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狱中点评天下众生,我竟成无上宗师 > 第十六章:破阵子(求推荐月票)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破阵子(求推荐月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七绕八拐,最后进入一个幽暗的小房间。

  这片区域的守卫相对比较宽松,巡视者不多,是专门摆放杂物的区域。

  李正楠关门后,先去斟了两杯茶,招呼王思源过来,坐下商谈。

  待王思源落座后,李正楠却豁然起身,语气带着一种莫名的悲愤。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

  “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你可知此词为何人所作?”

  王思源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不知李正楠缘何发神经念词。

  这首词他是知道的。

  作者乃是南唐后主李煜。

  词名破阵子。

  他微微点头道:“此词作于南唐后主李煜降宋之后。”

  “当时李煜的生命所剩无多,面对国破家亡,终日以泪洗面。”

  “这一首破阵子,记录了当时的情景和李煜的感受。”

  “此词开篇,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令人震撼,彰显出李煜的自豪,更为下文的悲哀打下铺垫。”

  “被囚禁后的李煜,面对四周的高墙,除了悲怨,也时常想起过去的辉煌。”

  “曾经繁华的南唐,沃野千里,传承三代,岂能轻易被人攻破。”

  “不必每日禅精竭虑,李煜便放下了忧虑,多有豪放做派。”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能让人感觉到一股浓到化不开的愁绪。”

  “此时李煜心中的抑郁悲愤,已经让人室息,恰如奔腾的激流,惊涛拍岸。”

  “但一阵宣泄之后,水流变得平缓,李煜的情绪也郁结着淡淡的凄婉和悲凉。”

  “纵观李煜的这首词,先写繁盛之乐、后写亡国之痛,情感如江流直转而下,却有千钧之力,而悔恨之情也溢于言表。”

  “这首词虽然在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帝王将相生活的无比留恋,但更多的是对平淡生活的一种向往。”

  “后主是皇帝,但也是一个平凡人,大起大落,必然大喜大悲。”

  “如果连生存的权利都丧失了,其余的一切都是空谈。”

  李正楠听完王思源对这首词的评价,不禁潸然泪下。

  他走近王思源,双手抓紧王思源的肩膀,颤声道:“王思源,你是南唐抗宋名将王元山的后人,可愿助朕匡扶南唐盛况,推翻蛮宋的统治!”

  王思源惊愕片刻,试探道:“你是南唐皇室后裔?”

  李正楠颔首道:“没错!你可愿辅佐朕匡扶南唐盛况,重现盛世荣光!?”

  王思源呵呵一笑,拍了拍李正楠的手。

  等李正楠松手,王思源坐下拿起茶杯慢饮,压压惊。

  朕?

  朕你个锤子!

  真是脑子有坑!

  他一直想跟前朝余孽撇清关系,怎么可能辅佐李正楠匡扶南唐社稷。

  而且如今大宋国力鼎盛,百姓富足,人人安居乐业,衣食无忧。

  如此和平的年代,你想复辟南唐,这不是作死吗?

  “陛下,我很好奇,以您的身份,怎么会沦为阶下囚呢?”

  李正楠擦了一把鼻涕眼泪,笑得比哭还难看:“朕此次入狱,便是专为寻你而来。”

  “你是王元山的后人,天资横溢,武道已至一流境,想来不出两三载,便能晋升宗师!”

  “得你相助,胜过千军万马!”

  “所以朕才冒险犯罪被捕,好叫你知道朕的赤诚之心!”

  “只要你愿意助朕匡扶社稷,事成之后,朕许你封地万里,世袭王侯!”

  王思源笑了。

  他真想放声狂笑。

  这人的脑子指定有坑!

  妄想复国,你拿什么复国,你凭什么复国?

  不知从哪里来的自信。

  “陛下,有个问题,我问出来,还望您不要介怀。”

  李正楠笑道:“你既愿辅佐朕匡扶社稷,便是复国功臣,有话但说无妨。”

  王思源实在没忍住噗嗤一笑。

  见着李正楠疑惑,顿时努力的板着脸:“陛下有复国雄心,我自当誓死相助。”

  “请问陛下,除你我之外,咱们可还有其他的帮手?”

  李正楠稍微放低声音:“自然是有的。单说这座监牢里,便有朕的死士。”

  “朕筹谋多年,积蓄了雄厚的实力,只待似你这等武道强人加入,便只需择一黄道吉日,起兵复国,重现南唐盛况!”

  王思源将信将疑。

  “陛下,似我这等一流境武者,还有几人?”

  李正楠尴尬一笑,坦然道:“目前只寻得你一人。”

  王思源无语了。

  难道想靠他一个一流境去打天下?

  即算他成为宗师,也肯定推翻不了大宋的统治。

  据他所知,大宋明面上的宗师,就多达十余人,每一位都声名赫赫,实力非同凡响。

  纵然他身负两大绝学成为宗师,也不可能同时战胜十余位宗师。

  更别说宗师之上还有更恐怖的道宗。

  这人已经不是脑子有坑的问题了!

  是脑子里填满了……

  “陛下,您打算如何出狱呢?”

  “这座监牢,可是死牢,要么一直被关押,要么便会被斩首,能脱罪出狱者,自监牢建立至今,从未有过。”

  李正楠嗤笑一声,脸色轻松:“这你无需担心,朕早有万全之法。”

  “甚么法子?”王思源追问。

  “时机不到,说出来恐会生出变数。”

  李正楠说完,担心王思源误会,又急忙解释道:“朕非是不信任你,只是尚有几个变数,朕短时间内拿捏不准。”

  “待朕心中有十足把握,届时便是我等出狱之日。”

  王思源默默点头。

  他心里思量着,要不要举报李正楠。

  这可是个戴罪立功的好机会。

  “陛下,今日我已出来多时,未免狱卒怀疑,我得赶紧回牢房了。”

  “去吧,过几日朕再来找你。”

  李正楠挥了挥手,目送王思源关门离去。

  他的脸色逐渐面无表情,双眼似有幽光闪烁,仿若跳动的鬼火,十分可怖。

  “有趣,有趣,此人甚是有趣……”

  他喃喃低语着,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

  外表看上去像是已被掏空身子,弱不禁风的李正楠,绝非王思源认为的那么弱智。

  他敢随便暴露自己的身份,岂能没有防范的后手,更有足够自信的仰仗。
sitemap