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狱中点评天下众生,我竟成无上宗师 > 第三十二章:莫小贝快要来了(求推荐月票)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莫小贝快要来了(求推荐月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监牢里。

  王思源吃过早饭,与白展堂、张楷二人,边走边聊。

  “老白,昨日你跑哪去了?”

  “肚子不舒服,去上茅房啦!”

  “我怎么听人说,你扛着一把铲子在挖土呢?”

  “胡扯!指定是哪个王八犊子,看我长得英俊,嫉妒我,纯属污蔑!”

  “是吗?你该不会想躲到地底去吧?”

  “尽扯犊子!”

  白展堂死不承认,转移话题。

  “大哥,昨日你身体没事吧?”

  王思源疑惑道:“我能有什么事,身体健康之极。你为何有此一问?”

  白展堂凑近,低声道:“那还不是因为大哥说完之后,天象就变了嘛!”

  王思源淡淡道:“此事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说话若如此恐怖,岂会沦为囚犯?”

  白展堂轻吸一口气,觉得是这个理。

  “也对。那一定是龙渊剑搞的鬼了!”

  张楷附和道:“我也认为是这样。”

  王思源颔首道:“你们的推断与我不谋而合,定然是龙渊剑搞出的动静!”

  不过张楷亦有疑惑。

  “若龙渊剑如此厉害,雷海为何没有降落呢?”

  白展堂伸手搂住张楷的肩头,语气好似师者教导学生一样。

  “老张,这就是你没有见识了!”

  “龙渊剑存世至今,已有上万年的时间。”

  “如此神剑,全力发挥,就算是宗师,也可像砍瓜切菜一样,一剑就切掉一大片!”

  张楷面上尽是不信:“若龙渊剑果真如此厉害,雷海为何没有降落呢?它既然出手,不达目的岂会罢休?莫非只是想吓唬吓唬咱们?”

  白展堂叹息一声,语重心长道:“神剑所思,肯定深谋远虑,你想得太简单了!”

  王思源真有点哭笑不得。

  这老白逮着机会就吹牛逼啊!

  还说得煞有其事,像真的一样。

  “行啦!别在议论此事,免得龙渊剑有感。你们随便议论,可能泄露天机。若被龙渊剑知晓,恐怕死路一条!”

  白展堂微张的嘴巴,当即闭紧,一脸紧张的东张西望。

  张楷将信将疑:“龙渊剑如此厉害?我们只随便说说,它都能晓得?”

  王思源严肃道:“若龙渊剑有心,定然能算出来!”

  张楷与白展堂相视一眼,能看到对方眼里的担忧。

  这时,一名狱卒走了过来。

  在王思源身前站定,客气道:“王思源,展大人唤你去见他。”

  展昭要见他?

  王思源双眼微咪,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请带路。”

  狱卒转身便走。

  王思源双手一摊,冲白展堂、张楷微微一笑,才跟上狱卒。

  张楷担心道:“展大人轻易不见囚犯,除非是案情有了定论。明日师傅不会被斩首吧?”

  白展堂亦有此担心:“我觉得应该不会。但可能少不了一番严刑拷打,多半会吃些皮肉苦。也可能被废除武功,挑断手脚的经脉。”

  张楷眉头紧皱:“你好像很希望师傅死一样?”

  “我开个玩笑而已,你还当真了!”

  “这玩笑可一点也不好笑!”

  “哈哈哈哈……我觉得特好笑呢!”

  张楷面无表情道:“滚!”

  白展堂又笑了一会儿,走到一根立柱旁坐下地。

  “老张,昨夜我没睡好,眯一会儿。等大哥来了你再喊我。”

  ……

  展昭办公室外,领路的狱卒已经离去,王思源敲了敲门。

  听到里面的人回应,才推门入内。

  包拯居然也在。

  王思源冲包拯拱了拱手:“包大人好。”

  他打了声招呼,便看向展昭。

  这是他首次见到展昭。

  就长相来说,展昭也算是英俊之人。

  但若跟白展堂相比,那便略有不如。

  同他比较,更相差悬殊。

  “展大人好。”

  展昭微微颔首,与包拯的回应一样平淡。

  包拯招呼王思源到他身旁,面上颇有些慈眉目善之感。

  “你最近可好?”

