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两大凶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身上仿佛千斤之重,而且这重量还在攀升,越来越重,像是一座大山压在他们身上。

  一步一个深坑的脚印。

  季无常看在眼里,这是阴煞在凝聚,阴煞之气勾动地气,导致这棺非常沉重。

  “无常,回到咸阳定要向我爹说上一句,老子这辈子也抬了一口凶棺。”抬棺人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眼里有死绝之意,豪爽的笑道。

  也正是这一句话泄了元气,抬棺人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朱红大棺也跟着摇摇晃晃的,差点落地了。

  “要说什么话,你自己去说,这话老子传不了!”季无常神色凝重的说道。这口大棺上几乎大部分的阴煞之气全部汇聚在棺首。

  这抬棺人完全是凭借着一口不服输的劲咬牙坚持着。

  季无常看在眼里,也是心急如焚,可却帮不了什么忙。

  “你且听我说,倘若我死在路上,你要将我葬在这嫁衣女子的对门,不可间隔七丈之远,我虽道行不行,但命犯天煞……”抬棺人咳嗽了数下,身子摇摇晃晃的,嘴里淌着鲜血,仍是不服气的说道:“死后我也要和这尸王斗上一斗!”

  季无常沉默了,满是苦涩之意。

  这一路上虽然悠长,却也没出什么变故,一行人口中沉喝着,洒满一地的纸钱

  就在他们前行了数千米,经过一段弯弯曲曲山路时。

  忽然前方有一阵烟雾飘起,好像有不少人在哪里焚香祷告一般。

  季无常皱了皱眉头,这荒山野岭的那有什么人家,就在他们一行人越来越往前走的时候。前方的烟雾中传出一阵吹唢呐的声音,由远及近,那唢呐里吹的曲子听的很耳熟。

  是喜乐,但听在耳中却是凄厉刺耳,让人悚然。

  众人循着声音看去,烟雾中走出一些说不清的东西,有的头生独角,有的人脸马身,有的张牙舞爪,身上都穿着一身的白衣,抬着一辆白色花轿。

  奏着喜乐就这么迎了上来。

  季无常脸色大变,心道:这不是昨晚的百妖娶亲的场景吗?这显然是那只魑妖找上门了。

  不过他可没有喊出来,一旦喊出来就乱了人心,散了真气。

  只能咬着牙继续往前走。

  季无常脸上凝重之色不减,这下两大凶物全部齐了。

  “新娘上轿!”

  那烟雾中传来一道阴柔的声音,阴冷的声音直刺人心。

  季无常猛的回头看去,身后的朱红大棺好像受到了什么感应,正在剧烈抖动,仿佛下一刻就要炸棺而出一般。

  “这……这怎么回事!”抬棺的八人开始不安起来,肩上的力量越来越重,而且这朱红大棺的抖动让他们身形越来越不稳。

  季无常来到朱红大棺前,掌力一拍,先在这口大棺先稳定下来。

  “新娘上轿……!”

  此时在正前方烟雾重重,不行的传来几声阴柔的呼唤,百妖取亲森寒场景,奏着诡谲之音,轻飘飘的抬着一辆白色花轿。

  众人闻之胆寒,一时之间方寸大乱,眼里惊恐万分。

  “稳住!”季无常大喝道。他眼里闪着狠辣的光,朝着烟雾中抛出数把伏妖朱砂,以及一桶黑狗血。

  但都是无用功,这魑妖无形无相,借助人间的烟火之气成精,虚无定式,难以捉摸。

  季无常脸色冷如冰,沉如水,一瞬间脑子里有数万种思绪飘过,但都是无用功,对付不了这只三百年的魑妖。

  此时季无常脑海中突然传来一阵玄武怒吼之声,在他身后仿佛有一玄武虚影出现,仿佛是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

  阵阵神瑞之音,震退邪氛。

  季无常如有神助,他手掐法诀,双眸乍放金光,口中诵出净妖神咒:“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斩妖缚邪,度人万千!”

  可见前方烟雾中有无数惨白的人脸怨毒的看着季无常,他们停在了原地,不敢在上前了,但仍是迟迟没有离开。

  季无常也感觉后脊梁冷汗直流,他心中在打鼓,若是这魑妖一拥而上,估计在场的所有人都要遭殃!

  他可没经历过这种事,一个唯物主义者,虽说不相信什么妖魔鬼怪,但也是对这种东西有天生的恐惧感的。

  更何况自己亲眼所见!

