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狱中点评天下众生,我竟成无上宗师 > 第二十九章:暴君嬴政(求推荐月票)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暴君嬴政(求推荐月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下王思源极感兴趣,很想知道嫪毐凭什么能成为先秦名相。

  “嫪大人,据我所知,你祖上好像是秦始皇之母,赵姬的……男宠?”

  “我是在一本史籍中看到的,你祖上可是极会吃软饭的小白脸,不知是否记错?”

  此言一出,好似空气都静止一样。

  已走到场边的众人,看着王思源的眼神,无不佩服。

  这人的胆子是真的太大了!

  名相嫪毐一生唯一的污点。

  便是早期未掌权之前,侍奉过秦始皇之母赵姬。

  所以哪怕嫪毐掌权,功绩卓著,却也无法抹去这个污点。

  后人多引为笑谈,但无人敢在公开场合谈论此事。

  嫪家自先秦时代传承至今,历经多个朝代更替,始终屹立不倒,长盛不衰。

  其势力之大,便如徐夫人门徒之广。

  不过这些记载是否真实,仍然存疑。

  只是许多史籍记录了嫪毐的功绩,才有了名相之称。

  久而久之,便成了公论。

  白展堂和张楷相视一眼,能看到对方眼里的担忧。

  倘若嫪家追责,有心发难。

  恐怕包拯也很难保住王思源的命!

  张楷急忙大着胆子走近,躬身看向嫪远。

  赔笑道:“还望大人莫要见怪,我师傅精修绝学,常有惊人之言,若有得罪之处,请您多多海涵。”

  嫪远阴沉着脸,眼中杀意隐现。

  虽然此事传播甚广,不是什么绝密。

  但嫪家视为禁忌。

  凡遇见公然谈论此事者,必将遭到嫪家的刁难。

  轻则鸡犬不宁,重则株连全族!

  苏某见嫪远的脸色愈发难看,知道嫪远动了真怒。

  柔声劝解道:“野史害人!他既不知情,今次便算了吧!”

  “呼……”

  嫪远吐出一口闷气,厉声道:“此次我给苏兄面子,便不跟你计较,只当你是无心之言。若下次再让我听见,我一定会杀死你!”

  王思源面不改色道:“我是戴罪之身,并非定罪之人,你凭什么杀我?”

  张楷心内哀叹一声。

  这师傅除了首次见面的时候,表现得像个正常人。

  自打那日以后,总是不肯吃亏,见谁都不低头。

  恐怕就算皇帝当面,师傅亦不会弯腰低头,屈膝下跪。

  “师傅,咱能不能别说了?你不是还有急事要办吗?快快走吧!”

  王思源如今可有绝对自信的底气。

  他不理张楷,很想搞清楚一个软饭王凭什么能成为先秦名相?

  自顾自说。

  “嫪大人!”

  “就因为我说错一句话便要杀我!”

  “难道你有尚方宝剑!?”

  “是当今圣上给了你肆意妄为的生杀大权!?”

  此言一出,张楷心道完了!

  换做他是嫪家人,也绝对不会跟王思源干休!

  张楷无奈只能退后,静观其变。

  嫪远这时却笑了。

  他笑起来之后面色狰狞,十分可怖。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死你,包拯也拿我无可奈何?”

  王思源淡淡道:“难道开封府现在是你说了算?你是新任的府尹大人?”

  出乎意料。

  听完此话的嫪远,却未立刻动手。

  看似莽撞的性格,其实每每在关键时刻总能粗中有细。

  王思源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让嫪远有些拿捏不准王思源的身份。

  而嫪远的沉默,更坚定王思源的判断。

  “看来我说的没错,嫪毐确实是赵姬的男宠!”

  “他一个媚上欺下,阿谀奉承的大阴人,何德何能可被称作名相?”

  “想必是贿赂史官,擅自篡改了历史!”

  嫪远正要开口,苏某先一步出声。

  他面带愠怒,呵斥道:“此等风言风语,以后切莫再说!嫪毐实为先秦之伟业,立下过不世之功,不可任性诋毁!”

  “不世之功?”王思源感觉颇为扯淡的摇摇头。

  讥笑道:“那你倒是说说看,这不世之功都有些什么?”

  苏某冷声道:“今日我便给你说道说道,待你听过之后,以后切记莫在任性议论此事!”

  “请说!”王思源双手环抱胸前,静静地留心倾听。

  苏某沉吟片刻,好似在整理措辞。

  不多时娓娓道来。

  “据《正史》记载,秦王政未成年之前,其母赵姬瀛乱不止,有祸乱宫闱并干政的野心!”

  “秦王政虽年幼,却已十分聪慧懂事,无奈便寻得一异人献给赵姬。”

  “此异人便是嫪毐,他天赋异禀……通晓阴阳和合之法。”

  “自嫪毐假以宦官身份入宫,赵姬很快视嫪毐为至爱,凡事也都由嫪毐决定。”

  “此为嫪毐功绩之一,消除赵姬干政的隐患!”

  王思源听到这里兴趣大增。

  “这个功绩……说得过去,挺有道理。”

  “但就凭这些类似的功绩,我认为还是不配名相之称。”

  苏某眉头紧皱:“你莫着急,且听我慢慢道来。”

  “嫪毐功绩之最,当属他亲自主持,编定《嫪氏春秋》,统一百家思想!”

  王思源忍不住狂笑起来:“哈哈哈哈,荒谬绝伦!吕不韦到死也没捞着个点好名声啊!”

  “《嫪氏春秋》……一个只会讨女人欢心的大阴人……哈哈哈哈,可怜的吕不韦啊!也许这就是自食其果吧!”

  “此功绩我倒也没什么意见,请继续说下去。”

  嫪远握紧双拳,咬牙切齿。

  忍耐几乎已到极限!

  苏某见状叹息一声,加快语速续道:

  “若非嫪毐斩杀大奸臣吕不韦,稳定秦国内政,秦王政绝无可能完成大一统的伟业!”

  “而且秦王政成年以后,性情暴虐,任用酷吏,颁布严刑峻法,激得民怨沸腾!”

  “兼且徵敛无度,赋税奇重,好大喜功,劳民伤财,禁锢思想,焚书坑儒!”

  “若非嫪毐苦心辅佐,敢言直谏,才干卓绝,秦国当世即亡,绝无可能传承三世!”

  “嫪毐实为秦并天下之首功矣!”

  “否则凭秦王政的治国才能,残暴昏庸,统一六国便是个天大的笑话!”

  “如此残暴血腥的君王,说是千古第一暴君,也绝不为过!”

  众人无不赞同。

  秦始皇嬴政的暴虐昏庸无能,诸多历史典籍均有记载,世人皆知,毋庸置疑。

  千古第一暴君,名副其实。

  王思源呵呵一笑,面上满是嘲讽之色。

  看来历史的滚滚车轮,确实驶入了岔路口!

  若说嫪毐霸占了吕不韦的功绩。

  对吕不韦无感的王思源,也懒得管是不是事实。

  但若说秦王政昏庸无能!

  那今日他就要好好争个输赢了!

  “大阴人嫪毐,我没兴趣管!”

  “但你说秦始皇嬴政是无能之君,全靠嫪毐才能统一六国,这一点我绝不认可!”

  “你对秦始皇的述说,大错特错!”

  “正史有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