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铜棺镇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这字是何人所留的?”小五蹙眉,盯着地面上的字看了许久。

  这不过才寥寥几字,却透露出这种意志?且干扰了他们的情绪,让他们心生出一种无奈而又恐惧的感觉。

  要做到这一点可不简单。

  有儒门大儒,虽然不修行道法妙术,也无习练武术神通,只凭一身浩然正气便能伏魔。

  真正的大儒一身精气神达到了顶峰,任何妖魔都无法接近其方寸之间,他们所书写的每一个字足以能影响每一个人。

  字里行间里携带的是笔者一身的精气神,是满腔热血,是悲悯哀愁,是恩怨离别,是爱恨情仇。

  难道此人的境界有如此之高?

  堪比大儒?

  “是个熟人!”

  季无常摇了摇头,这熟悉的笔迹让他知道留下这些字的人并非是什么大儒,而是一个熟人。

  这留笔者不是别人,而是他未曾谋面的师哥——伯青衣。

  记忆中他为小师弟,得一季字。

  而伯青衣为师兄,得一伯字。

  这青衣之名自年幼时便已扬名于咸阳,一身道法通玄,罕有敌

  “师哥已经进入这里了吗?”季无常喃喃自语,他看向前方的黑暗中。

  他的师傅佑公告诉他伯青衣曾进入过鬼宅里,受了重创,九死一生才逃了出来,如今也不知到哪疗伤了。

  这前面究竟有什么?

  只是区区一个鬼宅却有这么多险境,处处透露着诡异,着实耐人寻味。

  季无常与小五面面相觑,越觉得可怕,前路仿佛是万丈深测,胆敢多前行一步,便有可能万劫不复。

  “要过去吗?”小五询问道,他眸中居然散发出一缕缕尸气,在施展一种奇术。

  缕缕尸气如游龙一般,朝着黑暗中前行,为他们二人探路。

  “你觉得我们有后退的路吗?”季无常回道,他目光瞥了一眼身后。

  只见在他身后的花丛中,那些彼岸花发出一点点妖异的光芒,埋在花丛中的尸体在他的注视下直直的站了起来,像是一具具僵尸,行尸走肉般,一双双诡异死人眼正盯着他们。

  这些死尸虽然已经死透了,但胜在数量多,足有百人。

  季无常可不想跟这些死尸动手,动静太多会引来很多恐怖的东西。

  二人肩并肩,果断朝着前方的黑暗中前行。

  前方虽然诡异莫测,但却又一线生机,伯青衣曾闯了进去,且出来了,说明前方有活路。

  这才不过走了数百米,季无常心中一震,他感应到了一点特别的气息,似乎是香火的气味。

  他是捉妖人,常与这些东西打交道,对于香火之气非常敏锐。

  前方飘来的那股气味很明显是香火之气。

  前面有人在烧香?

  黑暗的通道内,即使借由一点点道火照明,也目不见方寸之余,分不清是何处,辨不得方向,只能凭借着感觉,一步步的朝着前面摸索。

  “那是……”小五在施展一种奇术,口中一直散溢出一缕缕尸气朝着前方飘出,为他们探路,此时他发现了一点异常,脸色怪异的说道:“前方似乎有一口……棺!”

  两人并肩而行,往前走了数百米,得见了一点异常,这里似乎是一个密室。

  借着手中用黄符燃起的道火照明,待他们走进时,可以看见这密室中挂满了一条条白绫。

  各种黄纸元宝堆满了屋子,像是一处陵墓。

  这密室正中央更是躺着一口铜棺,

  “这种地方居然真的躺着一口铜棺?绝世尸王还是什么?什么样的人物才能用这种铜棺啊!”小五惊叹不已,他开始施展奇术,探测到了这里有一口棺,起初有些许疑惑,现在更是亲眼所见。

  这铜棺可不是什么寻常人家敢用的,普通人最多一口纸棺,死后一裹直接往乱葬岗抛去。富贵人家也就是一口上好的木棺。

  铜棺也只有宦官人家才能用。

  季无常也是心中骇然,尸王也最多用一口木棺,用铜棺者他还没见过。

  而且是在这种地方,黑暗的密室之中,摆下这么一口铜棺,便足以让人胆寒了。

  而且在这铜棺之前还点着三炷香,正烧的旺盛。

  也难怪在此之前季无常会闻到香火之气了。

  这三炷香才烧的过半,还有些许香灰落在地上,很明显是刚刚点的?

  一进来便看到这种场景,黑暗的墓室之中,一口铜棺前居然点着了三炷香,而是还是刚刚不久前点的

  这三炷香是谁点的?

  或者说点这三炷香的是人吗?

  这一幕让季无常与小五头皮发麻,警惕了起来。

  静悄悄的墓室中,两人都咽了一口唾沫。

  黑暗便会心生恐惧,这是人的心理作用,黑洞洞的墓室里,只有手中的黄符正发出一点点微弱的光亮,这让人如何不慌张

  两人壮着胆子,打量着四周。

  季无常也查看这这口铜棺,上面还有不少的血迹。

  在铜棺正中央有一个用鲜血写上的“赦”字,还有一个鲜红的血手印。

  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一个道人,口中咳着鲜血,撑着颤颤巍巍的伤躯,在铜棺上写下这么一个字。

  “铜棺镇妖,是伯青衣吗?”季无常喃喃道,也许是伯青衣撑着濒危的残躯镇住了这铜棺之中的东西吗?

  看着眼前的这一口铜棺,季无常有点疑惑了。

  这口铜棺既然被封住了,按理说不会有什么异常,可季无常站在旁边却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起初他以为是这铜棺有一股邪性力量在惑他心智,但恍过神来却并非如此。

  这口棺的确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气息。

  他敢肯定这铜棺里面的躺着的东西他绝对见过,甚至认识。

  这里面躺的是人?还是其他脏东西?

  “哥,这里面好像并没有什么出口!”小五挠着头开口道。

  确实,这里暗无天日,借着手中的一点微光,发现这里除了一口铜棺,以及飘满的白绫,并没有什么出口,三面都是墙,除了身后进来的那条路,似乎是一处密封的墓室。

  如果这里无路可走?那么伯青衣是怎么从这逃出去了?

  季忍不住打量着四周,又向上看了一眼,头顶一片漆黑,入目即是墙壁,根本没有出口。

  季无常摸索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出什么玄机,只好开口道:“这里应该是有什么密道之类的,咱们好好找找。”

  小五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在这墓室里分头查勘,这墓室说不上大,但两人足足摸索了三刻钟这没看出什么名堂来,急的两人是满头大汗。

  一时间有些泄气,难道真的是想错了?或者说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出路?

  从开始的园林,到之前的彼岸花圃,现在居然被逼进的一处幽暗的墓室之中。

  这有些离奇,谁会将墓室建在家里?

  这鬼宅里有这么玄乎?

  “哥,你说这出口会不会在这铜棺里?”小五看着面前的这口铜棺,忽然开口道。

  季无常愣了一下,小五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他,他曾在一些野史中看到过一些这方面的趣事。

  这古代修建皇陵的工匠,很多都会跟着一起殉葬,为了避免死在墓穴里面,很多工匠都会在修建陵墓的时候暗中给留下一条退路。

  这各种千奇百怪的密道都有,更有胆大的直接将密道藏在了棺椁之中,墓穴被封的时候还能捎带着顺走几件价值连城的陪葬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