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抬棺人死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季无常被惊吓到了,手中握着桃木剑,警惕的看着。

  眼前那一双死鱼眼,空洞无神,充满了死寂,季无常实在不敢对视,太渗人了。

  而且现在那树丫上,有一半身子被黑暗笼罩,只露一头披头散发的黑发,以及一双空洞的死鱼眼。

  季无常右手握着桃木剑,左手上捏着数张黄色符籇。

  但是意识深处青铜玄武尊没有发出预警,这说明这嫁衣女子没有杀气?并不是想找她麻烦?

  季无常望了望,见这嫁衣女子只是盯着他,却并没有主动攻击。

  这让他匪夷所思。

  恍惚间,眼前的那个红色的身影逐渐变淡,最后消失了。季无常揉了揉眼睛,难道自己看错了?刚才的一幕只是幻觉?

  “难道是这个墓坑在作怪吗?”

  季无常想到了些什么,望了一眼这个墓坑,那些漆黑如墨的血液混着泥土缓慢流动着,隐约有一种阴邪的力量透出来。

  他听过一些事,某些死人墓中有邪性的东西,能让人产生幻觉,诱人心智,直至走火入魔。

  他打了个寒颤,准备离这个大墓远点,太邪性了。

  正当他转身离开时,有一块残破的红布从口袋中掉了出来。

  下一瞬,他直感头皮发麻,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这块碎红布。

  若是普通的红布还好,可这块碎红布上的那些纹理,他越看越像看那嫁衣女子身上的一角嫁衣。

  他打量了下,这根本不能说是像,这分明就是那件嫁衣的一角。

  季无常眼神骤然一凝,这块碎红布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的身上的。

  “刚才的一幕不是幻觉,是真的!”季无常惊骇出声,再次抬头望了一眼那些树枝间,已是空无一物,哪里有什么嫁衣?

  但是手中的碎红布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的,反复的看了一下,将这块碎红布反过来,下一瞬季无常瞳孔骤缩,因为这碎红布上竟写着一行字。

  “别相信任何人!”

  季无常心中不自禁的默念。

  如此简单的几个字,却是震撼心灵,极具冲击力。

  而且是用黑血所留,还有轻微的血腥味传来,字迹秀美小巧,很明显是女子所写。

  这字是那嫁衣女子所留吗?为什么要给他留下这句话?

  是让他提防谁?

  抬棺人?

  他想到了这几日抬棺人的诡异的举动,却是有点不合常理。

  季无常惊魂未定,痴痴的还在原地,他感觉处在一团迷雾中。

  “踏……踏踏……”

  此时远处山林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季无常回望了一眼,从远处模糊的身影可以看的出来,是抬棺人。

  这抬棺人也是急匆匆的跑来,一回来便是面带惊容之色,道:“这……这墓怎么开了?”

  “大祸啊,大祸啊,镇煞墓都开了。”抬棺人面带焦急之色,不断地来回徘徊。

  季无常攥紧了手中的碎红布,想起了上面写的那些字,他有些诧异,上下打量了一眼这抬棺人,这抬棺人脸上的错综的神色不像是有假,似乎真的不清楚一样。

  季无常倒是想说,这墓不是你掘的吗?

  但他装作不清楚的样子摇了摇头,声称自己发现时这墓已经被掘开了。

  季无常又诧异的问道:“大晚上的你干嘛去了?”

  抬棺人指了指肩上背着的东西,那是一捆上好桃木,解释道:“这娘们有点诡异,咱们要想办法镇住她!”

  他指的是那嫁衣女子,嘴里不停怒骂着。

  季无常有点琢磨不清了,看这抬棺人的神色不像是装出来的,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抬棺的,你说会不会有人在搞鬼?”

  “你是说……”抬棺人停下踌躇的步伐,细思了片刻,回道:“有人掘了这墓?”

  说完之后抬棺人也皱起了眉头,显然是在沉思,片刻之后,摇了摇头。

  “不排除这种说法,能在眼皮底下掘墓,谁能有这本事?”抬棺人喃喃道,声音中带着些许沉重之色。

  季无常一直在观察抬棺人的表情与神色。

  难道又有人假扮成抬棺人,掘了墓?

  他想起在这之前那只槐树精曾假扮成抬棺人。

  还是说是那只魑妖来过了?

  “现在棺开了,尸王也不见了,估计已经成了气候了。”抬棺人叹道,他手中拿起一个斧头,劈砍着那些桃木。

  看着如此卖力的抬棺人,季无常油然而生升一股惭愧之心,他不过是一个抬棺的,棺也抬了,职责早就完成了,是自己要拉着他一同捉妖。

  怎么能相信一个妖女所说的话?所谓妖言惑众,妖之言如何可信。

  可又到底是谁呢,为什么要假扮成抬棺人的模样,掘了这墓?只是为了破坏镇煞墓的格局?

  还是要找什么东西?

  季无常思索着,继续来到不远处的大墓前,但仍是保持着七尺的距离,因为太邪性了。

  这墓已经开了,只留下一口空棺。

  他朝着眼前的空棺看去,那个漆黑如墨的黑血,不停地涌出。

  季无常盯着这墓中看了一会,此时那些泥土与朱砂被那些从地底涌上来的黑血冲走了一些,露出了一些东西。

  “这是……?”

  季无常拿来一根桃木棍,朝着墓中的泥土撩了几下,很快这东西就露出了真面目。

  这居然是头发。

  几缕黑发给污血浸透了,触目惊心。

  而且这下面似乎还有东西……

  心中一惊,季无常用桃木棍小心翼翼的将那些泥土拨开。

  这下面居然是一具尸体!

  从发现刚刚的头发,到头颅,无不让他感觉诡异。

  这墓的最底下居然还有一个人?

  小心的扒开泥土,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这张脸上无二两肉,瘦骨伶仃,面黄肌瘦,这张脸是——抬棺人。

  而且脸上还有不少尸斑与腐烂的痕迹,很显然死了最少三天。

  季无常看着这张埋在泥土下的熟悉的脸,一些黑土与朱砂半盖在脸上,而且还有不少黑血流淌在额头,死不瞑目的泛白眼睛睁的老大。

  这一看着,正好四目相对,季无常额头泌出冷汗,他感觉这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一样。

  抬棺人死了?

  那自己这些天他到底在跟谁说话……

  季无常抬头望了一眼不远处正卖力劈砍着桃木的抬棺人。

  抬棺人似乎感受到了季无常的目光,抬头与他对视了一眼,笑了笑,露出一口的大黄牙。

  本是熟悉的人,熟悉的笑容,但此刻看上去,季无常直感毛骨悚然。

  眼前的这个抬棺人到底是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