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死人讨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走在咸阳城的街道上

  玉轻言轻言着下唇,眼神时不时的不由的往自己肩头瞥去,那只恶鬼一直死盯着她,而且眼前时不时的出现一些诡异的幻觉。

  “公……子~还是将这法术解开吧……”玉轻言低头道,有些不敢看季无常的眼睛,刚才还嚷嚷着要见识见识,现在却被吓的花容失色。

  季无常点了点头,袖子在她的眼前拂过,一点灵光散去。

  玉轻言感觉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散开了,下意识的朝着左肩看去,顿时松了一口气,果然那恶鬼消失了。

  她心中自然明白这恶鬼伏肩,是不可能如此简单就消失的,而是自己肉眼凡胎。

  虽然看不见这恶鬼,仍是心有余悸,时而下意识的将目光瞥去。

  不久,季无常跟着玉轻言的脚步,来到了她的住处。

  这是一个老宅。

  青砖旧瓦,檀木搭建,坐落在一片竹林中,偶尔吹来阵阵凉风,略带三分凉意。

  “好重的阴气!”

  季无常屏住呼吸,凝神朝着四周看去,这宅子有点不寻常,阴气太重了,几乎凝为实质。

  他为捉妖人,捉的便是乱“道”者妖,对于这阴邪之类的东西非常敏感。

  阳气为生者之气,阴气则为死者之气。

  死者死后,这魂魄飘荡,无以为家则为鬼,虚无缥缈,又为无根之气,所以但凡是鬼总是踮着脚走路;而鬼者若饱含怨气、恶气,由虚化实,则为恶鬼,厉鬼。

  眼前这所老宅的阴气着实有点太重了,隐有一股刺痛感,直入骨髓的寒意。

  这就有点奇怪了,咸阳城中竟有如此阴气重的宅子?

  “公子!您要的东西都在这呢”

  此时那名姓李的老者也匆匆赶来,在老远便开始叫唤。将手中的袋子放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喘着粗气又说道:“这些东西可不好找啊!”

  季无常点了点头,查看了下,这些东西无非都是一些上好的朱砂,二十年的黑狗血,黑狗牙;以及一些能画符的黄纸。

  将这些东西收进腰间的伏妖袋。

  对着李老叮嘱了一句:“你在这大门口看着,不管遇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皆不可搭话,亦不能离开半步。”

  “这点小事公子大可放心!”李老拍了拍胸脯回道。

  季无常点了点头,随即便推开大门,与玉轻言走了进去。

  这老宅里面有点暗无天日的感觉,昏沉沉的,只有头顶的几块琉璃瓦片投下几缕日光,皆此照明。

  外面烈日当空,这老宅内却阴气森然。

  季无常瞥了一眼玉轻言,难怪这丫头身上有如此重的阴煞了,长期住在这种环境中,不死都是大幸。

  往四周打量了几眼,青砖铺地,檀木成墙,这算的上是个大户人家了。可是这宅子里却是鬼气森森。

  他只所以来这儿,就是为了要寻个法子,问出个原委。

  这玉轻言三火皆灭,没有一点生气,分明是个死人,却如常人一般无二。

  且阴煞入体,受恶鬼纠缠。

  按理来说,这咸阳城为天下第一城,人族圣地,又有人界意志化成护城天王,绝不可让任何邪孽进入咸阳城。

  但却出乎意料,这恶鬼趴在玉轻言身上,进入咸阳城如畅通无阻。

  而且如此清圣之地,其中却有一座老宅,如此阴森鬼气,引人深思。

  “公子,请喝茶!”玉轻言端来一杯茶,在季无常对面,款款而坐。

  季无常瞅了一眼,这茶……

  有问题!

  是用槐树叶泡成的茶,而且这茶水漆黑无比,像是被什么脏东西浸过一样。

  季无常抬头又看了几眼玉轻言,这女子见季无常打量着她,脸颊上不免升起一抹嫣红,一副羞答答的少女模样。

  不过却端着如此一杯怪茶,显得格外突兀。

  “公子可是喝不惯这茶?”

  此时自右侧方走出一对中年男女,是一对夫妻,穿着一身白衣。

  这白衣本没有什么,可穿在此二人身上,配上着两张惨白的脸,满是血丝的眼睛,显得有些诡异。

  而且自二位身后还跟着一名孩童,居然是穿着一件黑红的寿衣。

  季无常一下就警惕起来了。

  但是玉轻言却没有什么感觉,见这三人来了,反而一脸欣喜,朝着对方走了进去。

  并向着季无常介绍道,称这对夫妻是他的父母,而那名孩童则是他的弟弟。

  季无常不停的点头回应着,他脸上虽然不动声色,左手却藏在身后,隐有缕缕剑气出现。

  他保持警惕。

  因为这一家子的很明显都不是活人,只是这玉轻言不知是真不清楚,还是假不清楚,在不停的朝着季无常介绍着,脸上带着笑意。

  季无常没有说话,他感觉在伏妖袋中人界剑胎在剧烈颤动,连同上元宫中,青铜玄武尊也发出怒吼,阵阵神瑞之吼音响在季无常耳中。

  “小友可是喝不惯这茶?”这玉轻言的父亲坐在季无常的对面,端起桌上的一杯茶,抿了几口,又继续问了一句。

  “我是个粗人,喝茶太讲究,比起喝茶我倒是更喜欢喝酒。”说着季无常也不顾什么茶道礼仪之类的,从伏妖袋中取出一坛酒,当着这些死人的面,自顾自的连饮数杯。

  对于这些死人还讲什么礼仪?难不成还要与死人对饮不成?

  在前世他也是一个爱酒的人,家中藏酒不少。

  自从他喝了这个年代的酒,实在难以入喉,不过但是勾起了他的酒瘾,也学着这前世的方法,用蒸馏之法酿造了一些,虽不及一些酿酒师傅的手艺,但这勉强入的掉口。

  一来解解馋,二来这捉妖之事太过阴寒,有时痛饮几杯烈酒,驱寒暖身。

  这酒封一揭开,顿时有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

  喝一口荡气回肠,抿一口回味无穷。

  “小友,你这酒……”玉父充满血丝的眼睛一直盯着季无常手中的杯子,那生硬的喉咙也学着活人一样咽了几口唾沫,一副眼馋的模样,说道:“可否让老夫也尝尝?”

  季无常一愣,死人讨酒?

  感情这人生前还是个酒鬼。

  季无常也不无二话,当下就倒了一杯。

  同时心中却冷笑,他这酒是人间五谷杂粮酿造的,人间之气十足,又经过蒸馏法提纯,可谓是阳气鼎盛。

  他敢倒,就怕这死人不敢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