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人道之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季无常细思了片刻,要如何炼出一把正阳之剑?

  取阳火?

  望了望远处的初生之阳,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

  若能取来阳火之精也是极好的,可这种宝物非大人物不可取。

  而地火也不可取,阴气太盛,会污染剑之锋芒。

  “以人间凡火能否锻剑?”季无常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既然他为人族,何须以外物锻兵?以人间之火锻造一柄神兵,行人间正道,定斩邪魔。

  “凡火锻兵?无用矣!”抬棺人摇了摇头,这只是一个妄想,天地生奇材,岂能是凡火能炼化的,无法锤炼,无法锻造。

  除却一些大人物,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定能乾坤再造,凡火在其手中亦是神火。

  “也对!”

  季无常点了点头,沉思了片刻,稍后又是取出一个火折子,拾柴添薪,升起一团火焰。

  他仍是想用这凡火锻兵,将荧惑之石扔了下去,足足炽烤了三刻间,这荧惑之石依旧没有半点变化。

  以符籇道火炼化?

  那是万万不可的,过早的接触道之气只会毁了一块上好的胚胎。

  “那要该如何的锻造此宝?”季无常蹙起了眉头,遇到了难题。

  宝物若要与自己相合,有滴血之法,融魂之法,以及更为残忍的以人炼剑的祭剑之法。

  唯有与自身相融相合,方能随心所欲,发挥出最强威力。

  “以人炼剑……”季无常喃喃道,他手持荧惑之石而坐,心中有了打算。

  目向初生之阳,此刻卯时已至,别见一抹奇观,日月同现,交相辉映。

  意识却沉入上元宫中,将荧惑之石也引了进来。

  上元宫藏人体之神,以人体的精气神其中一味,以神炼剑,必能与自身相合,达到血脉相连,随心所欲的境界。

  同时将一缕人间凡火给引了进来。

  以神为薪,升以凡火,辅以三阳,能否炼出一把人间奇剑?

  念头生起,便引动心神,燃起凡火。

  只是这一下,他感觉颅内脑识剧颤,嘴角也是溢出一缕鲜血。

  心神被点燃,灵魂亦收到了牵连。

  如此举动,仿佛在借着灵魂燃起一团火焰,稍有不甚便是魂飞魄散,饮恨归西。

  “这下玩大了!”季无常脸色煞白,收到了重创,灵魂在颤抖,肉身在止不住的打颤。

  以神燃起的凡火,如野火燎原般瞬间狂暴,似欲燃尽九重天,将他化成灰烬。

  “喝!”

  心下一声沉喝,稳定心神,如抽丝剥茧般引动凡火,顿时火焰安静下来了,非常平静,没有了刚才的狂暴之感,只是略有一些温热,也没有灼烫之感,像是暖阳初照,别有一番舒意。

  而后他催动心神,将荧惑之石放进去,依然很平静,没有任何异常。

  只是灵魂略感一丝温热,但可以承受。

  除却如此,一切都很正常,并没有任何危险。

  半刻钟后,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进行,他先是试探性的升起一缕凡火苗,若是出现了差错,他可以快速阻止。

  他不得不如此谨慎,毕竟在上元宫中用心神升起火焰,等同于在灵魂之上焚火,稍有不慎,就是魂飞魄散。

  如此持续了数刻钟,他开始接引日月之华了,以三阳炼剑了。

  时间不等人,他必须大胆起来,想要炼器,其一火势必须刚猛旺烈,方能炼器。

  再过了一刻钟后,季无常上元宫中已是升起一个熔炉大小的火焰。

  虽是凡火,却是以神为薪,辅以三阳,自是炽热无比。

  “时机已至!”季无常开始炼剑,心中浮现出一柄利器,这是一把秦剑,三尺青锋,古朴自然。

  这是他心中的剑,一把秦剑。

  将要照此锤炼,直至成型。

  凡火汹涌,将荧惑之石包裹,以神为薪,火光朦胧中,可以看见荧惑之石逐渐发生了改变,向秦剑的形状开始演化。

  用心锤炼之下,竟发出了铿锵之音,真如锻造铁器一般,迸射火星四溅。

  由内而外,锻兵之音传的越来越远。

  “这……既然发出这种这种声音,真的是在锻剑?”抬棺人讶异,这有些惊异了。

  从季无常的身体中,他分明听到了一种打铁之声,而且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惊人。

  嫁衣女子亦站在一旁,她心中有一种压抑感,感觉眼前有一抹锐利的锋芒之气,仿佛有一柄神兵即将出世。

  而季无常对此并无知晓,他全神贯注,用心锤炼,一切都被其视为外物。

  这颗荧惑之石当真是一颗奇石,他足足锻造了数个时辰,仍是难以成型,像是在锻造世间最坚硬的神铁。

  不过越是如此他越是兴奋,所谓百炼成钢,上好的兵器必须经过成千上万次的锻造方能成型。

  眼下他以神为薪,燃起凡火,辅以三阳,经过千锤百炼,成型之后此剑将是一柄人道之剑,斩灭外道,坚不可摧。

  “当当当……!”

  铿锵之音再次发出,季无常以心锤炼,将杂质祛除,只留下精华。

  如此数个时辰过去,荧惑之石越发了接近雏形了,隐约开始有逼人的锋芒之气出现,越来越惊人,最后竟有磅礴的剑气出现,席卷整个上元宫。

  “噗!”

  季无常真身受到牵连,猛的喷出一口朱红,身体摇摇晃晃,几欲跌倒。

  “到了最后关头了,他的肉身受到了重创!”抬棺人惊道,他感觉到了惊人的剑气自季无常体内纵横而出。

  知晓炼剑到了关键时刻。

  但同时也是最危险时刻,此消彼长,怕就怕那只魑妖在暗处觊觎。

  果不其然

  此时天地之间突然开始变得寂静,鸟雀无声,一切都静了下来,伴随而来的是刺骨的阴寒,同时天空飘降下无数的纸钱,响起是一声声迎亲的喜乐。

  说是喜乐听在耳中却是如同丧事哀音。

  嫁衣女子与抬棺人一看,远处山林之中开始升起了阵阵白雾。

  朦胧间,隐约可见烟雾中有数百名身穿白衣的妖物,一个个面目可憎,人面兽身,张牙舞爪,脸上被白粉抹的煞白,嘴唇殷红如血,个个敲锣打鼓,礼乐轰鸣,抬着一个白色花轿。

  赫然是百妖取亲的惊悚场面,而且还是发生在大白天。

  魑妖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