”

两人原地掰扯两秒,在一片惊呼中双双摔了下去。

闻衡下意识抱住顾声,垫在底下,

然后“砰——!”的一声巨响。

终于!两颗心紧紧贴在一起,隔着胸膛也能感受得到,那剧烈“砰砰”的心跳。

四周空气安静。

顾声哼唧着撑起身,因为整个人压在闻衡身上所以并没有摔痛。

而垫在下边的男人平躺在地,闭着眼睛,感觉已经死了。

——「恭喜您。第15次止痛成功。」

闻衡:谢谢。

心脏好了。

但人快烂了。

作者有话要说:  闻哥:人间不值得。

-

uu们!因为明天晚上要上夹子了,周五停更一天嗷qaq周六晚上爆更!

给大家搞一万jjb抽奖,希望锦鲤就是你!!!

-

推荐一下我的专栏完结文《偏执男主白月光我不当了》,同款爆笑沙雕文~

文案:

楚殷死后才知道自己是豪门文里的白月光。

偏执男主年少时对她一见钟情,而后执掌财阀大权。楚殷被他的疯狂占有欲折磨,凄凉早死。

再睁眼,她回到了转学遇到陆缜的前一天。

“叮~学习系统已绑定!宿主可以通过学习改变垃圾剧本哟!”

【做完全科作业,可改原文一个字!】

【考下年级第一,可修原文一句话!】……

【夺得高考状元,可自拟结局!暴富!爆红!随心所欲!】

当晚,楚殷通宵肝完作业获得改字权限√

原文里”初遇那天,陆缜走进学校,天空飘下小雨。”

第二天,陆缜走进学校——天上忽然掉起了小刀。

少年陆缜:?有人暗鲨我。

-

全校都知道,楚家从乡下接回的千金横扫了年级第一,还坐上了校花宝座。

但有天全校疯传,说她不知怎么惹上了大魔王陆缜。



干坏事东窗事发,楚殷被堵在墙角,略感心虚。

面前的少年却如困兽,漆黑眼底压着两辈子的疯狂:“想要我的命?”

“——拿去。”

【貌美蔫坏白月光x被玩得命都快没了财阀少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