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秦:从捉妖开始,直到大闹天宫 > 第二十七章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七章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眼前的女子,季无常心中亦升起一阵酸涩。

  这不过是一个恋家的孩子啊。

  家?

  我的家又在哪里?

  季无常看向天际,似乎是在一处遥远的世界吧,我还有机会回家吗?

  嫁衣女子擦了擦眼泪,朝着季无常微微躬身行一礼,轻声道:“多谢公子。”

  季无常笑了笑,道:“你这个样子,我倒是有些不适应了!”

  “公子取笑了!”嫁衣女子嫣然一笑。

  想起之前冷若冰霜的霸道女子,如今却有这般温柔俏皮的样子。

  季无常也是一阵失神,都是命运捉弄啊,将一个柔情的女子逼成了那副模样。

  他指了指山下的东郡城,说道:“怎么样,去郡守府上走走如何?”

  嫁衣女子诧异的看了一下季无常,又看向山下的郡守府,他的确想去看一看,那里有自己的娘亲啊,不知她现在可否安好。

  但又想到人鬼殊途,而且心中升起的一阵阵强烈呼唤,命她前往东岳朝拜。

  “走吧!”季无常笑道,一点点在女子的眉心,瞬间有一道金色符文生成,助她压抑住心中的那种呼唤,让她在人间多留一刻吧。

  “无常……!”抬棺人面色一变,伸出手想拦住他们,却见二人已走出数十米,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声。“她可是尸王啊……!”

  “去边界客栈等我!”季无常回了一句,便转身带着嫁衣女子往东郡城中而去。

  ……

  东郡城中

  大秦三十六郡之一

  曾经颇为繁华的城市,如今已是人去楼空,只是依稀有几个路人在街道上慌忙的走过,有的在逃亡,也有的唉声连连,痴痴的望着自己的家不肯离去。

  都是妖孽为祸,整个东郡城几乎成了一座空城。

  街边少有的几人侧目,诧异的打量着季无常,眼前这个少年,大白天的为何一个人撑着白纸伞?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不知在说着什么?

  “公子不介意吗?”嫁衣女子有些不理解,那些人的眼神非常的不讨喜,让她有些不自然。

  “无妨!”季无常摇了摇头,眼前的女子如今只是一个魂体,普通人没有开眼是看不到的,所以才有了刚才的场景,那些人看着季无常的行为有些怪异。

  笑道: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女子失神,细思了片刻,嘴里重复了数句刚才的话,随即也是眼睛一亮,笑道:“公子好境界!”

  白纸伞下女子随行!

  他们二人逛了很久,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来到了郡守府上,二人伫立在大门前,女子愣愣出神。

  望着眼前的朱红大门,这里曾经是她的家,如今远远看着却有一股酸涩感,迟迟不敢往前迈进一步。

  “要进去看看吗?”季无常问道。

  嫁衣女子欲言又止,随即又摇了摇头,只是在这看了很久很久,只是一门之隔,却好像隔着沧海银河,直到数个时辰后她才回过神来。

  季无常点了点头,未免心生留恋,这对她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倒是让公子见笑了。”嫁衣女子眼眶发红,揉了揉眼角,笑道。

  只是笑眼中却带着无限的凄凉。

  “公子可会抚琴?”她看着季无常展颜一笑,一身鲜红的嫁衣款款。

  “略懂!”季无常微微点头,他实则并不懂什么琴,但盛情难却,为了圆满此女的心愿,也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望了望四周,入目即是破败,战乱时代,整个东郡几乎都成了一个空城,何来什么乐器。

  也没有谁有如此文人雅致,奏什么乐。

  略思了片刻,站在一棵树前,摘下一片树叶,放在唇边。

  不多时,有悠扬的音乐响起。

  尘缘中响起笛声,伴随着月皎波澄。

  嫁衣女子朦胧中好像忆起了儿时的场景,那一幕幕是如此的温馨。

  “爹爹,你慢点,我跟不上你了。”

  “爹爹,你背着我,嘻嘻。”

  “长大后我要嫁给一个比爹爹还厉害的人,要嫁给一个大将军哦!”

  “爹爹听说你是东郡最好的琴师,以后我嫁人了,你可要为我抚琴哦!”

  “娘亲,娘亲,我这一曲舞怎么样啊?”

  蓦然回首,眼前空无一物,抬起手来,想要抓住什么,却是十指空空,耳边发丝风吹舞动,眼角一颗颗晶莹落下,已是哭成了泪人。

  唯有一曲笛音,倾诉哀肠。

  闭目倾听着曲中之意,一身凤冠霞帔随着曲意飘袂起舞。

  笛声渐急,她的身姿亦舞动如燕,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整个人犹如隔雾之花,朦胧飘渺。

  舞转回红袖,歌愁敛翠钿。

  神怡心旷之际,有不少人在远处驻足。

  战乱纷飞,何来一刻清净,远远传来缕缕笛声,悠悠扬扬,一种情韵却令人回肠荡气。

  而笛声如诉,是在过尽千帆之后,看岁月把哀愁澄清,是在身隔沧海之时,沉淀所有的柔肠百结。

  “娘亲,那个大姐姐好漂亮啊!是个新娘子!”其中有个小女孩天真烂漫的喊道。

  季无常回望了一眼,这小女孩儿有一双特殊的眼睛,明净清澈,灿若繁星,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

  嫁衣女子停下舞姿,走了过来,揉了揉小女孩的小脸蛋,最后与季无常往远处走去。

  身后传来几声大人的训斥:“你这孩子,那有什么大姐姐!”

  小女孩不答,俏皮的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似乎在记忆中娘亲说过一个故事,二十年前也有这么一对佳人吧,一名琴师,一名舞娘。

  季无常与嫁衣女子对望了一眼,相视一笑。

  …………

  “可还有什么要去的地方?”

  女子想了想,随后拉着季无常往一条小巷子里跑去。

  这似乎是一条小吃街,但现在已经门可罗雀,罕有人至了。

  “原来的这一家汤面可谓是一绝,小时候经常偷偷跑出来,可是被爹爹逮住了,回家后免不了一顿责罚。”

  女子看着不远处的汤面店,愣愣出神,似乎忆起了过往的种种,想起了父亲的关爱。

  季无常打量了下,只是一家普通的面馆,不过这里的阳气却非常的重,对于嫁衣女子这种极阴的体质来说,这里的一碗普通的羊肉面却是毒药。

  “老板来两碗羊肉面!”季无常与嫁衣女子一同说道。

  这老板也是错综了片刻,这一个人吃两碗面?不过他也没多问,很快便端来两碗热腾腾的羊肉面,配上一碗黑豆汤。

  羊肉面,黑豆汤这些都是阳气非常重的食物,也难怪郡守大人不让这嫁衣女子来这了。

  她的灵魂越来越淡了,变得透明,季无常知道,她大限将至。

  季无常端起面就吃了起来。

  这碗面很辛辣,呛的他面红耳赤,咳嗽不已。

  “傻子,有没有人说你像一个大将军!”嫁衣女子“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卷起袖子替季无常擦了擦。

  季无常闻言也是一愣,抬起头时却什么也看不到了,女子彻底消失了,魂飞魄散,真元回归天地。

  “……”

  他低头不语,将碗里的面汤一饮而尽,这碗面确实很辣,呛的他眼泪都流出来了。

  想起女子消失之前说的那一句话,思绪顿了顿。

  然后撑开白纸伞,转身往外走去。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咱们来生再见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