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百妖夜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季无常心中一阵胆寒,面前女子尽管披着一身的凤冠霞帔,却丝毫没有美感,那空洞无物,泛白的死鱼眼,反而有一股惊悚的感觉。

  身后的大门不停地响起诡异的敲门声,伴随着一声声阴冷的声音,在呼唤着

  “娘子~”

  直教他寒毛倒竖,遍体生寒

  这前有狼,后有虎,季无常并没有轻举妄动,身子保持这个姿势不动,眼角余光瞥向身后的大门。

  瞧见先前在大门前贴着的那些金色大符正在发出耀眼的金光,正是这些符籇起了作用,挡住了外面的东西。

  同时右手朝着腰间的伏妖袋摸去,取出一把至阳至刚的伏妖朱砂。

  这伏妖袋是捉妖人必备的储物法宝,所谓介子纳须弥,小小的不过拳头大小的金色袋子,里面却是大有乾坤,能装下一塘之水。

  饶是季无常一个现代人灵魂如何使得这般妙法,但记忆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便是随心所欲,用起法宝神通来,也是得心应手。

  纵使初见诡异,恐惧中仍能保持七分冷静,倒不至于手忙脚乱。

  手抓一把伏妖朱砂,屏气敛息。

  这朱红大棺中的女子尚未有动作,只是一双空洞泛白的眼睛盯着大门处。

  季无常听着外面传来的敲门声,如同一曲扣击在心间的恐怖弦音,让人胆寒之余又倍感煎熬,总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沙……沙……”

  下一秒他听到了一声极其轻微的声响,淅淅索索的像是动物磨牙的刺耳声音,又像是有东西在踮着脚步走动,非常轻

  “这是脚步声!”

  季无常心中一紧,声音黑暗中回荡,在这一刻,于寒感觉如坠冰窖,一股森森寒意弥漫开来。

  他没有回头,只是轻轻的一瞥,让他的心快跳到了嗓子眼,有一个虚幻的东西从大门上穿了过来。

  如烟如雾,毫无定性,烟雾中有一张苍白的脸出现,空洞的眼神没有一点神采,只有一股骇然的死寂。

  季无常恐惧又震撼,尽管在前身的记忆中已经见过不少的妖魔鬼怪,但此刻亲眼所见,仍有一股视觉冲击感,震撼人心。

  脑中闪过无数的记忆片段,不自觉的在记忆中搜索这东西到底是何方妖孽。

  然而却是一无所获

  “……”

  季无常张口想出声呵斥,但却发现喉间仿佛被什么东西哽住了,发不出一点声音。

  烟雾中一张惨白的脸,那空洞死寂的眼神只是瞥了他一眼,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中了邪,完全不属于自己一样,呆在原地,动弹不得。

  想抛出手中的伏妖朱砂,这种至阳至刚之物,只要沾上一点,就算造成不了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也能摄住妖邪,给自己一息的喘息机会。

  但是却来不及了,他的身体变得僵硬,仿佛处在一个万年玄冰打造的冰窟窿里,刺骨的寒意,深入心神,肉体难以动弹。

  这东西对我施了术

  季无常心中想起一个念头。

  大门上的符籇在这一刻,放出刺目的金光,阳气在这一刻达到了鼎盛,“噗”的一声,开始焚了起来,彻底消散了。

  随着大门上的符籇消散,这如烟雾一般的东西,直接飘了进来。

  季无常瞳孔骤缩

  动啊!

  动起来啊!

  季无常心中呐喊,但他的身体好像不是他的一样,无法控制,他拼命想挪动一寸过来,但都只是无用功,无法动弹。

  这烟雾中露出一张惨白的人脸,身体却隐藏在烟雾中,下方露出一双脚,穿着一双白布鞋,在踮着脚尖走路。

  “娘子,为夫来接你了~”

  发出一道阴柔的声音。

  季无常知道,这不是在喊他,而是在喊在他身后朱红大棺中的嫁衣女子。

  果然,这一声呼唤,这足有数百斤重的朱红大棺开始剧烈抖动起来。

  鲜红嫁衣,凤冠霞帔居然开始变得整齐,没有一点的凌乱感,一副闺中待嫁的端庄模样。

  只是那表情……看着让人心生悚意……

  朦胧间,季无常隐约看到了烟雾中有数百名身穿白衣的妖物,一个个面目可憎,有人面兽身的,有张牙舞爪的,脸上被白粉抹的煞白,嘴唇殷红如血,个个敲锣打鼓,礼乐轰鸣,抬着一个白色花轿。

  俨然是一副百妖娶亲的悚人场景。

  这本是喜乐,但听在耳中,如同针刺,好像让人心中冰冷,季无常感觉灵魂都在颤抖,要随着这穿脑魔音一同飞入妖群中一般。

  “噗!”

  季无常咬了一口舌尖,这舌尖血至阳至刚,贯通人体一身阳气,这阳气顺着一口鲜血流入喉间,这身体也暖了起来。

  但还是动弹不了,他这是中了妖术,只凭舌尖血是不可能冲的开的。

  那些东西如烟如雾,虚无缥缈,没有定式,无视大门,无视桌椅板凳,真如烟雾一般,穿透所有的东西,直接硬生生的走了过来。

  这些东西肆无忌惮,看他们行动的方向,下一步就要从季无常肉身中穿过去一样。

  这些东西走的很快,顺着烟雾而行,眨眼的功夫就到季无常跟前了,几个面无表情的脑袋凑到他眼前,眼神空洞,死死的盯着他。

  “新娘上轿!”

  随着一声铜锣敲下。

  这些东西开始接触季无常的身体,就要穿过去一样。

  季无常浑身一阵冰凉,体内有无尽的煞气在冲击着四肢百骸。

  这样下去,会死!

  就在他心急如焚,命悬一刻之际,季无常感觉胸口传来一阵温暖气流,

  “嗡”,一声轻颤传来。

  季无常感觉浑身一轻,倏忽间身体竟从束缚中挣脱开来。

  一把撕开胸前的衣物,赫见胸前挂着一尊青铜玄武挂牌,如一轮烈日,耀满金辉,逼退阴邪。

  “世间乱“道”者皆为妖,必缉捕诛杀之!”

  手持青铜玄武挂牌,季无常耳边仿佛听到了一声怒吼,与其妖不同,这声音非常正气洪亮,听在耳中如有神助。

  心中一喜,没有什么特殊的斗技武功,只是握着青铜挂牌奋力的挥扫,朝着烟雾中扫去。

  这些东西本就是无形之物,如虚如幻,莫说是一个拳头,就算是刀剑也伤不了他们分毫。

  但此刻季无常握着青铜挂牌扫过去,“砰”的一声,真的砸到了实物。

  这些藏在烟雾里的东西好像见到了克星,如阳春白雪般消融。

  再扔出一把伏妖朱砂,如火上浇油,“嘭”的升起一阵阳火。

  “吼……!”

  烟雾中发出数声痛苦的惨叫之声,再次化作一缕青烟,朝着大门口迅速遁出。

  在这些烟雾中逃走消失的时候,季无常看到有无数怨毒悚人的眼睛在盯着他,但很快便随着烟雾一起消失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