  王思源奇怪道:“我挺好的。包大人今日来监牢,可是要传我绝学?”

  包拯颔首道:“包某此次前来,确是打算传你绝学。不过有一个要求?”

  王思源淡淡道:“请说。”

  包拯笑眯眯道:“你若能在三日之内找出李存正,我便立刻传你一门绝学。”

  王思源呵呵一笑:“那我不要了。”

  说罢,转身便走。

  包拯和展昭俱是一愣。

  直到王思源彻底离去,他俩才相视一眼。

  着实有些出乎意料。

  不过包拯并未生气,还笑得十分开心。

  “龙渊剑今日便是来寻他的,你觉得此人品性是否可靠?”

  “天下熙熙皆为利往,天下攘攘皆为利去。晓之以利即可!”

  “此人身上似有无尽迷雾,我亦看不透他。”

  “看不透便不看,何必劳心伤神。”

  “那便且先任他去吧!”

  ……

  京城,编修院。

  史家当代家主,也是史家第一位外姓家主,司马光。

  正与史家一干活了上百岁的族老,围着《正史》,念念有词。

  他们的念力汇聚在一起,拧成一股绳。

  一个个乳白色的字体,随念力的变化,不停涌现,浮空晃荡。

  “天功第一,天道变化,消长万汇,契地同力,乃有成尔。”

  “天贵而地贱,天动而地静,贵者运机而贱者效力。”

  “上有其动,而下行其地矣。”

  “……”

  “王者,天也;将,地也。”

  “将者,天也;士卒,地也。”

  “我,天也;敌,地也!”

  至此,众人闭口不言,念力如潮水般涌出,光华大盛,溢彩流光。

  《正史》滴溜溜浮空旋转起来,产生一股莫大的吸力。

  仿佛巨大的黑洞,吞噬一切。

  众人的念力,呼吸间被扫荡一空。

  《正史》蓦然狂震。

  无字封面之上,缓慢地浮现出字的比划。

  好似很艰难,随时可能中断。

  最终。

  只出现半个字。

  两横一竖。

  “这……这莫非是个……干字!?”

  司马光如遭雷殛,目瞪口呆!

  随后接住从半空坠落的《正史》,眉头紧皱,面色十分凝重。

  “此事切记不可外传!”

  ……

  监牢里,走出官员办公区的王思源,正乐呵呵的去找白展堂和张楷。

  路上远远瞧见了白玉堂。

  便大叫一声:“小白!”

  听见王思源的叫声,白玉堂面色大变,一溜烟似的跑了。

  王思源不禁有些疑惑。

  这小子的心境如此脆弱吗?

  胜败乃兵家常事。

  一时输赢,并不代表一生常输。

  若心态如此不堪,他断定白玉堂在五年之内,定然晋升不了宗师境。

  想到此处,心内多少觉得有点可惜。

  白玉堂虽然高傲,但心肠其实不坏。

  在很多百姓心中,是劫富济贫的大侠。

  倒也是个人才。

  但如此懦夫心态,实在难成大器!

  以后……

  “大哥!大事不妙啦!”

  王思源思绪被打断,循声望去,便见到白展堂脚下生风,飞奔而来。

  一路上好似鬼哭狼嚎,惊起一地尘埃。

  张楷尚在更远处,完全跟不上未尽全力的白展堂,只能在屁股后面吃灰。

  “老白等等我,你干着急也没用!”

  王思源闻言,疑惑道:“出了什么事?”

  白展堂双脚站定,脸不红气不喘。

  急声道:“莫小贝快要来了!怎么办啊!大哥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他说着抓紧王思源的右臂,额头居然已冒出冷汗。

  “莫小贝如今的人性几乎泯灭干净,肯定是来杀我的!”

  “只要把我杀了!她就能晋升更高的境界!”

  “她一定是来杀我的!”

  “大哥救救我啊!”

  王思源摸了摸白展堂的脑袋。

  柔声道:“你从哪听说莫小贝快要来了?”

  白展堂凑近王思源耳边,紧张兮兮的左右看了看。

  低声道:“是掌柜的托梦告诉我的!”

  王思源吃惊道:“佟湘玉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