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咒血成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客栈内

  几只厉诡匍匐在地,体弱筛糠,不敢乱动。

  他们是这原生的鬼魂,在这家客栈里作祟,经常将一些过往的人类给生吞活剥。

  但今天却碰到了两个狠人。

  抬棺人一把捏住一只厉诡,抓住他的头颅,放在嘴里啃了起来,生吃厉诡。

  厉诡发出哀嚎声,却是无法动弹,只能被抬棺人捏住,往嘴里送去。

  几个厉诡成了精纯的元气,被他吞入口中,体内的伤势也平稳了下来。

  抬棺人急步挪去,就要朝着不远处的一只厉诡抓去。

  季无常反应迅速,已是快了一步,剑气自指尖瞬发,将这只斩为虚无,魂魄消散,真元回归天地。

  “大人,是我等有眼不识泰山,放了小的吧!”有几只厉诡声音打颤,这道剑光太恐怖了,堪比儒门浩然正气,对他们这种邪祟之物有天生的克制性。

  同样的,另一个人也极为可怕,一口一个厉诡,把他们这些厉诡当做了口粮,逮住就直往嘴里放。

  “嗝!”

  抬棺人打了一个饱嗝,他看着仅剩的三只厉诡舔了舔嘴唇,这番举动让那些厉诡魂魄都差点吓散了,如此凶残骇人,这到底谁才是厉诡啊。

  终日吃人,今日也成了别人的口粮,造化弄人啊!

  “我改变主意了!”抬棺人嘴角咧到了耳根,露出诡异的笑容,自法宝袋中取出一个红坛子。

  季无常心中“咯噔”一声,从那个红坛子里嗅到了一股非常浓郁的血腥味,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一样。

  季无常以极快的速度爆冲而去,出手抢夺这个红坛子。

  但抬棺人也并非宵小,一时间如何能从他手中夺物,抬棺人笑道:“别担心,只是一点人血罢了!”

  说着,将坛封揭开。

  直感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这血腥味太浓厚了,是经过特殊手段淬炼的人血。

  “大人快拦住他!”剩下的三只厉诡仿佛想到了什么,皆脸色大变,出声大喊道。

  季无常正准备阻止抬棺人,但为时已晚。

  抬棺人手中的血坛子砸落,猩红的人血溅了一地,更有不少鲜血溅到了季无常的身上。

  随后抬棺人饱提一口元功,张口发出一阵尖啸。

  震耳欲聋,宛如一道惊雷划过寂静的夜空。

  “嗯……”

  季无常闷哼一声,顿感气血翻涌,这一声尖啸是特殊的音波法术,如穿脑魔音,响彻云霄,惊雷响遍整个山林。

  “完了!完了!”剩下的几只厉诡喃喃道,一股被吓破了胆的模样,魂魄涣散,变得透明。

  季无常亦感到不妙,他身上的血迹如蛆附骨般,这是一种咒术,用特殊的手段淬炼而成的鲜血淋在他的身上,短时间无法祛除。

  “吼!”

  此时远处传来一阵阵兽吼之声,声音中夹杂着些许妖力,季无常侧目,透过门窗看向外面。

  此时山林涌动,有数十只妖兽朝着这边奔涌而来,很明显是被什么东西给吸引了过来。

  “是这血!”

  季无常身躯一震,眼里有些许惊色,正是刚才抬棺人的一声尖啸,将山林中的妖兽以及一些脏东西给惊醒了下,然后又被这特殊的血腥味给吸引了过来。

  “好好享受吧!”抬棺人冷笑,他纵身而起,从房顶上逃了出去。

  季无常想追上去,但自身难保。

  一声震耳的虎啸将他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吼!”

  此时有一只吊睛白额虎出现,足有数十丈高,体若小山,瞪着一双凶煞的巨眼,从一座山顶上踏来,极其凶猛。

  这是一只百年猛虎,已经成了精!

  猛虎啸山林,响彻云霄。

  一足落下,将旁边的一座山给踏为平地。

  “逃!”

  季无常二话不说,想从客栈的后门逃出。

  但从后面又来了一只巨蟒,蜿蜒盘旋从几座大山中游了过来,吐着蛇信子,猩红的蛇目好似两轮血日,三角蛇头上有一颗巨大的蛇冠,头上还有两个凸起的大包。

  季无常遍体生寒,倒吸一口冷气,这蛇要化蛟了,蛇头有要长出龙角的征兆,若是再修行个数十年能蜕变成蛟!

  一回头

  从四面八方又涌来数十只奇珍异兽,仿佛着了魔,全部朝着这间客栈涌来。

  他头皮发麻,这全是一些深山大妖,还有一些猛鬼大凶,此刻被惊醒了,且被他身上特殊的血腥味给吸引了过来。

  这股血腥味极其特殊,是一种咒术,仿佛深入骨髓一般,印在他的皮肤上。虽然对身体没有什么坏处,但却能吸引一些妖精鬼怪之类的脏东西。

  而且最少要一个月才能散去,也就是说所有的妖兽以及一些脏东西都会被他身上的血腥味给吸引过来。

  毒,这当真是一毒计。

  这下可真成了唐僧肉了。

  季无常拎起一只厉诡,掐住他的脖子威逼道。“这里离咸阳有多远!”

  他不能在这深山野林待了,要逃出这里,前往人族地界。

  他其实可以绕路,前往附近的城市,但这些大凶同样也会被吸引过去,那样不仅城破,他还会成为千古罪人啊。

  咬了咬牙,决定前往咸阳。

  咸阳是如今人族的大本营,其中大能者无数,若能进入咸阳,这些妖魔鬼怪必然是不敢跟过来的。

  厉诡瞳孔涣散,显然被那些吓破了胆,颤颤巍巍的回道:“大……大约一千里!”

  一千里!

  日行百里的话,他最少也要在这山林中逃亡十日。

  可以说是十死无生。

  此时抬棺人站在客栈的房顶上,肆意讥讽道:“跪下,奉上人界剑胎,向我臣服!”

  “滚!”季无常怒上心头,遥遥一指,剑气瞬间如惊雷闪过,将抬棺人的头颅斩下。

  但只是无用功,这只是一具破败的肉身,接近腐烂,没有任何用处,真正主导的还是抬棺人的魂魄。

  这抬棺人也是不怒反笑,抱着自己的头颅,发出一阵怪笑:“那就好好享受啊。”

  说着便消失在视野中。

  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要让他臣服一个如此卑鄙的小人,绝无可能。

  季无常怒火冲天,仰天长啸:“今朝若未死,卷土必重来!”

  他发出怒吼,若今日不死,他必要将这抬棺人挫骨扬灰,以泄心头之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