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狱中点评天下众生,我竟成无上宗师 > 第四十三章:明报(求推荐月票)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明报(求推荐月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旁人的议论,王思源自然也听见了。

  少数人在说,婠婠好似昨日劫狱的魔女。

  只不过不敢确定。

  若真是魔女,他们如此议论,指责,甚至辱骂,魔女岂会放过他们。

  当下便猜疑不定。

  多数人则被婠婠的美色所迷,露出一副色授予魂的丑态。

  即便同为女人,也不禁为之倾倒。

  王思源并不在意。

  敏锐的发现此等情况是可以利用的商机,反而是件好事。

  可是苦于没有起步资金……

  “别生气,说两句而已,也没有什么损失。”

  “对了,我帮你穿衣的时候,并未发现你身上带着银两,你吃饭啥的难道都不付钱的吗?”

  婠婠绣眉舒展,笑而不语。

  她聪慧机灵,从王思源无心掩饰心绪,面上流露的些许端倪,结合如今情况,便推断出王思源此话的别样用心。

  “我吃饭是无需付钱的,自然有男人抢着给。怎么,你也没银子么?”

  王思源面色一沉。

  淡淡道:“没银子,可要把你卖去青楼了。”

  婠婠垂下俏脸,玉指不安的扭弄着衣角,神态苦楚,模样有凄美之感,令人不禁心生怜惜。

  旁人立刻看不顺眼。

  如此美人儿,捧在手心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若能属于自己,夜里做梦都会笑醒。

  每日必定疼爱之极,予取予求。

  “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汉子,有种冲我来!”

  “你是不是骂她了!真是绝情的负心人!”

  “卖去青楼,不如卖给我?”

  “我出一百两纹银!”

  发声之人,多为心有色念,兼且嫉妒羡慕的男人。

  耳力不错者,便听见了王思源说要把婠婠卖去青楼。

  登时便激动起来。

  “一百两,你打发叫花子呢!”

  “我出三百两!”

  “三百五十两,此女归我了!”

  好似拍卖会一样,众人纷纷举手,争得热火朝天。

  隐有大干一场的苗头。

  王思源本是吓唬一下婠婠,并没想真的把婠婠卖掉。

  经过昨夜的结合,他深刻体会到婠婠的娇躯绝非寻常女子。

  一点婠婠还是处子。

  二点在婠婠采阳补阴的时候。

  不仅让感官得到极致的欢愉,对真气、境界的增益,明显也非常不错。

  已决定将婠婠作为修炼的鼎炉。

  价值难以估量。

  “各位父老乡亲,大哥大嫂,可是对此女真有兴趣?”

  此言一出,婠婠面色骤冷。

  莫非他还真对自己一点也不在意?

  要把自己卖了换银子?

  当下,说半点不伤心,绝对是自欺欺人。

  “小主既不再喜欢奴,那奴也活不成了,不如一死了之。”

  她说罢松手,便向道旁的一根立柱撞去。

  王思源急迈几步,伸手揽住她柔韧的腰肢,束音传声。

  “那是骗他们的话,你还当真了。”

  “我怎么舍得把你卖掉呢。”

  婠婠面上立时多云转晴,展颜一笑,艳光照人。

  顺势靠入他的怀里,玉手环住虎腰。

  轻声问:“可你为何那般说话?能告诉奴么?奴心里是极想帮小主的。”

  王思源却未回答,又叫了一声。

  “各位若对此女真有兴趣,三日后可去本街青云斋。”

  “届时,有缘者可得此女。”

  “切记,过时不候。”

  说罢拥着婠婠往街尾走去,不再理会行人。

  很快来到一家售卖笔墨纸砚,名叫正阳书店的商铺门前,步入其中。

  伙计见二位客人容貌不凡。

  尤其是婠婠的姿容堪称绝色,不敢怠慢,急忙迎上前。

  垂下眼帘,不多看婠婠,担心犯了什么忌讳。

  躬身问:“贵客临门,小店蓬荜生辉。请问二位贵客,是要买些笔墨纸砚么?”

