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僵尸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世上那有什么长生法,不过是些偏门的手段罢了!”黑暗中那个人影浮现。

  季无常藏在暗处,皱了皱眉,这个人的声音很熟悉,他敢肯定这个人他绝对认识。

  这个人说话的语气非常阴冷,而且看他的肢体动作也非常僵硬,像是死人。

  和死人说话?

  死人也能开口说话?

  季无常按捺下心中的震惊,小心的再向前走了几步,果然,那个人影慢慢自黑暗中显露出来了。

  郡守大人

  季无常惊讶,那个人分明是已经死透了的郡守大人。

  现在居然站在这里说话?不过他的状态有点诡异,脸上有不少的尸斑,而且身上的气息非常阴冷。

  “借尸还魂!”季无常心中暗道了一句。

  这是一种阴毒的邪法,这人死之后,血液停止循环流转,生理机能全部消失,则为尸。

  若死者不愿死去,于头七夜还魂归来,要是再吸食人血,则化为僵。

  季无常正想看的清楚些,步子再向前迈动了几步。

  不过就在他还没走几步的时候,一声大喝传了过来:

  “是谁,滚出来!”

  随之而来的是数根冰冷的钢针向他袭来。

  这一声大喝让季无常身形一颤,暗道一声不妙,身子一侧藏在了大树的后面,避开了这些暗器。

  情急之下,他看向旁边的嫁衣女子,但当他视线往旁边一看过去,身旁已空无一人。

  “坑爹的玩意!”

  季无常这句话是用后槽牙咬着说出来的,这小娘们居然跑的这么快……

  朝着身后瞥一眼,那抬棺人与郡守大人已经疾步向他追来。

  眼见诡异追袭,季无常几步纵跃,便是朝着山林中跑去。

  他的速度称的上是极快,且又借助林中树木与山路崎岖,仗的便是一个人体的灵活。

  而身后的声音却是非常凶狠,即使肉身僵硬,但速度却是没有丝毫的锐减,反而有递增之态,且不管不顾,若是前方所有阻碍,直接凭借肉身刚猛之压,将其撞为粉碎,有一股不可抵挡之强。

  “这就是吸了人血的僵尸吗?”

  季无常朝着后方瞥了一眼,那种仗着肉身的刚猛,无可匹敌之态,让他有一种视觉冲击感。

  他咬牙疾奔,原以为借助地形能甩开这东西,但后方的那道身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几步腾挪直接闪到了前方,将他截停了下来。

  入目眼帘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双眼深陷,大嘴裂开,看起来格外的狰狞,这人正是郡守大人。

  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尸。

  一张惨白狰狞的死人脸,穿着一件渗人的黑色寿衣,那衣袖下的双手充满皱褶但却长着极其尖锐的指甲,犹如闪着寒光的尖刺。

  看到这张铁青的死人脸,季无常心跳骤然加快,右手不自禁的朝着腰间的伏妖袋摸去。

  “是你?”郡守大人有些略微讶异。

  季无常不答,冷笑一声。

  “既然被你发现了倒也无妨,那就宰了你好了!”郡守大人嘴角直接裂到耳根底下,其中一口的黑牙,口中淌着漆黑的血,长舌舔了舔,露出一抹惊悚的笑容。

  最为渗人的是发出一阵“咯咯”的笑声,让季无常心中发毛。

  郡守大人全身关节非常僵硬,像个僵尸人,如机械般扭动着脖子,整个人直接朝着季无常扑了过来。

  虽然肢体僵硬但速度却是出奇的快,配合十指上那尖锐的利爪,尤为惊恐。

  季无常侧身一躲,但对方那尖锐的利爪还是擦过他的身体,衣裳瞬间被划破,胳膊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溅起一串血液。

  往胳膊上瞥了一眼,伤口处正开始发黑,一缕缕黑气顺着伤口钻了进去。

  有毒!

  季无常一惊,手中捏着一张黄符,“噌”的一声燃起一团阳火,直接往伤口上抹去,炽热阳火,刚猛霸道,一会儿伤口处已是焦黑一片。

  但却有奇效,伤口处的毒气已经被祛除。

  这只是一瞬间的事。

  一瞬见隙,郡守大人已是攻杀而来。

  “枉你为一郡之守,纵使心有怨气,何苦退而为僵!”季无常手中握有桃木剑,一边防守攻击,一边出声劝道。

  郡守大人速度惊人,即使在日照之下,力道也是出奇的惊人,这就是僵尸的特性了,不死为僵,且防御惊人,难以真正杀死。

  这句话反而好像激起了郡守大人的怒气,攻势越发猛烈,一把擒住了季无常的肩头,恐怖的力道加身,竟将季无常按在原地,一时之间竟难以动弹。

  同时右手闪着寒光的利爪,对着季无常的心头直刺而下。

  季无常一惊,口中诵出净妖神咒,催动一身真元,包含一口浩然正气,喝道:

  “镇妖!”

  这一声犹如开天辟地般的第一声初响,浩然正气盈满周天,震慑妖邪。

  这郡守大人直接待在了原地,这声音伏妖神咒让他神魂晃荡,要脱离这具僵尸肉身一样,直接愣在了原地。

  目光中的血腥散去,一瞬呆滞。

  季无常手上猛然发力,求的便是一个突然爆发力,直接弹开郡守大人的禁锢,挣脱而去。

  “你心中的傲气呢?当年抚琴少年不屈的锐气呢?”季无常大吼道,口中夹带着净妖神咒,出声即是包含浩然正气,欲以真元震散其三分煞气。

  “吾之无奈,汝终不知也!”

  郡守大人情绪居然出现了点波动,叹了一声,但这只是一瞬,下一刻便又是携千钧之力碾压而来。

  如此凶猛之力,季无常一咬牙,心中已有了决断,手持桃木剑,一口舌尖血自口中喷出,散溢在桃木剑上,灌注一身之阳气,猛然劈砍而下。

  二者交击,‘嘭’的一声闷响,手中桃木剑直接砍在郡守大人的头颅之上。

  只见郡守大人颈脖一歪,但是脸上的凶猛却是没有丝毫的锐减,反而激起了僵尸的凶煞。一只手直接伸出,捏住架在脖子上的桃木剑。

  季无常心中一揪,连忙想要抽身而退,面色骇然的看着面前的凶煞僵尸,对方僵硬的手上密布了尸化的斑纹,像是龙钳一般,死死的捏住桃木剑,纵使季无常有猛虎之勇,也难以撼动分毫。

  “咔嚓!”

  在季无常的注视下,桃木剑难承其威,轰然断裂。伴随而来的是汹涌的力道传了过来,季无常直感血气上涌,喉间一甜,吐出一口朱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