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们美丽的薰衣草 > 第十九章 行动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行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宋若离走到他面前看着花落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难道平静的相处有什么不舒服吗!而且我不太喜欢喧闹的生活。

  好我知道了,花落心凉了一下,眼神依然带着隐约的不满,看着他说,

  告诉你一下,明天晚上我不回来了,有事要办,他走向自己的房间,又转过身说,如果你觉得我态度不好,或者失职了,那么我可以离开!

  得到这样的话,宋若离一个人站在客厅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站了几秒就也回了卧室。

  第二日傍晚,田家大门外附近隐蔽处,三个人在这里蹑手蹑脚的躲了起来,

  灵儿,没想到你是要半夜去盗宝,花落压低声音问。

  什么叫盗?那是我们家的东西,灵儿瞥了花落一眼,

  王志仁插话对花落说,不然呢,田家的事情你也不是没见过,

  听了这番话,花落又思考起来,说,

  灵儿,以后想一个更好的方法不行吗,何必急于这一时,

  不行,既然已经找到了,这件事就不能再拖下去,会惹祸的。说着灵儿又不满看着花落说,不让你来又不答应,你也知道这里很危险,

  花落解释着说,卖给田家的事,不管知不知情,我都参与了,你不可能把我扔下!

  灵儿指挥着说,王志仁是侦探有经验,能攻破大概地形,一会我们三个手机全部静音,把手机光调到最暗,花落在门外望风,有什么异样,发消息通知,

  花落此时感觉怎么有点熟悉,好像李康讲过的情形,此盗非彼盗啊。

  又等了一阵,已经进入深夜了,田家值的班保安也进入了困意,整栋别墅主要的灯光关闭,只留下院子四周的一些,

  灵儿交代花落,说,你只管在外面报信,有什么事接应一下,情况不妙一定要先脱身,明白吗?

  明白,你们小心,花落紧张的担心着他们。

  灵儿挑院墙一处,两个照明灯之间的距离,灯光最暗的地方扔出来一个绳钩爪,和王志仁一前一后的爬了上去,轻手轻脚的来到了楼底,身体轻巧的灵儿踩在垫底的王志仁肩膀,嗖的一下,翻到了窗户上,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他撬开窗户,在一楼本来就不高的窗户上,将王志仁拉了上来,他们走到一楼大厅的墙边,紧贴着墙壁,两人在黑暗里环顾四周,犯起了嘀咕,

  两人对视了一下,不用说都明白,这里这么大,田家别墅有好多层,黑灯瞎火该去哪里找,灵儿正想顺着楼梯口摸上楼去,王志仁拽住了他的袖子,凑到灵儿耳边,说,

  一般秘密的东西都藏在地下室,他指了指地板又说,我做过侦探,查事情的时候见过很多!

  灵儿比划了一下,表示找找看。

  他们轻轻地撬着地下室的门,浪费了很多时间,但是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惊动田家的人,

  每一个螺丝都小心的接着,生怕掉到地上,安静的夜里,连秒针走动声都能听得到,二人紧张的屏住呼吸,终于打开了,进去之后关上了门,灵儿打开手机光,地下室怎么可能有人呢,两个人放松了下来,开始寻找。

  这里堆放一些不用的东西,家具,陶瓷,书画,还有冷兵器等。

  我的苍天呀!王志仁啧啧称奇,这里堆放的陶瓷书画都很贵重,难道田家,家业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这么好的东西成了不高端的杂物了吗?

  灵儿一边四处寻找,一边说,你还是警惕些,别以为到这里就放松了。

  可他说的话没起作用,只听王志仁惊呼的差点喊出来,

  灵儿,快看!

  灵儿走到他这里,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前面更深处的地方竟然躺着一个人,两人只感觉头皮发麻,在阴冷的地下室冒出了冷汗!直勾勾的盯着那个人,

  强作镇定了片刻,王志仁说,

  他,是活的吗?

  不是,他身体的水分已经挥发掉了,灵儿走向前去,查看了一下,说,

  是具干尸。

  王志仁放松下来,也走到面前,说,

  那就好,吓坏我了!田家是搞什么名堂,难道是谋害了这个人,然后给藏起来了。

  灵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盯着那具干尸,说,

  不是,这个人我认出来了,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但是他很有身份,在杂志上见过。他就是田家老爷!

  嗯?王志仁说,

  为什么不好好安葬,放这里做什么,我们还是赶快找宝剑吧,时间不多了,说完就像其他方向走了过去,

  半天也不见灵儿帮忙,他抬头刚想说话,只见走过来的灵儿手里,拿着一个布袋,里面装着一个圆球装的东西,问,找到了吗?

  王志仁摇了摇头,说,没有,你半天也不过来帮忙,这可是帮你找东西呀,你布袋里装的什么?

  是田老爷的头颅。

  什么?王志仁睁大了眼睛,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的说,你疯了,

  灵儿叹了一口气说,

  看来不在这里,我们出去吧,时间不多了,

  王志仁似乎被灵儿的举动吓到了,连忙说,

  好好好,快走吧!

  从地下室的楼梯上来,他们关掉了手机亮光,王志仁小声的问,我们去哪里找呢,看来这次我的判断有误。

  灵儿挥手示意不找了,比划着告诉他,已经是两点了,意思是来不及了。

  花落在外面足足等了三个小时,也许没有声音,对灵儿他们讲是最好的消息吧,他耐心的在一堵墙的拐角处,等待着,

  这时一辆车呼啸而过,停在了田家大门外。

  花落一眼望去,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慌忙的拿手机给灵儿打电话,事先手机都调了静音,发信息已经来不及了,谁会料到大半夜田家会突然来了一辆车,花落急的手直发抖,手机差点掉到了地上。

  这时从车里下来一个司机,他跑过去打开车门,一个六十左右的男人下车后,紧跟着下来一个妖娆妩媚的年轻女人,醉酒的老男人抱着女人的腰,摇摇晃晃,动作淫荡的往门口走去,

  怎么不接电话?花落心急如焚,向热锅上的蚂蚁,一边慌张的看那些人,一边继续拨打电话,

  只见刷的一下,大院灯光亮了起来,田家的几个佣人出来接应,还没等卑躬屈膝的走到跟前,只听人群中大喊,谁!

  已经落地的灵儿,正在接应顺着绳子向下爬的王志仁,

  面对众多目光看着自己,慌乱之间王志仁跌跌撞撞的摔在了地上,

  顿时,整栋别墅大楼的灯全部亮起,那耀眼的光芒,几乎照亮了黑夜中的半条街,

  灵儿健步如飞的转身就跑,王志仁更是像脱了缰的野马,一下子冲了出去。

  只听醉酒老男人一声大喝!给老子追!

  田家屋里屋外,冲出来的不知都是些什么人,也没人有时间去看,此刻气氛紧张到回头看的余地都没有了,只听到很多人的脚步声,向他们疾奔而来,同时传来多辆轿车发动的声音,让人心惊肉跳。

  灵儿突然调转了方向,喊,朝着那个方向跑,会连累他的!

  王志仁继续边向前跑着,边喊着,你别糊涂了,不上车他妈的得死这,

  一部分车和人追灵儿,一部分朝花落的方向紧追着王志仁。

  花落上了车,发动了车子,大喊,快点,快点!

  王志仁气喘吁吁地跑到车前,手刚摸到车门,只砰的一声枪响,他肩膀中弹,搭在车门的手,随着身体一起滑下,摔倒在车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