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质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正在交谈,讨论一些古事。

  譬如公子扶苏在上郡发生了何事,要所有捉妖人齐出?

  云中君徐福前往蓬莱仙岛,是否已带回长生药?

  再或者中车府令赵高究竟是不是太监……

  自己华阳夫人闺中的三两事……

  若此地有旁人他们可不敢谈论这种事,但此地并无外人,他们无话不谈,道出种种秘辛。

  …………

  数刻钟后

  一阵清风拂过,祠堂内亮起金光,一个个金色的符籇发出光亮,于祠堂正中照出数个人影。

  皆通体金光,真身隐藏在神光之内,一举一动有极为惊人的威势。

  这些人甫出现,季无常便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这是上位者天生的威严,尚未开口,便觉惊人威压。

  这是十二司职中的几位大人。

  季无常身子微微一躬,行了一礼。

  “三百年的魑妖连同一尊尸王,皆被你所斩?”

  有一团金光之中,光影闪动,发出声音。

  声音不大,却响在季无常的心间,散发出来的威严,却让人莫名心悸。

  没有任何废话,直接点明。

  “是!”

  季无常表面上不动声色,没有半点犹豫,直接回答。

  但心中一惊,这些大人是来此质问了。

  经过抬棺人一事后,他心中明白,人心难测,万万不可尽信于人,凡事都要留一个心眼。

  他将上元宫中青铜玄武尊的气息压到了极致,同时身上的人界剑胎亦如此,全部被他隐藏。

  这二者皆是至宝,就怕有心人看穿,惦记上了。

  人界剑胎虽然秉承人界意志,要炼成也亦不是没有,都是一些妖孽天才。但季无常却是以荧惑之石炼剑。

  荧惑之石即是禁忌!

  荧惑之石上刻下的七个字——始皇帝死而地分,更是禁忌。

  即使他手中只是一块碎石,但亦触犯了始皇威严。

  在这,在咸阳,万万不可亮出此剑。

  否则唯死而已

  “以你的实力能诛杀此妖?”金色人影质问道。

  并且从那金色光影中落下一块令牌,金光灿灿,耀眼夺目,上刻三个大字——捉妖令。

  这捉妖令与捉妖人非常密切,以无上秘法炼制,虽然不是什么限制捉妖人行动自由之类的法宝,但如果接下捉妖令,在上面留下名字,便能清楚的查到,捉妖人斩了多少只妖,获得多少功德,已利于赏罚。

  此时这捉妖令上,金光大盛,记载了季无常此番东郡之行斩杀了多少只妖精邪怪。

  在上面一个个文字得已显化,如一颗颗耀眼的星辰,密密麻麻,布满了无数个文字,皆是那妖精邪怪之名。

  魑妖!

  蛟鳄!

  紫明凶雀!

  火云兽!

  厉诡百只!

  ……

  “嘶,这是杀个多少只精怪啊!”小五在一旁倒吸一口冷气,心中震撼不已。

  他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文字,怕是足有数千只精怪。

  这种程度怕是每日数十斩的屠夫也比不上啊,这些可不是什么温顺的家禽,而是修炼有成,且害人的精怪啊。

  咽了一口唾沫,感觉不由的在打颤,身子往旁边挪了一步,这是狠人啊……

  “我没别无他法,只能一路厮杀,闯出一条血路!”季无常眼神之中充满了狠厉之色,杀气腾腾的怒道。

  他们这一行并非是什么正规官职,而是偏门带阴的行当。

  捉妖,斩妖,缝尸,仵作点香、开膛破肚,守夜引魂,种种皆是要命的行当。

  与人讲鬼话,与鬼讲真话。

  饶是拿的出证据,理直气壮,一切皆可平安无事。

  他再次将自己被抬棺人陷害,在他身上种下邪术之事一一道出。

  “为妖者,当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当斩!”

  季无常又道,他身上的妖血还未干透,一点一滴的滴落,显得煞气十五,这一瞬间好似真是个屠夫。

  “我且问你,以你的实力,如何斩妖?又如何杀出重围。”金色光影又道。

  “大人,我哥斩妖可……是……”小五载一旁准备为季无常开脱几句。

  却迎上了一对金色的眸子,威逼而下的压力让他把下面的话给咽了下去。

  “我问你了吗?”金色人影喝道,其声如雷,威势惊人。

  凛然压力将小五震的体弱筛糠,险些匍匐在地。

  季无常拉了一把,将小五拦在身后,说道:“斩妖有何难,自是如此这般,将妖斩于足下!”

  说罢

  便是手起剑指,磅礴剑气喷发而出,逼人的剑光,凛然的寒光。

  锐利之锋,雷霆一发兮其孰敢当?

  “刚正之风,正道之剑!汝无异心!”金色光影中有另一名大人出声道。

  剑,百兵之王也!

  用剑者必证其心,若心怀鬼胎者,其剑必阴暗秽气,出招则是阴险毒辣;而刚正之剑,必身怀正气者方能运剑,一招一式大开大合。

  季无常此剑一出,胜过千言万语,便已证得其心无异。

  然天下万人各有其造化机遇,这季无常从何得来此剑术神通,他们无权过问。

  只消一句,为人族,为男儿,当一身傲骨正气,便已足矣。

  身卑未敢忘忧国,男儿到死心如铁,吾自怀一身正气,有何可惧?

  “你脑中淤血被剑气冲散?”金色影子疑问道。

  在此之前十二司职中任何人皆知,季无常从小便从死人堆里捡东西,脑子被煞气侵蚀,颅内有淤血,所以不是很灵光。

  而季无常如今的作风与昔日大相径庭。

  光是这一点就让人生心生疑虑。

  “不错,正是悟得一式剑招,冲散颅内淤血,方能今日我是我;凭此剑斩杀魑妖,从东郡闯出一条血路,吾方有命得见诸位大人!”

  季无常说道,他一把将上衣扯下,照见鲜血淋漓,身上大大小小不下于数百处伤痕,到此时仍有数处血肉模糊。

  一人一剑,跨越千里,谁可吃其中艰难险阻?

  从如此绝境中闯了过来,他亦受到了数次致命之伤,但都坚持过来了,且杀出一条血路。

  “汝之勇,当为真人雄!”金色人影中传来一身称赞。

  数位大人皆异口同声

  “可造之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