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秦:从捉妖开始,直到大闹天宫 > 第三十四章 一瓶酒【求收藏,求推荐】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一瓶酒【求收藏,求推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古林中,一老一少结伴同行。

  二者皆穿着一身黑光法衣,手握法宝,小心谨慎,行走间不露丝毫响动。

  二人行至一处空旷地带,谨慎的打量着四周,确定这里没有任何危险,才松了一口气,靠在身后的大树,喘息着。

  “为何今日此处的精怪如此之多,这还仅是边缘地带啊!”少女紧了紧身上的黑光法衣,得亏看着这件法宝,才能无声无息的走到这里。

  她美丽出尘,秀发乌黑而柔顺,如绸缎子般光滑,莹白的脸上满是紧张,水灵灵的大眼望向山脉深处。

  她们才出咸阳多久啊,进入这片山脉,就遇到了大恐怖,各种精怪一一出现,更有数十丈的大妖兴风作浪。

  “小姐,你不该来的。”老者苦涩道,他亦脸色煞白,这座山林出了问题,平日里都不曾得见的精怪,如今一一现身。

  “若李老一人来此,可有几成把握能直达东郡?”少女按下心中的不安,反问道。

  “以老夫的实力,十死无生,怕是到不了东郡,就死在路上,成了这些精怪的口中之食。”老者摇了摇头,无奈的回道。

  少女正想反驳,但灵思敏觉,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小声说了一句:“有东西来了!”

  随后二人迅速收敛气息,身上黑光法衣此刻起了作用,二人身体修炼变得透明,最后消失,隐藏了起来。

  只闻不远处的山林中响起一阵惊鸣

  “吼”

  只闻禽鸣如万剑铿锵交击,又似惊雷作响,其音隆隆,震的群山轰鸣,巨大的山石滚落,如同地震降临,可见此凶禽何等可怕。

  远远望去,远处散发着冲霄的光芒,动荡如浪潮,又如有天火降临,大地涌现浩荡火光,三千火脉极速蔓延,赤如焚燧炼狱。

  “那是一头大凶后裔!体内流淌着妖王之血,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阴影之中,少女脸色煞白,这股威压让她惊惧,几欲匍匐在地。

  “小姐撑住啊!”老者激动地说道,年纪很大,已截身子入土,此刻亦收到了创伤,血气上涌,有一口鲜血涌了上来。

  但还是被他咬牙咽了下去,在这种山林中不可见血,人血只会引来更多的精怪。

  “无碍!。”少女眸中有恐惧之色,红唇颤抖着,她勉强撑着身子,回道:“李老,咱们回去吧,这条路去不得了!”

  “捉妖人尚未找到,小姐身上的阴煞谁来解?”老者急了,以为穿着一身特制的黑光法衣,能够穿越这些山脉,直达东郡。

  找到捉妖人,为郡主解除身上的阴煞。

  “也许这是我的命吧!”少女叹道,他身上的煞气越来越压制不住了,只有十二司职中的捉妖人可解。

  可现在看来,还未达到东郡,就要被这些精怪给生吞了。

  老者欲言又止,心中有无限的苦涩,到了嘴边却成了一声叹息,无力的闭上眼睛。

  “沙……沙……”

  一道声音自他们身后响起,如同黑夜中的一道惊雷,来得突然又诡异,回荡在二人的心上。

  二人脸色大变,豁然一惊,紧了紧手中的法宝,如临大敌。

  只见从不远处的阴影中,走出一只神牛,头生巨角如蛟龙剪,目含火光,又长有三尾,极为神骏。

  最让他们二人在意的是,这神牛之上竟驮着一名浑身沾染血腥的少年。

  一身煞气腾腾,手中提着一只兽腿,放在嘴边大口吃肉。

  一副穷凶极恶之相,让他们二人闻之胆寒。

  “这人……好生勇猛!”少女躲在阴影中,她心中暗道目带惊色。

  她看着这人似乎是从更远的山脉之中出来的,看他一身血腥,难道是一路杀出来?

  随即她又摇了摇头,从大山中杀出来,这种可能性比她找到捉妖人,解除阴煞的可能性还要小。

  “小姐……”老者给女子使了一个颜色。

  女子心中知道,老者看中的是那少年手中的兽腿,那是火云兽的腿,属极阳,虽不能祛除阴煞之气,却也能压制。

  若能食之,能让她多活上三个月。

  女子摇了摇头,人心险恶,若不知此子的秉性,如何敢从对方的手中讨要一物,而且看这人一身血腥,很明显不是什么善良之辈……

  可老者已现身而出,脱下黑光法衣,从阴影中走了出去。

  女子想阻挡已是来不及了。

  “敢问公子……”老者走出,抬手作揖,施了一礼。

  可眼前少年的第一句话,让他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季无常咬人一口手中的兽腿。

  他目光冰冷,这几日从山中杀了出来,期间遇到了无数的精怪,有很多次几近死去,但都撑了过来。

  如此情况,他可是憋了一肚子的火,自然没什么好脾气。

  老者咽了一口唾沫,此子好重的凶煞,对方的那种冰冷眼神,他只从那种宰杀了成千上万只野兽的刽子手身上见过,定了定神,问道:“公子可否将那只兽腿让于老夫!”

  季无常瞥了一眼,好家伙,他当场直呼好家伙。

  这些天他一路厮杀,着实是饿坏了,好不容易有了一口饭吃,居然有人要从他手中抢粮食。

  这简直比要他的命还难受啊。

  他眼中开始升起怒气,隐隐有可怕的剑气出现。

  “不……不,我买,多少银两,我买!”老者心惊肉跳,连忙高呼道。

  季无常一愣,感情是来买东西的,那就有的谈了。

  他直接伸出一根手指头。

  ……

  木老的心绪起伏不定。

  一百两?还是一千两?

  还是一万……两……

  他脑中想到了各种可能,以火云兽的一条腿值多少钱?

  咬了咬牙,为了镇住公主的阴煞,这兽腿不管多少钱,他都必须要得到。

  正想询问时是何等的天价时。

  “有酒吗,一瓶酒即可!”季无常说道。

  酒?

  老者呆住了,只要一瓶酒?

  原以为是要怎样的天价,对方却只要一瓶酒?只要一瓶酒就能换这条珍贵的兽腿?

  “有……有的!”

  老者深怕季无常反悔了,连忙从法宝袋中取出一坛上好的佳酿美酒,给递了过去。

  “小姐,快出来!”

  老者大喜,接过火晶雷兽的兽腿,同时喊出藏在暗处的女子!

  季无常对躲在暗处的女子并不在意,他早就察觉了有人藏在暗处,只是不清楚对方是个女子。

  这女子一出来,便一把夺过老者手中的兽腿,也不顾什么女子形象,张口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那吃相简直像是饿了个把月,滴水未进的模样。

  季无常看在眼里,他对这女子的吃相没有在意。

  真正让他在意的是,这女子身上居然趴着一只七窍流血,面容狰狞的恶鬼,且直接将这女子肩头的三盏阳火给压灭了。

  这女子有大问题!

  是个死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