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秦:从捉妖开始,直到大闹天宫 > 第十七章 二十年之久的算计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二十年之久的算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岳父大人,你总是如此天真啊!”僵尸之躯内,发出一道阴冷的声音。

  那只魑妖的声音传出,僵尸躯体上出现了无数个鼓包,血肉下开始剧烈的蠕动,看上去尤为渗人。

  “若你能成为飞僵,说不定真能让你封住了,可惜你吸的人血还不够啊!”魑妖发出肆意的狂笑,在众人的注视下郡守大人的身体整个炸开,血肉分离。

  那些烟雾突破禁锢,自僵尸躯体中冒出,最后重新汇聚。

  一团烟雾飘在半空中,一会大如象,一会小如蚁,无形无相,毫无定式。

  烟雾中出现一张张苍白的脸,极其阴冷的感觉袭上心头。

  季无常一惊,步子“蹬蹬蹬”连退数步,眼里满是惊骇之色!

  这魑妖看上去更强大了,他吸食了郡守大人的全部元气,一身妖气浩荡冲天!方圆数里一切都变得寂静无声!

  “功亏一篑!”

  郡守大人瘫坐在地上,自以为死后成僵,凭借着刚猛的僵尸之躯能封住魑妖,但都是无用功。此刻他的状态非常差,浑身上下的血肉全部炸开了,像是成了一滩肉泥,只身下一副残破的躯体躺在血泊中,独自叹息。

  “走!”

  抬棺人大喝,扔出一根黑棍,掷向魑妖,那根黑棍倒是件不错的法器,将烟雾震散,同时他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郡守大人跑去,抱起血泊中残躯就要逃命。

  这郡守大人已经变成了僵尸之躯,只要还有一丝气息尚存,吸了人血就能快速复原。

  “你是真不听话,死了还要这么折腾!”魑妖从烟雾中化出一只巨手,一把将抬棺人擒在手心,巨大的力量碾压而下,要将他碾为齑粉。

  季无常想去支援,救下抬棺人,身子刚走动一步,顿时气血上涌,一口鲜血喷出,他太虚弱了,之前与僵尸缠斗便受了伤,现在伤势更重了,真元不足,虚弱的靠在一棵枯树前。

  “我死了?”抬棺人茫然无措,仍是不明白这句话,他脑海一直在回荡这句话。那魑妖化出的巨手,恐怖的力道将他捏在手心,他的身子支撑着,居然开始变得透明虚幻,像是一个游魂。

  他脑海中闪过一些片段,他似乎真的死了吗?

  他的脸上开始冒出黑气,阴沉如水,眼白逐渐消失,一双眼睛变得漆黑,指甲开始变得尖锐,身上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现在的模样像是一个厉诡!

  “啊!”

  抬棺人发出一声厉吼,持着一根黑棍,打散烟雾,挣脱了束缚。

  远在三百米之外,那口镇煞墓“轰”的一声炸开!露出里面一具被黑血浸透了的死尸。

  这具死尸的面容与抬棺人一般无二。

  “我,真的……死了!”抬棺人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尸体,这不正是自己吗。

  “唉!”

  季无常叹了一声,明白了过来,他确实听说过这种类似的例子。

  一个早已死去多年的人,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终日在人间徘徊,遵循着一种本能,做着以前做的事。

  这种事很常见,一个死了很久的人在山林中游荡,碰到了熟悉的人还会热情和打招呼。

  若是碰到这种事,万万不要提醒对方他死了,否则会化成厉诡。

  难怪了!

  难怪这抬棺人会在深夜去掘墓。

  这只是一种本能,是自己的尸体藏在镇煞墓下啊。

  季无常看向这只魑妖,似乎在那层烟雾之中捕捉到了一丝怪异的气息,他曾在抬棺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怪异的感觉。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惊道:“是你杀了抬棺人,将他埋在了镇煞墓下,且暗中引导他的魂魄,掘开镇煞墓,让尸王出世?”

  难怪他这几日看着这抬棺人有点不对劲感觉,现在一切都有了解释。

  “你倒是比这两个废物聪明多了!”魑妖发出阴冷的笑。

  季无常沉默了,现在一切都通了,一切都明白了。

  这只魑妖早就在二十年前就擘画了一切,先救下郡守夫妇,并在院中种下五大阴树。

  如此大费周章,千方百计,很明显就是为了得到一个在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至阴女子,阴气极重,能助妖修行。

  长大成人之后再将其生吞,能让这只魑妖完成进一步的突破,蜕变。

  能凝而为实,散而为虚,成就一方妖王!

  常言道,妖言惑众,蛊惑人心,他算是体会到了,这只魑妖的心机太可怕了。

  长达二十年之久的算计啊!

  “算计我!你以为你能从容而退吗!”抬棺人怒道,此时的他活脱脱的一个厉诡模样,手持一根黑棍法器,一张脸白的吓人,没有瞳孔,眼珠子变得漆黑,张牙舞爪的样子,嘴里发出凄厉的吼声。

  他直接冲了上去,手持黑棍法器,与魑妖战成一团,他彻底癫狂了,成了一只厉诡,周身散发着一股可怕的阴冷诡气,将面前的所有烟雾全部搅碎。

  但都是无用功,很快这些烟气又再次汇聚成一团,无形无相根本无法彻底杀死。

  “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魑妖冷笑道,忽而一声,化为一尊庞然大物,足有九丈之大的巨妖,一尊罗刹妖像,一足猛然落下,山林震荡,土地崩裂,将抬棺人碾在脚底,踏进土里数十米。

  抬棺人直接从地底冲了出来,发出凄厉的诡叫,他真的变成了一只厉诡了,被心中的怨气所驱使,一心只有报仇雪恨,一心只有将眼前的魑妖杀死,方能一解自己心头之恨。

  一次又一次将魑妖打散,又马上汇聚成形。

  这魑妖太过妖邪了,一个由人间烟火之气修炼成型的山精,无形无相,根本杀不死。

  “这东西真杀不死吗……”

  季无常想起十二司职的中有人碰到了一只一百年的魑妖,当时惨死了数十人才将其降服封印。

  注意是封印!

  这种东西太邪门了,根本无法杀死,只能封印。

  所以郡守大人与抬棺人之前便设计以僵尸之躯锁妖,要将魑妖彻底封印。

  可惜失败了。

  季无常眼见抬棺人逐渐落于下风,他凝神提气,倚靠在一棵大树前,凝聚体内残存的一缕真元,顿时七尺剑气自指尖喷发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洞穿而去,没入那些烟雾之中。

  顿时肉眼可见的一缕雾气被斩灭。

  “你!”

  魑妖发出怒吼,他又惊又怒,眼前的这个蝼蚁发出的这一道剑气太过刚正霸道了,竟然能伤到他,触及他的本源。

  “既然你想死,那就先送去你地府!”

  魑妖怒吼,一道雾气分化,化作数丈之大的巨掌,对着季无常碾压而下,要将眼前的这个威胁彻底抹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