  那种视觉冲击感,让人倍感惊悚!

  季无常也是壮着胆子,硬着头皮,对视过去!

  所谓人怕诡,诡亦怕人!

  所以总是装神弄鬼,露出恶相,人若受到了惊吓,人体阳气散去,那就危险了。

  就这样,烟雾中魑妖死死的盯着季无常,持续了很久,足有一刻钟。

  最终怨毒的看了季无常一眼,逐渐的消散于山林之中。

  众人大喜,仿佛经历过劫后余生,深舒了一口气。

  季无常也是擦了一把冷汗,感觉浑身脱了力!咽了一口唾沫!

  继续起棺上路。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顺利的过去了,因为一切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反常的事。

  就在这时,在后面边上,有个年轻的小伙,双目无声,眼里没了一点色彩,额头上点过的伏妖朱砂早就散了,忽然朝着朱红大棺“哇”的一口吐出一滩黑血来。

  那血溅在朱红大棺上,大棺居然发出剧烈的抖动,好像在传递一种激动与渴望的情绪。

  季无常察觉了什么,面色一阵铁青,瞳孔骤缩,猛的转头看向后面的这口朱红大棺!

  “咔擦!”

  一声脆响,那绑在大棺上的绳子应声而断。

  ‘哐当!”

  大棺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刚才吐血的年轻人,已经双眼翻白,直直的倒了下去,重达数百斤的大棺直直的压在他身上,全身的鲜血全部往棺中流去,只片刻时间这人就成了一具干尸。

  这场面可把大家都吓得够呛,抬棺人也死盯着朱红大棺,面色灰白,额头上更是冷汗直冒,边上的几个年轻人更是吓瘫在地。

  无缘无故居然又死人了!

  众人纷纷退开数丈之远,眼里带着慌乱与恐惧。

  “完了,全完了!”

  抬棺人喃喃道,他浑身颤抖着,瘫坐在地上。

  这凶棺落地可是大忌,没有择到符合条件的墓,一旦落地,勾动地气,又吸了人血,很快就会成为尸王,到时候这里所有人都要死!

  众人惊恐中也开始议论起来,这种事他们从来没有听过,一路上出现种种凶象,他们开始猜测这是大棺里有什么东西在作祟。

  季无常也脸色凝重,他可以看到棺底冰霜也越来越多了,逐步蔓延到了上面,而且从那些缝隙里开始有不少的黑气往外冒。

  季无常走到了大棺前,咬破中指,在上面连画三道镇妖符,随即更是用力的击胸三下,猛的喷出一口鲜血吐在大棺上。

  他们捉妖人的血与普通人不同,他们皆命中带煞,鲜血有镇妖之效。

  随着鲜血溅落,这大棺开始安静起来了,那些黑气与冰霜棺煞开始收敛起来,全部往棺中缩了进去。

  “行啊,无常!”抬棺人大喜,没想到季无常居然有这种能耐,居然压住了棺煞。

  季无常虚弱的笑了笑,环顾一圈周围,道:“既然大棺落在这里,那就在这里入土吧!”

  抬棺人点了点头,的确有这个说话,一旦棺落地,必须在落地的地方入土为安。

  随即开始指挥起来,取出青铜铲,开始掘地。

  这事太邪门了,到了现在众人只想早些解决完此事,马上去河里洗下身子,将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给洗下来,莫要将什么东西给带回个家。

  大家都非常卖力,不到三刻就挖出一个深坑。

  “有东西!”抬棺人用手肘推了下季无常,示意他看去。

  季无常看在眼里,这坑里居然冒出水迹,这才时至七月,大暑干旱的日子啊,才两米的坑能出水吗?

  “我来!”季无常沉着脸,抢过其中一人的一把青铜铲。

  说实话他并不想下去,但却是没了办法,不尽快将这口朱红大棺葬下,在场所有人包括他这个捉妖人在内,所有人全部都要死。

  他硬着头皮,握着青铜铲往这墓坑里挖下去,同时口诵净妖神咒。

  现场道音阵阵,如雷贯耳。

  众人恐惧之心退去,心道不过是个邪祟,没啥可怕的。

  可这坑越往下挖,这渗出的水越来越多,挖到最后这居然变了颜色,如血如墨一般黑红。

  众人心中“咯噔”一声,眼里满是惊恐。

  “这到底是什么?是血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