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狱中点评天下众生,我竟成无上宗师 > 第三十七章:龙渊剑破阵捞人(求推荐月票)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七章:龙渊剑破阵捞人(求推荐月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多时,马汉来到府衙,径直走入包拯的书房。

  随即将案发现场的环境描述一番给包拯听。

  两人均未看出可疑痕迹。

  “此凶莫非是在修炼什么邪法?”

  马汉觉得很有可能。

  “什么邪法竟需要小指修炼呢?您可知晓一些?”

  包拯闻言微微摇头。

  “若真是修炼邪法,你可去询问王思源,想来他应该有所了解。”

  ……

  便在马汉离开府衙后不久。

  城内又有一人,正在做饭时,左手小指突然从根部截断,消失不见。

  仿佛是被利刃所切,伤口齐整。

  一道身影好似鬼魅,在此人屋外,一闪即逝。

  “桀桀……也该重视了吧!”

  此人名叫荆棘,乃是荆轲的后人。

  之所以作案,只是为了分散包拯的注意。

  好尽量顺利的达到最终的刺杀目的。

  盏茶功夫之后。

  多达数百人,都诡异的断了一根小指。

  而这种情况,还在迅速发生。

  若未能阻止,恐怕不超一刻钟,就会有上千人受害。

  整个开封城,很快充斥着恐慌的气息,民众纷纷前去府衙报案。

  短时间内,府衙外已是人山人海。

  胆小怕死者,陆续出城。

  消息也就传播了出去。

  ……

  开封城南门外,一家道旁的茶馆边,停着一辆马车。

  婠婠端起茶杯,优雅的抿了一口。

  螓首往后靠去,闭目吁出一口香气。

  “小贝,打算何时动手?”

  莫小贝略做思考。

  冷声道:“不如趁此机会,杀入监牢!”

  婠婠睁开美目,展颜一笑:“妹子太心急啦!还是待龙渊剑先打头阵,我俩再择一良机,方能进退自如。”

  莫小贝沉默,全凭婠婠做主。

  “哎,也不知是谁在惦记人家,弄得人家的心,好似无根浮萍,难受的紧。”

  婠婠伸了个懒腰,优美的线条,波峦起伏。

  舒服的吁出一口香气。

  媚眼如丝。

  “妹子,来帮人家按按胸口吧!”

  莫小贝稍作犹豫,起身坐到婠婠身边。

  满是老茧的大手,盖压而下。

  若天塌地陷一般。

  “吁……”

  婠婠舒服之极的吁出一口长气,扭身轻磨,媚意更浓,眸子里荡起一汪春氺。

  ……

  开封城西脚,一道剑影谨慎的穿行于密集的街道之间。

  借助驳杂的气息,掩盖自身的煞气。

  颇有鬼鬼祟祟之感。

  很快接近监狱。

  “包黑子啊包黑子,任你手眼通天,也无法阻吾带走有缘人!”

  “嘿嘿嘿嘿……”

  “一个破阵法,还想阻吾!”

  “给吾,碎!”

  龙渊剑滴溜溜一转,若闪电横空。

  一瞬之间,刺破阵法进入监狱,迎风猛涨。

  不超两息时间,便大若山岳,立即旋转起来,产生一股莫大的吸力。

  具有针对性的,只吸一流境武者。

  顷刻间,便有数百名一流境武者,撞破屋顶,被吸至半空。

  展昭立身塔尖,望着龙渊剑巨大的剑体。

  感知着那股凌厉的煞气,好似覆盖苍穹,十分霸道。

  他面色微变,轻呵半气,右手蓦然一震。

  “万剑归宗!”

  背后宝剑立即出鞘,发出高亢之极的锵响。

  一尺七寸的宝剑。

  登时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

  若铺满长空,声势浩大!

  如钢铁洪流,摧枯拉朽!

  龙渊剑不慌不忙,当空一扫,加快吸人的速度。

  立有数十人不由自主的飞上高空。

  剑灵出体。

  私密处闪烁着夺目的圣光。

  “凡俗之剑,也敢争辉!”

  “都给吾,定!”

  他手捏剑诀,道韵弥漫,杀机四溢。

  一道道剑意化作丝线,织结在一起,密不可分,若天罗地网般,疏而不漏。

  铿锵声不绝于耳。

  群剑未能瞬间冲破阻隔。

  剑灵的目的便也达到了。

  只需再拖上数息时间,便能将监狱里的一流武者全部吸走。

  而正在此时。

  一股锋锐之气已酝酿完毕。

  汇聚在一起。

  犀利的剑气,凝如实质,仿若真罡,破空刺在剑网最脆弱的点上。

  剑网当即崩溃。

  “谁!是谁!”

  “谁敢阻吾带走有缘人!”

  剑灵咆哮,怒不可遏。

  但尽管怒到发狂,却也不敢再浪费时间。

  群剑眨眼即至,包围剑灵。

  电光激闪,剑气漫空。

  无奈,剑灵只能全力应对,继续拖延时间。

  只要再撑五息时间。

  便能将一流武者全部捞走。

  ……

  距离战场焦点,不远不近的地方。

  藏在墙壁后的王思源小心翼翼,只冒出半个脑袋。

  眼见几乎耗尽圣灵剑意的一击,有效。

  心内重重地松了口气。

  他可不会眼睁睁看着龙渊剑,把囚犯全部捞走。

  那些可都是武学碎片啊!

  可惜圣灵剑法,只获得十九招,也无碎片升级圆满,否则岂会如此艰难。

  至于为何不像降龙十八掌一样是全招,想来应该是孤独剑,还未创造圆满。

  没创出来,自然也就不全了。

  “这龙渊剑到底来搞什么鬼?”

  “我又不想跟你走。”

  “还强行破阵来抢我,真不知道究竟想干什么!”

  他不觉得被龙渊剑带走,是什么好事。

  要知道龙渊剑,乃是国器,吸引多方大佬的目光。

  他现在实力不够,若被龙渊剑带走,恐怕活不了几日,就会一命呜呼。

  最主要还是对龙渊剑的实力不信任。

  也怀疑龙渊剑有不轨之心。

  “这包黑炭怎么还不出手?”

  “都火烧屁股眼了,是不是怕死啊?”

  “不好!老白呢!”

  “差点把他给忘了!”

  王思源已将白展堂当成朋友,自然不愿白展堂惨死剑下的情况发生。

  急忙四处搜寻白展堂和张楷的踪迹。

  不消片刻。

  便听到白展堂咋呼的声音,从天上传来。

  张楷则毫发无损,望着被吸上天的白展堂,毫无办法,只能干着急。

  王思源见状果断出手。

  一股磅礴刚猛的气息冲天乍起。

  伴着阵阵龙吟,如在苍生心灵深处响起。

  龙形劲气如惶惶天日,隐约可照见太古神山,烛龙闹海,应龙翻天。

  刹那间像龙群出动,大势无边。

  “飞龙在天!”

  阴沉渗人的声音,好似自虚无中传出。

  认出降龙十八掌的荆棘,出剑的动作顿住,惊愕不已。

  着实没料到目标竟有此等战力!

  心内充满后怕!

  轰!

  一声巨响,仿佛让天地为之一震。

  大地隆隆作响。

  真实强悍的力量呈现,狂风激荡,众人暴退。

  荆棘眼神敏锐,穿透尘土,就看到惊人的一幕。

  一道足有上百丈的掌印,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粗大的掌纹!

  一掌之力,威猛如斯!

  不过……

  飞龙升天之势,为何坠落而下呢?

  荆棘目光扫荡。

  蓦然之间!

  见到惊艳至极的一幕画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