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真正的技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季无常走这鬼宅,这个李姓老者,还守在这大门口呢。

  见季无常一出来,立马点头哈腰,问道:“公子,怎么样,解决了吗?”

  季无常目光如炬:“解决什么?这是一个鬼宅子,莫说玉轻言身上只缠着一只恶鬼,就算他身上跟着一群恶鬼我都不奇怪!”

  李老低下头,不敢直视。

  “我倒是有点好奇了,这一宅子的都是死人,怎么就你一个活人?”季无常冷笑道,他可是看的明明白白的,这李老虽然行将就木,但明显还是个活人,生气未散,少说还能撑个数年的光阴。

  “我……我…只是一个家奴罢了!”李老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躬着身子叹道。

  蓦地他又直起了身子,指着这身后的宅子说道:“在这之前来了数十个人,全部都是一些沽名钓誉之辈,可大人您却不一样,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名堂来了,还请您救救小姐吧。”

  季无常张了张嘴,想问问在他之前来的那些人都怎么样了,但又没问出口,那些人估计都死了吧。

  他似乎猜到了什么,这老宅子化为了一所鬼宅,配合风水奇术,成了一块养尸地。

  这李老应该是类似守墓人一样的存在吧。

  这老人应该知道不少事。

  “待你想清楚了再来找我!”季无常看了一眼这欲言又止的李老,拂袖而去。

  ………………

  咸阳城,数千米下的幽暗地底世界。

  季无常走过潮湿的地道,这里是十二司职的总部。

  其中机关重重,各种暗道机关遍地,就比如这地面上一千块青砖,只有少数几块可以踩上去,若是踩错一步,尸骨无存。

  而且其中煞气浓郁,非常人不可进。

  只有十二司职中的人,自小在这长大,对这里一切都熟读于心,方能畅通无阻。

  季无常一路走过来,有不少熟人。

  缝尸人正拿着一根三尺的长的钢针,正在缝制一具死透了的尸体,被称之为绣女,绣女绣的不是针织,而是死人。

  制棺人也被众人称为木匠,他嘴里咬着一只竹制墨笔,手中挥着斧头劈砍着一根上好的阴沉木,要打造一口大棺。

  还有不少,吹号人,看香人,守夜人,走阴人,扎纸人。

  这些都是十二司职中的精锐,都是个中能手。

  见季无常来此,纷纷侧目,打了个招呼。

  季无常一一点头回应,穿过一处幽暗的地道,来到一处刑房。

  推门而入

  入目即是血腥,仵作也叫验尸人,正手持一把锐利小刀,正解剖着一具尸体,锋芒划过,瞬间开膛破肚,露出里面蠕动的肝脏以及肠子。

  “哥,你咋来了!”小五一脸惊喜,他双手沾染了鲜血,满是鲜血的脸上露出笑容,血腥中带着纯真。

  “有空吗?”季无常直言,他之所以问出这句话,是因为这验尸人与他这种捉妖人不同,验尸人要长期呆在十二司职,只有遇到过特殊的事才能出去。

  “有的啊,不过得去向几位大人申请一下。”小五一喜,他好久没出去了,记得上次出去还是在十年前吧?那时候自己才七岁。

  “去帮我查一个人!”季无常说道。

  这玉轻言之事不可能没有诡异,一所鬼宅能在咸阳城中肆无忌惮,这已然是不寻常了。

  这件事必须要查清楚。

  但凭借他一个人是无法查出什么来的,他必须要借助验尸人的能力。

  之所以要拜托验尸人来办这件事,是因为验尸人俗名仵作,又称验鬼人。

  白天验尸,晚上验鬼。

  但凡死人,必须经过他的这双手,能验尸开口,与死人说话。

  这死人可不是那种妖变诈尸之后的那种死人,而是毫无灵智,只凭一双手就能让死者肉身开口。

  所以验尸人消息灵通度算的上是十二司职之中最广的,知道不少辛秘。

  “行!你说说是个什么情况。”小五一口答应。

  季无常将自己所见所闻一一道出。

  “咸阳城中有一处鬼宅?还成了养尸地?”小五瞪大眼睛,有点不敢相信。

  “若是鬼宅还不算什么?我怀疑那养尸地地下有东西!”季无常说着,他想起在离开那鬼宅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息。

  正是那股气息形成了阵阵阴风。

  “尸王?”小五眉头一挑。

  “若是尸王还可以应付,但我感觉在那地下有大恐怖。”季无常附在小五的耳边说出自己的猜测。

  回想起来,那鬼宅中阴风太过渗人,像是有无数的冤魂在鬼哭嚎叫,阴森的感觉简直像是呆在了乱葬岗中。

  小五也是一惊,沉思了片刻后说道:“行,你在这等会儿,我马上回来。”

  说着,将满是鲜血的手往自个身上擦了擦,顶着一头的血污就这么走了出去。

  用他的话来说,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这双手,要是没有这双手,他肯定是一个在战乱中被马蹄踏死的婴儿,脸没有手干净,头可以没,手必须在。

  小五走后,季无常在这刑房等着。

  将目光瞥向案台上的这名死者,开膛破肚之法,人皮被切开,却没有渗出一点血水,五脏六腑都非常完整,没有一点损伤,超乎绝迹的技法。

  这是经验,是常年累积而成的手法。

  自己已熟读一念众化大法,一念生,则万法现,但仍是做不到这种境界,缺少的就是经验。

  若是自己有如此惊人的经验,相信他的一念众化大法将会达到惊人的高度,一举一动,一拳一掌皆会有惊人的力量。

  一念众化,一念生万法,没有惊人的经验支撑,终是徒有其型,不具其意。

  拾起邢台上的一把小刀,凭空轻轻一化,锋芒乍现。

  季无常摇了摇头,他还是太过稚嫩,经验不足,只在乎招式的变化,却忘记了大道至简,真正的武者,一招即可败敌。

  就拿这验尸人来说,开膛破肚,这是验尸法,亦是杀人技。

  任何一种技法,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必是非常惊人的。

  火夫尚能上战场,菜刀亦可做杀人刀!

  这点灵思闪过,季无常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了些许变化。

  那鬼小孩如此执着于人皮……

  那他身上的人皮是谁剥下来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