  王思源淡淡的“嗯”了一声,拥着婠婠走到一张圆桌旁坐下。

  婠婠并未起身,便坐在他的大腿上。

  “我见这家铺面规模不小,便来问问,是否可以印刷一批报纸。”

  伙计闻言面上似有犹豫,好像不想做这个生意。

  “私印邸报可是犯法之事……”

  王思源眉头微皱,瞪了一眼在他怀里轻柔扭动的婠婠。

  真是磨人的妖精,一刻也不放过诱惑他的机会。

  “非是邸报或者塘报,而是我独创的明报。”

  “此报不议论朝政,只刊登一些热点时事和志怪小说之类的故事,供民众闲暇时消磨时光。”

  “包大人并无意见,想来是绝无问题的。”

  伙计吃惊道:“您还认识包大人?若有包大人作保,此事自然绝无问题。”

  王思源笑道:“你若不信我认识包大人,可去府衙,报我王思源之名,看包大人会否见你。”

  伙计慌忙摆手,似有惶恐。

  “不必不必,小的不敢怀疑您,是相信您的。”

  “若您的明报,不议论朝政,那就绝无问题,小店可以帮您印刷一批。”

  “价钱么,便按纸墨的行价,一文八张大纸。另外,您的明报可有样品?”

  王思源摇头。

  “暂时没有样品。一张明报,便按两张大纸算。明日我拿样品给你,先印刷一千张明报吧!”

  这个体量,对于偌大的开封城来说,微不足道。

  但若按十文一张去卖,价格也不算便宜。

  不过开封府民生富裕,城内多有小康之家,购买力毫无问题。

  关键要让人买了觉得有价值。

  王思源倒不担心,卖不出去。

  只是能否卖得快反响好的问题。

  “行,今次便这样,明日再见。”

  伙计忙不迭点头,将二人送至街上,才回到店铺,去后院找到店主,告知这笔生意。

  店主名叫刘谋,平生没有大志向。

  自从继承家族的生意,基本是做个甩手掌柜,整日就是逗鸟遛犬,频繁出入烟花之地,生活过得十分的快意潇洒。

  “你且先去趟府衙,看看包大人是否与他相识,关系是否亲近。”

  “若关系亲近,以后只管把他供起来便是。”

  “利润少些也无甚关系。”

  伙计应声离去。

  关上书店大门,快步去到府衙,走近站门的衙役。

  “大人,我领了王思源的吩咐,来见见包大人,有事禀告。”

  “哦,是王思源啊!”衙役早前便得到过吩咐,面上立刻显得很客气。

  “进去吧进去吧!”

  衙役如此客气,让伙计心内大定。

  步入正厅后,等待约莫盏茶功夫,便见到包大人缓步而来。

  接着说明来意。

  包大人听完并未多言,算是承认了与王思源关系亲近。

  伙计便满心欢喜的告辞。

  ……

  青云斋,二楼,卧房里,书桌旁。

  王思源按照记忆中看过的报纸,在心里设计了第一版明报周刊。

  由报头、报眼、版位、栏目四个部分组成。

  印刷体使用标准的宋体。

  报头加粗加大。

  接下来的工作量,便由婠婠代笔完成。

  他只要动嘴述说即可。

  “明报二字,取光明正大之意,一定要写出大气之感。”

  “你的字太过女儿气,暂时就这样吧!”

  “勉强能看。”

  婠婠好似翻了个白眼,娇嗔道:“小主既不喜,不如自己动笔?”

  王思源呵呵一笑。

  他的字更难看,自然不想丢脸。

  “武林趣闻这个版面,你随便写几个故事,可以香艳一点,这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婠婠似表达不满,娇躯轻扭,微微一荡。

  “昨夜之前,奴亦是清白的处子身,哪有什么香艳故事可写。”

  王思源不管。

  “你是处子没错,但经验却不少。”

  “昨夜那些花样,我是闻所未闻,异常刺激。”

  “若非我天赋异禀,耐力过人,绝对撑不了一刻钟。”

  “反正你就随便编点香艳故事,注意,不要描写的太露骨。”

  “你深谙男人心思,适度拿捏,吊足胃口,对你来说肯定不难。”

  婠婠这时俏脸微红,仰起头,眸子里似有渴求。

  “奴遵命便是,但小主能否给奴一点奖励呢?”

  王思源心领神会。

  低头在鲜美之处小啄片刻。

  待婠婠欢快的写满武林趣闻等数个版面。

  最后的重头戏之一,时下热点新闻。

  标题吸睛,只看名字便让人欲罢不能。

  震惊大事!惊世丑闻!

  揭秘一代宗师,少林方丈虚竹,乃是荒淫无道的假和尚,不配大师之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