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大梦心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抬棺人亦如此,他的灵魂变得安宁,逐渐呈现出一种纯净之态,缓慢升起,似乎有什么特殊的力量牵引着他飞走一般。

  “抬棺的!”

  季无常撑着身子,抛出数张黄符,将抬棺人的魂魄稳固。

  “撑不了多久的!”抬棺人虚弱的说道,他的目光看向东边的某一处地方,仿佛受到了召唤,要离开这里。

  季无常心中一震,问道:“那个方向有什么?地府吗?”

  在他的印象中,有不少关于地府的神话。

  人一旦死去,会有鬼差上门,将其魂魄拉入地府,再由判官审判,压往三生石孽镜台,过往种种一一浮现,罪孽深重者打入十八层地狱,上刀山下油锅,打入畜生道;善者可入人间道,下辈子享受荣华富贵。

  现在看来虽无鬼差出现,但抬棺人却似乎收到了感召,魂魄要飞向某个地方。

  “东岳!”抬棺人回道,他看向东方,眼中有异样的神采。

  “东岳泰山?”

  季无常按捺下心中的震惊,泰山是五岳之首,关于它的记载与神话太多了,传闻是盘古之首所化,又名天下第一山。

  久远前人皇也曾登过泰山,秦汉之前有七十二位君主于泰山封禅。

  更有千古一帝于泰山封禅至祭,号始皇帝!

  更让季无常在意的是,在神话之中泰山之神名为天齐大生仁圣大帝,掌御万物生灵,主生死,掌籍幽冥,统摄万灵魂魄之主。

  世间万灵死后皆要前往泰山朝拜,入地府幽冥。

  “真的有地府吗?”季无常也看向东方,朦胧之中眼前似乎飘飘忽忽的可见一座恒古神山伫立在眼前,仿佛天之柱,地之脊。

  拔俗惊尘,顶天立地。

  心中隐约升起一股朝拜之意,仿佛在那里,在那古老的神山之中,是一切生灵的诞生之地,亦是一切生灵的最终归宿。

  收回视线,季无常已是满天大汗,方才只是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魂魄要脱离肉身,朝拜而去。

  “谁知道呢?地府那是神话之中的东西,这种东西不可多谈,慎言慎行!”抬棺人摇了摇头,警告道,他最有体验,他现在是一个游魂之态,心中一直升起一种冲动,要往东直行,去往东岳朝拜,这种情绪难以控制,按捺不住。

  季无常也点了点头,就在刚才他们谈论的时候,有一瞬间他冥冥之中感觉到有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袭上心头,好像在暗处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他一般。

  “在杀死那只魑妖之前,可不能死!”抬棺人将自己的尸体从镇煞墓中搬出,这场面像是自己在抬自己,灵魂直接躺了下去,与尸身合一。

  “……”

  季无常看在眼里,这场面着实有点毛骨悚然。

  随后季无常在抬棺人的身上刻下了数个符文,以稳固他的肉身与灵魂。

  “你慢慢适应吧,我调息去了!”季无常看着这场面确实感觉心里不舒服,道了一句,便是找了一个舒坦的地方,盘坐在地,开始独自调息。

  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体力,否则一旦夜晚降临,阴气递涨,到时候妖魔乱舞,没有自保之力是不行的。

  说不定那只魑妖一直在暗中觊觎他,季无常敢肯定,那只魑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呼……!”

  吞饮灵气,可见季无常胸口有规律性的轻微的起伏,一些渺微的薄弱之光被季无常吸了进去,游走于奇经八脉,修复伤势,提升内元。

  很快虚弱感退去,身体逐渐好转起来,一握拳充满了气力。

  他作为一个人类,身处乱世中,无数妖魔肆虐,任何人都非常危险。

  不求如何,最起码也要有一个能敢于拔剑的资本。

  他自诩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曾想要置身事外,不管任何的琐事,毕竟这些妖魔都不是一个凡人能够招惹的,但身为一个捉妖人,他已无法独善其身。

  会有无穷无尽的妖魔诡异找上门来。

  既然无法独善其身,只能拔剑诛邪。

  念头沉入上元宫中。

  上元宫也被称之为上丹田,是人体三丹田之一,三丹田各藏有精、气、神,而上丹田亦被称之为泥丸宫,藏人体之神。

  是人体的一切神之所在。

  季无常闭目细思,随着念头沉入上元宫中,意识深处一尊青铜玄武出现,神瑞非常。

  这青铜玄武似乎一直在影响他的意识,升起一股荡尽天下邪魔的大志。

  “你究竟是什么?”

  季无常打量这尊青铜玄武,这东西是祖上传下来的,他从小就带在身上,现在已有二十年了。

  现在回想起来,这东西似乎有一点邪性,无知无觉中一直在引导他,引导他走上一条荡魔之路。

  荡尽天下邪魔,这是一种大志。

  而且从现在看来,大秦已经和一些神话开始接轨。

  始皇帝寻长生药

  东岳泰山

  地府

  ……

  这其中的危机是无法避免的,可能终身常伴左右,可能终身只能与一些妖魔为舞,从无数的妖魔之中争渡,挣扎!

  从无数尸体中爬起来,直至天下无邪。

  “你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季无常心中暗道,直视这只青铜玄武真身,龟蛇二神交缠盘旋,暗合阴阳之理。

  龙首鳌身,玄武之身上一缕仙光垂落,伴随一声雷霆之声,回想在耳边。

  【度化僵尸,赏神通——大梦心经】

  仙光垂落,一本经书出现,季无常细细品味,此仙经有诸般妙用,修行时似梦似醒。

  梦经,亦是梦术。

  这自古便有梦术的神话故事。

  如魏征梦中斩龙,包拯阴间断案。

  还有睡梦罗汉,庄周梦蝶、梦仙之说。

  才研读了片刻,他便觉眼前有一尊睡仙,梦蝶缠绕,飞仙而来。

  端是好生神奇。

  “有点意思,梦中修炼,是否能引人入梦呢?”念及此处,季无常心念潮起,看向不远处的镇煞墓。

  “一寸贴身之物,一缕毫发……”季无常拿出两样东西,一块碎红嫁衣,一根乌发,这两样皆是那嫁衣女子身上的东西。

  “似乎还差点什么……”他顿了一顿,再细思了片刻,看向墓碑上刻着的字,随即焕然大悟,一拍大腿说道:“还有生辰八字!”

  所有的东西全部准备好,季无常口诵梦经,只见面前的那些物件全部悬空而起,散发出一点点的迷离之光。

  再一指点在眉间。

  梦术即成

  顿时只觉困意升起,侧着身子躺了下去。

  此时他便借由这仙经之中的一则梦术,游神而出。

  季无常嘴角带着一缕笑意,脑海中浮现一个头戴凤冠霞帔,穿着鲜红嫁衣的女子,喃喃道:

  “咱们梦中相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