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破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徒做挣扎!”

  铜棺之外传出一声冷喝,极其的阴冷,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类该有的声音,反而像是什么阴邪之怪所发。

  铜棺剧烈颤动,被施加了某种咒术,不断地有惊人的尸气渗透其中,要将他们困死。

  二人皆有一种晕沉沉的感觉,随即捏法旨,凝神定气,不惧邪氛侵扰。

  “刷刷刷……!”

  铜棺之内开始有几声怪异的声音响起,二人闻声望去,居然有不少诡异的漆黑虫子顺着这些尸气黑雾涌了进来。

  这是尸虫,是死尸诈变,以五脏之气养出的这些尸虫,是极其阴暗的秽物。

  这些尸虫见人则噬,朝着季无常与玉轻言蜂拥而去。

  二人脸色一白,季无常一拳震天,将靠近而来的阴虫全部被震死,但这些东西胜在数量多,且悍不畏死,密密麻麻的涌来。

  到了最后居然有一些漆黑的尸血从铜棺中的缝隙处渗透进来了,腥臭的气味扑鼻而来。

  季无常连忙用出数十张黄符封住这些缝隙,挡住邪氛侵扰。

  越打越是心有怒火,季无常张口喝道:“藏头露尾算得了什么,且待我出来必杀你!”

  他左手指尖剑气扫除一切阴暗秽物,同时右手捏拳印,浩力震天,一拳又一拳砸落,铜棺颤动如钟,震耳欲聋,被轰的不成样子,铜棺有塌裂征兆,已是满目疮痍。

  这是一种让人胆寒的景象,一掌一拳拔尘惊俗,有开山裂石之威,要将眼前铜棺彻底轰碎,从中打出一条路来。

  一身铜皮铁骨,掌指压落,如万钧大锤砸出,发出阵阵轰鸣大响。

  一声声悠悠铁音,穿金裂石,震的人耳剧颤。

  若不是季无常早已用黄符封住玉轻言耳口鼻,怕不是要将其震的五孔溢血,即便如此,玉轻言仍感觉到一股冲击力。

  她目瞪口呆,霸道之姿,无需任何法术,以肉身相抗,以人躯破开险境,实为霸道。

  “负隅顽抗,无用矣!”

  铜棺之外响起冷漠的声音,一种强大的咒印压下,像是一座座大山压在上面,地面被压沉数米,沉入大坑之中。

  “我与你有何冤仇?为何要置我于死地?”季无常问道,他想尽量拖延时间,积攒出绝强的一招,要彻底破开铜棺。

  季无常目光冷峻,尚不知阴谋者是谁,却也知晓这人动了杀心,要将他困死其中。

  这个人到底是谁,是小五吗?

  如果不是,真正的小五去哪了?又为什么要害他……

  这个人又是何时跟在自己身边的?

  “杀你又何须理由?只是一个乐子罢了!”此人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淡淡的冷笑道:“不必费尽心机拖延时间了,不会有人来救你,安心在这铜棺中死去吧,死后你之躯体会被我炼化为僵,拜我为主!”

  “想炼我为僵?痴人说梦。”季无常没有惶恐,没有惊惧,反而非常平静。

  铜棺虽重,却难承其威,不断摇动,轰霆作响,随时都会被打破。

  季无常铜皮铁骨,拳掌之上闪着金属光泽,这种肉身比一般的刀剑法器还要惊人,打的铜棺响声震天,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清晰的拳掌印。

  “咚!”

  铜棺之外的神秘人似乎受到了巨颤,亦用出这种咒术压制,惊人的力量一直在压制着铜棺,而且不断地有骇人的尸气涌入铜棺之中,侵蚀着两人的肉身以及心智。

  这尸气常人不可久闻,堪比人间鸩毒,久闻必五脏受损,若是侵入心脉,必是神医难救,面临尸化。

  “哼!”

  季无常轻喝,一张张黄符抛出,金色的道法光字映照如阳,印满庄严垂天圣华,伴随刚正之气,涤尽邪氛。

  同时他亦展现道门神通一念众化大法,捏拳印而出,手中好似有擒牛之力,一击轰出。

  “当”

  霸道的力量,如虹的锐气,无坚不摧的攻伐之法,季无常神威凛凛,强行将铜棺轰飞数米,但还没破碎,砸落在地面上,轰一个数米大坑。

  他仍不停手,双手齐出,不断捏出这种攻伐之招,或掌或拳,或腿或肘,尽显霸道。

  一念众化为攻伐神术,一旦悟透,一念生则万法现,杀式无穷,每一次出招,都会展现出不同的杀生大术。

  “轰!”

  铜棺被震为稀薄的铜铁片,相信再过片刻便可破开铜棺。

  随着这铜棺受损,刻在上面的镇妖符文也逐渐破败,腐朽,失去了光泽。

  道消魔长,没了铜棺压制,这玉轻言肩头的恶鬼也在此时开始苏醒,披头散发之下是一张惨白的死人脸,睁开噬人的猩红鬼目牢牢的死盯着季无常。

  连同玉轻言这变得昏昏沉沉,这恶鬼居然短暂压制住宿主的真身。若不是玉轻言一直在咬牙坚持,相信已经被夺舍,借尸还魂了。

  “嗯……”季无常亦感受到了目光,回眸瞥了一眼。

  这铜棺之外有阴谋者要害他,铜棺之内又有恶鬼环伺,季无常可谓是腹背受敌。

  季无常眼中杀气森然,对于恶鬼邪祟之类的害人之物,他绝不会心慈手软,口中夹带着刚正之气,喝道:“我劝你想清楚了再动手!莫要被震散了魂魄!”

  这恶鬼害人不能心生恐惧,胆颤则必败。

  若心生正气,自是无所畏惧,恶鬼秽物不能近身。

  “呼……呼……”

  玉轻言肩头的恶鬼,死盯着季无常,口中发出低吟的鬼语,惑人心智,让人胆寒。

  这恶鬼盯着季无常看了很久,一双鬼目圆睁,一直在死死的盯着季无常的背影,嘴角咧到了耳根下,一张血盆大口对着季无常的脖子就要咬下。

  季无常正想着破开铜棺,此为重中之重,这恶鬼吞人尚不在他眼中,仍是一拳接着一拳轰击着铜棺。

  就在恶鬼要咬断他的脖子之时,他整个人放出光华,一缕缕清圣之光散发而出。

  季无常口中振振有词,张口道出此言:“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斩妖缚邪,度人万千”

  净妖神咒,又为度人经一页残章,此刻在他口中显化。

  磅礴而发的宏大愿力,要将世间一切阴暗秽物度往黄泉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